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趋势:为什么是毛泽东——纪念毛主席逝世43周年

来源:峰锐观察 作者:郭松民 时间:2019-09-09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谨以此文纪念毛泽东主席逝世43周年!” 

01

毛泽东主席离开他深爱的人民,已经四十三年了。 

世界在他的身后急剧转向,差不多也有四十年了。 

该是回归的时候了,不是毛泽东的肉身回归,而是他的精神回归,同时也是世界向他指引的方向回归! 

这是一个大趋势。 

大趋势,不是一本书的名字,而是大的方向感。 

好比中国的河流,有时向南流,有时向北流,个别的甚至还向西流,但归根结底还是要向东流。水流千遭归大海,中国的地形,西高东低,一江春水向东流,这就是大趋势!

未标题-1.jpg

02

毛泽东为什么是大趋势? 

这是因为毛泽东为中华民族找到了在工业文明时代生存和发展的道路,也找到了中国“对于人类有较大贡献”的方向。 

这里,借用梁启超先生1901年在《中国史叙论》一文中概括的“三个中国”框架来做一阐述。 

在这篇文章中,梁启超把从远古到近代的中国历史分为三个阶段,即“中国之中国”阶段、“亚洲之中国”阶段和“世界之中国”阶段。 

第一个阶段,“中国之中国”阶段。“自黄帝以迄秦之统一,是为中国之中国,即中国民族自发达自竞争自团结之时代也。 

这是华夏文明在黄河流域凝聚、萌发、生长、形成自己的“基因”与特质的阶段。这个阶段的中华文明水平已显著高于周边地区; 

第二个阶段,“亚洲之中国”阶段。“自秦一统至清代乾隆之末年,是为亚洲之中国,即中国民族与亚洲各民族交涉繁颐竞争最烈之时代也。 

在第一个阶段和第二个阶段之间,中国经历了第一次文明转型,即在匈奴骑兵大规模南下之前实现了统一,建立了中央集权制国家,农民成为自由小农,“车同轨,书同文”。 

这使得中国不仅能够以举国之力保卫自己的文明,使之不至像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希腊文明那样湮灭在蛮族铁蹄下,还可以组织起强大的骑兵军团远征漠北,将匈奴驱逐至欧洲。

 这次转型极为成功,中国由此建立了持续两千多年的东亚朝贡体系,成为当时的“世界”中心和文明的中心。

03

第三个阶段,“世界之中国”阶段,“自乾隆末年以至于今日,是为世界之中国,即中国民族合同全亚洲民族,与西人交涉竞争之时代也。 

中国进入“世界之中国”阶段的根本原因,是欧洲由于某种历史机缘,率先跨过工业文明的门槛,同时用战争与征服,建立了一个自己主导的世界体系,并在1840年通过鸦片战争,将中国强行纳入到这个体系。 

中国进入这个体系时完全没有精神准备。中国是在非常被动的情况下,不得不开始第二次转型,即从“亚洲之中国”向“世界之中国”转型。 

这次转型到今天为止,仍然没有结束。

 未标题-1.jpg

04

“世界之中国”的核心问题,是中国在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中何以自处? 

当1840年,英国远征军的大炮在珠江口外隆隆响起的时候,中国已经丧失了自主选择权,无法避免半殖民地的命运。 

其后的历史,就是一个如何摆脱半殖民地命运的历史。 

但是,从洋务运动、戊戌变法到辛亥革命,这些努力都没有成功。 

甚至抗日战争的胜利,也没有使中国跳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深渊。抗战胜利后,中国的土地上,仍然驻扎着外国军队,外国军人仍然享有治外法权。中国的南半部和北半部,分别被划为美国和苏联的势力范围,中国潜藏着像朝鲜和德国那样被分裂成两个国家的严重危机。

05

只有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才把中国带出了近代陷阱。 

至1976年毛主席逝世时,中国已经实现除台湾、港澳等边缘化地区之外的主体部分的统一,初步完成了工业化,拥有两弹一星,并以平等的地位重返联合国。 

1975年,周恩来总理在四届人大报告中总结说:我们已经建成了初步繁荣昌盛的社会主义国家。 

最重要的是,中国在世界体系中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主动地位,中国不再是只能被动地接受条件,而是可以主动地选择条件。 

垂暮之年,并且已经不能流畅讲话的毛泽东,在他朴素的书房里接待从尼克松、田中角荣到卡翁达等鱼贯而入的外国元首和首脑的画面就形象地证明了这一点。

 这是中国自1840年以来遭遇一系列踉跄大败之后,第一次站稳脚跟。 

未标题-1.jpg

06

毛泽东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一点? 

最根本的原因是,毛泽东领导了一场人民革命,建立了一个人民国家。 

人民——主体是劳动群众,即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工人和农民,在这个国家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政治地位和经济保障。毛泽东在他晚年的实践中,还努力让工农大众获得对国家的直接管理权以及对上层建筑的领导权。 

从来都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而人民国家,最显著的特征是多数人统治少数人。 

所有这一切,使中国从1840年以来世界体系中的“文明洼地”变成了“文明高地”,中国在世界范围内享有崇高的道德权威,也获得了改造世界体系的话语权——中国已经非常接近在“世界的中国”中最适合自己的位置。 

未标题-1.jpg

07

但事情的发展总是曲折的。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毋庸赘言。 

精英被西方五光十色的消费社会所击溃,他们修改了转型的方向,希望中国能够成为世界体系中乖巧的、“负责任”的一员。为此,他们削平了“高地”,又重新回到了“洼地”,以便能够顺利“接轨”、“融入”。 

但人算不如天算,“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出现了。以特朗普上台为标志,“全球化的美国”变成了“美国优先”的美国。世界体系散乱、动摇了,这是一个世界范围内的王纲解纽,山河再造的时代,各个国家都失去了方向感。 

摸着石头过河吗?很好,但问题是,虽然脚下还有石头,但前方已经没有了彼岸! 

还要继续向前摸吗? 

美国已经不能继续冒充世界的灯塔,中国只能依靠自己的指南针。 

还要“不动摇”吗?原装正版的美国已经失败,山寨版的美国又怎能成功?

 

未标题-1.jpg







08

以中国的历史、幅员和人口,“世界的中国”不可能闭关自守,只扫自家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 

中国只能选择做文明高地,只能努力使“世界体系”升级换代,只能站出来为世界,也为自己指示方向! 

这是世界为中国预留的位置,是“亚洲之中国”向“世界之中国”转型的终点。 

这也就是说,中国只能重建人民国家,只能回归毛泽东! 

这是真正的大趋势,越早认识到这一点,对中国、对世界就越有利。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3377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换了人间:新中国的最初岁月

换了人间:新中国的最初岁月
慎初才能及远,这是无数实践证明了的真理。70年过去了,回顾新中国的最初岁月,我们可以更加清晰地[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