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著名外交家厉声教传奇一生回顾

来源:中国日报网 时间:2018-08-07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1961年1月,26岁时的厉声教与父亲民国著名教育家厉麟似、母亲上海钢琴家唐丽玲

我国著名外交家厉声教是在过去一年里逝世的一位国家脊梁人物。他是真正由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批外交家,曾获得周恩来总理的赏识与肯定。他是地位仅次于《联合国宪章》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文本的主要起草人与定稿人之一,新中国国际法泰斗。他曾代表新中国参与了多个重大国际谈判,为争取中国在国际上的权益和话语权,以及提升中国文化国际影响力和国家软实力等均作出了重要贡献,被誉为“身兼政治家、学者、教育家和文学家于一身的杰出外交家”和“沟通中西文化的使者”。他的研究成果曾受到毛主席与周总理等中央领导同志的高度重视。8月6日是厉声教同志逝世一周年纪念日。让我们通过一张张历史老照片回顾其传奇一生。

1952年高中毕业时的厉声教

厉声教极具体育天赋,足球和篮球球技均十分出众,在市西中学就读期间已在上海市小有名气。图为1952年9月,上海市市西中学骏骥篮球队(前排右一为厉声教)。

 

1952年,厉声教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南京大学。图为1953年冬,18岁时的厉声教在南京大学北大楼雪松处(雪松是南大坚忍不拔奋发精神的象征)。

 

大学时期,厉声教的运动天分得到了进一步的展现。他不仅是南京大学校足球队和篮球队的主力队员,还被选拔为南京市足球队和篮球队的队员,并在南京大学首届校运会上夺得男子100米短跑季军,多次代表所在城市参加地区及全国性体育比赛,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图为1955年,南京市足球队队员合影(第一排右二为厉声教)。

 

据厉声教大学同班同学、中国科学院院士王颖回忆:“厉声教人非常挺秀,篮球打得特别好,是南京大学篮球校队的主力队员。他学习成绩优异,英语也非常好,是品学兼优,诗书传家的学子。”图为1956年7月,从南京大学毕业前,赴陕北无定河流域进行生产实习期间的厉声教。

据厉声教大学同班同学、中国科学院院士王颖回忆:“厉声教毕业的时候,因为外语又好,业务又好,所以就被分到了外交部。”图为1956年,从南京大学毕业后进入外交部时的厉声教。

进入外交部后,厉声教成为外交部篮球队主力队员、队长兼教练。中年以后改打乒乓球,曾获外交部乒乓球比赛冠军,并亲历了乒乓外交、尼克松访华和中美建交。图为1957年,外交部篮球队合影(后排左一为队长兼教练厉声教)。

1957年5月,进入外交部后,22岁时的厉声教在北京天坛。

厉声教进入外交部后被部里作为条约法律司老专家刘泽荣的接班人加以重点培养和锻炼,参与了一系列关于新中国的边界谈判等重大工作,并在国家官方地图上的国界线标绘、解决大陆边界纠纷与岛屿矛盾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条约法律司是当时外交部最为重要的部门之一。图为1957年,外交部街24号北楼前,外交部条约法律司部分人员合影(后排左二为厉声教)。

 

有“诗人外交家”和“当代诗词名家”之称的厉声教自幼随父修习国学与西学,六岁能作对联,八岁便能赋诗。寄情故乡山水的厉声教曾留下不少吟咏故乡杭州的诗词佳作,如:《浣溪沙•甲戌年夏梦曲院荷花》、《辛卯孟春谒厉杭二公祠》、《访二公祠寻厉公墓不获》等。图为1958年,厉声教从外交部休假回杭,泛舟西湖。

厉声教1960年撰写的调研报告《波兰领土变迁》及对于德波边界寇松线问题的研究等曾获得中央领导的关注与重视,并在外交系统内引起广泛影响,获得高度评价。图为1960年,外交部部分人员合影(后排左三为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部长陈毅,后排右二为厉声教、右三为冀朝铸)。

 

20世纪60年代,厉声教曾全程参与中国与缅甸边境协议的谈判。该协议是中国与邻国第一个领土协议,并成为之后领土谈判和协议的范例。图为1960年5月,赴云南卡瓦山区勘察中缅边界时的厉声教与云南省军区为其配备的护卫小分队合影(前排左一为厉声教)。

1960年夏,赴云南勘察中缅边界时的厉声教(左)与前来接待的云南省军区副司令丁荣昌。

1961年11月,26岁时的厉声教在北京天安门广场。

 

1962年至1964年间,厉声教曾在外交学院进修。图为1964年夏,29岁时的厉声教在外交学院。

厉声教作为中国代表团顾问参加了自1972年3月到1982年12月长达十年历期的联合国海底委员会会议和随后的联合国海洋法会议,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文本的主要起草人与定稿人之一,并参与了英文本的起草与定稿工作。图为1972年8月,瑞士日内瓦,中国出席联合国海底委员会会议代表团全体成员(右一为厉声教)。

 

1973年4月,联合国大楼前,中国出席联合国海洋法会议代表团全体成员(右七为厉声教,左二为吴建民)。

 

1973年12月,厉声教代表中国出席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第一期会议。

 

1987年,在中国与巴巴多斯建交十周年之际,厉声教被任命为中国驻巴巴多斯代理大使。他积极推进中巴两国在各领域的友好合作,为今日的中巴两国友好关系奠定了基础。图为1987年,中国驻巴巴多斯代理大使厉声教(右)与西印度杰出政治家、巴巴多斯“独立之父”、首任总理兼时任总理巴罗(Errol Barrow)在中国大使馆。

 

从巴巴多斯卸任后,厉声教被任命为中国驻多伦多副总领事。他在任期间为推动中加文化交流贡献良多。1995年9月25日,加拿大安大略省特向厉声教颁发奖状,向厉声教为中加两国教育文化交流所作之贡献致敬。图为1995年2月,支持“春蕾计划”的华裔教育界人士与中国驻多伦多副总领事厉声教(中)合影(1995年2月28日《星岛日报》,记者魏徵琴摄)。

在任中国驻多伦多副总领事期间,厉声教主管侨务和签证等工作。他在保护侨胞的合法权益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深受多伦多广大华侨华人们的景仰和爱戴。

据中国科学院院士王颖回忆:“我在加拿大的小女儿朱耕亦在多伦多市参与华人活动,深知在多伦多聚集的华人很多,无论来自大陆或台湾的华侨均为厉声教热心支持华侨活动而竖大拇指,众口皆碑地钦佩。他在多伦多做了很多很多的好事。他对华侨十分关心,为他们解决了很多问题,在多伦多华侨中很有口碑。”

加拿大国会议员余欣龙和安省华人自由党协会(现加拿大华人自由党协会)主席郭伟光等曾联名致函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函中写道:“厉声教副总领事,为人善良,多才多艺,建树良多。为中国和加拿大的邦交,建立更好的发展机会,又关心华人社区繁荣安定和团结,更促进中加人民友谊的发展,实为外交使节的模范。”

加拿大10余个最有影响力的华侨团体负责人曾联名致函外交部、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和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函中写道:“由于我们的总部都是设在多伦多,所以在和总领事馆的长期联系过程中,厉声教副总领事的谦谨、儒雅的学者风度,和工作认真及负责的态度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处事诚恳,即使意见不同,也能给我们愉快地解决问题,实在难能可贵。最近传闻,厉副总领事即将调回祖国,我们各侨团深感不安,我们代表各自组织所有的会员诚恳地向贵部、大使先生及总领事先生提出不情之请,希望能挽留厉副总领事,和我们共同工作多一段时间。我们对他的敬业精神十分敬佩,除上班时间外,他总是尽量安排时间出席侨社的各种活动直到深夜,并为侨社的团结及和平相处做了很多实事。”

在另一封“加拿大多伦多各界华人”致外交部和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总领馆的联名函件中,加拿大各华人社团代表联名写道:“我们从工作的接触及日常的交往中,认识到厉声教副总领事是一位才德兼备的中国外交家,深受多伦多各界华人的敬重。他为多伦多华人、华侨做了很多有益的事,特别是促进华人社团间的团结合作与沟通对中国的了解及热爱方面,有着卓越的贡献。我们感到,正当厉声教副总领事对多市华界能做出更大贡献的时候,即要被调离回国,乃是多市华人及驻多总领馆的巨大损失,令人深感遗憾。为此,我们愿不怕冒昧,特联名呈函阁下,祈望能让厉声教副总领事在多伦多继续工作一段较长的时间,则是多伦多各界华人之幸也。”

大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主席伍卓生和秘书长林君在致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的函件中写道:“记得去年十一月间侨办副主任张伟超先生访问多伦多时,在一次座谈会上,一些社团人士谈及总领馆人手不足(侨务方面),十分希望主持侨务工作的厉声教副总领事能有机会留任多些日子。大家都觉得厉副总要被调回国,实令人感到惋惜,也是总领馆及侨界的损失。本会注意到,厉声教先生来多伦多任职以来,对侨务工作热忱投入,工作出色,深受侨社的好评。本会对此深表认同。为此特冒昧致函阁下,并请代转达中国外交部,对本会及一些社团朋友的上述意见给予考虑。”

1995年4月,中国驻多伦多副总领事厉声教(中)与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外交官及加拿大知名侨领在宴会上(1995年4月21日《星岛日报》,记者张士雄摄)。

图为1995年7月28日刊登于《明报》的一张照片,香港影星李子雄夫妇与中国驻多伦多副总领事厉声教(中)一起合影。

1996年2月,中国驻多伦多副总领事厉声教(中)出席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的云南赈灾活动(1996年2月14日《星岛日报》,记者张士雄摄)。

 

厉声教(左)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厉声教父亲厉麟似与邹家华之父邹韬奋曾一同并肩,参与和领导中国的抗日救亡运动,两家为世交。

南京大学教授、校友追忆著名外交家厉声教校友


厉声教同志,籍贯浙江省杭州市,1935年1月7日出生于南京市。1937年举家迁居上海。他是江南一个名门世家的长子,是清代诗坛泰斗厉鹗的七世孙。其祖父是晚清篆刻书画名家、西泠印社创始人之一厉良玉。其父是当年曾与顾维钧齐名的民国著名外交家厉麟似,曾为蒋介石对德外交顾问,是联合国中国分部的创办人之一,也是上海文化界抗日代表人物之一,对于促进国共两党合作抗日起到了重要作用。其母唐丽玲是上海名媛,名噪一时的钢琴家和电影演员,曾任教于浙江大学并任女生部主任。二人于1933年成婚,证婚人是时任国民政府教育部部长,后任外交部部长的王世杰。而其大伯父厉绥之和二伯父厉尔康也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前者是中国第一代西医、浙江医科大学创始人之一,曾为慈禧太后看过病;后者是陈立夫的结拜兄弟,曾任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院长,其门生中即包括后来的陆军一级上将陈诚。世代书香的家庭熏陶为厉声教打下了深厚的国学功底与外语基础,对其日后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学者型外交家与文化大家也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1940年,厉声教进入上海市工部局新闸路小学就读。1946年考入上海市市西中学。1952年考入南京大学,就读于地理系经济地理专业。在南京大学期间,学习成绩优异,善诗词,英语成绩尤为突出。他还是南京大学篮球校队的主力队员,并被选拔为南京市足球队队员和南京青年足球队队员,代表南京市及南京大学参加了多个全国性运动会及足球、篮球比赛。品学兼优,才华出众的厉声教一时成为南京大学的明星人物。

  1956年从南京大学毕业后,厉声教被时任外交部条约委员会主任委员的阎宝航选入外交部条约委员会(1958年改称条约法律司),专门从事领土边界方面的工作和研究,并师从著名国际法专家刘泽荣。他被作为刘泽荣的接班人加以重点培养和锻炼,是刘泽荣在外交部的唯一入室弟子与接班人。与厉声教同年进入外交部条约委员会的还有后成为新中国首任联合国国际法院大法官的倪征燠。二人结下了终生的友谊。

  1958年8月,在刘泽荣、倪征燠、周鲠生三位国际法学界权威向毛泽东与周恩来做关于领海法律制度等问题的汇报时,厉声教作为刘泽荣的接班人,曾受到毛泽东与周恩来的关注。

  在此期间,厉声教深度参与了中缅、中印、中朝、中苏等边界谈判,并在国家官方地图上的国界线标绘、解决大陆边界纠纷与岛屿矛盾等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为维护边疆稳定,更好地开展周边外交工作作出了贡献,也为今日继续搞好同邻国的关系奠定了基础。

  除中国领土边界问题外,厉声教对于国际领土问题也很有研究,其1960年撰写的调研报告《波兰领土变迁》及对于德波边界寇松线问题的研究获得了中央领导的关注与重视。外交学院等单位闻讯后,屡次索求此文。外交部为此专门安排厉声教在大会上就此作专题业务讲座。调研报告和讲座受到了国际法学界泰斗周鲠生等外交部专家的好评。

  在政治运动中,厉声教虽遭受冲击,多次被下放劳动改造,但面对逆境,他仍坚持原则,始终拥护周恩来总理,依然坚信党和组织,表现出了共产党人的高尚品格。

  新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后,厉声教与倪征燠作为中国代表团顾问一同参加了自1972年3月到1982年12月历次的联合国海底委员会会议和随后的联合国海洋法会议,负责法律和外文方面的咨询与把关,及起草给中央和外交部领导的各类报告等。国际法学家王铁崖1979年亦作为代表团顾问加入其中。厉声教与倪征燠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文本的主要起草人与定稿人,并参与了英文本的起草与定稿工作。

  厉声教1973年10月就领海宽度问题向周恩来总理的重要建言,获得了周恩来的肯定与支持,使得中国坚持了12海里而非200海里领海宽度的主张,并最终于1982年以既定12海里领海宽度签署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是迄今为止联合国召开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国际立法会议。会议1982年最终通过了地位仅次于《联合国宪章》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国成为主要签字国家之一,周恩来、厉声教等人的努力在其中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为维护国家主权,争取中国及其他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海洋权益,以及对该公约的产生和顺利通过都作出了贡献。

  厉声教还与倪征燠作为中国代表团顾问一同参加了第二十七届联合国大会,并同国家测绘总局地名委员会共同组团参加了联合国地名标准化会议,以及其他联合国会议等。

  这一时期,厉声教频频代表国家参加国际外交活动与外交谈判。他学贯中西,风度儒雅,加之其非凡的个人魅力,出众的英语水平和扎实的专业知识,使得其他与会国家代表逐渐对中国人产生好感。他出色地完成了国家托付的重任,也赢得了其他与会国家代表对中国的尊敬。

  1986年,厉声教调任中国驻巴巴多斯大使馆参赞,1987年被任命为中国驻巴巴多斯代理大使,此间正值中国与巴巴多斯建交十周年。厉声教在任期间积极推进中巴两国在各领域的友好合作,并在国际事务中保持良好沟通与配合,巩固了双边关系,为今日的中巴两国友好关系奠定了基础。从巴巴多斯卸任后,厉声教又被任命为中国驻加拿大多伦多副总领事,主管侨务等方面的工作。他在任期间十分关心当地华侨华人的生存与发展,在保护侨胞的合法权益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为他们解决了很多实际问题,深受多伦多广大华侨华人们的景仰和爱戴。作为世代文化名家的厉声教在推动加拿大华侨华人社会积极传承和发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及向加拿大主流社会传播中华文化方面也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他还曾参与对国际形势和国家外交政策中的一些重大问题进行调查研究,为中央在外交外事决策方面提供对策建议。

  在繁忙的外交工作之余,厉声教还参与、组织了一系列国内外重要学术活动,曾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之邀作为高级访问学者前去访学,为提高我国在国际上的学术声誉作出了贡献。此外,他还留下了不少诗词佳作。

  退休后,文理兼达、学贯中西的厉声教仍十分关心我国外交事业的发展,作为国家边海事务方面的权威专家继续担任外交部顾问,不辞辛劳地为祖国的外交事业及外交史方面的研究贡献自己的余热。

  这位沟通中西文化的使者还兼任多所知名学府、智库的客座教授与名誉顾问,将自己平生所学倾囊传授给新一代的有志青年,同时为国家的外交、外宣及教育事业的发展建言献策,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其所讲授的课程内容包括外交实务、国际法、中美关系、跨文化沟通、外交史、国际传播等。

  此外,他还受邀在多家国际知名媒体上开设英文专栏,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厉声教也是我国首位在美国《赫芬顿邮报》等西方主流媒体上开设个人专栏的中国外交家。他十分支持国家外宣事业的发展,应邀担任多家中央媒体名誉顾问,助力其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取得了卓越的成效。他也是为数不多的同时在外交与外宣领域均作出杰出贡献的中国外交家。

  在通过西方知名媒体向世界更好地介绍和说明中国的同时,他还发挥自身外交外事经验丰富,人脉高端广博等优势,致力于文化外交,注重对外民间友好交往,促进了中西方更好地沟通和交流,为提升我国文化国际影响力和软实力,配合整体外交工作大局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晚年的厉声教投入了大量精力整理自己早年即开始记录的外交日记等材料,努力在生命的烛光即将燃尽之前,将自己毕生的外交实践经验与人生感悟整理发表,作为留给后世的最后遗产。

  在得知自己已患病后,他仍坚持去外交部上班,更加珍惜在世上的最后时光,奋力写下了最后几篇关于周恩来、乔冠华、阎宝航、刘泽荣等与其有过交往的外交人物及所亲历的鲜为人知的新中国外交历史的回忆文章。但这位为国家外交事业发展与人才培养倾注毕生心血,一生默默奉献的“外交活字典”最终还是没能完成他最后的心愿。

  在病榻上长时间与病魔进行殊死搏斗的厉声教再无能力提笔撰文。他自知时日无多,给家人留下了三大遗愿:第一,身后事一切从简,不给国家和亲友增加负担;第二,遗体捐出,用于医学研究;第三,丧葬费用全部捐出,一部分用于老年疾病的研究,帮助更多老年人,另一部分捐给母校南京大学和上海市西中学。

  2017年8月6日,厉声教这位亲历和见证了半个多世纪新中国外交风风雨雨的一代外交名家带着对国家外交事业及祖国人民的深深眷恋无奈地离开了人世,留下一页页未及发表、耐人寻味的文字。

  厉声教同志自1956年投身中国外交事业,在50余年的外交生涯中,深度参与了多个重大国际谈判,先后担任联合国海洋法会议中国代表团顾问、联合国大会中国代表团顾问、中国驻巴巴多斯代理大使、中国驻多伦多副总领事、外交部参赞、外交部顾问等职,被公认为国际海洋法和中国领土、边界问题专家,为国家的外交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受到周恩来总理的肯定与两次接见。在厉声教同志的遗体告别仪式上,周恩来侄女周秉德特为其敬献了花圈。

  图片1:1952年,从上海市西中学考入南京大学时的厉声教校友

  8月6日是我国著名外交家、南京大学杰出校友厉声教逝世一周年纪念日。厉声教校友1952年至1956年就读于南京大学地理系经济地理专业,毕业后进入外交部工作,为新中国的外交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受到周恩来总理的肯定与接见。现摘录若干南京大学教授及校友对厉声教校友的回忆文字,以示纪念(排序不分先后)。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南京大学教授王颖与南京大学教授朱大奎: 

  厉声教是一个很出色的外交家,他英语非常好,专业也很扎实。他一辈子兢兢业业,不求名,不求利,是一个非常杰出的学者型外交官。厉声教对周恩来总理主持外交大政与成就,是钦佩、信服与忠诚执行的。可以说,他遵守我国外交工作的原则与作风,终生不渝。在担任中国驻多伦多副总领事期间,他在多伦多做了很多很多的好事。他主管侨务,对华侨十分关心,为他们解决了很多问题,在多伦多华侨中很有口碑。他忠贞爱国,且很有情趣,思想境界也很高。作为外交官,他宣扬了国家,团结了人民,他的逝世是一个损失。声教同学忠贞爱国、无私奉献,是我们的榜样!

  我们和声教既是同学,也是半个多世纪的老友。他是1952年9月考入南京大学地理系学习的,他来自上海。当年招收的80名地理系学生中,有近30名以上来自上海,多为指导志愿,一来校就闹情绪,要求转学,而厉声教同学是自上海考入南大,进地理系却是自填志愿,从未闹情绪。他在地理系学习经济地理专业,当年,地理系政治辅导员李乾亨老师认为厉声教同学是可造之才,对他多有关照。他人非常挺秀,篮球打得特别好,是南京大学篮球校队的主力队员。他学习成绩优异,英语也非常好。他的地理当时学得比我们都好。

  他毕业的时候,因为外语又好,业务又好,所以就被分到了外交部。他与同班三位同学同被分到了外交系统工作,他在外交部,另两位在外交学院,一位少数民族同学在云南省外事部门工作。但是,在外交系统坚持工作下来,直至退休的是厉声教与陈宗德两位同学,当年均为品学兼优,诗书传家的学子。

  1970年代中期,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郭敬辉副所长、瞿宁淑秘书长与国家海洋局联合组织一批中青年海洋学者在大连黑石礁宾馆撰写“中国海洋地理”专著,当时听说请到了外交部条法司的有关领导到会,介绍国际海洋法谈判情况。报告开始后,才知来的是老同学厉声教,我们十分高兴。他系统地讲述了海洋法内容、原则与谈判成就,使我们对海洋法有了较多的了解。期间,他还向老同学介绍了瑞士会议内、外的一些轶事,相聚甚欢!

  我是1979年由教育部派往加拿大首批留学的三位学者之一,1980与1990年代,与加拿大海洋研究与教育部门多次合作,常赴加拿大工作。当时,厉声教同学任中国驻多伦多副总领事,我们有机会在多伦多市会面,我在加拿大的小女儿朱耕亦在多伦多市参与华人活动,深知在多伦多聚集的华人很多,无论来自大陆或台湾的华侨均为厉声教热心支持华侨活动而竖大拇指,众口皆碑地钦佩。我们也十分敬佩他勤奋努力的工作作风。

  南京大学2014年5·20校庆期间,“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专门邀请对我国边海事务有杰出贡献的条法司前副司长厉声教同学到校作专题讲演,学术报告会在地理海洋学院大讲堂隆重举行,有几百名专家教授研究生到会听讲。声教讲了南海问题、中国边疆外交问题,也讲了个人在工作中的成长经历以及对周总理老一辈外交家的怀念。他的报告给与会人员以深刻的教育。当时我感到他的身体与精神已不如前。

  南京大学地理系1952-1956年同班同学,毕业30周年、40周年、50周年常有聚会,声教都热心地赶来南京,与大家一起欢聚,回忆年轻时的快乐时光。他这个人实在是好。他是既爱国,又爱家,是非常忠厚、老实、有爱心的一个人。他真是,一心一意,做一行,专一行,责无旁贷,做事非常地认真,踏踏实实做实事,是一个非常好的人。我简直记不得他老的时候的样子,就记得他年轻时候的样子。他的逝世确实使人难以接受。他应是累病了。我们深切怀念老同学与老师长,怀念朝气蓬勃的年轻时光。厉声教学长,安息吧!你的精神与友情常留于我们脑海与胸怀!

  图片2:1953年冬,厉声教校友在南大北大楼雪松处.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原全国政协委员陈宗德: 

  我十分怀念声教。和他大学同班同学四年,而且当时大学毕业以后分配,我和他是一起被分配到外交部的,他在部里工作,后来我留在了外交学院,然后再到外交部的研究所。那个时候,我们一直都很密切,因为又是大学同班同学又同在外交系统工作。过去我常常请他来我们家。我经常劝他少抽烟,规律生活,因为我知道他后来生活作息比较随意。

  在南大期间,他的学习成绩是很优秀的,因为当时我们考进地理系,声教是自己愿意学地理的,而我们有很多人是不愿意学地理的,所以我们去了之后,思想波动比较大。声教是喜欢学地理,所以他学习一直都很好,英语水平也很高。另外,他非常擅长体育运动,足球、篮球的球技都非常高。他是南京市足球队队员和南京大学校篮球、足球队的主力队员。

  虽然我们都在北京,但声教去世前我都没能和他见最后一面,他生病了我们都不知道,都没能去看他,心里非常难过。

  图片3:1954年,南大体育馆前,南大校篮球队队员合影(后排右二为厉声教)

  中国科学院研究员吴关琦: 

  声教是很热情的一个人。他知识面很广,世界史、世界地理他了解得都很清楚。我们在讨论问题时,他都讲得很清楚,什么都知道。他看书看得很多,而且能够融汇贯通。另外,足球、篮球的球技他都很精。他足球踢得非常好,是南大足球校队的队员,我们在南大时都是校队队员,一起踢足球的。他篮球打得也很好,很喜爱体育运动,也很有运动天分。他对一个问题钻研的功夫很深,往往钻研一个题目很长时间,能够很深入,非常的专注,心无旁骛,人们都打搅不了他。他都是把问题弄清楚后才发言。像这样的事例有很多,但是时间长了,具体事例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印象还在,这些都是给我留下的比较深的印象。

  他到外交部后就去搞外交条法去了,包括国际海洋法。我们有时一起讨论世界地理,我问他的事情多。我们搞地理的和海洋方面也是有接触的,但是不深,请教他的多。他很乐于助人,你问他什么,只要是他知道的,他都尽量告诉你。他是一个好人。大家都说他是好人。

  他抽烟抽得太多了,我每次见到他都劝他少抽一点,我和他说过多少遍了,但他说他反而越抽越多了,医生都感到惊讶。

  图片4:1955年,南京市足球队队员合影,第一排右二为厉声教

  南京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名誉院长崔功豪: 

  声教是我的老同学、一个老老实实做事做人的好人。他在大学时期驰骋球场的风采,谦逊待人的品格,聪慧的头脑,优秀的学习成绩,俊秀而高颜值的容貌,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人杰已逝,唯留千古。

  图片5:1956年7月,赴陕北无定河流域进行生产实习期间的厉声教校友

  中国科学院南京分院原院长、研究员佘之祥: 

  我和声教是南京大学地理学系的同班同学。四年相处,知道他为人平和,功课和体育均优。进入外交部后,为国家争得了荣誉,并曾获得周恩来总理的赏识和肯定。近几年他也常来南京,大家相聚甚欢。现在我们又少了一位可亲的同学,很是痛惜!

  图片6:1956年,从南京大学毕业后进入外交部时的厉声教校友

  中国科学院研究员郑本兴: 

  声教一生光明磊落,如山青青水长流,品德精神永留人间。特写怀念诗一首,以表达我的追思和怀念:

  怀厉声教学长

  郑本兴

  从事外事振国威,

  儒雅英姿富学识。

  谨言慎语人稳重,

  南大同学之表率。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2621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全球毒品泛滥,中情局"功不可没"!

全球毒品泛滥,中情局
在利益链条上打劫的究竟是谁?这已经是老生常谈了。人们容忍毒品买卖的存在,是出于情报交换之[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