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小时何以胜十年——熊向晖谈中共老一代领导人的人格魅力

来源:炎黄春秋 作者:熊蕾 时间:2019-04-10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导语:中共情报工作龙潭“后三杰”的熊向晖曾被周恩来安插在“西北王”胡宗南身边,从事了12年的秘密情报工作,是中共情报工作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被毛泽东誉为“一个人能顶几个师”。他以超人的机智、果敢、坚韧,赢得胡宗南赏识,巧妙地送出国民党“闪击延安”“西安军事会议”等诸多重要情报,为挫败国民党反共阴谋、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保卫中共延安党中央等屡建奇功。12年对人的一生来讲可以做很多的事情,对于熊向晖来说,可能一直都在压抑着个人的愿望,而为党默默地工作着,到底是什么力量支撑着这份对党的无限忠诚?熊向晖的女儿回忆了父亲讲述的与中共老一代领导人短暂接触的十个小时经历,正是他们坚定的革命信念卓越的领导艺术和人格魅力影响了父亲坚守在情报事业上毫不动摇。

 3b44671fbe2c4f209d58c043b1ecfda6.jpg

我父亲熊向晖17岁时在清华大学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19岁奉命作为“闲棋冷子”打入国民党胡宗南部,之后成为胡宗南的侍从副官、机要秘书,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为保卫党中央和毛主席发挥了不平凡的作用。回顾父亲的那段传奇经历,除了赞叹父亲的智慧肝胆和对革命事业的忠诚,也要称道那一代中共领导人的远见卓识,特别是令人信服的领导艺术和卓尔不凡的人格魅力。 

董必武一席长谈,奠定父亲甘当“闲棋冷子”的思想根基 

遵照党组织事先的安排,父亲通过了胡宗南的面试,在即将随胡宗南赴陕西之前,他去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汇报,虽未能见到组织联系人,却见到了时任中共中央南方局负责人之一的董必武。

董老和父亲进行了一番长谈。董老说,周恩来副主席听说长沙社会各界在组织青年服务团去胡宗南部,立即让蒋南翔推荐一位秘密党员报名参加。针对胡的特点,周恩来提出几条选人的标准,要出身名门望族或官宦之家,年纪较轻,仪表不俗,公开的政治面目不左不右,言谈举止有爱国进步青年的气质,知识面较广,记忆力较强,看过一些介绍马列主义基本原理的书籍和孙中山的著作,肯动脑子,比较细心,能随机应变。于是,蒋南翔推荐了熊向晖。周恩来和董老听了蒋南翔的介绍,认为合适。董老说,胡宗南一见熊向晖就对他产生好印象,证明周恩来的设想完全正确。对于胡宗南要“培养”熊向晖,熊应接受。董老还说,从胡宗南对熊向晖的谈话中,可看出熊有抗日积极性,不放弃孙中山国民革命的旗帜,也可看出他对共产党还有戒心。

记得我第一次听父亲讲述董老跟他的谈话时,真是无比震惊周恩来对胡宗南这个国民党将领入木三分的了解。胡宗南对父亲的欣赏,也完全印证了周恩来真是摸透了他的心思。

董老跟父亲讲了大革命失败的教训,讲了第二次国共合作的由来以及在国民党内部未雨绸缪、布下闲棋冷子的必要性,也谈到在国民党内部工作时为人处世需要注意的事项,从宏观到微观,非常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父亲当时是一个渴望上前线杀敌的热血青年,但是革命却需要他去做一枚可能会一直没有大用的闲棋冷子。不难想象,在那样的大时代,这样的反差会让人多么难以承受。而董老的谈话非常有说服力,使父亲看到潜伏的意义所在,因此自觉自愿放弃对轰轰烈烈建功立业的渴望,转而甘当默默无闻的闲棋冷子。

党龄刚刚一年的父亲在当时还是个稚嫩的青年学子,而党组织也完全没有条件对他进行任何隐蔽战线工作的特殊培训。仅仅就是1938年1月的那个晚上,董老代表周恩来跟父亲的这一席谈话,为父亲在虎穴的潜伏,奠定了极其扎实的思想和行为基础,让他牢记了一辈子。这就是当年中共隐蔽战线领导人的领导艺术,他们既能高屋建瓴地把握全局,又能细致入微地春风化雨。 

与周恩来的一次短暂相遇,坚定了父亲一生的忠诚信仰 

父亲曾经讲过,1943年7月,也就是毛主席以“空城计”粉碎了蒋介石闪击延安的阴谋之后,周恩来从重庆经西安回延安,胡宗南为了掩盖曾经有闪击延安的意图,决定举办酒会招待周恩来。当时,胡宗南特意安排黄埔出身的将官及他们的夫人出席作陪,要求把周恩来灌醉。酒会当天,胡宗南要我父亲乘坐他的专用汽车,代表他去七贤庄八路军办事处迎接周恩来。

他们一见面,周恩来问父亲贵姓,父亲通报了姓名,他紧握一下父亲的手,领父亲向门口走。走了两步,忽然停住,让父亲稍等,他转身返回里院。不一会儿出来后,父亲上前轻声用英语对他说:请小心,提防被灌醉。

酒会上,胡宗南部的政战主任王超凡在致欢迎辞后提议说:在座的黄埔同志先敬周先生三杯酒,欢迎周先生光临西安。请周先生和我们一起,祝领导全国抗战的蒋委员长身体健康,请干第一杯。

周恩来举杯起立,微笑着说:王主任提到全国抗战,我很欣赏。全国抗战的基础是国共两党的合作。蒋委员长是国民党的总裁,为了表示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诚意,我作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愿意为蒋委员长的健康干杯。各位都是国民党党员,也请各位为毛泽东主席的健康干杯!

胡宗南一听就愣了,王超凡和其他作陪者不知所措。周恩来举目四顾,仍然微笑着说:看来各位有为难之处,我不强人所难,这杯敬酒免了罢。他放下酒杯,继续泰然自若地同胡宗南谈话。

隔了一会儿,十几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夫人举杯走向周恩来。其中一位说:我们虽然没进过黄埔军校,但都知道周先生在黄埔军校倡导黄埔精神。为了发扬黄埔精神,我们每人向周先生敬一杯。

周恩来风趣地说:各位夫人很漂亮,这位夫人的讲话更漂亮。我想问:我倡导的黄埔精神是什么?谁答得对,我就同谁干杯。她们顿时张口结舌。胡宗南连忙打圆场说:今天只叙旧谊,不谈政治。周恩来转向这些夫人说:那我们就谈点别的。他同她们分别寒暄几句,解除了尴尬,把她们送回了原位。

接着,十几位将军排成一行,举杯向周恩来走来。领头的说:刚才胡长官指示我们,今天只叙旧谊。当年我们在黄埔军校学习,周先生是政治部主任,同我们有师生之谊。作为周先生的弟子,我们每人向老师敬一杯。

周恩来说:胡副长官讲,今天不谈政治。这位将军提到我当过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政治部主任不能不谈政治,请问胡副长官:这杯酒该喝不该喝?胡宗南说:他们都是军人,没有政治头脑,酒让他们喝,算是罚酒。他们遵命干杯。周恩来同他们一一握手,问了姓名、职务。他们各自吃了罚酒,转身回座时也个个面露喜色。

不久,又一批夫人走来。有一位看着稿子说:我们久仰周夫人,原以为今天能看到她的风采,想不到她因身体不适没有光临。我们各敬周夫人一杯酒,表示对她的敬意,祝她康复,回延安一路顺风。我们请求周先生代周夫人分别和我们干一杯。周先生一向尊重妇女,一定会尊重我们的请求。

周恩来严肃地说:这位夫人提到延安,我要顺便说几句。前几年,延安人民连小米都吃不上。经过自力更生,发展生产,日子比过去好了,仍然很艰难。如果让邓颖超同志喝这样好的酒,她会感到于心不安。我尊重妇女,也尊重邓颖超同志的心情。请各位喝酒,我代她喝茶。我们彼此都尊重。说着他举起茶杯碰她们的酒杯,那些夫人们喝了酒,周恩来喝了茶。

告辞时,周恩来举杯说:感谢胡副长官盛情款待。我昨天到西安,看到朱德总司令7月4日给胡副长官的电报。里头说,胡副长官已将河防大军向西调动,内战危机有一触即发之势。今天我问胡副长官,这是怎么回事?胡副长官告诉我,那都是谣传。胡副长官说,他没有进攻陕甘宁边区的意图,他指挥的部队不会采取这样的行动。我听了很高兴,我相信,大家听了都会很高兴。我借这个机会,向胡副长官,向各位将军和夫人,敬一杯酒。希望我们一起努力,坚持抗战、坚持团结、坚持进步,打败日本侵略者,收复南京、上海;收复北平、天津;收复东三省;收复所有被日寇侵占的中国的山河土地,彻底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把我们的祖国建设成独立、自由、幸福的强大国家!同意的,请干杯;不同意的,不勉强。说完,他一饮而尽。胡宗南也一饮而尽,所有作陪的人都跟着干了杯。

父亲参加了酒会的全过程,对周恩来的机智大气、既有原则又不失礼貌的应对看在眼中,佩服在心。几十年过去,他对这些场景记忆犹新。

酒会之后,胡宗南陪周恩来走向他的专车,对他说:我让熊秘书代表我接周先生,也让他代表我送周先生。途中,周恩来对我父亲说:刚才我告诉胡副长官,送他延安出版的书报杂志,到七贤庄就让他们找一些,请熊秘书等一会儿,顺便带给胡副长官。这是说给司机听的。然后他朝司机的背影看着,用左手握一下我父亲的右手,意思是有话要谈。

这次谈话不能超过一刻钟。周恩来向父亲询问了蒋介石胡宗南是否会再次进攻边区,胡宗南反共是否坚决,以及父亲在胡宗南部是否安全。离开前,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几位同志将几捆包装好的延安出版的书报杂志送上父亲乘坐的汽车,另给他几本没有包装的杂志。父亲才意识到,他接周恩来时,周问他姓名后,叫他稍等,转身返回内院,就是让人先办好这件事,为父亲在七贤庄逗留的一刻钟提供借口。把几本没有包装的杂志交给父亲,也是周恩来的精心安排。如果有人问父亲:你在七贤庄等的那一会儿,“八路”同你谈些什么?父亲可以说,他们忙着找书啦,又包又捆的,让他看杂志等着。为同志考虑得这样细致周到,父亲深为感动。 

十小时何以战胜十年 

父亲在胡宗南部潜伏的时间有十年多,这十年里,父亲与胡宗南朝夕相处。其间代表胡陪同接待蒋介石一个月,陪同蒋经国、蒋纬国视察西北三个月,还与国民党的许多将领、要员相处过,甚至关系不错。而与董老、周恩来这些共产党的领导人接触的时间,加起来也不会超过10小时,而这短短不到10小时对父亲的影响,远远胜过那些国民党将领在十多年中对父亲的影响,其原因就在于那一代共产党领导人真理在手正义凛然令人敬仰的人格魅力。

1946年6月,胡宗南批准送我父亲去美国留学,就在前往南京办理留美手续之前,组织上告诉父亲,因为当时国民党有密谋偷袭陕北的计划,国共到了是“和”还是“战”的关键时刻,来往电报讲不清楚,周恩来要在父亲到南京后同他面谈,并要去了父亲在南京的住址,交待了联系暗号。

抵达南京后的一天,周恩来派童小鹏到了父亲的住处,跟他对上暗号,然后采取非常谨慎的保卫措施,将父亲带到了中共代表团在南京的驻地—梅园新村30号。针对国民党特务的严密监视,在周恩来的安排下,为不暴露父亲,代表团的一些同志或坐车、或步行,反复进进出出,以分散特务的注意力。

在代表团的会客室,周恩来见到了父亲,他关上门,拉着父亲坐到沙发上,皱皱眉头,说:我一不小心出了事故。7号我坐马歇尔的专机去延安,研究东北停战问题,忙着开会,把你在南京的住址写在一个小本子上。前天也就是8号开了一夜的会,一直开到昨天上午去机场。天气热,我没有穿外衣,把小本子放在贴身衬衣的口袋里,在马歇尔的专机上躺一会儿,一睡就睡得很死,飞机在南京降落,我还不知道。回到梅园新村,才发现小本子不见了,肯定是在睡着的时候颠了出来,溜到马歇尔专机机舱里。小本子上记了几件无关重要的事,唯一重要的是你在南京的住址。按照秘密工作的做法,本来应该记在脑子里,我一时粗心,写在小本子上,还写了一个“熊”字。我原来以为放在身上衬衣口袋里很保险,可是衬衣口袋没有扣子,匆匆忙忙下飞机,也没有注意检查,造成严重事故。我已经打电报报告中央,作了初步检讨,请求处分。

听了周恩来的话,父亲感到非常震撼,倒不是由于他丢了小本子可能带来的危险,而是由于明明这件事只有他自己一人知道,却毫不规避,如实报告中央,还做检讨,请求处分。更使父亲想象不到的是,作为中央最高领导人之一,周恩来竟向他这么一个普通党员和盘托出。这种襟怀坦白光明磊落深深震撼了父亲。父亲激动地说:请周副主席放心,这是一件小事,我能够应付。万一出问题,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从宣誓入党时起就准备随时牺牲。周恩来庄重地说:每个共产党员都应该准备随时牺牲,党组织不应该让党员平白无故地牺牲。这个事故是我造成的,我要承担责任,要尽一切努力来挽救,不能一误再误。

周恩来告诉父亲:昨天下午4点多,马歇尔的侍从副官来找他,当面将一个用厚纸包装、火漆密封的小盒子交给我,里面装的正是那个小本子。

周恩来说:马歇尔郑重其事地派人把小本子送还我,也必然让他的亲信把小本子记的内容照了相。这样,你就暴露了。秘密党员一暴露,通常就得撤走,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对你却不能采取通常办法。毛主席说过,你顶几个师。一下子撤掉几个师,我下不了这个决心。我和董老反复研究,马歇尔照了相,会怎么处理?一种可能是,美国现在偏向国民党,他可能送给国民党。如果他送,不会送给徐永昌、郑介民这类人,那不合他的身份。要送,只会直接送给蒋介石。蒋介石架子大,见他必须事先约定,这就给我们一些缓冲时间。蒋介石一看到,一定派人抓你,这又会暴露马歇尔,使他失去“调处人”的资格。也有第二种可能,马歇尔不送给蒋,免得因小失大。我和董老商量了很久,一致认为有这种可能性,必须立足于最坏的情况,同时也要考虑第二种可能。

周恩来问我父亲在南京可有非常可靠的熟人,并和家人有来往,又能和王石坚通信。父亲说:我的未婚妻谌筱华具备这些条件。他马上介绍了我母亲的主要情况。周恩来说:好,你找了个好伴侣。他又问我父亲在上海有没有合适的地方,可以不引人注意,找个借口住几天?父亲讲了几处地方,周恩来认为住在著名书法家马公愚的家里比较妥当,他在上海地位高,特务不敢轻易打扰他。

问清上述情况后,周恩来说,他已让延安通过密台告知西安有关同志,要其提高警惕,注意敌情,准备应变。如果马歇尔把照的相送给蒋介石,蒋一定会交中统或军统查办,交军统查办的可能性更大。中统、军统都沉不住气,军统更沉不住气,急于求成,一定会很快采取行动。既不敢拖延,也没有耐心放长线。按照他们的规律,从发现线索到捕获目标,不会超过半个月。他们惯于搞突击,突击也会有点前兆。周恩来让父亲将上述情况告诉我母亲,然后立即到上海住半个月,找个借口不出门,由我母亲注意我父亲家中动静。如发现有异常情况,即用暗语快信通知父亲,然后由上海方面的地下党组织送他到苏北解放区。过了半个月,如一切正常,就说明马歇尔未把消息送给蒋,父亲就可回南京继续办留美手续。办完手续后,还应去西安见胡宗南。后来事情的发展,完全证实了周恩来预判的准确。

几十年后父亲再谈起这段往事,还是非常感慨。一是对周恩来在这一无心过失事件中抱持的坦诚襟怀;二是对周恩来临危不乱把控大局的领导能力;三是对周恩来关于马歇尔及国民党要员们的准确判断。

《孙子兵法》说:“非圣智不能用间,非仁义不能用间,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实。”当年国共两党的间谍战,国民党靠名利使间,共产党靠信仰使间。实际的规律是,越有真才实学的人越不肯盲从,越难靠名利驱使。也就是说,靠名利使间使不动大间。只有代表正义的统帅才能让人心悦诚服,甘效死力。难怪在革命战争年代,共产党能渗透国民党高层,国民党却始终打不进共产党内部。

我父亲的亲身经历,便是佐证。■

(作者单位:新华社中国特稿社)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3099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十小时胜十年,熊向晖谈老一代领导人的人格魅力

十小时胜十年,熊向晖谈老一代领导人的人格魅力
仅仅就是1938年1月的那个晚上,董老代表周恩来跟父亲的这一席谈话,为父亲在虎穴的潜伏,奠定了极[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