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悬一线,李克农巧借“东风”

来源:党史纵横 作者:戈融 时间:2019-12-16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2926374558,2176824551&fm=26&gp=0.jpg

1938年1 1月,李克农被中共中央派往广西桂林,担任八路军驻桂林办事处主任。皖南事变后,国民党又一次掀起反共高潮,各地八路军办事处面临被取缔的危险,桂林办事处也不例外。李克农接到了上级的命令,让其迅速撤离广西。就在李克农准备撤走的前一天晚上,桂林行营办公厅主任李济深派副官连夜送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四个字:“克农快走”。

李济深是国民党内地位很高的资深元老,政治上倾向共产党,对蒋介石种种迫害和打压共产党的行为十分不认同,所以他经常在私下里帮助共产党人逃脱国民党特务的抓捕。李克农接到李济深送来的纸条后,心中一惊,他马上向有关渠道了解情况,结果得到了证实:参与皖南事变阴谋的白崇禧已经下达命令,要广西当局立即“消灭”桂林八路军办事处。李克农意识到:局势变化很快,危险正一步步靠近。

国民党广西省主席黄旭初接到白崇禧的命令后,立即召集李济深、陈此生、李任仁(白崇禧的老师)等人商议处置八路军办事处的办法。李任仁首先说:“杀新四军、杀共产党,是日本人干的事。白崇禧下这样的命令,他已不是我的学生,我劝黄主席不要跟着他做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李济深接着说:“旭初,健生(白崇禧的字)替老蒋(介石)背了黑锅,你千万不要再上老蒋‘借刀杀人’的当了!”陈此生更是劝道:“黄主席,冯玉祥在民国十六年清党时,礼送共产党人出境,不愿跟中共结下血海冤仇。我们何不采用冯玉祥的办法呢?”听了大家的意见,黄旭初权衡再三,决定不加害共产党在桂林办事机构的人员,还下达了将李克农和办事处人员礼送出境的命令。

黄旭初“礼送出境”,李克农妙计过关

第二天清晨,李克农带领桂林办事处的近百名同志和十几辆载着物资的汽车出发了。为防止路上遭遇不测,和上级失去联系,他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寄出一封航空信,报告自己和同志们的行踪。就在李克农等人出发不久,驻桂林的国民党军统特务头子杨继荣接到上级行动处处长徐业道发来的电报,电报说:如果黄旭初、李济深不对八路军桂林办事处采取行动的话,驻桂林的军统人员应代替解决这一问题。杨继荣接到电报后,非常为难和犹豫,他想:黄旭初、李济深等人做了顺水人情,礼送八路军出境,我为何要挡道做恶人呢?再说,要是在广西地面动手,黄、李二人定会出面干涉,弄不好自已会被桂系的人吃掉。于是,他将情报处警卫组组长沈默找来,共同商议对策。

沈默是军统局总务处长沈醉的兄弟,专门负责军统特务行动事宜,和国民党上层联系紧密,深谙官场的权谋之道。杨继荣十分信任沈默,一见他就说:“沈默,你先看看这个。”杨继荣说着,将电报递过来。沈默一看,大吃一惊地说:“什么,徐业道让我们干掉李克农他们,这可不好办呀!”“难办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你说说,我们有必要在桂系的地面上闹事吗?”杨继荣问道。沈默想了想,说:“我看不妥,我们行动组加起来才二三十人,再加上军统在桂林警察局的人马不过一百人。李克农办事处就一百多号人,在兵力上,我们不占优势。还有黄旭初、李济深既然礼送八路军出境,就是不想在广西给共产党难堪,如果我们动起手来,桂系会不会借机除掉我们。”“老弟,这是我所担心的。所以我想让李克农他们走,然后给徐业道回电就说晚了一步,没抓到李克农。”“这个主意好!我赞成!”沈默脸上露出了笑容。

李克农一行在广西境内的撤离还算顺利,没有受到什么刁难和阻碍,毕竟有黄旭初的礼送出境的命令在。但到了贵州境内就麻烦了。在麻尾,一名搭便车到延安的大学生化装成八路军干部,被特务们从皮箱里翻出了学生证,差点被扣下。要不是秘书龙潜几个人据理力争,学生肯定会被扣下来,甚至耽误整个队伍前行。但这仅仅是个开始。车队来到贵定检查站时,一个宪兵班长神气活现地拿着小旗,示意车队停车检查。当他接过龙潜递过的证件后,发现是十八集团军的人,便故意刁难说:“对不起,长官。你这证件不合格。”“什么?不合格,你看错了吧,这证件是军委会桂林行营办公厅发放的,怎么好不合格?”龙潜争辩道。“我说不合格,就是不合格。你的印鉴印泥盖出线外半毫米,应该作废。”宪兵班长找出证件上的一点瑕疵,洋洋得意地说。就在这时,宪兵班长的肩上突然挨了重重一下,疼得他哇哇大叫,转过身来一看,只见一位威风凛凛的少将站在他的面前,并用手杖指着他骂道:“混账东西,你在这搞什么名堂,快让老子过去!”宪兵班长见是一位将军,马上转变了态度,举手敬礼说:“长官!”然后又试探性地问:“您是哪一部分的?这可是八路军的车队。”“混账东西,你不懂规矩吗?我去执行秘密任务,不该问的就别问,快让老子过去。”说完,“将军”又举起手杖揍了他几下。宪兵班长被打得昏头转向,不敢再多问了,急忙让其他宪兵抬起栏杆,给车队放行。这个蛮横的国民党将军是谁呢?其实他是李克农假扮的。国民党士兵最怕当官的。从前,八路军的高级军官从这里路过时,这些宪兵的态度都是很和善的。今天这个宪兵的态度如此蛮横,一定是接到了上级的指示,故意为难八路军。所以,李克农才想到了用国民党的将军做“护身符”的办法。

军统杀手严阵以待,李克农命悬一下线

李克农一行离开桂林后,杨继荣给上级徐业道发电报,说桂林八路军办事处的人在黄旭初、李济深等人的庇护下,已先期离开广西,故我们无法采取行动。徐业道接到电报后,大骂杨继荣无能、办事不力。但碍于黄旭初和李济深等人位高权重,又无可奈何。但是,军统头子戴笠深惧李克农的谍报才能,不甘心错过杀掉对手的大好机会。他得知李克农已经离开桂林后,又给徐业道下了一道死命令:一定要干掉李克农!徐业道接到戴笠的命令,非常着急。他思前想后,决定派行动科的王青山去息烽完成这个任务。王青山是军统特务行动科里的顶尖高手,长期搞暗杀、绑架活动,手段狠辣,手上沾满共产党人的鲜血。徐业道召来王青山冷冷地说:“青山,戴老板让我们搞掉李克农,我看这事儿只有你能办到。”王青山一听要他去杀李克农,忙面露难色地说:“徐处长,我看这件事不好办,李克农乃是中共特工的二号人物,他有胆有识、有勇有谋,恐怕不容易得手!”徐业道说:“这个事再难也得去办,因为这是戴老板交待的任务。你必须 马上动身,去息烽组织人马干掉李克农。”王青山说:“要我干可以,不过这次行动不要惊动息烽那里的笨蛋,我怕他们会坏事。我带一个小组秘密潜入息烽,到时见机行事。”“好,随你的便,你的能力我是知道的。说吧,有什么要求?”徐业道说。“我要三支勃朗宁大威力手枪,三支汤姆逊冲锋枪,每支枪配弹夹10个。另外,再要1 0枚高爆手雷。”“好,我答应你。下午我就给你备齐,今晚你就出发。”徐业道心急地说。两人商定好后,王青山带着两个特务当天夜里就乘车出发了。

车队继续前行,下一站就是息烽县了。息烽是军统局的后勤、训练基地,军统的监狱、集中营也在这里。军统在息烽的地面上设有多个检查站,车队要通过这里是很难的。不过,李克农已经想好了应对的方法:他之前就派人到贵阳,找到党组织设在贵阳的秘密交通站,通过交通站的同志们搞到新的通行证件,然后再通过息烽。

李克农的车队于深夜到了贵阳。他还没有来得及去与交通站的同志们取得联系,党组织就派人来通知他:国民党特务已经查封了贵阳交通站,所有的同志均已被捕。李克农为同志们的被捕感到惋惜,也十分沮丧:没有通行证,车队寸步难行,更别提通过关卡众多的息烽县了。无奈之下,他只好将车队暂时停在贵阳的街头。此时,国民党特务还不知道李克农一行已经到了贵阳。长期从事特工工作的李克农深知:迟则生变。如果天一亮,车队非出事不可,他焦急万分,看着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心如煎熬。与此同时,王青山和两名杀手也已赶到息烽县城。他来到军统检查站,向站长出示了证件,然后傲慢地说:“我是来执行上峰的特殊任务,一会儿在这附近设伏。记住,一会儿若有车队经过,一定要严加盘查。”检查站的站长也是军统特务,见王青山是军统派来的人,知道一定有大事发生,因此不敢怠慢,急忙点头称是,不敢多问一句。王青山让站长把他的吉普车藏好,然后带领两个杀手在公路旁的一座小山上埋伏起来。在这个小山上,他们居高临下,可以用冲锋枪控制经过这条公路上的所有车辆。选好伏击地点后,王青山对两个手下说:“注意,有十八集团军的车队开过来,就立刻给我发信号,我到坡后睡一会儿。”那两个特务点了点头,就在坡上开始监视公路上的车辆。

“活通行证”凭空而降,李克农巧“借东风”

天亮了,李克农还没有想出应付国民党检查的好办法。就在这时,街边一幢小楼里走出一个手提皮包、身穿中山装的国民党官员,这个国民党官员一眼就看上了这支满载物资的车队,走过来打着官腔问:“你们到哪里去呀?”李克农估计他要搭便车,忙迎上去说:“我们要到重庆去,您这么早就出门了?”“没法子啊,昨天我从息烽来贵阳办事,辛苦了一夜。不想戴老板打了电话,要我今天赶回重庆,你说要命不要命?咦?你们是哪部分的,到重庆干什么?”这家伙一看李克农胸前的番号,忙惊讶地问,“你们是十八……”“对!我们是十八军的。”李克农随机应变,并裹紧军大衣,不让他看见胸前的十八集团军番号,然后笑着问:“你是戴老板的人?”这个家伙好像还没有完全醒过酒来,眼神也不太好,隐约看到了李克农胸前的番号上有十八的字样,就以为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十八军的人。后来又听到李克农对他的恭维,就郑重其事地说:“我是息烽办事处上校主任。”李克农一听这家伙是军统的大特务,如获至宝,心想:如果有这小子做“护身符”,这一路上肯定是畅通无阻。而这位“上校主任”听说李克农是蒋介石嫡系十八军的人,也想攀上关系,于是忙问:“老兄在十八军是……”“兄弟李震中,是十八军经理处的,奉命押送一批物资到重庆。”李克农不慌不忙地说。这个军统特务突然诡秘一笑地问:“你这车上没有私货吧?日伪物资是严禁人口的。”李克农知道他是在敲诈,便也故作神秘地说:“老兄不嫌这辆车简陋的话,我送你一程。再说从前面回来的人,谁还不带点东西。这样,你老兄给我坐镇,我给你这个数。”李克农竖起两根指头在特务面前晃了晃。“是银元,还是法币?两千,还是两万?”这家伙毫不掩饰,赤裸裸地问。李克农压低嗓音说:“是两根金条!”军统特务大喜,忙说:“好,好。一言为定!”然后,他挥挥手,高声说道:“大家快上车,不要再等了!”俨然成了车队的新主人。李克农暗暗欣喜,连忙“配合”指挥车队快速开拔,由贵阳疾驰息烽。到息烽县城军统检查站时,车队被拦住了。负责检查的特务跑到车前一看,见他的顶头上司坐在车里,忙点头哈腰地问:“主任回来了?”“哎!戴老板要我回重庆,你告诉你们站长让他给我家里打个电话,说我过两天再回去。”“是,是。这位长官是哪一部分的?”因为王青山事先有话,这个特务站长只得硬着头皮问李克农。李克农理都不理他,特务主任瞪了一眼骂道:“没长眼的东西,李处长是我的朋友,查个屁。打个电话下去,十八军的车一律不许刁难,通通放行!”“是!”特务绿旗一扬,办事处的车队通过了检查站。这时,王青山等人急忙赶来,大声地问:“怎么这个车队不检查就放行呢?”“这是十八军的车队,再说我们的主任就坐在上面,哪个敢查。”特务不以为然地说。王青山等人听了半信半疑,呆呆地站在那里许久。

车队在这个“上校主任”的“护送”下,顺利地通过了鬼门关、乌江渡口、桐梓、遵义、娄山关等关卡,一路畅通无阻。到了海棠溪,这个“上校主任”就要和李克农分手了,李克农兑现了自己的承诺,给了他两根金条。接过金条后,他高兴地握着李克农的手说:“多谢你的顺风车,日后老兄在十八军有什么难处,只管到军统大院来找我。”李克农笑着回答:“一定,一定!”李克农巧计“借东风”,使车队平安通过了国民党沿途设置的重重关卡,自己也躲过了国民党特务的暗杀。

在皖南事变后、国民党对共产党人的大肆捕杀的不利局面下,李克农临危不乱,冷静应对,凭借高超的智慧,巧“借东风”,以敌制敌,终于将百余名同志安全带离危境,全身而退。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35548.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撞向冰山的美国梦

撞向冰山的美国梦
当劳工阶级与他们的美国梦渐行渐远之际,另一个在美国兴起的超级阶级联盟正在掌握美国的政治经[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