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都战役:大陆解放的最后一战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小彬 时间:2019-12-10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3963831434,2590623111&fm=26&gp=0.jpg

昌都是西藏解放最早的地区,是西藏第一面五星红旗升起的地方。昌都战役的胜利为和平解放西藏作出了重大贡献。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为争取和平解放西藏,中央人民政府组织开展了大量劝和促谈的政治争取工作,但帝国主义反动势力和西藏亲帝分裂分子重重阻挠,害死劝和代表,拒绝和谈,扩充藏军并陈兵金沙江西岸。

1950年1月,邓小平在重庆对前来接受进藏任务的第十八军军长张国华、政委谭冠三等同志说:西藏是少数民族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有其特殊性。解放西藏有军事问题,需要一定数量的军事力量,但军事与政治相比政治是主要的。他指出,解决西藏问题要靠政策走路,靠政策吃饭,军事政治问题协同解决,还必须解决补给问题。后来,他又提出了“政治重于军事,补给重于战斗”的重要原则。即昌都战役既是打军事战,也是打政治战。所谓政治战就是取得藏族人民的支持和拥护。

1950年8月西南军区两次向中央军委作出当年实施昌都战役的报告。毛泽东看到报告后,电询西南局准备的相关情况,并于8月23日批准了这一报告。西南军区于8月26日正式下达《昌都战役基本命令》。

9月12日,西南军区批准了第十八军昌都战役部署报告。次日,第十八军党委发出昌都战役政治命令,要求部队恪守政策纪律,团结藏族人民,发扬吃大苦耐大劳精神,保证“战役在军事上政治上的全胜”。中共西藏工委发出《关于解放昌都战役工作指示》,明确要求参战部队干部战士进入西藏后,认真贯彻执行对待藏军、西藏地方各级政权和藏族上层、群众以及财政经济等各项具体政策,以实际行动同西藏人民见好面。

10月7日,第十八军各参战部队于邓柯、德格、巴塘横渡金沙江,打响了昌都战役,采取正面进攻与战役大迂回相结合的战法,集中主要兵力于北线,围歼类乌齐、恩达及澜沧江以东之藏军。

第五十二师主力于7日开始渡江,12日渡江完毕。渡江后,第一五五团在右,向生达、昌都攻击前进;第一五六团(欠一个营)、军炮兵营在左,沿玉曲、都兰多之线,直取昌都。

由苗丕一指挥的第五十三师一五七团主力,于7日至8日自巴塘以北偷渡金沙江直取宁静(今芒康)。该团第三营于9日在竹巴笼渡口经过激烈战斗,强渡成功,毙伤和俘虏当面藏军第九团一个连。11日,当第一五七团部队进至宁静附近时,藏军第九团代本(即团长)德格·格桑旺堆主动前来接洽和解。苗丕一将格桑旺堆谋求和解的情况上报后,西南军区于12日复电,给予起义名义,予以优待。藏军第九团的起义,对昌都战役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第十八军军长张国华于11日电令各部迅速前进,特别电令骑兵支队和一五四团务必完成战役迂回包围任务,切断藏军退路。担任战役大迂回的一五四团和青海骑兵支队进至青海囊谦后,分内外两翼前进。大迂回部队于17日夺取了西藏类乌齐西北的甲桑卡铁索桥,控制了前进的要冲。走外翼的骑兵支队夺取了昌都以西要地类乌齐,毙伤和俘虏藏军第七团的一个连60余人。

南线部队在占领宁静后,第一五七团两个营已于15日自宁静出发,兼程向邦达疾进。青海骑兵支队以第五十二师骑兵侦察连为前卫奔驰疾进,于18日晨按时占领恩达。第一五四团在甲桑卡稍事休息后,于19日凌晨进到类乌齐,于20日进抵恩达,与骑兵支队共同完成了断敌退路的任务,奠定了战役全胜的基础。

第五十二师一五六团两个营于19日20时进入昌都市区,俘昌都总管府军政人员200余名。当日24时,侦察营进入昌都,获悉昌都总管已率部西逃,立即向昌都西南方向追击。一五五团19日晚进至昌都北郊。

10月20日,昌都城防司令部宣告成立,贴出安民布告。部队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以实际行动宣传党的民族平等、团结政策,很快就使昌都藏族群众由陌生、害怕而变为接近、支持。市区藏、回、汉族群众热情迎接解放军,协助维护社会秩序。有的群众将逃散藏军连人带枪送交解放军。未逃走的昌都总管府军政官员和士兵500余人携械到城防司令部报到。

昌都战役自10月6日发起,至24日结束,历时19天,共计毙、伤、俘藏军4个团的全部、3个团各一部,加上硕达洛松(即硕般多、边坝、洛隆)地区之民兵,共5700余人,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和物资。

昌都战役中,人民解放军严格执行民族团结政策,部队在行军中一律不住民房,不进寺庙,在野外搭帐篷宿营;一些部队途中断粮,由营以上单位统一采购,不妄取群众一粒粮食、一头牛羊。尽管部队指战员负重行军十分劳累,但绝无人支派“乌拉”差役。人民解放军爱人民的政治影响不胫而走,尚未解放的洛隆、丁青、波密等地的土司、头人纷纷派代表前来欢迎解放军进驻。

人民解放军以昌都为前进基地,胜利完成了和平大进军,使人民解放军在西藏站稳了脚跟。昌都战役作战环境极其艰苦,后方补给十分困难,财政开支巨大,准备持续时间之长,作战地区之广,地区地形之复杂和作战行动之艰巨,在人民解放军历史上都是罕见的。由于有广大藏族僧俗群众的广泛支持,这次战役被刘少奇比喻为西藏的“淮海之战”。意为淮海战役是山东人民用独轮车推出来的,昌都战役是藏族人民用牦牛驮出来的。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3543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习近平: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强大科技支撑

习近平: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强大科技支撑
重大传染病和生物安全风险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发展、事关社会大局稳定的重大风险挑战。要把生物[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