军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 尽快制定“英烈名誉保护法”

来源:国防参考 作者:赵小鲁 时间:2017-03-28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全体代表表决通过的最新版《民法通则》明确规定: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以最高立法机关立法的形式保护革命英烈的名誉,是我国维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识形态斗争的基本法律依据,也为人民法院以后审理“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案这类案件提供了明确有力的法律支撑。

笔者认为,这个条款是总体上的原则规定,尚未具体规定侵害人承担什么样的“民事责任”、谁是起诉的主体、怎样去“承担”,这样会导致执行中的虚化。为了确保总则规定能够全面“落地”,笔者特呼吁立即着手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英烈名誉保护法”(以下简称“英烈名誉保护法”),把总则规定具体化。

维护国家政治安全、政权安全的大局迫切需要我们用“英烈名誉保护法”构筑一座捍卫革命英雄主义的精神殿堂

640.webp.jpg

承办“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案所经历的382个日日夜夜,使笔者对当前意识形态斗争的艰巨复杂性有了来自斗争第一线的深刻认识。当前我国意识形态斗争的成败,聚焦于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

因为,历史虚无主义是打着“历史研究”“细节考证”和“言论自由”的旗号,利用法律的形式,公开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确定的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人民军队的历史、共和国的历史和人民革命的历史,以此否定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合理性,最终达到颠覆人民政权的目的。

所以,这场斗争实质上是“颠覆”与“反颠覆”的较量。大家知道,我们的革命历史,是由无数革命英雄的鲜血和生命组成的。革命英雄是革命历史的载体和精神符号。没有了革命英雄,还会有革命历史吗?而我们的英雄,如今在网上几乎全部受到诋毁和诬蔑。种种迹象表明,敌对势力通过潜移默化的销蚀,已经在相当程度上消解了我们民族的英雄情怀,从而正在悄然接近他们颠覆人民政权的目标,而我们不少人竟然对此浑然不觉、麻木不仁,这才是最令人痛心和可怕的!

我们应当像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那样,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应从这一大局的需要出发,来研究部署如何更坚决有效地反击历史虚无主义。

眼下,这方面最具建设性的一件事是,如何通过国家层面的立法,从根本上遏制历史虚无主义的进攻,全方位唤起我们民族的英雄情怀。笔者深感,一个民族最深厚的生命力,在于这个民族的英雄情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经济振兴是基础,精神振兴是灵魂。中华民族精神的核心基因,是英雄情怀。

一个没有英雄情怀,不懂得保护英雄、崇敬英雄、追随英雄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民族,也绝不可能受到世界优秀民族的尊敬和接纳。鉴于当前历史虚无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仍在以各种方式继续诋毁、污蔑我们的革命英雄。

我们迫切需要用一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英烈名誉保护法”来建造一座革命英雄主义的精神殿堂,将革命英雄的在天之灵安放在这座民族精神的圣殿中,供炎黄子孙世代瞻仰、崇敬、学习、追随,将中华民族的英雄情怀作为民族精神的基石、民族信仰的圣火,世代传承,千年不息。这是维护我国政治安全、政权安全的大局需要,也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容回避的立法课题。

用法律保护英雄名誉,维护国家政治安全,是现代法制国家的普遍做法

民族英雄历来是一个民族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民族英雄是民族的共同历史记忆,也是民族国家自强不息、立身存世的安全保证。任何一个民族,都不可能任由一些人肆意污蔑、诋毁本民族的英雄而无动于衷,很多国家都是通过法律形式来保护本民族的英雄人物。

在标榜言论自由的美国,也非常重视通过法律保护民族英雄,先后颁布了《爱国者法案》和《尊重美国阵亡英雄法案》,用法律保护英雄名誉不受侵犯,并且在此之上,以“美国独立纪念日”“阵亡将士纪念日”“退伍军人节”等爱国节日纪念英雄,使英雄精神成为美国民族的精神信仰。

反之,苏联解体前,几乎所有的革命领袖和民族英雄均被诋毁否定,结果民族精神被解构,这更成为其解体的重要原因。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痛定思痛,连续颁布多部法律保护英雄名誉,包括《卫国烈士纪念法》《关于俄罗斯军人荣誉日和纪念日》的联邦法、《关于苏联英雄、俄罗斯联邦英雄和光荣勋章满级获得者地位》的联邦法,并在《俄罗斯联邦刑法典》中规定诋毁英雄要追究刑事责任。

“英烈名誉保护法”的制定,显示的是国家立法机关的政治责任和政治担当

能否尽快制定“英烈名誉保护法”,不是学术理论问题,也不是立法技术技巧问题,而是我们应尽的政治责任和政治担当。在这方面,现在有一些似是而非的舆论障碍必须予以澄清和排除。

一是借口有了《烈士褒扬条例》而反对出台“英烈名誉保护法”,认为只要修改完善它就行了。是否可以用修改《烈士褒扬条例》的方法解决保护英雄名誉的问题呢?答案是不可以。

《烈士褒扬条例》自有其历史作用和现实意义,但是没有保护国家英烈内容,也不可能回答和解决当前意识形态斗争中的问题,不能满足新时期保护英烈名誉的需要。

这是因为,从立法层级上看,《烈士褒扬条例》属于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缺乏国家顶级法律的权威地位和法律效力;从内容上看,《烈士褒扬条例》主要涉及烈士的评定、褒扬金和抚恤优待、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对国家公务人员违反条例,可以追究刑事责任,但《烈士褒扬条例》没有涉及烈士名誉保护的原则和办法。

从理论基点来看,《烈士褒扬条例》无法解决反击历史虚无主义面临的很多法律法理问题。这些问题是:民族复兴和保护英烈名誉的关系;保护英烈名誉和呼唤民族英雄情怀的关系;保护英烈名誉和弘扬革命英雄主义精神的关系;英烈名誉和革命历史的关系;革命历史和执政党的执政合法性合理性的关系;保护英烈名誉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关系;侵犯英烈名誉的法律责任问题;对侵犯英烈名誉的追究主体问题;等等。这些都是《烈士褒扬条例》回答不了、解决不了的问题。

二是有人建议用司法解释取代“英烈名誉保护法”的功能。我们真的可以用司法解释代替“英烈名誉保护法”吗?答案也是不可以。司法解释是国家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对司法检察和司法审判的指导性法律文件,其适用范围仅仅局限于检察工作和审判工作。司法解释不能替代国家立法的五大功能。

这五大功能是:

第一,政治功能。法律的第一功能是政治功能。法律在任何时候,都是居于国家社会主导地位的统治阶层(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在中国,法律是中国共产党和全国人民共同意志的体现。

第二,社会功能。国家立法将对社会尊崇英雄、扬善抑恶起到指引作用。

第三,文化功能。国家立法将有助于弘扬红色文化,张扬民族英雄情怀。

第四,规范功能。国家立法将有助于惩恶扬善,逢奸必究。

第五,法理功能。例如,“英烈名誉保护法”就是对“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案等典型案例成果的继承发展和升华。

三是有人担心国家制定“英烈名誉保护法”对国家英烈进行特殊保护,将会导致社会舆论的撕裂和对立。真有这种后果吗?答案是不会。一个社会在民主发展进程中,社会思潮的多样化是正常现象。然而,这种多样化不能动摇主流意识形态的一元主导。没有主流意识形态主导的社会必然要分裂。

在中国,主流意识形态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与爱国主义,是崇敬、学习、追随英雄的“英雄情怀”。一些人打着“言论自由”“学术自由”的旗号诋毁英雄,这恰恰是世界各国立法所反对和禁止的。受到国民共同敬仰的英烈人物,恰恰是一个国家凝聚共识的基础,是明确社会精神方向的路标。恶意诋毁侮辱英雄,才是真正在撕裂社会共识。

用好依法捍卫英雄的成果,明确追究侵犯英雄名誉者法律责任的起诉主体

我们的法学理论基本移植于西方。确立于18世纪的西方法学理论,将法律划分为公法和私法。公法调整的是国家和公民的关系,体现的是国家力量;私法调整的是公民之间的关系,体现的是主体平等和契约自由原则。按照传统的公法、私法理论,保护名誉权属于私法范畴,国家力量不能介入。

目前,这一法理上的障碍由于“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案的经典判决,在法律法理上实现重大突破。判决书内容中表述:革命英雄的名誉,属于民族精神的一部分,内化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社会公共秩序的重要内容,属于社会公共利益范畴。

按照该判决书阐明的法学原理,保护英雄名誉,涉及民族精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社会公共秩序,属于社会公共利益的重要内容,理所当然,应当由国家力量来加以保护。这就解决了一个重大问题,国家机关,首先是检察机关,应当成为追究侵犯英雄名誉者法律责任的起诉主体。侵犯英雄名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同时,也不排除考虑因侵犯英雄名誉在局部地区造成后果的社会团体也可以作为起诉主体。保护英雄名誉应当属于公益诉讼的范畴。当然,在立法上具体如何考量,应该是立法机关专门研究的问题。

640.webp-(1).jpg

英雄也是人,人无完人。在英雄成长过程中,也会有各种缺点错误。但英雄之所以成为英雄,就是在关系到国家民族兴亡大义的关键时刻,舍弃“小我”,成就“大我”。我们要保护民族英雄名誉,就是保护民族英雄的“大我”精神。所以,对我们的革命英雄,一旦列入国家民族的精神殿堂,就应当给予特殊保护,而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借口对他们的英雄形象进行诋毁和污蔑。

加紧做好制定国家“英烈名誉保护法”的准备工作

制定“英烈名誉保护法”,还需要解决若干具体问题。首先,需要充分做好下列准备工作:

第一,要从维护国家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大局和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现实需要考虑立法问题。

第二,成立调研小组,广泛开展调研,真正反映最广大人民的心声诉求。

第三,应在军内外法律界组织一批立场坚定、确有科学见地的专家学者,对西方相关法学理论进行分析借鉴,充分吸收国外相关方面的有益立法经验。

第四,应通过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将研究制定该法的过程变为呼唤中华民族英雄情怀,崇敬英雄、学习英雄、争当英雄的过程。

其次,要重点厘清立法涉及的若干关键法理问题:

第一,立法的宗旨目的。

第二,如何确定保护对象。这其中牵涉到烈士和英烈的联系与区别:烈士指新中国成立以来,在保卫祖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牺牲被评定为烈士者;而英烈是指1840年以来,对国家民族精神产生重大影响的烈士代表人物。

第三,如何体现保护主体多元化。例如,社会组织可以以社会公益诉讼名义起诉侵权者,追究民事责任;司法公权力机关可以代表国家追究侵权者的刑事责任;鼓励社会公众对侵权者举报抨击。

第四,如何应对侵权行为的全新表现形式(可以将研究“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案历史虚无主义的十三种侵权手法作为典型案例加以研究)。

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笔者在此呼吁并希望尽快启动该法的制定工作。

作者:赵小鲁 “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案原告代理律师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law/info_1709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国有企业需要树立什么样的形象

国有企业需要树立什么样的形象
中国的国有企业是国民经济的中流砥柱,是民生幸福与社会发展的重要保障,也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重[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