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积慧,跨越两个时代的英雄!

来源: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作者:郭松民 时间:2018-06-01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他是打败过美国人的人,是知道怎么和美国人打交道的人,他代表了一个扬眉吐气、意气风发的年代,他是毛泽东时代留给今天的镇国之宝!

1952年2月10日晨,朝鲜上空进行了一场米格-15对F-86的惊心动魄的大空战。

空战结束后,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地巡逻队在博那郡三光里北面的山坡上,发现了一架美军F-86飞机残骸和美军飞行员的尸体。

飞行员的遗物中有:柯尔特型警式转轮手枪一把、战斗机机用机枪一挺、飞行头盔一顶、不锈钢军牌一枚,上面刻着乔治•阿•戴维斯等字样。

乔治•阿•戴维斯何许人也?

经核查,发现他时任美空军第334中队中队长,少校军衔,有3000小时以上的飞行经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参加战斗飞行266次,被誉为美军“双料王牌”。

戴维斯1951年11月入朝作战后,凭着刁钻凶狠的空战技术以及F-86的优越战术性能,屡屡得手,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就击落了十几架米格战机,最高纪录一次空战击落7架米格-15,成为朝鲜战场上“美军战绩最高的王牌飞行员”。

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威兰中将称他为“百战不倦的戴维斯”,美国空军参谋长范登堡上将曾两次从五角大楼向他致电祝贺。

然而此时此刻,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空中英雄”,已经折翅殒命,永远失去了头上的光环。

击落戴维斯的,是年轻的志愿军空四师十二团三大队大队长张积慧。

当时,张积慧年仅25岁,改装喷气式战斗机只有一年多,飞行时间才300多个小时。

多年之后,张积慧回忆了他击落戴维斯的情景——

2月10日上午空战中,我咬住了一架敌机。

敌机见势不妙,急忙采取了俯冲、跃升、再俯冲、再跃升等一系列奇特诡异、猛烈突兀的大动作,企图摆脱我。

但他的伎俩没有奏效。我打了一个短点射,没有击中。他再逃,我再追,终于在追到400至600米时,我再次一个短点射,把它打得冒烟,起火,螺旋着跌落!随即我又猛烈咬住一架F-86,在距离400米左右处开炮,打得它凌空解体!

事后才知道:我击落的第一架敌机,竟然是美国空军的战斗英雄,“双料王牌”戴维斯。

由于张积慧的出色表现,志愿军空军为他记特等功,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张积慧并被誉为“空中英雄”、“空中突击手”。

朝鲜政府授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二级自由独立勋章。

美国空军战史则对戴维斯的被击落作了如下描绘——

戴维斯少校率领第4联队的18架F-86为掩护战斗轰炸机攻击军隅里附近的铁路目标担任巡逻,戴维斯少校在西面很远的地方发现鸭绿江的西北方向有敌机的凝结尾迹,于是他和僚机离开了F-86编队向鸭绿江飞去,戴维斯把飞机降低到了3.2万尺,F-86的这次打击显然出乎敌人的意料,仅仅几秒钟就打下了2架米格。当他从后边接近第3架米格时,第4架米格从左后方冲来,一连串炮弹把他击坠于地。

戴维斯被击落后,美国远东空军陷入一片沮丧、悲哀的气氛中,差不多一个星期没有出战。

1952年2月13日,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威兰中将在一项特别声明中承认——

戴维斯被击毙,是对远东空军的一大打击,是一个悲惨的损失。我们是在和一个厉害而熟练的敌人作战,需要我们拿出每一分的技能、领导经验和决心。

戴维斯毙命的消息传到美国,同样引起极大震动。

他的妻子对美国空军当局提出了抗议。她出示了丈夫写给她的信,戴维斯在信中向她吐槽美国政府:

“事情并不像他们想的那么容易。我们损失了这么多飞机、这么多的人”。

25位美军战俘的妻子在美国国会门前集合请愿,要求美国政府把她们的丈夫还给她们。

美国国会发生激烈争吵。参院共和党领袖勃里奇猛烈抨击民主党的杜鲁门政府进行的朝鲜战争是“美国历史上最没有希望的冲突”。

美国国内要求停战的呼声骤然高涨。

美国人是务实的。打痛了它,它就愿意停战了。军事战是这样,贸易战也是这样。

不久前,笔者有幸拜访了张积慧老英雄。虽然他已经91岁高龄,但精神矍铄,思路清晰。

他是打败过美国人的人,是知道怎么和美国人打交道的人,他代表了一个扬眉吐气、意气风发的年代,他是毛泽东时代留给今天的镇国之宝!

前两天,一位军事博主涉嫌在微博上侮辱张积慧,称其“冒领战友战功”而引发了网友愤怒。

频繁发生的这类事件,已经让我产生了“无力吐槽”感觉。

我只想指出这样一个事实:在张积慧辉煌的战斗生涯中,不仅没有什么“冒领战功”(当时判断是否击落敌机,主要由地面技术人员根据照相枪的胶卷判读,飞行员本人并无“冒领”的空间),反而长期被“悬置战功”。

起因是在1953年5月26日的一次空战中,张积慧的团长陈亮被美军击落,在他跳伞的过程中,四架美军F-86围了过来,轮番向他射击,陈亮壮烈牺牲!

美国空军的做法,违反了全部军事道德,是极为卑鄙无耻的谋杀行径。

因为飞行员离开了飞机,就相当于骑士失去了手中的剑,就不应该继续成为攻击的目标。飞行员的降落伞、围巾都被设计成白色,原因也在于此。

这本是西方自己的“军事文明传统”,但他们到东方作战的时候,又毫不犹豫地予以践踏。

已经担任副团长的张积慧被彻底激怒了。

怀着为战友报仇的强烈愿望,在几天之后为打破美军的“空中绞杀战”而进行的大规模空战中,张积慧咬住了一架敌机。

他“杀红了眼”,忘记了自己是负有指挥责任的空中指挥员,一直追着这架敌机飞离了作战空域,最终将其击落。

这种“吴琼花式的错误”(大家可以参考《红色娘子军》的相关情节)是纪律所不允许的。

志愿军空军司令员聂风智在战后讲评时宣布:

“张积慧同志是带队的副团长。为了要击落—架敌机,贪战恋战,忽视了指挥,违反了规定。所以我决定,他击落的这架F-86,不能记在他的功劳薄上,只能记在空联司的账上!”

张积慧后来回忆说——

这时候,我的机身上,已经喷涂了4颗红星(每颗红星代表击落一架敌机)。已经到手的第5颗红星,就这样给弄丢了。

我向聂司令检讨错误说:“我只是为了报仇,不是为了个人荣誉,我的两个团长、两个僚机都牺牲了,我作为幸存者,作为一个‘等待牺牲的人’,还要继续上天作战,还管它什么红星不红星!”

此事就这样定下来了。后来我个人的口述,以及所有关于我的报道,我都是击落了四架飞机,甚至我自己也忘了这件事。

直到几十年后,这项“悬置的战功”才在聂风智老司令的亲自作证下落回到张积慧的头上。

这就是张积慧!

张积慧的故事并没有结束。

他在垂暮之年的惊世骇俗之举,是郑重给上级党委写报告:“我百年之后,组织上分配我的房子,全部捐还给国家,不留给子女。在做这个决定之前,我征求子女的意见,他们都给予了肯定和坚决的支持,我甚喜甚慰。”

这一壮举,其实不亚于当年击落戴维斯!

张积慧,无论是碧血长空的战争年代,还暖风熏得游人醉的和平时期,你都是当之无愧的人民英雄!你不仅赢得了战争,也赢得了和平!

为什么要侮辱我们的英雄?中华民族还要赶长路呢,别抽了我们的脊梁!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2492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公共职能的私有化与新自由主义国家治理危机

公共职能的私有化与新自由主义国家治理危机
西方国家的公共职能私有化,为私人资本在公共领域拓展了盈利空间,但却加剧了金融化趋势,公共管理[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