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国引领世界海洋文明,中国商人走遍世界

来源:shengminwujiang 生民无疆 时间:2019-12-11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这个世界上,唯有中国,有经史子集不间断地记载了古代“世界交通史”,即中国先民探索世界、走向世界的历史。某些专家说中国自古“封闭保守”、“闭关锁国”,纯属颠倒黑白。

汉朝,自张骞出使西域,先民们开始不断探索、开拓陆地上的世界,开创了正史中的“陆上丝绸之路”。

也是在汉朝,王莽派遣使臣,从南海进入印度洋,抵达印度半岛一带,首启正史中的“海上丝绸之路”。

特别值得强调的是:海、陆“丝绸之路”,都是中国人打通的,而且是官、民齐上阵:官方直接参与,民间大规模参与。

自此,一发不可收拾,正史中的陆海两条“丝绸之路”持续延长。

自此,中国各色人等纷纷踏上丝绸之路,丝绸之路上越来越热闹。随着中国官、商人等的足迹越来越远,中国对世界的认识越来越清晰,中国面向“丝绸之路”的工商业越来越发达,对世界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明代.jpg

明代《坤舆万国全图》         

元顺帝至正九年(1349年),汪大渊路过泉州,适逢吴鉴编修《清源续志》。吴鉴以为,泉州乃外贸重镇,市舶司之所在,不能缺少海道诸岛屿及诸国地理情况的记载,于是请两次亲历海外,熟悉海道地理情况的汪大渊撰写《岛夷志》,附于《清源续志》之后。

吴鉴为《岛夷志略》作序道:

“中国之外,四海维之。海外夷国以万计,唯北海以风恶不可入,东西南数千万里,皆得梯航以达其道路,象胥以译其语言……无不可通之理焉。……自时厥后,唐人之商贩者,外蕃率待以命使臣之礼,故其国俗、土产、人物、奇怪之事,中土皆得而知。……唯豫章汪君焕章,少负奇气,为司马子长之游,足跡几半天下矣。顾以海外之风土,国史未尽其蕴,因附舶以浮于海者数年然后归。其目所及,皆焉书以记之。”

大意是:中国之外,是四海,海外有数以万计的国家。四海,只有北海气候恶劣无法通航,东、南、西三方,都可以航行抵达,交流通商。当今世界各地,凡是中国商人抵达之处,各国无不待之以上宾,因此,各国的风俗、土产、人物、奇怪之事,中国都知道了。江西南昌的汪大渊,酷爱旅行,跟随商船旅行数年,足迹遍及半个世界。现在,他将耳闻目睹之事写成了书。

正当汪大渊在印度洋沿岸旅行的时候,1325—1354年间,摩洛哥人伊本·白图泰也在这一带游历,他留下了《伊本·白图泰游记》一书。二人在印度洋沿岸活动的时间重合。或许,伊本·白图泰曾一再与汪大渊相逢于街头,多次擦肩而过。

伊本·白图泰一再看到中国商人、商船。

中国商船很大,只能在拥有深水码头的大型港口停泊。《伊本·白图泰游记》(【摩洛哥】伊本·白图泰著,马金鹏译,华文出版社,2015年6月)第354页:

“不久,我们去希里城,于两日后到达,那是位于一大港湾上的一座房舍井然的大城。港湾内可容大船进出。中国船只至此地区,只在该城港口和奎隆、卡利卡特港口停泊。”

中国商船,确实很大。不止是船体巨大,而且船队的规模,也很大。每次远航时,中国商船是一个由功能各异的四艘船舶组成的船队。其中最大的那艘船的船员(含战士)就有1000人!《伊本·白图泰游记》第357页:

“中国船只共分三类:大的称作艟克,复数是朱努克;中者为艚;小者为舸舸姆。大船有十帆至少是三帆,帆系用藤篾编织,其状如席,常挂不落,顺风调帆,下锚时亦不落帆。每一大船役使千人:其中海员六百,战士四百,包括弓箭射手和持盾战士以及发射石油弹战士。随从每一大船,有小船三艘,半大者,三分之一大者,四分之一大者,此种巨船只在中国的刺桐城建造,或在中国的穗城建造。……这种船船桨大如桅杆,一桨旁聚集十至十五人,站着划船。”

这段话,还包含有这样的信息:

第一,船帆多至十帆;用藤篾编织;常挂不落;顺风调帆(能利用各方向的风力);

第二,在当时,这样的巨型船舶,只有中国能够制造;

第三,船桨大,由十几人站着划船。

之所以说中国商船大,是因为有比较。伊本·白图泰说,当时能够横行于印度洋的当地船舶,规模是这样的,《伊本·白图泰游记》第348、349页:

“(船主易卜拉欣)还派他的儿子同我们搭乘一只近似欧拉卜的船,但船体较大,有桨六十,作战时可搭起席棚,划桨人免遭箭射石击。我搭乘扎凯尔船,船上有弓箭手五十人,阿比西尼亚战士五十人,他们称雄于这一带海上,如果船上有他们的一个人,印度的海盗和异教徒便不敢轻举妄动”。

在当地,“称雄于这一带海上”船舶的船员(含战士)是100人,只有中国船舶的十分之一!

关于印度洋地区制造的船舶,《岛夷志略》在谈到“甘埋里”时说:

“其为马船,大于商舶,不使钉灰,用椰索板成片。每舶二三层,用板横栈,渗漏不胜,梢人日夜轮戽水不竭。”

当地制造的船舶,密封水平极差,渗漏十分严重,必须由专人不停地往外排水才行。这也说明,他们也没有采用水密舱。显然,这样的船舶,是不可能进行远洋航行的。

由此可知,印度洋沿岸的船舶制造技术,与中国的差距极大。

伊本·白图泰奉印度国王之命,作为使臣出使中国时,不得不联系中国商船。他专门赶赴卡利卡特,准备搭乘停靠在的那里的中国商船,出使中国。《伊本·白图泰游记》第356、357页:

“我们寄宿在(卡利卡特)港口上,港内约有十三艘中国船。后又住在城内,等待中国船只启碇竟达三月之久,这期间由异教素丹接待。因中国海域只能由中国船只航行。”

卡利卡特,在中国古籍多称为古里。长期以来,是中国商人所钟爱的一个港口。明朝初年成为中国水师在印度洋的基地之一。(参阅《明朝的海洋文明,辉煌程度超出你的想象》)

中国商船既是货船,也是极其舒适的客船。上面有各种客房,包括附有厕所的高档客房。豪华宽大的客房,足以让客人“携带妇女、女婢,闭门居住”。船上还种植有蔬菜,能提供新鲜的果蔬。《伊本·白图泰游记》第357页:

“船上造有甲板四层,内有房舱、官舱和商人舱。官舱内的住室附有厕所,并有门锁,旅客可携带妇女、女婢,闭门居住。……水手们则携带眷属子女,并在木槽内种植蔬菜鲜姜。”

中国商人能够纵横于印度洋,一靠先进的船舶制造、海洋航行技术,二靠强大的经济实力。中国商船很大,是因为中国商人在海外生意做得极大。中国商人在印度洋沿岸的各主要港口,设有“分公司”、“办事处”,《伊本·白图泰游记》第357页:

“中国人中有拥有船只多艘者,则委派船总管分赴各国。”

中国商人的海外办事处,也规模巨大,气势恢宏,第357页:

“船总管活像大长官,登岸时射手黑奴手执刀枪前导,并有鼓号演奏。至寄居处所将抢刀摆列大门两旁,住多久摆多久。”

正是这些驻扎海外的中国商人,不断地将中国商品销往世界各地,同时,将中国文化传播到了世界各地。

汪大渊在游历中,亲眼见到了宋代中国商人在印度半岛留下的遗迹,《岛夷志略》:

“居八丹之平原,赤石围绕,有土砖甃塔,高数丈。汉字书云:‘咸淳三年八月毕工’。传闻中国之人其年贩彼,为书于石以刻之,至今不磨灭焉。”

宋朝咸淳三年(1267年),旅居印度半岛的中国商人,在这里建造的一座“土塔”----即中国风格的塔。

此刻,我们应该明白,古代的“海上丝绸之路”,就是中国商人如此这般地建设出来的。也正是在这一过程中,中国的造船、导航等等先进技术,传遍了世界。

一个国家,没有像样的商品,空谈“贸易”,是没有意义的。

支撑中国商人海外贸易的,是中国强大的制造业。《伊本·白图泰游记》397页:

“中国人是各民族中最精于工艺者,这是远近驰名的,许多人在作品中已不惮其烦地谈到。譬如绘画的精巧,是罗马等人所不能与他们相比的。他们在这方面是得天独厚,具有天才的。”

中国能制造出“远近驰名”的商品,是“海上丝绸之路”能够诞生的根本原因。

根据《诸番志》,我们知道,最晚在宋朝,中国出口的商品的品种之多,便令人眼花缭乱。

中国商人对世界各地市场需求,可谓了如指掌。《岛夷志略》也罗列了出口到各地的商品目录。比如,向东南亚的“三佛齐”出口的商品,《岛夷志略》:

“贸易之货,用色绢、红硝珠、丝布、花布、铜、铁锅之属。”

又如,向“国居西洋之后”,地处西亚的“大八丹”出口的商品是:

“贸易之货,用南丝、铁条、紫粉、木梳、白糖之属。”

又如,向“天堂”,即阿拉伯半岛的麦加出口的商品是:

“贸易之货,用银、五色鞋、青白花器、铁鼎之属。”

不难看出,中国出口的是各种“工业制品”,除了我们熟知的丝绸、瓷器、布匹、各种手工艺品,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中国出口各种金属制品,如铁器、铜器。

因此,伊本·白图泰一再感叹,《伊本·白图泰游记》第357页:

“世界上没有比中国人更富有的了。”

中国之所以富甲天下,是因为中国人聪明智慧,科技发达,中国商品质优物美。

中国的“海洋文明”与西方人绝然不同。中国人坚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从来不偷、不抢、不杀人、不放火,而是坚信和气生财,靠勤劳致富。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3546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笋溪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习近平: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强大科技支撑

习近平: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强大科技支撑
重大传染病和生物安全风险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发展、事关社会大局稳定的重大风险挑战。要把生物[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