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诗词与中国航天事业

来源:《毛泽东研究》2018年第4期 作者:宋泽滨 刘济华 时间:2020-01-02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宋泽滨 刘济华:毛泽东诗词与中国航天事业

在“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发射成功升天之际,我们深深怀念中国航天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毛泽东。毛泽东亲自决策领导了共和国的导弹武器研制和太空开发事业,倡导培育了“两弹一星”精神,并用诗人的独到眼光,观照了这一辉煌伟业。本文翻检毛泽东诗词,撷取其中和导弹航天事业相关的诗词组成“巡天诗”[1],并对其进行一番分析梳理,从一个视角窥探毛泽东情感世界的那扇窗户,也从一个维度来回顾毛泽东对中国导弹航天事业的关怀。毛泽东的“飞天”决策,吹响了一个东方大国向浩瀚太空进军的号角;毛泽东的“巡天”诗情,打开了中国人民对宇宙苍穹的憧憬。在诗人政治家的引领下奋力开天拓疆,从政治家诗人的诗情中汲取精神力量,这是中国航天事业特有的一种文化烙印,也是中国航天人特有的一种精神气质。广大航天人在建设航天强国的征程中,不断从毛泽东诗词那里启发航天灵感、汲取民族精神、坚定文化自信。

引言 巡天抒怀:“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毛泽东在他的读书生活和理论撰述中,很早就关注到了“天”和有关“飞天”的话题。1937年8月,毛泽东在著名的哲学论著《矛盾论》中,就提到了《山海经》中所说的“夸父追日”、《淮南子》中所说的“羿射九日”等典故[2]。后来人们都把这两个典故与万户、敦煌壁画飞天等,与我们今天的航天事业联系起来,认为这是中国人最早的航天梦想。

毛泽东思接千载,思绪万千。在他的诸多诗词中也有许多涉及“天”的内容,带给人们无尽遐想。如“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3],“欲与天公试比高”[4]等。最著名的当属《七律·送瘟神》其一[5],此诗写于1958年7月1日,最早发表在《人民日报》1958年10月3日,诗中有“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佳句。毛泽东在1958年10月21日致函周世钊,对当时人们的不同理解还专门作了说明:“巡天,即谓我们这个太阳系(地球在内)每日每时都在银河系里穿来穿去。银河一河也,河则无限,‘一千’言其多而已。我们人类只是‘巡’在一条河中,‘看’则可以无数。”[6]

表达了诗人对“巡天”“千河”的丰富想象。

对政治家诗人来说,写诗只是“余事”,政治才是他的“本事”。我们注意到,毛泽东这首诗的写作时间,离他1956年2月1日首次会见我国导弹航天之父、著名科学家钱学森,不到两年半的时间;离他1956年3月作出发展中国自己的导弹事业决策两年多一点;离他1957年11月底访问苏联、感受苏联人造卫星上天带给世界的冲击不到半年时间;离他1958年5月17日提出“我们也要搞人造卫星”的号召,还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这些时间节点颇有些耐人寻味!

作为诗人政治家来说,他的诗词大都为他的政治目标服务。把毛泽东的《七律·送瘟神》一诗,与当时中国航天事业的关键时间节点联系起来看,这首诗字面上写的是中国人战胜血吸虫病魔,感动天上瘟神的浪漫主义之作;而在更深层次上,我们又可以理解为抒发的是他的航天情,是一部现实主义力作。毛泽东的“巡天”诗与他的航天情,就是这样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诗人政治家用特有的战略思维构建中国的航天事业,政治家诗人以文学情思抒写巡天感悟。

毛泽东的“巡天”诗情,首先在航天人那里找到了知音。提到中国的航天事业,就不能不说起钱学森。他不仅是中国航天之父,同时也是“航天”(space flight)一词的首创者。这为学者和当事者[7]的回忆所证实,但钱学森为什么这样翻译,则大都没有涉及。据科普和传记作家叶永烈回忆:“钱学森告诉我,‘航天’一词是他首创。人们常说的‘天空’,实‘天’与‘空’有着不同的科学概念,离地球表面一百公里以内的是‘空’,一百公里以外的是‘天’。飞机是在大气层里飞行,叫做‘航空’。他把人类在大气层之外的飞行活动称为‘航天’,是从航海、航空‘推理’而成的。他说,最初是从毛泽东主席的诗句‘巡天遥看一千河’中得到启示。”[8]

目前,大部分科学家赞同把航天器在太阳系内的航行活动称为“航天”,航天器在太阳系外的航行活动称为“航宇”。

正是在毛泽东“巡天”诗情感召下,中国导弹之父开辟了航天科学的新领域。

“巡天”是诗情,“航天”是科学,似乎并不搭界。但写诗要用形象思维,可以大胆想像;而科学本性又在于探索,离不开预测。因此,诗词与航天二者又是可以相通的。诗人毛泽东用他的诗情启迪了航天人的科学思维,航天人用他们的人文情怀验证了诗人的思维创造。

在毛泽东关于发展中国航天事业的决策和思想指引下,中国航天人不懈奋斗创造了航天奇迹,取得了以“两弹一星”、载人航天、月球探测为代表的辉煌成就,走出了一条自力更生、自主创新的发展道路,积淀了深厚博大的航天精神。

诗,不仅可以抒发情感,还可以记录历史,展示成就,提练经验,弘扬精神。

一 巡天东风:“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维护国家的安全,党中央于1956年决策发展自己的导弹卫星事业。提起中国的导弹航天事业,绕不过被称为“东风基地”、或者“东风航天城”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这是中国第一个导弹卫星发射基地;也不能不提到酒泉航天人创造的“东风精神”,这是航天精神的重要源头。“东风基地”浓缩了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史,“东风精神”演绎了中国航天人的精气神。

中国的导弹航天事业是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起步的。我国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于1958年10月开始在西北戈壁建设,最初称为综合导弹靶场,该中心经历了从“两弹一星”到载人航天的辉煌征程,见证了我国航天事业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艰苦卓绝,创造了我国航天史上20多个第一。基地初建时期,在当时复杂的国内外背景下,为了确保与北京有线电话长途通信的需要,基地的通讯代号定为“东风”,后来基地建设完毕,人们通称“东风基地”。1992年8月11日,江泽民在视察基地时欣然题写了“东风航天城”。

事业凝聚人心,实践铸就精神。在几十年的艰苦奋斗历程中,基地人创造了“艰苦创业、无私奉献、科学求实、开拓进取”的“东风精神”。2013年2月,习近平担任总书记后的第一个春节前夕,来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勉励科技工作者发扬“两弹一星”精神、载人航天精神和“东风精神”,以民族复兴为己任,追求卓越,扎根大漠,报效祖国和人民。

东风浩荡,雷霆万钧。提起中国的导弹航天事业,又不能不提到中国的“东风”导弹,正是东风系列导弹发射成功并陆续列装部队之后,国家的安全才多了一道道坚固屏障。

1960年11月5日9时,我国第一枚仿制苏联P-2导弹的“1059”导弹发射成功。1964年3月,总参谋部和国防科委颁发经中央军委批准的各种导弹的命名和代号编排方法,将1059地地导弹改称为东风一号。1966年10月27日,我国成功地用东风二号甲中近程导弹进行了“两弹结合”试验,表明中国已拥有了可以实战的核武器,打破了美国、苏联两个超级大国的核垄断。

我们翻检毛泽东诗词,在中央权威部门正式出版的《毛泽东诗词集》里,没有发现带有“东风”字样的诗词。在《七律·送瘟神》之二中有“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9],在修改的陈毅诗《西行》中有“万里西行急,乘风御太空”[10]诗句。这里的“春风”和“乘风”之“风”,自然可以作“东风”来理解,但诗人用的毕竟不是“东风”二字,所以说“东风基地”、“东风航天城”、“东风精神”和“东风”导弹的“东风”二字,一定另有出处。

“东风”一词的真正来源,应该是毛泽东“东风压倒西风”的名言,而这一名言,居然和导弹航天事业有着紧密联系。1957年11月毛泽东访问苏联时说:“中国有句成语: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我认为目前形势的特点是东风压倒西风,也就是说,社会主义的力量对于帝国主义的力量占了压倒的优势。”[11]

讲话中对苏联10月4日和11月3日接连发射的人造卫星给予高度评价:“全世界公认:苏联两次发射人造卫星的成就,开辟了人类征服自然界的新纪元。”[12]

讲话中毛泽东还不无嘲讽地说到美国卫星落后于苏联,他们的“先锋计划”[13]应该改称落后计划。

显然,在毛泽东的眼里,能够压倒西风的“东风”的重要标志之一,就是苏联发射了两颗人造卫星。我们注意到,在这次讲话后的半年内,毛泽东就做出了“我们也要搞人造卫星”的决策。毛泽东那么看重人造卫星的上天,又把卫星上天与东风自然联系在了一起,航天人用毛泽东关于“东风压倒西风”名句中的“东风”一词,来称呼中国的导弹卫星发射基地,来赞称基地官兵创造的航天精神,来命名自己独立研制的导弹,表达的是航天人的一种精神、一种豪气,也充分夯实了航天人文化自信的底气。

今天,“两弹结合”试验和东方红一号卫星的发射塔架,依然屹立在“东风”基地的荒烟大漠,默默记录着共和国航天的沧桑历史,见证着中国航天的辉煌成就。

春风杨柳万千条,我欲乘风御太空。劲吹的东风,正化作新时代的新动力,推动着我们由航天大国向航天强国迈进。

二 巡天遐想:“青云飘下能言鸟,黑海翻起愤怒鱼”

1960年5月1日,一架美国U-2飞机侵入苏联斯维尔德洛夫斯克附近的弹道导弹研发基地上空,被苏军防空部队用萨姆-2导弹成功击中,飞行员跳伞后被生俘。这一事件引起世界轰动,更使一厢情愿要改善苏联和西方关系的赫鲁晓夫陷入了一个既尴尬又愤怒的境地。拟在爱丽舍宫举行的苏、美、英、法四国首脑巴黎会议并未能按原计划顺利进行,经过1959年赫鲁晓夫访美后稍有缓和的美苏关系重趋紧张。

1959年10月4日赫鲁晓夫访问中国回国后,先是在海参崴发表演说,影射攻击中国“像公鸡好斗那样,热衷于战争”[14];后又在最高苏维埃会议上,不指名地攻击中国是“不战不和的托洛茨基”[15]。对此,毛泽东在不同场合对赫鲁晓夫予以了回击,中苏关系亦开始趋于紧张。

对国际局势和中苏关系高度关注的毛泽东,用政治家的敏感,用诗人的语言,记录并评价了苏联用导弹打下美国飞机这一事件。1960年6月30日,毛泽东作《七律·读报有感》诗云:“青云飘下能言鸟,黑海翻起愤怒鱼。”[16]

毛泽东借这件事讽刺赫鲁晓夫说:你不是在访美期间大谈什么“不战不和”、“和平共处”吗?可就在你返国不久,美军的U-2型高空侦察机就对你苏联进行了间谍活动,“青云飘下能言鸟”,搞得你动用导弹把美国飞机给打下来了,“黑海翻起愤怒鱼”。一时间,苏联用导弹打美军机事件,成为国际社会谈论东西关系的重要话题。

其实,足以让毛泽东感到骄傲的,并不是击落美军机的苏联军队,而是多次击落美军机的我空军地空导弹部队。1959年10月7日,刚刚成立十个月的空军地空导弹部队二营,使用萨姆-2导弹击落了一架飞蹿到大陆上空的国民党空军RB-57D高空侦察机,这也是世界上首个成功用地空导弹击落飞机的战例,比苏联人用导弹击落美军机早了大半年。1962年、1963年、1964年二营又连续击落3架U-2飞机。毛泽东在战斗捷报上批示:“很好,向同志们祝贺!”

1964年7月23日,毛泽东和中央领导同志在北京接见了“英雄营”全体官兵。这既是对使用导弹武器的部队官兵的嘉奖,也给了正在为共和国锻造导弹利剑的航天人以极大鼓舞。

更令国人和航天人感到自豪的是,中国导弹部队用中国航天人自己研制的红旗一号导弹武器系统,于1965年1月10日在华北地区上空击落美制U-2飞机一架,红旗一号首次取得实战胜利。1967年9月8日,空军部队用我国航天人自行研制的红旗二号防空导弹,在华东地区上空又击落1架美制U-2高空侦察机。

谈起中国“红旗”防空导弹,人们自然就会从毛泽东诗词中产生联想。毛泽东有许多带有“红旗”字样的诗句,如:“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17]“山下山下,风展红旗如画。”[18]“头上高山,风卷红旗过大关。”[19]“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20]“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21]“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22]等等。红旗是革命的符号,是队伍的凝聚,是胜利的向导。

红旗系列导弹构成了中国地空防空导弹的主体。自从1964年“红旗”型防空导弹仿制成功开始,到现在,红旗系列防空导弹涵盖了中远程、中高空到近程超低空的火力范围,已经形成一个庞大的家族,担负着中国国土防空的重任。

红旗诗句,是毛泽东的诗情,是毛泽东的感情寄托。红旗导弹,是我国空防导弹的品牌,凝聚了航天人的智慧与精神。

红旗,也是中国航天人的精神象征。红旗,永远助力航天人拼搏“漫卷西风”,不断刷新进军太空的中国高度;红旗,永远鼓舞航天人“卷起战戟”,为捍卫祖国空彊努力铸剑。

三 巡天问答:“不见前年秋月朗,订了三家条约”

在新中国成立一年之际的1950年9月,美国前副总统华莱士给毛泽东写信说,“如果新中国在学会制造卡车和拖拉机之前学会了制造坦克,这将是一个世界的悲剧”[23]。

是的,饱经战火蹂躏的中国人民,何尝不希望和平!可是,就在华莱士写这封信之前,美国的第七舰队已经进驻台湾海峡,美国的飞机已经多次侵入中国领空,美军的炸弹已经扔到了鸭绿江边。他们甚至扬言要对中国使用导弹原子弹。

面对讹诈和威胁,中国别无选择,只能迎头而上。在华莱士写信6年后的1956年4月,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豪迈地宣布:“不但要有更多的飞机和大炮,而且还要有原子弹。在今天的世界上,我们要不受人家欺负,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24]

中国的原子弹和导弹事业从此拉开了帷幕。

正当我国加紧研制自己的原子弹和导弹的关键时刻,1959年6月20日,苏共中央致函中共中央,借口当时苏联与美、英等国正在日内瓦进行关于禁止试验核武器的谈判,提出要中断若干对华援建项目。从此,陆续中断提供原子弹样品的有关技术资料等项目,导弹合作事宜也随后逐渐停止,苏方的背信弃义给中国建设事业造成重大困难。

中国人民不怕任何艰难困苦,在帝国主义和敌对势力封锁的环境下不断成长壮大。早在1958年6月21日毛泽东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就宣称:“搞一点原子弹、氢弹、洲际导弹,我看有十年工夫完全可能的。”[25]

针对苏联的做法,1960年2月,中央军委提出了发展国防科学技术特别是尖端技术,要“埋头苦干,发愤图强,自力更生,奋勇前进”的口号,确定了“两弹(导弹、原子弹)为主,导弹第一”的方针,得到毛泽东的认可。毛泽东1960年7月18日在北戴河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讲话:“要下决心,搞尖端技术。赫鲁晓夫不给我们尖端技术,极好!如果给了,这个账是很难还的。”[26]

为了打破帝国主义的垄断和封锁,构建中国的安全盾牌,中国加快了导弹的研制步伐。

苏联人不仅撕毁了援助中国尖端技术的协定,而且还于1963年8月5日,同美、英两国在莫斯科签订了《禁止在大气层、外层空间和水下进行核武器试验条约》。此时签订这样一个条约,妄图保持核优势,大搞核垄断,进行核讹诈;对正在发展中的中国原子弹和导弹事业无疑是一种限制,也是对世界和平事业的践踏,理所当然地遭到了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和有力批驳,在毛泽东心里激起的义愤,可想而知。

两年后的1965年秋,毛泽东把这一义愤连带中苏论战中涉及的分歧,转化为诗情,写了一首《念奴娇·鸟儿问答》[27],毛泽东用如椽大笔描绘了大鹏飞天的伟岸形象:“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也为我们航天人留下了丰富想像的余地。针对美、英、苏签定的所谓《条约》,毛泽东讽刺并愤怒地说:“不见前年秋月朗,订了三家条约。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有人说毛泽东这首词用字不雅,其实这正好说明,当时毛泽东对赫鲁晓夫亲近美国、牺牲中国人民利益的外交政策的愤怒已到极点。

令世人震惊的是,中国不仅在短时间内学会了制造飞机和坦克,而且还学会了爆炸原子弹,并锻造了东风导弹。在苏、美、英三国签订《条约》3年后,1966年10月27日,我国成功地用东风二号甲中近程导弹进行了“两弹结合”试验,表明中国已具有战略威慑能力,打破了超级大国的霸权垄断,奠定了中国的大国地位。

中国爆炸第一颗原子弹成功时,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曾预言:中国五年内不会有运载工具。西方舆论也说中国是“有弹没枪”。其实,从1964年10月16日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到1966年10月27日两弹结合成功,仅用两年时间。“三家条约”,只是吓唬人的一张废纸,在中国人民面前,什么都不是!

中国航天人不就是那展翅飞翔的大鹏吗?在60多年的航天奋斗中,不怕威胁恐吓,顶住霸权主义的压力,凭借着东风的力量,翻动翅膀,漫卷长空,飞上九万里,壮志直冲青天,为祖国的安全与强大,谱写了一曲曲壮丽航天凯歌。

四 巡天迢路:“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提起中国的导弹航天事业,不能不提到中国的“长征”系列火箭,正是它们把中国的卫星和飞船送上苍穹,太空俱乐部才有了中国人的身影。那么,“长征”火箭的命名又是怎样的呢?

长征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伟大壮举,长征精神是中国共产党人的革命精神。在中央红军长征即将胜利结束之际,毛泽东饱含深情创作一首《长征》诗:“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28]

长征诗反映了长征艰苦卓绝的斗争经历和共产党领导下的红军英勇无畏的英雄气概。

参与长征一号火箭总体方案设计工作的同志,有感于毛泽东的《七律·长征》中表现出来的红军为实现革命目标,藐视一切困难、不惧任何艰难险阻的顽强斗志和勇往直前、不怕牺牲的大无畏精神,建议并经上级领导批准,将火箭命名为“长征”,寓意我国火箭事业一定会像红军长征一样,克服任何艰难险阻,到达胜利彼岸。从此,“长征”就成为中国系列运载火箭的标志性名称,中国航天人也踏上了献身祖国航天事业的新长征。运载火箭研究院原党委书记梁小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运载火箭以“长征”命名,绝不是一个巧合,它有着深刻的寓意和内涵。

长征火箭名震海外,曾三次被有关部门誉为中国的“金牌火箭”。2018年6月2日12时13分,我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成功发射高分专项高分六号卫星。此次任务是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的第276次飞行。

新时代需要新长征。

令人非常感兴趣的是,2015年3月30日21点52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丙/远征一号运载火箭,成功发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第17颗卫星。31日凌晨,经过近6个小时的飞行,火箭上面级与卫星成功分离,将其直接送入工作轨道。这是我国首次实现上面级直接入轨技术发射中高轨卫星,意味着我国真正意义上的“太空摆渡车”开启了太空之旅。这被航天人命名为远征一号运载火箭的“远征”一词,同样来自毛泽东《长征》诗:“红军不怕远征难”。

航天人用“远征”来形象地命名中国自主研发的“太空摆渡车”,无疑是对长征精神的再阐释,是中国航天新长征的再出发。

不同的长征,同样的精神。

长征是毛泽东一生的转折点,《长征》诗是毛泽东的精神史诗。长征,留给我们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是中国共产党人和红军将士用生命和鲜血铸就的伟大长征精神。长征火箭是航天人的骄傲,从长征路到飞天路,折射的是薪火相传的精神之旅。中国航天人用汗水和心血,积淀了博大精深的航天精神。长征,中国航天事业的永远丰碑;长征,中国航天人的永远骄傲!

五 巡天忧思:“人类今闲上太空,但悲不见五洲同”

20世纪中叶,人类开始迈入航天世纪。冷战开始后,美苏两国在航天事业上的竞争,卫星上天在国际斗争中的地位作用等,引起了毛泽东的高度关注,并思考着中国航天发展的战略问题。毛泽东1957年11月访问苏联,在赞叹苏联人造卫星成就的同时,有感于中国的现状,不无感慨地说:“我们在人口上是个大国,在经济上是个小国。我们半个卫星都也没有抛上去。”[29]

但是,中国人民有志气,不甘心永远处于落后状态。

访问苏联回国半年后,毛泽东于1958年5月17日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就提出发展中国自己卫星事业的战略构想。他说:“苏联卫星上天,我们想不想搞个把两个卫星,我们也要搞一点卫星。”[30]

后来,人们把毛泽东讲话概括为“我们也要搞人造卫星”。

当年年底,毛泽东于1958年12月20日写下了仿陆游《示儿》一诗:“人类今娴上太空,但悲不见五洲同。愚公尽扫饕蚊日,公祭无忘告马翁。”[31]

说起此诗,有人可能认为,其意境并不见得有多高远,其用词也并不特别讲究,其内容也比较通俗,因此,一般研究者对此都不着更多笔墨。这是毛泽东直接写到航天的一首诗词,又是在毛泽东为自己已经发表的诗词作注时所写,自然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在毛泽东的心中,如今人类已经能够娴熟地发射人造卫星上天,人类已经把自己活动的触角伸向了太空,整个人类将变成一个地球村,世界各国人民应该和平相处,奔向美好的大同社会。但是,可悲的是在帝国主义和其他反动派的高压下,人民不能享受理想社会的美好生活。

中国航天人不断探索,不断奋斗,克服各种艰难险阻,终于在毛泽东发出伟大号召12年后的1970年4月24日,把自己独立研制的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送上了天。东方红一号发射成功7天后的五一劳动节晚上,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接见了研制和发射东方红一号卫星的钱学森等代表,与他们一起看卫星,度良宵,一起收听从遥远太空传来的《东方红》音乐。

令人稍嫌遗憾的是,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的命名,并未来源于毛泽东诗词;第二颗卫星被命名为实践一号,也没有运用毛泽东诗词。

当中国第三颗卫星要上天时,给了航天人从毛泽东诗词中寻找灵感的一次机会。这便是长空一号卫星。1975年7月26日发射的长空一号03星,是中国成功上天的第三颗人造卫星。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发出了贺电,祝贺此次来之不易的星箭成功发射。毛泽东对长空卫星的发射非常关注,在他逝世前九天的1976年8月30日,还审阅了长空一号05星——中国第六颗人造卫星发射成功的新闻公报。

长空一号卫星的命名,我们可以在毛泽东那里中找到根据。“长空”一词在毛泽东诗词中共出现了三次:《沁园春·长沙》中有“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32]诗句,描写了万里无云的深秋长空,雄鹰振翅健羽,自由飞翔的状态。《忆秦娥·娄山关》中有“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33]诗句,让人感受到了大雁乘风鸣叫,飞越雄关的优美画面。《蝶恋花·答李淑一》中有“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34]诗句,寂寞嫦娥以万里长空作为背景,为烈士的忠魂舒袖而舞。

“长空”,是毛泽东的舞台。在这里,诗人让雄鹰奋勇搏击,让大雁低声吟唱,让嫦娥翩翩起舞。“长空”寄托了毛泽东更多的情思与怀想。

“长空”,拓宽了航天人的胸怀,给了航天人巨大的鼓舞与力量;“长空”让中国人的豪气再冲向天。

中国人造卫星上天之际,诗人感奋,人民振奋。东方红一号卫星及以后的卫星成功发射,拉开了中华民族进军太空的大幕,标志着中国正式加入了“太空俱乐部”。中国“两弹一星”的相继研制成功,奠定了中国的大国地位,激扬了中国人民的民族精神。

六 巡天志向:“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

众所周知,1992年党中央批准了载人航天工程,2003年神舟5号把杨利伟送上了太空,实现了中国人的飞天梦想。其实,中国载人航天事业最初起步于20世纪60年代。1968年1月8日,在第一艘载人飞船总体方案设想论证会上,中国第一艘飞船被命名为曙光一号,1970年7月14日毛泽东批准了这个计划。由于各种原因,这一计划后来中断了。曙光号飞船工程尽管由于各种原因没能一直坚持下来,但前期所做的大量技术研究,航天员、航天锻炼员的选拔与初步训练,及航天用品、食品等的研制工作,为后来实施载人航天工程,奠定了重要基础。

“曙光”一词应该来自毛泽东《七绝·为女民兵题照》诗句:“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35]

在那特定的年代,赞颂飒爽英姿的女民兵,描写曙光初照的演兵场,分明在昭示着全世界:面对着恶劣的国际环境,中国已做好军事上的准备,外敌胆敢来侵犯,必将葬身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捍卫主权意志跃然纸上,强烈威慑意味不言而喻。正是曙光号飞船最初的奠基,给中国的航天事业带来了初照“曙光”,才有了后来载人航天事业的光芒万丈,辉耀中华大地,映照宇宙苍穹。

随着1999年11月20日神舟一号腾飞上天,“神舟”这一承载着中华民族千年飞天梦的光辉名字,从此传遍神州大地。从神舟一号到神舟五号杨利伟进入太空,再到神舟十一号太空飞船与天宫二号进行交会对接,15年的时间,中国神舟11次遨游太空,中国人六巡天穹,11名航天员的身影留在了浩瀚宇宙。

当神舟五号上天之际,最容易让人联想到的,是毛泽东1965年5月所作《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一词:“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千里来寻故地,旧貌变新颜。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云端。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风雷动,旌旗奋,是人寰。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36]

诗人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豪迈气魄,表达中国人的雄心壮志,赞美中华儿女的凌云壮志:可以飞往昔日高不可攀的天上去延揽“月亮”,可以探入深不可测的大洋去捉拿“鱼鳖”,然后谈笑风生、高唱胜利凯歌而还。这首词,酣畅淋漓地展示了无所畏惧的英雄主义精神、战胜一切的强烈自信,也抒发了诗人开发太空、征服宇宙的宏大气魄。2013年6月11日,习近平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航天员公寓问天阁,为即将出征的神舟十号航天员壮行时,称赞中国航天人的壮举:“承载着中华民族的航天梦,展现了中国人‘敢上九天揽月’的豪情壮志。”[37]

作出实施载人航天工程的决策之后,为这个举世瞩目的“中国第一船”取什么名称,备受国人和世界关注。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通过“为中国飞船征集名称”活动听取多方意见,经慎重考虑,建议用“神舟”为我国飞船命名。命名说明谈到:从字面上看,“神舟”意为“神奇的天河之舟”,又是“神州”的谐音,象征着飞船研制得到了全国人民的支持,是四面八方、各行各业大协作的产物;同时,“神舟”又有神气、神采飞扬之意,预示着整个中华民族都将为飞船的诞生而无比骄傲与自豪。1994年初,“神舟”这个名字最终从众多的方案中脱颖而出。从此,中国自主制造的载人飞船有了响亮的名字———“神舟”。

用“神舟”为我国飞船命名,自然让人联想到“神州”。作为古代中国的名称,“神州”一词,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人们大都是通过毛泽东诗词来了解的。“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诗句流传甚广,“神舟”从“神州”得到灵感,再自然贴切不过了。

载人飞船命名为“神舟”,而货运飞船则称为“天舟”。我国首艘货运飞船天舟一号2017年4月20日,在文昌航天发射场由长征七号遥二火箭发射成功,为天宫二号输送补给物资,是我国到目前为止送入太空最重的载荷,重量达到13吨。天舟一号于4月27日成功完成与天宫二号的首次推进剂在轨补加试验,这标志天舟一号飞行任务取得圆满成功。

除了航天器用“神舟”、“天舟”来命名外,还有一款运载工具和航天器两位一体的产品也用“舟”来命名,被称作“快舟”。快舟系列运载火箭是中国首个具有快速集成、快速入轨能力的小型固体运载火箭,创造了中国航天发射的最快纪录,使中国航天发射运载工具由液体运载火箭拓展到固体运载火箭,初步形成了中国亟需的空间快速响应能力,其中蕴含的战略意义不可小觑。

“神舟”、“天舟”、“快舟”中的“舟”字,也可以从毛泽东诗句中找到根据。作于1925年的《沁园春·长沙》有:“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名句[38],这“飞舟”一词,可能给了航天人无尽遐想,也给了航天人一种精神冲动,这才有了脍炙人口的“神舟”、“天舟”、“快舟”等神来之笔。

这正是:亿万神州夸神舟,威武神舟佑神州。顶天立地航天人,笑看浊浪遏飞舟!

七 巡天情愫:“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2004年国务院正式批准绕月探测工程立项,工程领导小组将工程命名为嫦娥工程,将第一颗绕月卫星命名为嫦娥一号,接下来又有了嫦娥二号和嫦娥三号及后续的任务。中国探月工程飞行器为什么叫做“嫦娥”?

在神话传说和古典诗词中,“嫦娥”和她所居住的“月宫”,常常是代表着思念、爱慕等美好情感的意象。唐朝“英俊天才”李贺《梦天》诗云:“老兔寒蟾泣天色,云楼半开壁斜白。玉轮轧露湿团光,鸾佩相逢桂香陌。”

诗人对想象中月宫的描绘可谓美丽奇特,在所有写月宫的诗中独标一帜。毛泽东非常喜爱读李贺的诗,生前对《梦天》诗多有圈点。

毛泽东是一个对“天”有着特殊感情的诗人,《蝶恋花·答李淑一》“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39]的著名诗句,把嫦娥形象深深地印在了中国人脑海里。诗人怀念和颂扬的烈士忠魂,带着对人间的热恋,怀揣梦想,飞升至最圣洁的琼楼玉宇,他们的精神感动天仙,受到热情款待,吴刚捧酒,嫦娥舞袖,诗人的情感倾向得以尽情而形象地展示。

航天人由毛泽东的嫦娥诗中受到启发,把探月之星命名为“嫦娥”也就成为顺理成章之事。2007年10月24日嫦娥一号探测器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由长征三号甲运载火箭成功发射,11月20日开始传回探测数据。2010年10月1日嫦娥二号卫星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由长征三号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升空,顺利进入地月转移轨道。嫦娥二号完成了一系列工程与科学目标,获得了分辨率优于10米月球表面三维影像、月球物质成分分布图等资料。2013年12月2日,中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将嫦娥三号探测器送入轨道。

航天人总会给人以惊喜。2018年5月21日,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四号丙运载火箭,成功将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鹊桥号发射升空,为今年年底择机实施的嫦娥四号月球探测任务提供地月间中继通信,届时,鹊桥号将为地球和月球搭建一条跨越40多万公里的通信桥梁。毛泽东非常喜欢古代牛郎织女的故事,曾手书宋代词人秦观的《鹊桥仙》一词,诗中“银汉迢迢暗度”“忍顾鹊桥归路”佳句,一定给诗人留下深刻印象;毛泽东自己的诗中也有“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青山着意化为桥”句。

探月工程受到了习近平高度关注和高度评价。2014年1月6日,习近平在会见探月工程嫦娥三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时强调:“嫦娥三号任务圆满成功,为我国航天事业发展树立了新的里程碑,在人类攀登科技高峰征程中刷新了中国高度。我们把‘玉兔号’的足迹刻在了月球上,也把中华民族非凡的创造力刻在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光辉史册上。”[40]

玉兔号是中国在月球上留下的第一个足迹,意义深远。

探月工程展现了中国航天人永不停息的进取精神和远大抱负。今天月球上有了“嫦娥”的身影,明天就会印上中国航天人的身影;今天在月球刻上了玉兔号的足迹,明天就会刻上中国航天人的足迹。

八 巡天战歌:“六月天兵征腐恶,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

毛泽东是人民解放军的三军统帅,在他公开发表的诗词中,有许多描述战争、讴歌军队、赞颂将士的佳作。

在2015年的最后一天,被人们赞称为“长缨”的原第二炮兵被正式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习近平称“火箭军是我国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是我国大国地位的战略支撑,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石”[41]。由此可见,火箭军之于中国的意义之大。

实际上,“火箭军”一词并非当下首创。据媒体报道,建立“火箭军”是钱学森于1956年最先提出。钱学森在讲《导弹概论》时,在黑板上写下“火箭军”三个字。他说,这“火箭军”,也就是导弹部队,是一支不同于现有的陆、海、空三军的新型部队,是一支能够远距离、高准确度命中目标的部队,是现代化战争中极其重要的后起之秀。这就是经党中央毛泽东批准于1966年7月1日组建的第二炮兵。原第二炮兵有一个著名的综合刊物:《长缨》,因此,长缨也就成了火箭兵的代称。张爱萍曾写下过许多脍炙人口的诗作赞誉第二炮兵,而早在约三十年之前,他就直称“火箭军”[42],描绘大国长剑壮军威;挥写天疆逐鹿鼓士气。

虽然说火箭军或火箭兵在毛泽东诗词中都找不到踪影,但是,火箭兵的形象代称“长缨”一词来自毛泽东无疑。“六月天兵征腐恶,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43],“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44]此外,还有一处讲到“天兵”:“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45]

毛泽东在中央苏区对敌斗争时期和长征即将胜利时刻吟诵的“天兵”与“长缨”名句,鼓舞了为国家安全铸箭的航天人,也激励了挽弓射天狼的火箭兵。1970年中程和中远程导弹相继完成飞行试验,1971年洲际弹道导弹试验成功,1980年5月18日洲际弹道导弹向太平洋全程飞行试验圆满成功,从此,中国具备了战略威慑能力。

据《解放军报》报道,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式上,在火箭军受阅方队中,有多款导弹公开亮相。从核导弹、常规导弹到核常兼备导弹;从中程导弹到洲际导弹,展示了我国慑战并举的强大战略制衡能力,为共和国筑起坚不可摧的和平盾牌。

“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航天人和火箭兵正用自己的方式回答着这道世纪课题。今天,诗人心目的“天兵”在人民解放军“征腐恶”的行列中,用“冲霄汉”的豪气与胆气,来保卫着祖国的“天疆”!“长缨”是火箭军的美名,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强大实力的象征。“长缨”是航天人的宠儿,也是中国航天人为国铸剑的骄傲。

结语 巡天梦境:“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诗,可以言志。

1945年9月,正在重庆参加国共谈判的毛泽东会见了诗人徐迟,当徐向毛泽东请教关于诗应该怎样写的问题,毛即题写了“诗言志”三字作答。

日本著名汉学家竹内实在《诗人毛泽东》一书中说:“毛泽东的一生与中国革命的发展相重叠,因此,他吐露的诗情既是他个人内心世界对革命的憧憬,同时也是中国革命在精神侧面的表现。”[46]

将此话用在毛泽东对祖国航天事业的关系上,大体也适用。自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后,一直到其生命终结,毛泽东一直关注着祖国航天事业的发展。

政治家诗人往往借诗来言志,毛泽东的“巡天”诗,就是用诗化的语言,诗意的情感,诗境的描述,来表达诗人的航天情、强国梦。

富有人文情怀的航天人用毛泽东诗词来书写自己的成长过程,讴歌奋斗壮举,铸就精神丰碑,坚定文化自信。

诗,堪当武器。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毛泽东非常注重“枪杆子”的作用,曾经提出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名言;同时,他也特别重视精神武器的作用,在给丁玲的诗里曾经这样说过:“纤笔一枝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47]

毛泽东1964年1月17日会见安娜·露易斯·斯特朗,以及参加《毛泽东诗词》英译工作的外国专家柯弗兰、爱德乐、爱泼斯坦、李敦白等。当弗兰克问毛泽东“在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中,你本人充当了什么角色”时,毛泽东笑着说:“我个人的作用很小,我只是写了一些诗,我没有任何别的武器,我的诗就是我的武器。”[48]

诗人政治家也经常以诗作武器。在激烈的国际斗争中,在同航天大国较量中,诗,成了毛泽东重量级的武器,发挥着和导弹和卫星同样重要的作用,甚至远远超过了导弹和卫星的作用!

颇具诗情画意的航天人把毛泽东诗词铸在了导弹、火箭和卫星的铭牌上,更是装进了自己的头脑里,融化在了自己的血液中,他们用毛泽东诗词作武器,在竞争激烈的世界航天领域,打出了一片新天地。

诗,支撑梦想。

毛泽东在给陈毅谈诗的信中说:“诗要用形象思维。”[49]

一阙《七律·答友人》[50],现实中的诗人尽情地抒发着想像:娥皇、女英两个“帝子”以白云为衣,以天风为乘,下凡人间,何等的飘逸!随之,诗人也进入梦境:“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但这梦是现实的,上天,是为了下地,为了实现祖国的繁荣富强。

诗人梦想:“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大鹏在向南海飞翔,凭借着旋风的力量,翻动翅膀,跃上九万里高空,来到琼楼玉宇般的仙人住处。诗人还梦想:“可上九天揽月!”这不就是毛泽东心目中中国航天发展的景象吗?

颇具巡天梦想的航天人,逐步把毛泽东的梦想变成了现实:航天人用自己的意志和力量携手“嫦娥”,始住“天宫”,不久将再飞“月宫”。

中国航天人梦想,我们还将会像逐日的夸父那样,急步前行。中国人的脚步,会越走越远。中国航天人的诗情,也将会延续下去,航天人诗意地栖息在浩瀚无垠的宇宙苍穹,直到永远,永远。

诗,用以言志,表达航天人迈向宇宙的远大志向;诗,当作武器,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发挥着“精神导弹”的作用;诗,支撑梦想,鼓舞人们不断迈向探索浩瀚宇宙、建设航天强国的远方。

60多年中国航天事业的辉煌历程,本身不就是一首诗吗?在这首辉煌长诗面前,任何优美的语言,任何精美的词句,都显得逊色裉彩,难以描绘出她的动人妩媚和阿娜舞姿;任何一种曲调,任何一种吟唱,都显得相形见拙,都难以乐奏出她的绕梁余音和无限风情。

那是一代代中国航天人,不!是全体中国人民用心血和汗水谱写出的一首长歌,她真实记录着中国航天人和中国人民的精神成长历史,尽情抒发着中国航天人和中国人民建设航天强国、实现民族梦想的丰富情感!

经过几代航天人的接续奋斗,我国航天事业创造了以“两弹一星”、载人航天、月球探测为代表的辉煌成就,走出了一条自力更生、自主创新的发展道路,积淀了深厚博大的航天精神。在2016年4月第一个“中国航天日”到来之际,习近平指出:“探索浩瀚宇宙,发展航天事业,建设航天强国,是我们不懈追求的航天梦。”[51]党的十九大郑重地把“建设航天强国”写进党的报告,为我国航天事业发展指明了前进方向,中国航天事业迎来了历史性的发展机遇。重温毛泽东浪漫乐观的“巡天”诗情,缅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开天拓疆的丰功伟绩,对于我们勇敢肩负“建设航天强国”使命,用深厚博大的航天精神夯实文化自信的底气,为实现航天梦强国梦注入强大精神动力,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感谢中国运载火箭研究院梁小虹、李光亚、陈志明等专家,感谢毛泽东诗词研究专家陈晋、吴正裕、周兴俊、单劲松同志,以及王素芬同志对本文提供帮助。)

【摘自《毛泽东研究》2018年第4期。略有修改】

注释

[1]关于“巡天诗”,一些党和国家领导人、学者和诗人,有以中国导弹和卫星为主题的诗词作品,如董必武、郭沫若、胡乔木等,这类作品洋洋大观,可以称之为“巡天诗”或“航天诗”。我们这里所说的毛泽东“巡天诗”,只是从现有公开发表的毛泽东诗词中,汇集其中直接涉及导弹和航天内容的诗词,以及与我们现今理解的与“航天”相关的诗词,或被赋予航天意义的诗词的一个称谓。

[2]《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330—331页。

[3]《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110页。

[4]《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68页。

[5]《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104页。

[6]《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7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版,第473页。

[7]王琪:《“航天”一词,钱学森是如何创造的》,《北京晚报》2015年10月11日。

[8]叶永烈:《梦圆飞天》,《文汇报》2003年10月17日。

[9]《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105页。

[10]《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265页。

[11]《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21页。

[12]《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13页。

[13]先锋计划,是当时美国制订的人造地球卫星发射计划,美国试图通过这一计划在航天技术领域居于世界前列。美国于1958年1月31日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探险者”-1号,落后于苏联。

[14]赫鲁晓夫:《没有武器的世界—没有战争的世界》第2卷,世界知识出版社1960年版,第316页。

[15]赫鲁晓夫:《没有武器的世界—没有战争的世界》第2卷,世界知识出版社1960年版,第338页。

[16]《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13页。

[17]《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18页。

[18]《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24页。

[19]《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27页。

[20]《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33页。

[21]《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65页。

[22]《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110页。

[23]《钱学森传》,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第195页。

[24]《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7页。

[25]《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73页。

[26]《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下卷,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第100页。

[27]《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152-153页。

[28]《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55页。

[29]《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6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版,第626页。

[30]《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51页。

[31]《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7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版,第648页。

[32]《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6-7页。

[33]《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52页。

[34]《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100页。

[35]《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116页。

[36]《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149-150页。

[37]《神舟十号载人飞船发射成功》,《光明日报》2013年6月12日。

[38]《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6-7页。

[39]《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100页。

[40]《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不断在攻坚克难中追求卓越》,《人民日报》2014年1月7日。

[41]《习近平向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授予军旗并致训词》,《人民日报》[42]2016年1月2日。1987年11月14日,张爱萍在第二炮兵内部刊物《长缨》出版100期之际,赠送《西江月》新词一首。全词如下:为《长缨》一百期赠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指战员同志。常在密林深处,经历雨雪风霜;练得武艺本领强,现代新军首创。战备坚持不懈,居安思危久长;万山布阵卫国防,誓把飞贼埋葬。

[43]《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29页。

[44]《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65页。

[45]《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33页。

[46][日]竹内实:《诗人毛泽东》,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6-7页。

[47]《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174页。

[48][美]安娜·露易斯·斯特朗:《必须走自己的革命道路———与毛泽东的一次谈话》,《党史文汇》1986年第6期。

[49]《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266页。

[50]《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118页。

[51]习近平:《谱写中国航天事业新篇章》,《新华每日电讯》2016年4月25日。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35853.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习近平: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习近平: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一个严密完整的科学制度体系,起四梁八柱作用的是根本制度、基本制度、[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