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鼎京华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董少东 时间:2019-09-10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平津总前委首长在正阳门城楼检阅人民解放军。

解放军炮兵部队通过东交民巷。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经过28年浴血奋战,中国共产党终于带领全国人民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中国的历史进入了新的时代。

新中国定都在北京。九个月前,1949年1月31日,还被称为“北平”的这座城市宣告和平解放,让驰名世界的文化古都免于战火完整地保存下来,为新中国定都奠定了基础。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北平”改称为“北京”,确定为新中国的首都。

新中国定都这件载入史册的大事,是从惊心动魄、艰苦卓绝中拉开大幕的。伴随着解放战争波澜壮阔的进程和取得中国革命胜利的坚实脚步,中国共产党开始描绘新中国的蓝图,对首都的选址早有谋划。

“北平”改称“北京”,最终成为新中国的首都,是历史和人民的选择。

“北平不要打”

1948年9月8日,中共中央在西柏坡召开了“九月会议”,这是抗战胜利后到会人数最多的一次中央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根据中国革命的进程,提出了大约用5年左右的时间(从1946年7月算起),推翻国民党政权的日程表。

差不多相同的时间,沈钧儒等一批民主人士先后到达了东北哈尔滨,10月,在那里召开了三次座谈会,为一年后新政协的筹备和召开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中共中央当时曾指示东北局和民主党派,计划在哈尔滨筹备、召开新政协会议,宣布新中国成立。

哈尔滨,有“东方莫斯科”之称,是全国最早解放的大城市,一直是中共中央东北局、东北行政委员会所在地,也一度被作为新中国首都的备选地。考虑到哈尔滨是当时全国最安全的大城市,与苏联最近,便于取得苏联的支援和帮助,中共中央特地批准其为“特别市”,准备在这里建立新中国。

更早之前,抗战刚刚胜利,中共中央就曾考虑将哈尔滨作为中央驻地,还曾选择承德作为中央转战的中转地。但是国民党政权很快挑起了内战,向全国解放区大肆进攻。1947年,中共中央撤离延安,转战陕北期间,东北局还曾致电中央,建议迁往东北。但是毛泽东回电:“中央必须留在关内,我亦暂时不能离开。”

这时的国共实力对比,国民党在军事上占据着绝对优势。但是,正如毛泽东在1946年8月会见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时所说的,真正强大的力量不是属于反动派,而是属于人民。1947年6月,人民解放军开始了战略进攻,实现了伟大的历史转折。失去人民支持的国民党政权兵败如山倒。

事实证明,“九月会议”提出推翻国民党政府要用“五年左右时间”都是“保守估计”。“九月会议”仅仅两个月后,1948年11月,毛泽东在《中国军事形势的重大变化》中断言:“现在看来,只需要从现在起,再有一年左右时间,就可能将国民党反动政府从根本上打倒了。”

两个月,辽沈战役结束,东北全境解放。这之后不到一年,新中国宣布成立。

也是在“九月会议”期间,毛泽东同当时负责一兵团在山西作战的徐向前进行过谈话。听了徐向前的汇报,毛泽东讲:“看来太原不打是不行了,最好北平不要打。”

“北平不要打”,目的是完整保存北平,以做未来新中国的国都。

“北平解放是全国打出来的”

“北平不要打”,不打,就要和平解放。可是和平与否,还要看据守北平的傅作义是何态度。

据时任华北野战军司令员聂荣臻回忆,争取和平解放北平的设想萌生于新保安、张家口歼灭战之后,即1948年12月下旬。“我先同罗荣桓同志谈了这个想法。我说,我们应该努力争取和平解放北平,使北平这个文化古都免遭战火的破坏,使人民的生命财产免遭损失……如果党中央决定定都北平,那么打个稀烂,机关那么多人连个住处也没有。”

罗荣桓听后表示同意支持,而林彪认为和平不可能实现,还是要靠打解决问题。

事关重大,聂荣臻就以个人名义向中央发了一封建议和平解放北平的电报。中央回电表示完全同意。

1949年1月14日,天津战役总攻打响,仅仅29小时后,天津解放。在战与和之间摇摆的傅作义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天津解放的第二天,傅作义便派代表与聂荣臻等人再次会谈。双方达成了北平和平解放的初步协议,终于使北平完整无损地回到了人民手里,创造了解放战争中著名的“北平方式”。

在北平和平解放一个月后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说:“北平入城式是两年半战争的总结;北平解放是全国打出来的,入城式是全部解放军的入城式。”

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于1949年3月5日至13日在西柏坡召开,是中国共产党为建立新中国奠基的一次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会议。这次会议描绘了新中国的宏伟蓝图,确定了新中国的大政方针,为促进和迎接全国胜利的到来,为推动和发展新中国的各项建设事业,保证中国由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转变,从政治上、思想上和理论上作了充分准备,具有巨大的指导作用。

正是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正式提出:“我们希望四月或五月占领南京,然后在北平召集政治协商会议,成立联合政府,并定都北平。”

“在北平找到我们的基础”

选择北京作为新中国的首都,中共中央有长期的思考过程和各方面的综合考量。在毛泽东和王稼祥的一番对话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最合理的抉择。

1949年1月,东北局城市工作部部长王稼祥赴西柏坡参加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去看望了毛泽东。交谈中毛泽东说:“我们很快要取得全国的胜利了,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我们的政府定都在何处?”毛泽东接着又说:“历史上,历朝历代不是定都在西安,就是开封,要不就是南京、北平。我们的首都定在哪里合适?中央虽有个考虑,但还没有最后的答案。”

对这个问题,学者出身的王稼祥早有考虑:“依我看,现在国民党政府的首都南京,虽然自称虎踞龙盘,地理险要,但只要翻开历史就会知道,凡建都金陵王朝,包括国民党政府都是短命的。这样讲,带有历史宿命论的色彩,我们当然不相信这一套。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南京离东南沿海太近,从当前的国际形势来看,这是一个很大缺陷,我们定都最好不选在南京。”

“再看西安,它的缺陷是太偏西,现在中国的疆域不是秦汉隋唐时代了,那时长城就是边境线,现在长城横卧于中国的腹地。因此西安在地理位置上已不再具有中心的特点。这样一来,选西安为都也不合适。”

王稼祥再论:“黄河沿岸的开封、洛阳等古都经济落后,而且这种局面不是短期内所能改观的,加之交通以及黄河的水患等问题,也失去了作为京都的地位。”

毛泽东一笑相应地问道:“那么,哪里可以定都呢?”

王稼祥直指北平。“北平扼守连结东北与关内的咽喉地带,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可谓今日中国的命脉之所在。同时,它又邻近苏联和蒙古,无战争之忧。此外,北平是明清两代的帝都,从人民群众的心理上也乐于接受。”

毛泽东连声称道,他说:“蒋介石的国都在南京,他的基础是江浙资本家。我们要把国都建在北平,我们也要在北平找到我们的基础,这就是工人阶级和广大的劳动群众。”

3月中旬,毛泽东和中共中央领导机关从西柏坡迁往北平。北平开始成为中国的政治中心。半年后,这座饱经沧桑的古都改名北京,成为了新中国的首都。

1949年大事记

1月1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北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北平市人民政府成立,叶剑英任军管会主任、北平市市长。人民解放军已经包围北平,中央军委致电平津前线司令部,提出与傅作义谈判的六点方针。

1月31日

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2月2日

中共北平市委机关报《人民日报(北平版)》创刊。3月15日改名为《北平解放报》。

2月3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举行入城式,受到北平市民热烈欢迎。

2月12日

北平举行各界庆祝解放大会。

3月5日-13日

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在西柏坡召开。毛泽东在会上说:“我们希望四月或五月占领南京,然后在北平召集政治协商会议,成立联合政府,并定都北平。”

“破五”之后举行入城式

北平市民热烈欢迎解放军入城。


北平的和平解放和城市交接,被历史选择在中国农历新年前后,仿佛是在用中国新年,宣告着一个崭新的时代开启。

1月31日,大年初三,人民解放军接管北平防务。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2月3日,正月初六,过完传统的“破五”,解放军以一个规模宏大的入城式,拥抱了这座古老的都市。

确定北平和平解放的《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书》是在1949年1月22日签署的。随后,25万国民党军队陆续开到城外指定地点听候改编。平津前线司令部原本计划于29日派部队进入北平与傅军交接防务,但考虑到这天正巧是农历春节,为了不打扰北平市民过年,决定推迟两天,此任务交给第十三兵团所属第四十一军。

1月31日,也就是大年初三,傅作义所部20余万人全部开出城外。当日,第四十一军政委莫文骅率第一二一师的干部和战士,从西直门进入北平,与城内的傅作义部队交接防务。虽说是和平交接,但谨慎起见,师部要求每个连指定一个排枪里压上子弹,重机枪脱掉枪衣由人抬着,以防止意外。在西直门,一二一师先头部队警卫营的一个排与守军的一个排相互敬礼交换防务,随后部队进城。这个画面被当时的部队摄影师定格,成为北平和平解放的经典时刻。

但是,这并非解放军进入北平的正式仪式。解放军入城式是在三天后,也就是2月3日才盛大举行。聂荣臻在回忆录中提到:“选择这个时间进城,也是有所考虑的。本来傅作义部队一出城改编,我军就可以进入北平,但考虑到当时年关将近,为了让老百姓过好年,我们宁肯推迟进城时间,作为执行好城市政策的良好开端。”

2月3日是农历正月初六,传统的“破五”刚过。

因为交接防务和入城式并非一天,后来有一种说法开始流传,著名的纪录电影《北平入城式》,并非解放军举行北平入城式时拍摄的,而是一个月后重新组织补拍的。甚至说,纪录片中北平民众激动热烈的场面都是后来组织的。

为了弄清这段史实,有关部门曾经组织人到北京档案馆、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中国电影资料馆调查走访,当问到《北平入城式》是否为组织补拍时,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工作人员感到很惊讶,很肯定地说:从来没有听说过是组织拍摄的,它是真实的,是当时摄影师亲自拍摄的!为此,有关人员通过《北平入城式》职员表,找到了几位尚健在的当时参与拍摄的摄影师,还采访了四位当年站在北京街头迎接解放军的北京八中的学生,以及当年坐上坦克的学生和在街头秧歌队的市民……多方证实,《北平入城式》这部纪录影片是以东北电影制片厂为主摄制的,拍摄时间就是2月3日解放军入城式当天,所有部队行进、群众欢迎场面都是真实的!

不过,北平入城式的确曾经补拍过,但补拍的人不是中国摄影师,而是苏联人。新中国成立前夕,苏联的一个摄影队来到中国,与中方合拍一部叫《中国人民的胜利》的彩色纪录片,主要讲述解放战争的过程,内容几乎都是新中国成立前的,苏联人没能赶上拍摄,而东北电影制片厂的大量镜头也不能用,因为都是黑白的。于是就需要补拍一些镜头,包括北平、上海、广州等重要城市的入城式。补拍内容后来进入到中苏合拍纪录影片《中国人民的胜利》。

一定要经过东交民巷

1949年2月3日,天气晴朗,冬日的寒冷被雄壮的人民解放军入城式驱散,整个城市洋溢着北平市民欢迎解放军的热潮。

上午10时,4颗信号弹发射升空,入城式开始。

入城部队分两路,一路从南苑出发,从永定门入城,经永定门大街、前门大街,过前门,进入东交民巷,再经崇文门内大街、东单、东四、北新桥、太平仓,与另一路从西直门入城的部队会合,再往南经西四、西单、六部口、和平门、骡马市大街,由广安门出城。

最前面是军乐队,接着是装甲车、坦克、炮兵、骑兵、步兵。解放军军装整齐,武器精锐。入城部队约三万多人,步兵部队携带轻武器徒步进城,机械化部队有坦克、装甲车80辆,炮兵部队展示了卡车牵引的战防炮、高射炮、榴弹炮、加农炮等。

毛主席要求,队伍一定要从东交民巷经过,因为旧中国这里是帝国主义的天地,中国的军警都不得进入。而今,北平解放了,解放军要从这里昂首阔步通过,宣告那段耻辱的历史结束了。

入城式当天,检阅台设在前门箭楼,而不是后来承担中国重大政治、纪念性活动最多的天安门——当时的天安门不是现在的样子。因年久失修,加上连年战火和灾难,天安门已非常破败。后来开国大典举行之前,经过上万军民合力清理整修,才改变了天安门和广场的面貌。

为了防止特务搞破坏,解放军入城式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并没有在北平城内广泛宣传。但是,当威武的人民解放军迈着整齐的步伐进入北平,这座文化古都沸腾了。

观看入城式的市民、学生和工人们像潮水般从四面八方的各个角落涌向部队将要经过的线路,人们几乎个个手中都拿着小彩旗。在前门大街上,装甲车队被欢迎的群众围起来。学生们爬上装甲车贴标语,标语贴完了,就用笔在炮上写。最后,战士们的身上也被写上了标语:“庆祝北平解放!”“欢迎解放军!”“解放全中国!”

整个入城仪式从上午10时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4时。据当年的老同志回忆,出城的队伍有的都出了广安门,而从永定门入城的队伍,还在排队进城呢。加上入城前的行进和集结,那一天,年轻的战士们足足走了七八个小时。

北平入城式是人民解放军首次在大城市举行的入城式,在全国和全世界都引起了强烈反响。一家外国通讯社当天从北平发出的电文稿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入城,规模空前未有,士气十分高涨,装备异常精良,实为一支强大的有战斗力的部队。”“中国革命方兴未艾,南京当局大势已去。”

本版文字董少东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33789.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毛泽东思想与当代世界体系治理

毛泽东思想与当代世界体系治理
不知世界近现代史,我们就不能认识毛泽东思想;不知中国历史文化,我们也不能认识毛泽东思想。同样[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