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解放军:新中国和平与安全的钢铁长城

来源:《当代中国史研究》2019年第5期 作者:齐德学 时间:2020-02-04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中国共产党创建和领导的人民军队,经过22年革命战争,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49年10月1日宣告成立。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临时宪法作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明确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武装力量,其任务是“保卫中国的独立和领土主权的完整,保卫中国人民的革命成果和一切合法权益”。[1] 

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至今执行的1982年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均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属于人民。它的任务是巩固国防,抵抗侵略,保卫祖国,保卫人民的和平劳动,参加国家建设事业,努力为人民服务”。[2]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领导下,本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忠实履行职能使命,不愧为新中国和平与安全的钢铁长城。 

u=1686722576,27242172&fm=26&gp=0.jpg

继续完成解放战争任务,解放全国大陆和大部分沿海岛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华东地区的闽南大陆、中南地区大部和西南地区全部及沿海岛屿尚未解放,解放战争尚未完全结束,从1949年10月至1950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继续进行解放战争的战略追击作战,解放了除西藏以外的全国大陆和大部分沿海岛屿。 

在华东地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第三野战军正在进行解放闽南大陆和舟山群岛作战。第10兵团3个军于1949年9月19日发起漳(州)厦(门)战役,至10月28日战役结束,共歼灭国民党军5万余人。第7兵团一部于8月18日发起解放舟山作战,至1950年5月19日“全部占领舟山群岛”,歼灭国民党军1万余人。至此,华东地区除台湾和少数沿海岛屿尚未解放外,其余地区全部获得解放。[3] 

在中南地区,第四野战军以9个军于1949年9月13日发起衡(阳)宝(庆)战役,10月16日战役结束,共歼灭国民党军4.7万余人,解放了湘南、湘西大部分地区。10月2日至11月4日,第四野战军以第4兵团、第15兵团共5个军及4个纵队发起广东战役,歼灭国民党军6.2万余人,解放了除雷州半岛和沿海岛屿外的广东大陆全部地区。11月6日至12月14日,第四野战军指挥第12、第13、第15兵团和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共9个军发起广西战役,歼灭国民党军17.3万余人,解放了广西全境。1950年4月15日至5月1日,第四野战军以第15兵团2个军并配属加农炮和高射炮各1个团及工兵一部发起海南岛登陆战役,歼灭国民党军3.3万余人,解放了海南岛全境,创造了在没有海军和空军配合的情况下,以木帆船为主、配以机动帆船成功进行大规模渡海登陆作战的范例。至此,除南海诸岛外,中南地区全部解放。[3](p.97) 

在西南地区,第二野战军指挥第3、第5兵团和第四野战军3个军于1949年11月1日发起解放大西南作战,至12月11日,先后解放了贵阳、遵义、重庆、川东、川南广大地区和云南、西康[ 1955年西康省撤销,其辖区分别并入四川省和西藏自治区。]两省大部分地区。随后,上述部队和调归第二野战军指挥的第18兵团发起了成都战役,12月30日,成都宣告解放。12月27日和1950年1月1日,归还第二野战军建制的第4兵团指挥第四野战军2个师挺进滇南,至2月19日,歼灭国民党军2.7万余人,解放云南全境。3月12日,西南军区以13个团的兵力发起西昌战役,27日解放西昌,4月7日,战役结束,川、黔、滇、康4省除西康的昌都外,全部宣告解放。至此,进军大西南作战历时5个多月,为和平解放西藏奠定了基础。[3](pp.98~99) 

从1949年10月至1950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上述地区作战共计歼灭国民党正规军88万余人,非正规军和土匪等58万余人,合计146万余人。[4] 

除上述作战外,中国人民解放军还和平进军新疆、和平解放西藏,解放了全国大陆。 

1949年9月25日、26日,国民党军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国民党新疆省政府主席包尔汉和迪化市(今乌鲁木齐市)市长屈武等先后通电宣布起义,新疆宣告和平解放。为接管新疆、巩固国防,从10月10日起,第一野战军第1兵团率第2军、第6军(欠1个师)从酒泉、玉门、安西等地出发进军新疆。11月6日,第一兵团部飞抵迪化。1950年3月底,进疆部队在新疆民族军接应下胜利完成了进军新疆的任务。[3](p.99) 

1950年10月6~24日,西南军区以6个团的兵力发起昌都战役,歼灭藏军6个代本(1个代本约500人,相当于1个团)所辖全部兵力、3个代本所辖大部分兵力,争取1个代本起义,共计5700余人,解放了昌都地区。1951年5月23日,在中南海勤政殿隆重举行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又称《十七条协议》)签字仪式。根据这个协议,25日,毛泽东发布《军委关于进军西藏的训令》,令中国人民解放军立即派出必要兵力进驻西藏,以保证协议的实现和巩固国防的需要。解放军入藏部队于7月下旬陆续和平进军西藏。12月20日,中央人民政府驻西藏代表张经武一行、西藏地方政府和谈代表团和进藏部队在拉萨举行大会,庆祝西藏和平解放。[3](pp.106~109) 

至此,除台湾和少数沿海岛屿尚未解放外,祖国大陆全部解放,实现了大陆的统一。 

进行抗美援朝战争,打出国威和军威 

正当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解放台湾的准备和全国集中精力恢复国民经济的时候,1950年6月25日,朝鲜南北双方围绕国家统一问题爆发了大规模内战。这本来是朝鲜内部的事务,然而,美国从其称霸世界和遏制共产主义的全球战略出发,武装干涉朝鲜内战,同时以其海军第7舰队侵入台湾海峡,干涉中国内政。美国当局不顾中国政府的一再抗议和警告,从8月下旬起美军飞机不断侵入中国东北地区领空,轰炸和扫射中国边境地区的城镇乡村;10月上旬,美国地面部队越过“三八”线,向中朝边境进攻。应朝鲜劳动党中央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请求,在新中国处于千疮百孔、百废待兴、面临各方面严重困难的情况下,为支援朝鲜人民反抗美国侵略和保卫中国的国家安全,中共中央政治局做出决策,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3](p.188) 

从1950年10月至1953年7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基本没有制空权和完全没有制海权的条件下,仅凭严重落后的武器装备,在朝鲜战场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作战两年零九个月,连续实施五次战役,将“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打回到“三八”线,一度打回到“三七”线附近,使美国军事占领全朝鲜的图谋破灭,不得不进行停战谈判。随着朝鲜战场相持局面的出现,双方边打边谈。“在谈判进入实质性问题的讨论后,美方代表团不但表现得霸道无理,而且极力炫耀美军的武力”,“朝中方面本着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针锋相对,严词驳斥美方的无理要求”。[3](p.210) 

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一起粉碎了“联合国军”的局部攻势,并且越战越强,越战越主动,最终迫使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签订了朝鲜停战协定,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结束。 

抗美援朝期间,中国人民志愿军先后参战的有:步兵27个军又1个师,直接参加过第一线作战的为25个军又1个师,在这场战争中先后参加志愿军经受锻炼的部队共达290万人[ 具体参战部队情况参见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所:《抗美援朝战争史(修订版)》下卷,军事科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610页。],以作战减员36.6万余人的代价歼灭“联合国军”71万余人。[5] 

美国西点军校一位教官说:对美国军人来说,朝鲜战争是完完全全的军事失败,一个世界公认最强大的国家的陆海空三军联合立体作战,却没能打过一个贫穷国家装备原始的陆军,而且输得很惨。这是美国军队和美国国家永远的耻辱和疮疤。[6]美国陆军上将、第三任“联合国军”总司令马克·克拉克在朝鲜战争后说:“我成了历史上签订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的第一位美国陆军司令官。”[7]带有美国陆军官方性质的《朝鲜战争中的美军陆军》一书在评论朝鲜战争时说:“在远东,从朝鲜战争中出现了两个比过去越来越强大的国家。其一便是南朝鲜……另一个在战争中提高了地位的国家是共产党中国。从中国人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所显示出来的强大攻势和防御能力中,美国及其盟国已经清楚地看出,共产党中国已成为一个可怕的敌人,它再也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那个软弱无能的国家了。由于共产党中国有取之不尽的人力资源和坚强有力的领导,因此它也在朝鲜战场上赢得了自己的声誉,而且看来很快会成为远东与西太平洋地区共产党的领袖”。[8] 

抗美援朝战争创造了穷国弱国打败富国强国的范例,打破了美国不可战胜的神话,打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威和人民军队的军威,打出了中国人民的自尊心和自信心,从此美国再也不敢轻视中国,国际社会也对中国刮目相看。抗美援朝战争是中国人民的扬眉吐气之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立国之战,也是中华民族真正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标志之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族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此外,在越南战争期间,中国坚决支持越南人民反对美国扩大入侵越南的战争。应越南劳动党中央和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的请求,仅从1965年6月至1968年3月,中国就先后派出防空作战部队、铁道部队、国防工程施工部队、筑路部队等共23个支队、32万余人,协助越南北方军民保卫北方领土和领空。[9]应老挝人民党和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政府的请求,1962~1978年,中国先后派出“工程、地面警卫、防空和后勤部队及民工大队,共11万人,无偿援助老挝修筑公路800余公里”[10];1969年3月至1973年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派出1个大队和3个支队,担负援老筑路中的防空作战任务”。[10](p.83)中国援越、援老部队,同越南人民和老挝人民一起打败了美国的侵略,有力地打击了美国霸权主义的气焰。中国援越人员有近1100人长眠于越南土地上,援老人员有200余人长眠于老挝土地上。[10](pp.80,84) 

剿灭匪患、平息西藏武装叛乱等稳定了社会秩序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全国除解放最早的东北地区匪患已经剿灭外,其他新解放区至1950年初匪患尚未完全剿灭,且中南、西南地区匪患相当严重。人民解放军解放这些地区后,采取划区包干的办法,展开了大规模的剿匪作战。 

在华东地区,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先后抽调5个军部、19个师、1个旅又15个团以及海军一部参加剿匪作战,至1953年底平息了匪患,共剿灭土匪、海匪24.6万余人。[3](pp.133,137) 

在中南地区,中南军区先后抽调4个兵团部、12个军部、1个纵队、46个师进行了大规模的剿匪作战,至1952年上半年,剿灭了匪患,共剿灭土匪115万余人。[3](pp.138,141) 

在西南地区,西南军区先后抽调“13个军部、37个师另2个团的兵力”进行了大规模的剿匪作战,至1953年底,在四川、西康、云南、贵州地区共剿灭土匪116万余人,剿灭了匪患。[3](pp.142~143) 

在西北地区,第一野战军暨西北军区先后抽调2个兵团部、11个军部、39个师(旅)、70个团展开大规模剿匪作战,至1953年7月,共剿灭土匪12.9万人,西北五省(区)清剿匪特斗争胜利结束。[3](pp.144,146) 

在华北地区,从1949年下半年开始,剿匪部队对河北、察哈尔、山西等省股匪展开进剿。华北军区从1950年3月起,先后抽调4个骑兵师、2个步兵师和3个骑兵支队及地方武装等展开剿匪作战,至1951年底,共剿灭土匪5.3万余人,剿灭了匪特。[3](pp.147~148)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剿匪作战历时4年,“至1953年底基本完成,共毙伤俘土匪和争取土匪投降自新270余万人……结束了中国匪患久远、危害甚深的历史”,[3](p.148)稳定了社会秩序,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为国家开展社会主义建设创造了安定的社会环境。 

1959年3月,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在外国反华分裂势力的支持下,以达到“西藏独立”为目的,发动了以拉萨为中心的武装叛乱。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成都军区和兰州军区奉命先后进行平叛作战,至1961年底,整个西藏平叛作战胜利结束,[11]稳定了西藏的局势,维护了国家的统一,为西藏社会改革的顺利实行奠定了基础。 

此外,中国人民解放军奉命于1959~1967年多次打击了台湾国民党当局派出的小股武装特务、军舰和飞机窜犯祖国大陆的破坏活动,如1962年10月至1965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部队和民兵联合在东南沿海地区打击了台湾国民党当局小股武装的多次袭扰,共歼灭国民党武装特务594人,击沉和缴获各种船艇24艘。[5](p.395)1965年8月6日,人民海军南海舰队在广东、福建交界沿海击沉窜犯大陆的2艘国民党海军猎潜舰,史称“八六海战”;11月13日,人民海军东海舰队击沉、击伤国民党海军袭扰大陆的猎潜舰各1艘,史称“崇武以东海战”。两次海战共击毙、俘虏国民党海军210余人。[5](p.396)1959~1967年,人民空军和海军航空兵部队、地面防空部队共击落国民党窜犯大陆进行袭扰破坏活动的飞机14架、击伤2架。[5](p.398)这些作战行动有力地保障了东南沿海地区和内陆的社会主义建设以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1968年以后,台湾国民党当局完全停止了对大陆的袭扰破坏活动。 

1960年11月22日至1961年2月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军区奉命以5个团又1个营的兵力进行了中缅勘界警卫作战,歼灭了全国大陆解放后逃往中缅边境地区的国民党军残部700余人,“协助缅甸方面收复了该残部盘踞10余年约3万多平方公里的地区”,[11](p.238)迫使台湾国民党当局将其残部全部撤往台湾,保障了中缅联合勘界工作的顺利进行,使云南边疆有了安定的社会环境。 

解放一江山岛,炮击金门,维护一个中国原则 

中国大陆全部解放后,国民党军队在退守台湾、澎湖列岛、金门、马祖的同时,还占据着浙江沿海以大陈岛为中心的一些岛屿,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形成隔海对峙的态势。一江山岛位于浙江省东部沿海、台州湾外,南距大陈岛11公里,北距头门山8公里,西距琅机山20公里,是一个面积只有1.2平方公里的小岛。1954年7月下旬,华东军区奉命以步兵1个团又1个营,地面炮兵和高射炮兵各1个多团,“火箭炮兵2个营及喷火兵、工兵各一部;海军航空兵7个大队,第6舰队、鱼雷艇、登陆运输船艇各一部和部分海岸炮兵;空军航空兵15个大队又1个夜航中队”[11](p.75)于1955年1月18日举行了一江山岛渡海登岛作战。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实行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经过10小时作战,全歼该岛国民党守军1000余人,[11](p.81)解放了一江山岛。继而,中国人民解放军准备解放大陈岛,并于19日派出轰炸机轰炸大陈岛。 

从1955年1月19日起,美国先后调遣57艘舰艇、出动了2200余架次飞机到大陈岛以东海域和大陈岛附近上空进行战争威胁,并要联合国出面要求中国“停战”。[11](pp.81~82)中国政府严正声明,解放中国大陆和沿海岛屿是中国人民行使自己的主权,外国无权干涉。中国人民解放军继续轰炸大陈岛。台湾国民党当局在美国海军、空军的掩护下,于2月25日前将大陈岛守军全部撤往台湾。至此,浙东沿海岛屿全部解放。 

一江山岛登陆作战向国际社会宣示了中国人民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解决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不容外国势力干涉,中国人民也决不会屈服于外部势力的干涉。 

1954年五六月间,美国与台湾国民党当局商讨签订《共同防御条约》问题,图谋使台湾问题固定化和使台湾海峡两岸永久处于分离状态。为打破美国分裂中国的企图,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积极展开对台湾国民党军的斗争,中央军委于8月31日颁布了《关于对台湾蒋匪军积极斗争的军事计划与实施步骤》。[11](pp.74~75)9月3日和2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炮兵部队奉命对金门国民党军实施了两次惩罚性炮击,打击了美国和蒋介石集团的气焰。 

美台《共同防御条约》于1955年3月生效,1956年1月,美台又签订了军事协定。据此,美国向台湾派驻海军、空军部队,建立军事基地,设立了“美军驻台协防军援司令部”。驻台美军经常派出舰艇和飞机在中国东南沿海进行侦察、袭扰活动,严重侵犯中国主权、干涉中国内政。美国的行径助长了台湾国民党当局窜犯大陆的嚣张气焰,造成台湾海峡地区面临紧张局势。中共中央决定加强台海方向的军事斗争,预计于1958年七八月间实施炮击封锁金门作战。[11](p.215) 

1958年5月9日和7月14日,先后爆发了黎巴嫩人民反对亲美政权的武装起义和伊拉克人民推翻亲美政权的革命事件,史称“中东事件”。对此,美国派军队进行武装干涉,随后英国也派军队参与其中。台湾国民党当局乘机大肆叫嚣“反攻大陆”,频繁出动飞机对福建、广东沿海实施侦察袭扰,进行军事演习,其金门驻军不断炮击福建沿海村镇。美国当局公然下令驻远东地区美军进入戒备状态。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部队奉命于8月23日开始实施炮击封锁金门作战,主要参战部队有:地面炮兵36个营、海岸炮兵6个连、高射炮兵6个团另5个营、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共23个团,歼击机520余架、海军舰艇92艘。[11](p.218) 

从1958年8月23日至1959年1月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共对金门实施了7次大规模炮击、13次空战和3次海战,发射炮弹10万余发,击落、击伤国民党军飞机36架,击沉、击伤舰船27艘。[11](p.229)其间,美国调集海军、空军部队为台湾国民党军协防,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部队奉命照打不误,以打国民党军军舰的方式应对美军护航。为了使美国政府逼迫台湾当局放弃金门、马祖,从而制造“两个中国”的图谋破灭,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确定了对金门炮击采取“打而不登,封而不死”的方针,[11](p.224)让国民党军留存金门、马祖,以维护一个中国原则。彭德怀以国防部部长的名义发表了《告台湾同胞书》,指出:台湾、澎湖、金门、马祖是中国的领土,不是美国人的领土。“台、澎、金、马是中国的一部分,不是另一个国家。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没有两个中国。这一点,也是你们同意的”,“美国人总有一天肯定要抛弃你们的……归根结底,美帝国主义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你们与我们之间的战争……是中国内部贵我两方有关的问题,不是中美两国有关的问题。美国侵占台澎与台湾海峡,这是中美两方有关的问题,应当由两国举行谈判解决”,[12]同时宣布炮击金门暂停若干天。10月31日,中央军委又宣布单日打炮,双日不打炮,但如有美军护航则不在此列。1959年1月9日后转为零星炮击,使金门国民党守军物资补给能维持固守状态。1961年12月中旬后,福建前线部队不再主动炮击金门,“仅在单日打一些宣传弹”[11](p.229)。1979年1月1日,中美两国建交,炮击金门完全停止。 

炮击金门作战有力地打击了台湾国民党当局企图“反攻大陆”的嚣张气焰和美国制造“两个中国”的图谋,有力地维护了一个中国原则。此外,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在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下,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台海地区多次组织了多军种的大规模联合军事演习,有力地震慑了“台独”势力,展示了党和政府维护祖国统一的坚定决心。 

进行自卫反击作战,捍卫中国领土主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中国人民解放军多次进行了自卫反击作战,有力地捍卫了国家的领土主权完整。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 中印边界全长约2000公里,习惯上分为东、中、西三段,整个中印边界从未明确划定,但是根据双方历史行政管辖所及,在边界上有三条线:一条是在长期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的传统习惯线,一条是“麦克马洪线”,一条是双方实际控制线。1947年,印度摆脱英国的殖民统治独立后,直到1951年以前,中印双方实际控制线基本与传统习惯线一致。“麦克马洪线”位于传统习惯线中方一侧,是1914年在西姆拉会议上英印当局背着中国政府代表,“以秘密换文的方式,诱迫西藏地方代表承认英印当局精心炮制的”,[11](p.330)中国政府从未予以承认。在1951年以前英印当局和独立后的印度均未控制及管辖过这一地区。从1951年起,在中印边界东段,印度当局派军队越过传统习惯线向北推进,抢占了“麦克马洪线”以南9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将实际控制线推进到“麦克马洪线”附近。在中印边界中段和西段,至1959年,印度当局派军队越过传统习惯线侵占中方控制领土约2500平方公里,并公然要求中国承认“麦克马洪线”是合法的中印边界线,还要求将西段中方领土3.3万平方公里划归印度。印度当局不顾中国政府关于双方通过谈判协商解决边界问题的一再倡议和中方的一再忍让,在东段,越过“麦克马洪线”向北部中方控制领土推进,并制造流血事件;在西段,至1962年9月,印军深入到中方境内设立了40余个据点。[11](p.333)鉴于此,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部队和新疆军区部队连同各种勤务保障分队共2万余人,奉命于10月20日分东西两线发起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至11月21日结束,共击毙、俘虏印军8700余人,在东线,迫使印军退回到传统习惯线附近;在西线,清除了印军设在中国境内的全部据点。[11](p.337)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是一场“军事政治仗,或者叫政治军事仗”[13],不仅取得了军事上的胜利,维护了国家领土主权,稳定了中印边境局势,而且有力地回击了国际反华势力,赢得了政治、外交上的主动。 

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 珍宝岛历来是中国的领土,位于中苏界河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属黑龙江省虎林县管辖,面积不到1平方公里,但苏联却称其拥有这个岛的主权。20世纪60年代中期,中苏关系紧张后,苏联阻拦中国边民进入该岛,并于1967年1月至1969年3月先后16次入侵珍宝岛,制造边界纠纷。[10](p.94)中国政府多次向苏联提出停止武力冲突,通过外交途径解决边界纠纷问题的建议,均遭到拒绝。1968年12月27日至1969年2月7日,苏军多次出动装甲车和汽车运送数十名军人侵入珍宝岛,共打伤中国边防巡逻人员36人,抢走枪支11支,抓走中国边民2人。[10](p.96)鉴于此,中国边防部队奉命于3月2日、15日和17日对入侵珍宝岛并首先开枪、开炮射击的苏军进行了3次自卫反击作战。[10](pp.97~98)此后,虽然中苏关系更趋紧张,但苏军停止了对珍宝岛的入侵。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有力地捍卫了中国领土主权,维护了中华民族的尊严。 

西沙群岛自卫反击作战 西沙群岛是中国南海四大群岛之一,位于海南岛东南约330公里海域,由宣德、永乐两个群岛和其他岛礁组成,总面积约10平方公里。西沙群岛与东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在历史上就是中国的领土,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西沙群岛中的一些岛屿曾一度被法国占领,后被日本占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西沙群岛与南海诸岛一起被当时的中国政府接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多次声明西沙群岛和南海诸岛一向为中国领土。越南战争结束前,包括越南民主共和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出版的地图均明确标示西沙群岛和南海诸岛是中国领土。然而,南越当局不顾中国政府的一再声明和警告,于1956年、1961年和1973年先后侵占了中国南沙群岛、西沙群岛中的6个岛屿,并宣布将南沙群岛的其他10多个岛屿划归其管辖,还多次撞毁在西沙海域作业的中国渔船,劫持中国渔民。[10](pp.226~227) 

1974年1月15日,南越当局派出1艘驱逐舰侵入西沙永乐群岛海域,袭击正常捕鱼作业的2艘中国渔轮,并炮击悬挂中国国旗的甘泉岛。至18日,南越当局已有4艘军舰侵入永乐群岛海域,准备固守已占岛屿。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到永乐群岛巡逻。19日,南越军舰分南北两路企图包围中国海军编队,撞伤1艘中国军舰,并开炮击伤2艘中国军舰,中国海军被迫进行自卫反击。20日,广州军区从海南派出三路步兵先后收复了被南越军队侵占的甘泉岛、珊瑚岛和金银岛。至此,永乐群岛全部岛屿被收复。[10](pp.227~231)这次自卫反击作战,有力地打击了南越当局侵占中国南海岛屿的嚣张气焰,显示了中国保卫领海主权的决心和信心。 

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 中越两国山水相连,在长期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中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中越两国陆地边界全长1300余公里。1974年,越南战争结束后,越南当局推行地区霸权主义,先后将20万华侨和华裔越南人驱赶到中国境内,并向中国提出领土要求,不断在边界制造挑衅事件。1978年9月至1979年2月,越南“在边境地区侵占中国领土达160余处,严重地威胁和破坏了中国边境地区的建设与安宁”。[5](p.484)中国政府一直采取克制和忍让态度,希望越南当局以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为重,通过谈判合理解决边界问题,然而越南当局“仍进一步加剧中越边境的军事挑衅活动”。[5](p.485)在这种情况下,1979年2月中旬至3月中旬,中国人民解放军广西、云南边防部队奉命对侵入中国境内的越南军队进行了有限度的自卫还击作战,至3月16日,中国边防部队全部撤回中国境内。[5](p.486) 

中国边防部队回撤后,越军抢占了广西宁明县的法卡山、云南麻栗坡县的扣林山和老山等地,继续制造挑衅事件。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部队于1981年5月6日和7日分别收复了法卡山和扣林山;1984年4月至1989年10月,又进行了收复和坚守老山地区作战。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和收复巩固法卡山、扣林山、老山作战,捍卫了中国领土主权,保卫了边境地区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南沙群岛自卫还击作战 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越南当局一反此前在政府声明、公开出版的教科书和地图中明确承认南沙群岛和整个南海诸岛是中国领土的立场,抢占南沙岛礁,建立军事设施,并不断增派舰船骚扰中国的科学考察活动。1987年,中国海军舰船编队和海军航空兵多次到南沙群岛海域进行巡逻。1988年3月13日,中国海军舰船到南沙群岛九章群礁海域对部分岛礁进行考察,在赤瓜礁海域停泊抛锚,组织人员登礁考察,建立观测点。14日6时25分,越南海军2艘运输船和1艘登陆舰“突然窜到赤瓜礁海区进行挑衅活动”,并首先开枪打伤1名中国海军考察人员。[5](p.489)中国海军舰船被迫进行自卫还击,捍卫了中国领海主权。 

除上述自卫反击(还击)作战外,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和海军航空兵部队、地面防空部队还多次打击了入侵中国领空的美国飞机。从1964年8月至1968年11月,共击落侵入中国领空的美军飞机32架、击伤4架;1964年8月至1971年12月,共击落侵入中国领空的美军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20架,[14]有效保卫了中国领空的安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人民解放军积极参加和支援国家建设,并做出了重要贡献;冲在抢险救灾前线,保障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组建了驻港部队和驻澳部队,担负香港、澳门的防务;在一些国家政局动荡或遭受严重天灾的情况下,为保护华人、华侨的生命安全,中国人民解放军奉命多次出动军舰和军用客机参加海外撤侨行动;派出部队和人员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自1990年参加维和行动以来至2018年6月,“累计派出维和军事人员3.7万余人次,有13名中国军人牺牲在维和一线”[15];自2010年以来,人民海军奉命多批次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保护途经此海域的船舶和人员安全,维护了国际和平和安全;等等。 

总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中国人民解放军忠实履行职能使命,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中国人民解放军以威武之师、文明之师、和平之师闻名于世,让中华民族近30多年远离战争侵扰,保障了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和改革开放顺利推进,为中华民族的跨越式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赢得了中国人民的高度信赖与赞誉,不愧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平与安全的钢铁长城。毛泽东曾指出:“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16]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共中央一直强调建设好人民军队的重要性。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强调指出:“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是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17]“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支撑”。[18]在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征程中,人民解放军必须牢记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确定的强军目标,在习近平强军思想的指导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时,将中国人民解放军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军队,从而更好地发挥新中国和平与安全钢铁长城的作用。 

[参引文献] 

[1]《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人民日报》1949年9月30日。 

[2]《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一九五四年九月二十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人民日报》1954年9月2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一九八二年十二月四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人民日报》1982年12月5日。 

[3]《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1949年10月~1953年12月)》第4卷,军事科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96~97页。 

[4]《聂荣臻军事文选》,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版,第336页。 

[5]《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八十年(1927~2007)》,军事科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327页。 

[6]《西点军人:朝鲜战争败给毛泽东不丢人》,新华网,http://www.xinhuanet.com//mil/2015-02/28/c_127526430.htm,2019年5月31日。 

[7]〔美〕马克·克拉克著、文士龙译:《从多瑙河到鸭绿江》,台湾黎明文化出版公司1956年版,第1页。 

[8]〔美〕沃尔特·G·赫姆斯:《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第1卷,国防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565页。 

[9]当代中国研究所:《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稿》第3卷,人民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2012年版,第183页。 

[10]《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1966年5月~1978年12月)》第6卷,军事科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81页。 

[11]《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1954年1月~1966年5月)》第5卷,军事科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245页。 

[12]《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11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年版,第512~513页。 

[13]《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下卷,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第163页。 

[14]当代中国研究所:《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稿》第2卷,人民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2012年版,第262页。 

[15]《“中国是联合国维和行动的重要伙伴”—— 记“联合国维持和平人员国际日”活动》,《人民日报》2018年6月3日。 

[16]《毛泽东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074页。 

[17]《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外文出版社2014年版,第220页。 

[18]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2017年10月18日)》,《人民日报》2017年10月28日。 

[作者简介]齐德学,研究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原军事历史研究部,100091。]  

本文发表在《当代中国史研究》2019年第5期。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3628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习近平: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强大科技支撑

习近平: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强大科技支撑
重大传染病和生物安全风险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发展、事关社会大局稳定的重大风险挑战。要把生物[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