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英刘思齐情定西柏坡(视频)

来源:党史博采 作者:刘杉 何平 时间:2018-09-29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和刘思齐的爱情故事曾被世人广为传颂,但是他们的相识相知、相爱到订婚是在西柏坡却不被太多人所知。今天,让我们再去回顾一下他们由相识、相知、相爱到结为连理的爱情故事,籍此表达对他们的无限崇敬之情吧!

有缘千里来相会

关于毛岸英和刘思齐的相识、相爱,刘思齐是这样叙述的:

“我是在1946年新疆盛世才的监狱中放出后,到的延安,去毛主席那里玩,碰上岸英。我那时16岁,岸英24岁,我把他当成大哥哥。双方的印象都不错。他的中国话讲得很好,不像是从外国回来的。我们小孩子的语言他也懂。”

未标题-1.jpg

◆毛岸英与妻子刘思齐合影。

“1948年5月,毛主席在平山县西柏坡,我去看毛主席,第二次碰见他。我是下午到的,晚上在毛主席那里一起吃了饭。吃饭后,我和岸英一起聊天,他给我讲马列主义理论,讲的基本是《实践论》和列宁《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他对政治、经济很感兴趣,很健谈,很耐心。” 

“那次,我在那里住了将近一个月,接触比较多,他发现我对理论不感兴趣,便想培养我学习理论的兴趣。我觉得他感情奔放,心地坦白,人也直率。”

“以后,两人产生了感情,关系渐渐改变了。”

“当时,主席要我从中学读起,岸英也极力劝我从中学读起,要我循序渐进,他希望我起码要把文化学好,在政治、文化上和他一起配合,否则,我们的关系便是空中楼阁。我在主席和岸英的指导下,决定从中学课本学起。”

“在通信中,他对自己要求严格。一般说来,男的在女朋友面前都要掩盖自己的缺点,但岸英总是把自己缺点告诉我,再三要我慎重考虑我们之间的关系。至今,我身边还保存着他的两本笔记。”

邓颖超和康克清为两人保媒

刘思齐先在北方大学文学院学习,后到前身为华北联中、后成为专门培育干部子女学校的育才中学学习,这所学校原先设在石家庄,后迁至阜平县城南庄,离西柏坡很近。这样,毛岸英与刘思齐的恋爱关系由地下转向公开。

毛岸英和刘思齐谈恋爱的消息在西柏坡传开以后,受到众多老前辈的关注。邓颖超和康克清听说后,发自内心地赞成这门婚事。一天,她俩结伴去见毛泽东,毛泽东热情地请两位老战友坐下,用期待的目光等着她们说话。康克清给邓颖超递了个眼色,示意她先说,邓颖超用试探的口气直奔主题:

“主席呀!岸英有二十五六岁了吧,该找对象喽。”

毛泽东立刻明白了二人的来意,会心一笑,诙谐地说:“二位不速之客大驾光临,是为岸英保媒吗?咱们解放区可时兴‘小二黑结婚自由恋爱’嘞。”

毛泽东一开口就把二位逗乐了,康克清接过来说:“听说岸英谈了朋友,就是刘谦初、张文秋的女儿刘思齐。她常来看您,主席还看不出来他们在谈恋爱?”

毛泽东也乐了,风趣地说:“耳边好像装了那么一点风。”

二人就势提出建议:“他俩可是般配的一对。既然主席知道,就表个态嘛,让他们把关系确定下来。”

毛泽东既谦虚又诚恳地说:“我可不能搞专制主义呀!这件事一定要征求张文秋同志的意见。”

二人赶忙进言:“那主席就把未来的亲家母约来商量下这事嘛。”正说到这里,刘少奇一步跨进门来,他见毛泽东郑重其事要请张文秋来商议儿女的终身大事,当即自告奋勇地说:“这事儿由我来安排吧。”

未标题-1.jpg


◆毛岸英与父亲毛泽东妻子刘思齐合影。

1948年9月的一天,在刘少奇的安排下,张文秋去见毛泽东,毛泽东把张文秋让到沙发上落座,笑着说:“文秋同志,我们是老朋友喽,想同你谈谈家务,你说行吗?”张文秋点头表示同意。

毛泽东诚恳地说:“我们共产党人还是讲究推心置腹为好。”接着说:“听岸英说,他和思齐很要好,已经通信很长时间了,你知道吗?”

张文秋笑道:“知道,就是信中的内容他们一直保密。”

毛泽东很认真地说:“岸英已向我提出和思齐订婚的要求,我虽然喜欢思齐,可不知道你看不看的上岸英?”

张文秋见毛泽东说得这般恳切,赶忙说:“既然孩子们真诚相爱,我非常高兴。主席都同意了,我没有不赞成的。不过,我怕思齐年轻幼稚,不懂事,配不上岸英。”

“我看思齐比较懂事。她年纪虽轻,但待人接物很有分寸。她是在敌人监狱长大的,知道艰难困苦。又是烈士的后代,是我的干女儿,我很同情她,也很喜欢她,所以,我赞成他们现在订婚,将来结婚。”

张文秋说:“将来思齐和岸英结合在一起,做主席的儿媳妇,经常在主席身边受教育,会非常幸福的。我有岸英这样一个女婿,也很满意。”

整整谈了一个上午,到了吃饭的时候,张文秋起身向毛泽东告辞。毛泽东热情地挽留亲家一起吃了午饭。

这样,毛岸英和刘思齐的婚事就在西柏坡定了下来。

王子村拜望岳母

毛泽东约见张文秋的第二天,毛岸英早早起床,洗漱完毕,骑马从西柏坡出发,直奔平山县城南边的王子村去拜望岳母张文秋。

伴着嗒嗒的马蹄声,毛岸英心情愉悦,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之中:自从和思齐相识以来,尽管因为工作、生活、环境等原因,两人很少见面,但是通过鸿雁传书,还是把他和思齐的心紧紧地连结在一起。现在,双方父母又为他们定了婚事……

不知不觉就到了王子村,在老乡的热情指引下,毛岸英来到岳母张文秋一家居住的院落。这个院落是王子村北头街中部路东一户民宅,张文秋带着思齐和小女儿安安(邵华)就和老乡住在一起。村里人颇是喜欢这一家三口。

张文秋一家听说毛岸英来了,欢欢喜喜地从屋里迎了出来。毛岸英迎着张文秋说:“昨天您去我家时,我在外边工作,回家后父亲让我专程来拜见您。”看到毛岸英一脸汗水,张文秋让刘思齐打了一盆水来,说:“快些擦洗一下,凉爽凉爽。”

正是吃早饭的时间,刘思齐把饭盛上,端到院子里荫凉处的小桌上,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说说笑笑,问长问短。张文秋嘱咐岸英一定要关心父亲的健康,想办法劝他多休息,保重身体。

当日下午,毛岸英辞别张文秋一家返回西柏坡。

这次相亲使毛岸英产生了尽快结婚的想法。他想自己都二十六七岁了,与思齐情投意合,况且双方父母也很满意,便向父亲说了自己的想法。没想到父亲没有同意,毛岸英想不通,心情郁闷,再加上身体虚弱,工作劳累,有一天突然晕倒了。毛泽东知道后,立即把毛岸英叫来,深情地劝他说:“你的年纪是不算小了,你想现在结婚我是理解的。可是你要想到思齐尚不足十八岁,她正在上学,你应该支持她完成学业,等她过了十八岁,你们再结婚为好。”毛岸英觉得父亲讲得很有道理,表示听从教诲,便又愉快地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一份特别的名单

1949年3月下旬,张文秋一家随党中央从西柏坡迁进北平。

10月1日,国庆大典过后,毛岸英和刘思齐的婚事也开始紧张的筹备起来。新房是毛岸英工作单位的宿舍,床铺、桌子、椅子是借公家的,两床薄被,一条是供给制发的,另一条是刘思齐带过来。

准备就绪后,毛岸英和刘思齐向父亲汇报,想把结婚日期定在本月15日,毛泽东听了十分高兴,说:“好啊,这是喜上加喜。当然应该艰苦朴素,可是,结婚是你们一辈子的大事,我请你们吃顿饭,你们想请谁都可以。岸英,你跟思齐妈妈说说,现在是供给制,她也没有富裕的钱,她想请谁都行,一起吃顿喜宴。”

未标题-1.jpg

◆毛岸英与妻子刘思齐合影。

毛岸英按父亲的嘱咐,向思齐妈妈转达了父亲的意思。毛泽东考虑得如此周全,使张文秋十分感动。她考虑了一下,列出一份名单,托毛岸英带回送给父亲。毛泽东拿着名单展开来一看,上面恭敬地写道:

董必武和夫人何莲芝

任弼时和夫人陈琮英

谢觉哉和夫人王定国

陈瑾昆和夫人梁淑华

邓颖超大姐

康克清大姐

王光美同志

看了名单毛泽东笑了,乐着同岸英说:“你这位岳母哪,可是个重女轻男的女权主义典型嘞,她请邓颖超同志,不请恩来;请康克清同志,不请朱老总;请光美同志,不请少奇,那不是要我得罪人喽!”

毛岸英忙解释说:“当时我问过妈妈,她说总理、总司令、少奇叔叔是国家领导人,自已儿女结婚,不敢惊动他们。”

毛泽东听罢说:“那我悉听尊便,你岳母请了一半,我再请另一半。”说完提笔将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的名字填写在大红请帖上。

请帖写道:

兹定于1949年10月15日(星期六)下午3时,在中南海丰泽园为小儿岸英和思齐完婚,谨具薄酌,恭请ⅩⅩⅩ同志,全福。                     

毛泽东敬邀

婚礼如期在中南海丰泽园举行。

婚礼开始,张文秋领着刘思齐走到毛泽东面前,叫新媳妇向公公鞠躬行礼。毛泽东高兴地拉起刘思齐的手,慈爱地说:“你今天是新娘子,成了大人,不是小孩子了,过去你是我的干女儿,今天成为我的大儿媳妇,我祝愿你和岸英和和美美,共同进步。”

随后,毛泽东满面喜色地来到张文秋面前,举起酒杯说:“文秋同志,感谢你教养的好女儿,成了我的儿媳妇,我敬你一杯酒,祝你健康!”

两位亲家一饮而尽。

婚礼沉浸在一派喜庆、欢乐、祝福新人的气氛之中……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2734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习总定调了:唱衰国企是错误的,支持民营经济发展

习总定调了:唱衰国企是错误的,支持民营经济发展
我们的国有企业要继续做强做优做大,那种不要国有企业、搞小国有企业的说法、论调都是错误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