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空中反“绞杀战”

来源:炎黄春秋2020.1 作者:靳树震 时间:2020-02-14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导语:1951年6月,中国人民志愿军经过五次进攻战役,把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赶回到三八线附近,朝鲜战争转入相持阶段。7月10日,中美双方开始进行停战谈判。美国为取得谈判有利地位,寄希望于空中优势,联合国军总司令马修·李奇微命令美国远东空军“采取行动以充分发挥空中威力的全部能力,取得最大效果”。美空军制定了一个为期90天左右的“全面的空中封锁战役”,即所谓的“绞杀战”计划,企图摧毁志愿军地面运输补给,掐断中朝军队的生命线。为粉碎敌人的这次“绞杀战”,志愿军空军轮番参战迎击强敌,与美国空军打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喷气式飞机大空战。在这场战役中,志愿军空军以“空中拼刺刀”的大无畏英雄气概,打破了美国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开辟了令敌生畏的“米格走廊”,同时锻造出一大批空战英雄。

1951年8月中旬,美军开始在朝鲜战场集中力量实施“绞杀战”,也称空中封锁交通线战役,计划彻底摧毁中朝部队的供给线。由于志愿军没有制空权,美空军肆无忌惮地投入了大量空战性能一般但载弹量大的F一80、F一84型战斗轰炸机进行轰炸,仅以少量空战性能优越的F一86型战斗机护航,志愿军开始遭受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大轰炸。此时,年轻的志愿军空军虽然装备的米格.15型战斗机并不落后,甚至有些性能可与F-86抗衡,但刚刚学会飞行、平均飞行时间只有几十个小时的飞行员,就被紧急的敌情催上了战场。

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在机场待命

揭幕之战,拼出了一个“攻不破~打不烂的空中坦克”

9月12日,经过实战锻炼的空四师,在师长方子翼率领下,衔命再赴安东前线。25日下午,美空军5批112架由战斗机和战斗轰炸机组成的混合机群,对顺川、安州、平壤等地区进行侦察和轰炸扫射。空四师出动16架飞机迎战,其中十二团一大队大队长李永泰率6架战机作为第三梯队,协同苏联友军110架战机参战。进至安州上空时,编队突然与8架F.86遭遇。这是李永泰参加实战锻炼后第一次发现敌机,他一下兴奋起来,立刻向自己的机群发出命令:“投副邮箱13号、4号掩护,机组跟我攻击!”随即向敌机群冲过去,展开了激烈空战。

然而,李永泰毕竟缺少大机群作战经验,刚刚进入缠斗,就发现后面又有大批敌机层层叠叠向自己编队扑来。空战中,李永泰遭敌围攻,与僚机失去联系,但他毫不畏惧,沉着应战。就在他试图上升摆脱敌机时,却被四架敌机咬住不放,战机多处中弹。李永泰奋力爬升到万米高空,突然再次拉起飞机,敌机一下冲到了前面,他趁机瞄准按下炮钮,却发现自己的军械系统已被打坏。李永泰只好放弃目标,采取摆脱措施,而此时他又被另外前来围攻的敌机击中。就在李永泰与敌机周旋时,僚机飞行员刘涌新与6架敌机展开殊死搏斗,并将一架F-86战斗机击落,但自己却不幸被另一架敌机击中,壮烈牺牲。

由于机翼机尾多处中弹,飞机操纵起来非常沉重,李永泰放弃跳伞机会,与敌机反复周旋,终于摆脱围追堵截。后经地勤人员检查,他的飞机中弹30余发,机身、机翼、尾舵、油箱、发动机等地共负伤56处,几乎是“体无完肤”。苏联友军看到这架伤痕累累的飞机时说:“这哪里是飞机,简直是坦克!”李永泰从此有了“空中坦克”的美誉,也为战友们放手搏斗打下了底气。这场战斗,十二团一大队首创击落F-86的纪录,并揭开了志愿军空军参加大规模空战的序幕,成为人民空军战斗力发展进入新阶段的重要标志。

对于这次空战,刘亚楼非常高兴,专门致电祝贺:“空四师十二团的飞行员虽然都是新手,但敢于同老牌的美国空军交锋,在上百架飞机的空战中,沉着镇静,必须承认这是个胜利。”电报还特意指出:“对李永泰同志之飞机中弹30余发安返基地,应加以特别表扬。”毛泽东看到空四师的战况报告后,欣喜批示:“空四师奋勇作战,甚好甚慰二”毛主席的关怀和空军首长的鼓励,使李永泰备受鼓舞,他认真总结经验教训,苦练飞行技术,在后来的两个月中连续击落敌机4架,“空中坦克”声名远扬。

空战逐步升级,赵宝桐首战击落两架敌机,初露空战王者风范

10月20日,空四师奉命调回二线休整,空三师在代师长袁彬率领下,接替进驻安东浪头机场。此时,美空军加大了“绞杀战”力度,投入作战的飞机越来越多。空三师没有急于作战,而是花了13天时间作准备,制订实战计划。七团三大队副大队长赵宝桐,找到空四师开创首次击落敌机纪录的李汉,悄悄地讨教“诀窍”,盼望着早日升空歼敌。

11月4日上午,敌机6批128架次连续北犯川江等地,其中有2批50余架在价川、宁边方向策应。空三师七团出动22架飞机,在苏联友军20架飞机掩护下,负责打击价川上空的20余架F一84和F-800三大队先敌发现目标,乘其不备冲人机群,一下子打乱了敌机队形,双方混战在一起。大队长牟敦康率先击伤美机,赵宝桐瞅准空挡击落1架F-840敌机见势不妙开始撤退,赵宝桐穷追猛打,紧紧咬住1架敌机,三炮齐发,将其击落。这是空三师参战后打的第一仗,以击落击伤美机3架、我方无一损失的战果取得胜利。首次空战击落2架敌机,赵宝桐给空三师开了个好头,也给自己开了个好头。

11月23日,美空军大机群在平壤东南上空对地面铁路目标进行轰炸扫射。七团再次起飞迎敌,赵宝桐冲人敌机群,借助米格一15的良好垂直机动性能,以我之长攻敌之短,再次击落击伤F-84飞机各一架,并安全返航,又是一个2:0。12月2日下午,赵宝桐参加了双方达300架飞机的大空战,这也是空三师首次与F-86“佩刀”战斗机的大机群作战。F-86与米格-15在性能上可谓旗鼓相当,各有所长,是一场硬碰硬的较量。机智勇敢的赵宝桐,在战斗中又接连击落两架F-86。

这次战斗,空三师全师出动,起飞42架,共击落美机3架、击伤1架,标志着志愿军空军具备了指挥大机群空战的能力。12月11日,赵宝桐再次击落击伤F-84飞机各一架,取得了在50天内击落击伤敌机8架的辉煌战果。当赵宝桐再次击落敌机一架后,他的战鹰被光荣地刻上9颗红星,创造了人民空军击落击伤敌机的最高记录,成为当之无愧的空战之王。

一次空战击落4架敌机,好汉刘玉堤创造了令人震惊的战绩

就在赵宝桐开始创造纪录的同时,七团一大队大队长刘玉堤也没示弱。在11月2日的空战中,他一人击落击伤敌机3架,被战友们亲切称为“好汉刘玉堤”。而他真正的成名之战,是在11月23日的战斗中创造的。当天午后,一大队飞至肃川上空时,发现20多架F-84正在轰炸铁路。刘玉堤是有名的刘大胆,他先是低空“咬”住一架敌机,在距离440米处将其击落于海中,然后又在距离130米处把敌僚机同样击落。

继续寻机歼敌的刘玉堤,意外与一架仓皇逃窜的敌机相隔几米擦肩而过,险些相撞。他迅速调转机头追人山谷,将该机连人带机打在岩壁上。得胜返航途中,他发现50多架敌机也在清川江口上空盘旋返航,便趁敌大机群放松戒备之机,悄悄尾随最后一架,在不足150米处将敌机打得粉碎,并顺势从机群中猛穿而过,顺利摆脱追击后返场。

这一仗,刘玉堤单机击落美机4架,创造了人民空军单机一次空战击落敌机数量最高纪录。为此,空军党委专门给他发了嘉奖令:“庆祝你创造我志愿军空军击落击伤敌机的新纪录,希望你很好研究作战经验,更加改善方法,结合英勇精神,在将来的空战中争取更大胜利,并锻炼成为智勇双全的空军指挥员。”

针对美空军的疯狂“绞杀”,英雄的“王海大队”打了个扬眉吐气

几场空战下来,美空军肆无忌惮地轰炸受到阻碍,高傲的美军不仅没有吸取教训,反而再次调集大批飞机投入战斗,妄图早日取得胜利,“绞杀战”达到近乎疯狂的地步。

此时的刘亚楼对赵宝桐、刘玉堤单机斗群敌的战绩感到很是高兴,但深通用兵之道的他,很快又从胜利中看到了不足。这样猛冲猛打是痛快,但现代空战还需要编队战术和灵活的指挥艺术。于是他亲赴前线,用“两人跳舞”作比方,深入浅出地告诉空三师的战斗员们既要有勇气,也要运用好长机和僚机、单机和群机的配合。九团一大队大队长王海虽然在11月9日已率队首开纪录,但心里对那次战斗并不满意。听了刘亚楼的传授,他心领神会,悉心琢磨,深得精髓。

11月18日,是王海扬眉吐气的一天。下午,九团出动16架飞机前至肃川上空截击北犯的美军飞机。当临近战区时,王海发现左前方低空有60多架F-84战斗轰炸机,有的正向清川江桥投弹。他率队从高度6000米冲到1500米,各机相互配合,对美机反复发起垂直攻击。王海在击落一架敌机的同时,僚机焦景文也将另一架偷袭王海的敌机击落。然后,他们再次编好队,在相互配合下各击落一架敌机。4号机孙生禄发扬“刺刀见红”精神,在300米近距离上,把一架美机打得凌空开花。60多架敌机硬是被“王海大队”打得四散逃离。这次战斗,他们充分发挥了整体攻防效能,取得重大战果,自身没有任何伤亡。

12月15日,王海率领的一大队在一场4:12的遭遇战中,临危不乱,相互掩护,实施轮番攻击,击落击伤敌机6架,再次创造了一个以少胜多的战例。战斗中,僚机焦景文在击落一架敌机后,为保护长机而中弹起火,被迫跳伞,被大家亲切称为“英雄僚机”。几场战斗下来,王海不仅自己击落击伤敌机5架,还带领一大队创造了15:O的空战奇迹。刘亚楼根据这些实战经验,及时总结提出了“一域多层四四制”的战术原则,使志愿军空军战术实现了从实践到理论的飞跃。

从1951年10月21日至1952年1月14日,空三师参加反“绞杀战”86天,击落击伤美机64架,取得了重大胜利。毛泽东看了战报后,亲笔写下“向空军第三师致祝贺”的勉词。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威兰在记者会上公开承认,对交通线进行封锁越来越困难了。“英雄的王海大队”和战友们让美空军想要尽快实现目标、为“绞杀战”画上句号的愿望破产了。美空军调来更多“王牌”参战,“空中英雄”戴维斯被张积慧击毙

1952年1月,鉴于美空军在与中苏空军作战中的重大损失,美军“绞杀战’’的提法已经声名狼藉。威兰为了挽回颜面,再次不惜代价加大攻势,大量使用当时性能最好的F-86改进型飞机,还专门从美国本土调来一批参加过二战的王牌飞行员。与此同时,空四师也再返前线,第四次来到安东浪头机场。

2月10日,又是一场惊心动魄的空战。凌晨,在18架F-86掩护下,美空军2批16架F-84、F-80开始轰炸军隅里附近的铁路。空四师两个团34架米格-15起飞攻击。在朝鲜战场已经打了一年的十二团三大队大队长张积慧,在僚机单子玉的配合下,经过一场惊心动魄的鏖战,击落美机两架,击毙美国“王牌”飞行员乔治·阿·戴维斯和他的僚机飞行员。

戴维斯曾有着3000小时以上的飞行经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参加战斗飞行266次,击落过11架歼击机和3架轰炸机。戴维斯在朝鲜战场上被击毙,世界各大媒体纷纷报道,在美国国内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2月13日,威兰发表一项“特别声明”称:“这是一个悲惨的损失,是对美国远东空军的一大打击。”2月23日,空军首长向毛泽东主席和中央军委作了专门报告,并致电各部队通报表彰,号召空军全体指战员学习张积慧英勇善战的精神。

从1952年1月26日至3月11日,美远东空军在朝鲜倾力投下3928枚500磅的重磅炸弹,但在中苏空军抗击作用下,志愿军铁路仅中断7天,公路只停运了4天。海军陆战队司令C.薛佛德在华盛顿公开声称:尽管实施了“绞杀战”,共军地面军队的力量仍旧稳步地得到补充。第七舰队司令员克拉克说:“空中封锁交通线的计划是失败了,共军把补给品运了上去。”此时,甚至所有的美国远东空军军官们都在感叹:要是早把“绞杀战”这个不太妙的代号从文件中删除掉就好了。

在这场空中反“绞杀战”中,志愿军空军与美国空军损失飞机的比例约为1:1.46,参战部队得到不同程度的锻炼,获得了许多组织指挥和空战的经验,创造了世界空战史上一个又一个奇迹,涌现出了一大批战斗英雄和特等功臣,为人民空军永远烙上了“空中拼刺刀”的血性胆魄和精神标注。■

(作者单位:中部战区空军)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36449.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对口支援,抗击疫情的制度优势

对口支援,抗击疫情的制度优势
从三峡水利枢纽、西气东输、南水北调、西电东送、特高压电网等重大工程,到 1998年抗洪、2003[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