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巢“吃人”考:尽信史书,不如无书

来源:微信公众号“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时间:2018-06-13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对于黄巢这个人物,大家都不陌生,他是唐末农民起义军的领袖,落第秀才,私盐贩子出身,对菊花有着特殊的爱好,写过五首诗,其中四首都和菊花有关。

最著名的一首是这个《咏菊》:

【待到秋来九月八,
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
满城尽带黄金甲。】

黄巢出身于盐商家庭,少有才名,五岁便可成诗,但长大后却屡次高考落榜,唐末关东大旱,政府却苛捐杂税不断,民不聊生,爆发了王仙芝农民军起义,黄巢也加入了义军。王仙芝死后,众推黄巢为主,号称“冲天大将军”。

黄巢“吃人”考:尽信史书,不如无书

公元880年十二月,黄巢攻破长安,果然“满城尽带黄金甲”了。黄巢攻入长安和洛阳后,大肆搜捕和屠杀官员和权贵,大批的门阀贵族,死于这场残酷的变乱。

晚唐五代诗人韦庄在《秦妇吟》中描绘了这一场面:

【家家流血如泉沸,处处冤声声动地。舞伎歌姬尽暗捐,婴儿稚女皆生弃。
尚让厨中食木皮,黄巢机上刲人肉。东南断绝无粮道,沟壑渐平人渐少。
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来时晓出城东陌,城外风烟如塞色。】

韦庄当时卧病长安城,目击了这一场惨烈的战争,黄巢军队以流民为主,军纪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各种证据都能证实黄巢军队的残暴,再加上唐军的疯狂反扑,天天都是血与火的搏杀,长安城人民的状况可想而知。

但这里提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东西——“黄巢机”。

【《旧唐书•黄巢传》记载:“贼围陈郡三日,关东仍岁无耕稼,人俄倚墙壁间,贼俘人而食,日杀数千。贼有舂磨砦,为巨碓数百,生纳人于碎之,合骨而食,其流毒若是。”】

新旧唐书+资治通鉴,都讲到了黄巢军队吃人的故事,而且说得绘声绘色,说黄巢没事还制造了数百个巨大的碓臼,也就是“黄巢机”,每天把数千个活人丢进去,碾碎了,和着骨头当军粮吃下去。

黄巢“吃人”考:尽信史书,不如无书

(这就是碓臼,中药房里捣药用的,你想想捣人用的这个家伙,得有多大?得什么超人大力士,才能使用它?还一天捣烂几千人?只怕要用高达、奥特曼和变形金刚吧?)

这就有点吓人了!古代军队饿极了吃人是有可能的,岳飞的部队就曾经割过金军士兵尸体的大腿肉,晒干了做军粮充饥,三国时期,曹操和吕布的部队,也都曾经制作过人肉干儿。如果新旧唐书和资治通鉴记载为真——像黄巢这么稀里糊涂把人碾成血肉渣渣吃下去的,历史上仅此一家,别无分店。

我们读书,不能全盘接受书中的观点,哪怕是二十四史中的典籍,因为史官们有自己的局限性和偏见,他们的所见所闻,一般都是滞后的,大部分都得依靠前人的记载和民间的传闻。我们是理性的现代人,所以我们推断史实的正确性,必须考虑到这件事的合理性和可行性。

事实上,史书还记载,黄巢兵败之后,他的营寨里军粮堆积如山,牛马万余,可见他未必缺粮。

【《新唐书 赵犨传》记载:巢起八仙营于州左,僭象宫阙,列百官曹署,储粮为持久计。宗权输铠仗军须,贼益张。
《旧唐书.僖宗传》记载:黄巢兄弟悉力拒战,李克用击败之。获所俘男女五万口,牛马万余,并伪乘舆、法物、符印、宝货、戎仗等三万计。】

更重要的是,黄巢是流动作战,他不可能让士兵总是背着那几百个巨大的石头碾子到处转战,能够碾人的石头碓臼,只怕每个都有几千斤吧?难道黄巢军中还有解放军的重型卡车?

黄巢“吃人”考:尽信史书,不如无书

(这是我见过最大的石臼,但也放不下一个人)

所以说——黄巢起义军吃人,是可能的,但黄巢用数百个大石头碾子碾活人这件事,不大可行。

我就这么说吧,相信黄巢大石碾子碎骨杀人做军粮的,大概都没亲手做过饭,没见过杀猪,没宰过鸡鸭鱼,没感受过怎么从动物身上取肉。

在我小时候,大约90年代初期,肉食是比较珍贵的,一般小孩子也有机会参与屠宰,学一学怎么制作、保存肉食。简单讲,一头猪,你是不能捣碎了吃的,那是糟蹋玩意儿,暴殄天物。动物身上大半都是水,血液、淋巴液、尿液,都是水,你杀猪不布置好现场,能弄你一地臭水。动物血有很浓烈的腥味儿,不说屎尿,不放血的肉不但保存不了,而且你一口都吃不下去,更别提缺少调料的古代了。

我小时候帮大人杀猪,先要点红放血,血哗哗流一大桶,不能浪费,得做成猪血豆腐,炒菜吃。然后用开水烫毛,洗干净,再开膛破肚。猪的脑袋,内脏,尾巴一个都不能丢,大肠灌洗后晾起来备用,猪肺得放在水里泡一整天。猪头用沥青或松脂去毛,砍开脑壳,取出猪脑下酒,剩下的不容易腐朽,码上盐腌制起来。猪肉大部分不是当场吃,而是做成腌肉、风干肉、熏肉和灌肠,挂在栅栏上,能够一直吃到四五月份。连猪的膀胱,都不能浪费,要吹起气来,做成一个足球,让小孩子们踢着玩。

黄巢“吃人”考:尽信史书,不如无书

你要知道,上世纪90年代的农民对食物尚且如此珍惜,一片猪脂肪都得拿去熬油炒青菜,黄巢什么天顶星军队,居然对肉食如此奢侈?还用上百个石头绞肉机绞肉?绞成肉糊糊,屎尿血全在里面,湿淋淋黏糊糊臭烘烘,你确定这玩意儿吃的下去?这玩意儿能够保存超过半天?你数十万大军怎么携带?那时候有康师傅的真空包装袋吗?

农耕社会,肉食是金贵的,我犹然记得自己宰杀一只鸡的时候,曾犹豫到底要不要丢掉鸡肠子,要不要切掉鸡屁股?我可能厨艺不太好,但我绝逼不会把一只鸡连着鸡血屎尿捣成糊糊拌饭吃。

历代统治者和狗腿子文人群体,为了抹黑农民起义军大多不择手段,把黄巢李自成张献忠讲成不合逻辑的妖魔鬼怪是他们的惯用把戏。这些玩笔杆子的文人,也没有什么生活经验,连杀猪都没见过,更别提杀人了,只能靠脑补想象,怎么残酷怎么写,怎么不合理怎么写。

当今的历史发明家,也把太平天国期间造成的江南人口锐减扣到太平军头上,其实呢,在安徽和江苏,杀人杀得最狠的,是曾国藩和李鸿章的部队,李鸿章在苏州杀降,让英国人戈登都看不下去,曾国藩兄弟在安庆和南京,各种杀良冒功,草菅人命,把普通居民都当太平军杀了,小孩子身高超过车轮的,统统砍头。所以曾文正公在民间有个绰号,叫做“曽剃头”。

【湘军进入南京之后,大开杀戒,“沿街死尸十九皆老者,其幼孩未满二三岁者亦斫戮以为戏”。
曾国藩上报说:曾国荃率所部在南京城内“分段搜杀,三日之间毙贼共十余万人。秦淮长河,尸首如麻”。】

黄巢“吃人”考:尽信史书,不如无书

远的不说,近的请看美国人斯诺写的《西行漫记》,斯诺没看到红军之前,也听国民党的宣传喉舌把红军描绘成吃人的妖魔,红头发绿眼睛,无恶不作。然而后来斯诺眼见为实,发现吃人不吐骨头的明明是那些残暴的地主还乡团,是那些表面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大人先生们。

兄弟们,黄巢是要打仗的,打仗的军队,讲究一个粮食易保存,易运送,随地可就餐。他的环境,也不容许他没事去造几百个巨型捣肉机,天天研究怎么玩屎尿血骨头渣子拌饭,他有这工程技术,为啥不去造巨石加农炮轰死那些唐军和节度使?

古人生产力低下,物质贫乏,他们比我们更懂得珍惜食物,如果真要吃人,那肯定也是高效、简洁、环保、“多快好省”地吃人。放血,开膛,腌制,烟熏,风干是制作任何易保存易运输携带肉食的必然手段。

像捣屎肉醬那么搞,士兵们也不会干的,跟你是来打仗吃饭讨活路的,不是来捣屎吃屎的。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2517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习近平说自己一直想来这里“受受教育”

习近平说自己一直想来这里“受受教育”
12日,习近平离开青岛,乘火车抵达威海后,乘船前往胶东(威海)党性教育基地刘公岛教学区。北洋海军炮[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