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不敢配图的文章:美军在朝鲜战场的野兽行径

来源:共青团中央 作者:郭歆 时间:2020-11-26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作者:北朝论坛 郭歆

1950年11月29日,在轰隆隆的车队启动声中,新兴里的美军士兵们在昨日的一夜激战后,从自己的战壕里爬了出来。在激战后的焦土上,一些伤重无法行动的志愿军重伤员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白天是属于美军的,在漫天飞机和美军绝对优势火力的威胁下,志愿军部队被压得动弹不得。突然,志愿军238团指导员董传文发现美军阵地上有了动静,只见美军把志愿军重伤员抬出来,在一片空地上摆了七八行,美军官兵们相互之间开始交头接耳。

随后,令他终生难忘的一幕出现了。美军将汽油浇在了志愿军重伤员身上,一把火点了下去……

伤员们的惨叫回荡在山谷中,距离志愿军大部队仅仅几百米的距离。许多志愿军战士拼死去救,但随即被美军飞机和优势炮火压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伤员们被活活烧死。①

这并不是美军在朝鲜战场唯一一次杀害俘虏。

新兴里战斗中,捣毁美31团团部、击毙其指挥官的“新兴里战斗模范连”奖旗

1953年,朝鲜战争已经临近结束。在被美军称为“猪排山”,我军称为石砚洞北山的高地附近,美军中尉克拉克用望远镜发现了有志愿军小部队在移动。随后,他召唤炮火轰击了有志愿军出没的地域。

炮击过后,美军在清扫战场时抓住了两名伤势很重的志愿军伤员。克拉克中尉叫了一辆装甲车,命令手下约翰逊中士带着两名士兵,把这两个俘虏运回去。第二天,克拉克中尉闻到了一股剧烈的恶臭味道,他看见昨天那辆装甲车上面沾着很多肉块,于是就问手下士兵,这是什么。手下士兵回答:是昨天那两个中国俘虏的残骸。

原来,约翰逊中士带走两名俘虏之后,直接将他们扔在地上,用装甲车反复碾压,直到将两人完全碾成肉酱为止。之后他要那两个美军士兵把路面上的残骸清理掉,但是很快那两个大兵就吐了,于是这项“工作”不得不让几名“KATUSA”,也就是编入美军序列战斗的南朝鲜士兵来继续进行……②

影星格利高里·派克在美国电影《猪排山》中的“光辉形象”

国家在人类社会中出现之后,为了共同的利益和需要,国家与国家之间,在长时间的交流中共同制定或是默认了诸多规则。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这些规则也逐渐以各种条约的形式固定下来,最终成为大家所公认的“国际法”。

胜败乃兵家常事,在“国际法”中关于军队的行为规则上,从各国自身的需要出发,国际上普遍遵循约束军队行为的一些通则,如给予敌方伤员和战俘基本的人道待遇、不使用违禁武器、不攻击非武装平民等。而违反这些通则的,就是犯下了战争罪。但是对惯于横行霸道,行事准则类似“老子就是这么任性,有本事你咬我呀”的美军来说,“国际法”的存在、是否犯下了某种战争罪行,从来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之内。

外号“马来之虎”的日军将领山下奉文,因所部二战中在菲律宾等地犯下的战争罪行被处以绞刑

上面所说的两起令人毛骨悚然的杀俘事件,仅仅是美军诸多罪行的冰山一角。作为侵略者的美军,在朝鲜战场上不但对战俘们无限制地滥用暴力,而且手段极其残忍。

自1950年开始,美军就多次犯下有组织屠杀战俘的暴行。

1950年11月28日,朝鲜球场地区,美军一次性将赵来元等40多名受伤被俘的志愿军集体射杀;

1950年12月1日,美军在中西里地区用机枪射杀31名志愿军战俘;

1951年5月21日至27日间,美军用机枪扫射、放火焚烧等方式,将近百名华川地区没来得及转移的志愿军医院内伤员和后勤人员集体屠杀……③

除了直接在战场上有组织地杀害伤员和战俘,美军在战俘营里也对中朝战俘进行了大规模、有组织的折磨和迫害。在战俘营内,美军不给战俘足够饭吃,每次饭只有发霉的饭团,而且只有鸡蛋大小,也不给发放御寒衣物,许多人仅靠单衣御寒,被冻死、冻伤。仅以 1952年济州岛八号战俘营为例,6000多名战俘中有一半被严重冻伤。白金堂、倪万福等数十名伤势最严重的,连脚上的骨头都因脚部被冻伤溃烂而露了出来,但美军依旧不给他们进行治疗,任其在痛苦中煎熬。

除此之外,美军还直接对战俘营进行了三次大规模血洗,分别是在1951年8月15日和1952年5月21日的釜山战俘营,以及1952年10月1日的济州岛战俘营。其中在济州岛战俘营还动用毒气进行屠杀,一度令战俘营里血流遍地。④

美军残忍的野兽行径,针对的不仅仅是战场上的对手。对待朝鲜半岛的广大人民,他们也从来没有过任何的尊重。根据国际法的通行准则,军队不对非武装的无辜平民使用武力,这应该是一种常识。但在朝鲜战场,美军不但有意识地对手无寸铁的朝鲜平民倾泻火力,而且次数相当频繁。

毕加索《朝鲜的屠杀》

以著名的“老根里惨案”为例,1950年7月,一群南朝鲜难民试图通过公路逃难,但是美军担心太多的难民涌上道路会影响自己向南逃跑,竟然悍然对携家带口的平民开火,当场打死三百多人,随后又召唤了空袭,用炸弹继续轰炸逃散的平民。整一事件造成的死难人数至今没有确切统计出来,从500多人到800多人各种说法都有。

但无论死难人数多少,美国对待“老根里惨案”的态度一直极为恶劣,一开始说被他们打死的逃难平民是“共产党游击队”,1999年经多方调查后才不得不改口承认是难民,但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也只是对此事表示“遗憾”,并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

美军对普通朝鲜百姓的折磨和摧残,还远不止这么一点。由于整场战争中美军不断遭受失败,于是美军指挥官们便将“焦土政策”提上了日程。而对于美军飞行员来说,飞机下面是什么人、什么地方都无所谓,反正只要把炸弹扔下去就算完成任务。

根据美国作家哈尔登和韩国教授金泰宇等人的统计,在三年的朝鲜战争中,美军总共投下的炸弹足有63万5000吨以上,被炸毁的民用建筑包括了上千家医院,五千多所学校,以及六十多万栋民宅。

负责指挥的李梅将军曾坦然表示,在美军的轰炸下,“我们消灭了朝鲜20%的人口”。而据朝鲜方面自己统计,死于美军轰炸的朝鲜平民数量将近30万人之多。⑤⑩

如果说上面这些屠杀和破坏,美国及其乏走狗们还能用战争时期“误炸”“误杀”“不得已而为之”等等名目繁多的借口来搪塞和遮羞的话,那么美军在战斗间隙所犯下的罪行可以说是完全找不出任何借口和理由为之开脱。

美国作家约翰.托兰在《漫长的战斗》一书中曾经记载,美军在大街上搜捕“可疑分子”,很多当地姑娘就被当成了“可疑分子”抓走,有的人甚至还没有成年。这些姑娘落到美军手中之后,日复一日的轮奸就开始了。有些美军士兵甚至把还抱着婴儿的母亲也一并抓走,然后把婴儿的嘴堵住,对婴儿的母亲进行疯狂轮奸。被美军抓走的当地妇女们除非顺从美军的意思,否则连基本的食物都得不到保障,许多妇女不堪其辱自杀。除此之外,美军军官们还在朝鲜人民身上发泄着自己那些见不得人的癖好,比如一位名叫金永洙的姑娘讲述的遭遇,美军军官强迫抓到的当地妇女脱光衣服为他们“表演”跳舞,遭到拒绝后,美军军官就开始用火烧这些妇女的隐私部位,并进行殴打和强奸……⑥

然而,美军的残暴只会激起中朝军队保卫人民的斗志和朝鲜人民更加激烈的反抗。在种种常规手段无法取得胜利的情况下,美军便开始了细菌战这一严重违背国际法准则的战争罪行。美国人将他们的“老朋友”,日本731部队的余党石井四郎等人和纳粹德国的细菌战专家施莱伯这群人渣召集起来,一起研究如何在朝鲜战场上使用细菌武器。⑦

当时,美军把这些人纳入代号“J2C406”的部队,专门进行细菌武器的研发和使用。早在美军被志愿军赶出平壤等地、向南节节败退时,美军便派遣部队四处投放沾染细菌的羽毛,企图以此造成疫病的大规模传染。⑧但这一行为效果并不显著,于是,美军开始在战俘营里利用战俘进行大规模细菌人体试验,高达1400多名战俘遭到细菌武器感染,许多人死后的遗体被美军带走研究。

在美军进行了大量人体试验,积累了经验,研发出堪用的细菌武器后,1952年,美军再一次在朝鲜战场上开始了细菌武器的大规模投放行动。从1952年1月28日至6月31日,美军大量向朝鲜和中国境内投放“细菌炸弹”,入侵中国领空多达175批次,投放的“细菌炸弹”中装有各种作为细菌中间宿主和传染媒介的跳蚤、苍蝇、老鼠、蜘蛛等活体,造成相当程度的疫病传染。中国和朝鲜都有不少地区因此出现鼠疫、霍乱等烈性传染病的小规模爆发和流行。甚至在志愿军中都出现了感染者和牺牲者,其中就包括志愿军67军军长李湘。这位14岁投身革命,当过儿童团长,走过了长征路,打过鬼子的英雄,因为受到美军投放的细菌武器感染,不幸牺牲在了朝鲜。⑨

在中朝联军和中朝人民广泛的防疫抗疫措施下,美军的细菌战收效甚微,最终破产。但美军并不甘心失败,越是到了最后时刻,他们的做法就越疯狂。

1953年7月27日,双方签署朝鲜停战协定,双方约定当晚10点停止一切交火。但从上午十点开始,美军就开始集中大批作战飞机,分多路入侵我国领空,在我国领空内频繁挑衅示威。

挑衅的美军飞机甚至疯狂到在距离中朝边界110多公里处的中国领空内,直接将一架苏联伊尔12客机击落,造成21名苏联平民死亡。事后苏联对此事进行了抗议,但就像1988年击落伊朗航空655号班机造成290名平民丧生时一样,美军以简单的“表示遗憾”将这件惨案糊弄了过去。

美军关于击落伊尔12客机的记录

1988年7月3日,美军提康德罗加级导弹巡洋舰文森斯号(USS Vincennes)在伊朗水域内执行干涉任务时击落伊朗航空655号班机,机上290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遇难

在三年可歌可泣的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面对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敌人,毫无畏惧、勇猛战斗。而志愿军英勇奋战的原因之一,就是所有指战员心里都清楚地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何等疯狂的反人类匪军集团,自己必须把它们挡在家门之外。

就像一封志愿军家属给儿子的家书中提到的那样:

“孩子,你们必须把美帝国主义挡在中国之外,因为咱们家乡已经经不起再来一次侵略者的烧杀了!”

在三年的苦战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以及全体朝鲜人民一起,打败了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们的所有反人类阴谋,挡住了他们“在鸭绿江里洗刷军靴”的图谋,让他们不得不老老实实坐下来和我们谈判,而不是将他们的反人类残暴行径推进到中国境内。

这是人民的胜利,更是正义的胜利。

正如彭德怀元帅的那句话所说: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部分材料参考:

1.《东线祭殇-极度冻馁中的厮杀》,叶雨蒙著

2.《On Hallowed Ground: The Last Battle For Pork Chop Hill》,Bill McWilliams著

3.《外交部:关于抗美援朝时期美军屠杀志愿军战俘档案》,2006年公开部分

4.《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朝鲜战争战俘之谜》,程来仪著

5.《韩国战争史》,韩国官方出版

6.《漫长的战斗》,约翰.托兰著

7.《日本侵华与细菌战罪行录》,佟振宇著

8.《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1952年国际科学委员会报告书

9.《美帝国主义细菌战罪行调查团:关于美帝国主义在朝鲜撒布细菌罪行调查报告书》

10.《美帝国主义在朝鲜的暴行》,朝鲜官方出版

11.《Mig Alley》,Y'Blood, William T./ Yblood, William T. 著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4159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二〇二一年新年贺词

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二〇二一年新年贺词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从上海石库门到嘉兴南湖,一艘小小红船承载着人民的重托、民族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