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对华战争》 | 印度的“前进政策”

来源:世界军事 作者:内维尔.马克斯韦尔 时间:2018-05-31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所谓“前进政策”,是印度政府改变与邻国边界状况的军事蚕食与军事挑衅政策。说白了就是,在边界上全线推进,只要没碰到阻碍,就一直前推。一旦碰到阻碍,就停下来对峙,然后在其他没有阻碍的地方继续前进,一旦对方稍有后退,就立刻前压,并再也不后退。本文摘选自内维尔.马克斯韦尔的《印度对华战争》,所选内容从一个侧面显示了印度所谓“前进政策”的运用,以及对国内民意的煽动。作者系《泰晤士报》记者,当年,中印边界争端日益激烈和印度对华战争爆发前后,他常驻新德里,同印度军政官员接触广泛。但作者所述所论仍系一家之言,不代表本刊立场,仅供读者朋友们参考。

■摘自《印度对华战争》一书

●内维尔.马克斯韦尔

620180529.jpg

印度拒绝谈判解决边界问题

在“前进政策”的指令作为命令下达以前,陆军总部就已开始发出前进巡逻的命令。1961年11月2日的政治指令拟出后,被莫名其妙地拖了五个星期,12月5,日,陆军总部才发出修改过的、把指令具体化的电报——详细、具体到哪支部队在什么时候出动,走哪条路,在什么地区设立哨所。而在正常的情况下,这些都应留给基层部队去斟酌确定……

高入云霄、寸草不生的大山,使部队只能在山谷里行动。该地区的海拔一般都超过4200米,巡逻队攀登的山口,有的甚至超过4800米。当地气温与北极圈相似,而印军的冬衣既不够暖和,还供应不足。稀薄的空气迫使士兵只能携带很少的东西,他们的骡子很少,而且在这样的高度骡子也没有多少用处……这就引起了一系列外交照会的来往。把这些照会内容概述一下是有好处的。

北京的看法是,中国始终坚持通过友好谈判解决边界问题,并竭力主张在边界问题解决以前,双方应该共同维持边界现状。印度虽然拒绝了双方各自后撤20公里的建议,但中国已单方面地在边界己方一侧20公里以内停止巡逻。印度政府的立场却截然相反。印度拒绝谈判,并继续向前推进,开始是在中段和东段,后来是在西段,与此同时,印度还对中国人出现于历来就是在中国管辖之下的地区(这一地区自1950年以来就是新疆与西藏之间的重要陆路通道)大叫大嚷,指控中国进行侵略……印度宣称愿意和平解决,但“印度政府的所谓和平解决,就是要中国从自己的领土上撤出,这实际上就是根本否定和平解决……印度的行动方针是极危险的和可能引起严重后果的”,但“就中国方面来说,谈判之门总是开着的”。

新德里的看法是:……近年来,中国进行了系统的和不断的侵略,并“试图用无理的领土要求为非法侵占寻找根据”。印度愿意“维持现状”,但只有中国首先从印度领土撤退,从而恢复现状,这点才能做到(原注:“现状”在这里意味着“原状”)。中国的撤退是举行谈判的先决条件。即使举行谈判,也只能“在边境几个地区相互做一些微小的调整”。至于印度向前推进,那“是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来维护印度领土的完整,是印度政府的合法权利,也无疑是它的责任”……

印度这样重申拒绝谈判解决边界问题,并且点明印度所能同意举行的谈判,只限于讨论沿印度所主张的边界线做一些微小的调整;即使要进行这样的讨论,也必须以中国撤出印度所主张的领土作为先决条件。

尼赫鲁一再叫议会放心

在1961年12月3日的照会中,中国提醒印度:1954年的协定(编注:即潘查希拉协定)将于六个月内满期,建议缔结一个新的协定来代替原有的协定。北京没有提及边界争端,认为这两回事截然不同。北京希望谈判缔结一个新的协定,能和缓中印之间的紧张关系,并且为解决中印之间其他问题开辟道路。这正是印度在其他场合处理问题的态度。例如,它经常劝巴基斯坦把克什米尔争端搁在一边,友好地解决其他问题,以便改善气氛。但这一次,印度却拒绝了中国。1954年协定所要保护的通商,现在已名存实亡。双方都说它是为对方的管理条例和军事布置所扼杀。协定在1962年6月3日期满。印度从西藏的亚东、噶大克和江孜撤退了商务代理处,中国也从噶伦堡和加尔各答撤退了商务代理处。

此时,印度“前进政策”开始不声不响地推行。印度设立了若干居高临下控制着中国阵地的小哨所,有的就设在中国阵地后面的小路或公路的两侧。印军陆军参谋局(编注:具体负责陆军计划与作战中枢工作)的理论是,这样会切断中国交通线,迫使中国最后不得不撤出他们的哨所。反映印度官员和参谋局人员当时意见的印度报纸和新德里的外国记者,在年初就预言、,陆军不久将采取步骤迫使中国撤出阿克赛钦。中国多次提出警告说,如果印度继续向前推进,就会引起“严重的后果”,而且语气越来越严重,但印度总理尼赫鲁都置之不理,并且让那些认为中国语气包含有危险性的议员们不要担心。他说:“虽然(中国)照会威胁说他们可能采取一切步骤,但不值得大惊小怪。如果他们果真采取那些步骤,我们就准备好对付他们。”6月,尼赫鲁再度叫议会放心,他说西段的形势,“比以前更有利于印度了”。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步兵营(原注:贾特联队第5营)开进拉达克,并奉命向前推进。和其他三个营一样,该营也分散成为驻守哨所和巡逻的小队。到了仲夏,印度在这一段设立了约有60个哨所。与之相对峙的是中国的一个整师。这意味着中国军队在人数上同印军的比例超过五比一。但两者间实际作战能力的差距更大。这不仅因为中国军队是集中的而印军是分散的,中国军队可以乘坐卡车而印军只能步行,还因为中国军队有正规的支援火力,而印度的第114旅却只有一个中型机关枪排。人们可以看到,中国把重迫击炮和无后坐力炮对准印度哨所。中国步兵也都配备有自动步枪。印度的最重型武器是76毫米迫击炮,大部分哨所连这样的迫击炮也没有;士兵配备着一战以前所使用的李恩菲德步枪(原注:1953年印度开始设计一种本国出产的自动步枪,到1956年制造出几种类型供试用……直到1962年边境战争的最后阶段,印度军队才收到几十支自动步枪,还是美国和英国赠送的)……中国的警告被看作是恫吓

1962年初,中国开始在地面上做出强有力的反应。凡是印度为控制着中国据点设立哨所的地方,中国就立即在印度哨所的周围构筑更多的据点。4月间,北京通知印度说,在西段,即自喀喇昆仑山口到空喀山口这一段,中国正恢复1959年一度停止的边境巡逻。中国警告说,如果印军继续向前推进,中国将在中印边界全线恢复巡逻。照会描述了在奇普恰普河谷的印军,如何在中国哨所的两面设立据点,并“逼近中国哨所,进行挑衅”。北京说,如果这种挑衅行动继续下去,中国部队将不得不被迫实行自卫,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都必须由印度承担全部责任。

印度政府把这些警告看作是恫吓,把中国在地面上的威胁性行动都当作是虚张声势,一概不予理睬。5月初,中国部队摆开进攻的阵势,向印度在奇普恰普河谷新设的一个哨所推进,并做出打算摧毁该哨所的姿态。西部军区请求批准撤回该哨所,这一请求转呈尼赫鲁。尼赫鲁认为,中国是在显示武力,以考验印度的决心,他说,应该坚守该哨所并派兵增援。中国的威胁性行动没有继续下去。于是,印度政府和陆军总部就得出结论,认为总理的判断和胆略已胜利地得到证明,“前进政策”也从而得到证明。他们后来再一次从加勒万事件中得出同样的结论。

在陆军总部的地图上,加勒万河谷看起来是部队进入中国占有的领土的最好路线之一。实际上,通过这个河谷的小路是极其艰险的,而且中国至少自1959年以来就在上游的萨木崇岭设立了一个哨所。考尔(编注:印陆军参谋局长)最早下令向前推进的行动中,就包括派一支巡逻队溯加勒万河而上,设立一个控制萨木崇岭的哨所。但因地势艰险,在冬季溯河而上进入河谷的尝试失败了。4月,印度陆军总部下令试走另一条路,从南面越过山岭。西部军区的道拉特·辛格中将对此提出了异议。他警告说,中国在萨木崇岭的哨所设立已久,任何威胁这个哨所的行动,肯定会引起强烈反应……考尔回答说,加勒万河是一个交通枢纽,“中国能够沿着这条河取得重大进展”,所以必须抢先一步,防止他们这么做。

据此,印军派遣了一排廓尔喀士兵从温泉出发,爬过险峻的山岭,在一个多月后出现于加勒万河的上游,并于7月5日在那里构筑了工事。他们这样做,不仅切断了中国在稍下方设立的一个哨所,而且阻拦了中国的一个小运输队。7月8日,中国提出了“严重抗议”的照会,要求印度军队立即撤出,并警告说,中国方面“决不能在印度有增无减的武力进逼面前屈服……也决不会在遭到无端攻击时放弃自卫的权利”。印度答复说,印度部队“一直在加勒万河谷进行例行巡逻,从未在该河谷遇到过任何中国渗入者”。印度也对中国在地面上的反应行动提出“强烈抗议”,警告说,如发生任何不幸事件,将完全由中国负责……

持续不断的外交压力

7月10日,中国出动了一个连的兵力摆着进攻阵势,向印度哨所前进,不久,兵力又增加到一个营。中国的译员通过扩音器,试图煽动廓尔喀人的民族感情;中国人宣称,他们比起印度来是尼泊尔的更好的朋友:廓尔喀人为印度扩张主义的野心服务,是愚蠢的。廓尔喀人卧倒在地,紧扣扳机,而没有竖起耳朵。印度政府认为,这是前所未有的最危险的对峙局势,就要中国大使到印外交部去,警告说,如果中国军队进一步逼近加勒万哨所,印军就将开火。如果哨所遭到攻击,印度将对中国的阵地采取报复行动。几天后,接近加勒万哨所的中国军队稍有后撤(他们曾进抵距该哨所不到100米的地方);但继续以相对大的兵力包围该哨所,切断了它的陆路供应。西部军区打电报给新德里说,企图由陆路运东西给该哨所必将引起冲突,因而请求空投。当天收到的答复说,供应品将由陆路运输。按照新德里的看法,在这场怒目相视的对峙中,由于中国眨了眨眼(原注:没有进攻加勒万哨所),对峙的局面就缓和下来了,所以为了保持道义上的主动权,就要派一队人从陆路救援哨所,以此向包围者挑战。因此,另一小支部队被派往加勒万。8月,这支小部队在中国部队枪口下被迫退回。中国人说,他们如再前进,就要开火。西部军区报告说,使用武力是行不通的,是印军现在力所不及的,而且还会引起公开的敌对行动。于是,加勒万哨所改由空投供给,直至10月20日它被摧毁时为止。

7月11日,印度发表了中国包围加勒万哨所的消息,报道把加勒万事件说成中国入侵印度领土的新挑衅。后来,当报界和政界人士了解到,中国还没有把他们在外交上和军事上要进攻哨所的威胁付诸实施时,他们就认为印度已经取得胜利而欣喜若狂。《印度教徒报》写道:中国部队“在印度小队守军坚决抵抗的面前”撤退了,这就足以证实“前进政策”的基本逻辑:只要印度军队坚决前进,中国除虚声恫吓外不会再采取什么行动……

尼赫鲁把印度这个时候的行动形容为“双重的政策”,就是说在地面上采取军事行动,辅之以持续不断的外交压力。本着这种见解,印度把尼赫鲁在1959年提出过的双方各自从自己的主张线后撤的建议略加修改,重新提出。这个建议,正如尼赫鲁再度向议会保证的那样,意味着中国要撤出很大片的地区,而印度只撤出很小片的地区。中国以前曾拒绝这个建议。新德里现在给这颗苦药丸包上一层糖衣,即印度“允许……中国继续使用阿克赛钦公路于民用交通来往”……在向北京重新提出撤退建议的同一天,尼赫鲁在人民院(下议院)重申印度准备冒同中国战争的风险,接着又说:“如果我们准备收复(被中国占领的地方),而又足够强大,那么,其他的因素也会起有利的作用,这些因素再加上我们有决心采取任何行动,就有可能达成使这些地方获得放的某种协议。”

真实情况无人理睬

但北京在答复中说:“中国在自己的领土上,使用自己的公路,何用印度的允许?这简直是荒唐!”……印度重新提出双方撤退建议的照会中,引用了尼赫鲁5月2日在人民院中说的一句话:“印度并不希望而且非常不喜欢同中国打仗,但是这不是印度所能控制的。”这就很接近于对中国进行战争威胁了。北京拒绝了这项建议,并认为这是“要他屈服的片面条件”,指出中国不是一个战败国,并宣称,中国决不会在武力威胁面前屈服。

新德里从这次交换文件中得出的结论是:“前进政策”的推行,还没有给中国足够的压力,所以必须继续进行,直至中国承认它必须撤退时为止。

西段的印度军队竭力推进,并在中国哨所的近距离射程之内设立了一批小哨所。从他们的所作所为看来,他们倒像是一支强大军队的先锋,而不是一场疯狂的政治赌博的赌注。但在印度政府的国内批评者看来,“前进政策”肯定还不够大胆,他们继续要求对中国采取更有力和更迅速的行动。印度政府为了替自己辩护,就玩弄数字游戏。官方发言人把地图上标出的新的印度前沿哨所用线连接起来,计算这样划进去的地区面积有多大,然后就宣称印度已收复中国“占领”的土地四分之一以上。一位随时可以见到印度总理并报以肉麻捧场的印度记者报道说:西段印军已“在6500平方公里的广阔的战线上全面推进”,祝贺尼赫鲁取得了“拿破仑式的大胆的规划所取得的独一无二的胜利”,其他记者也都报道说,印度实力雄厚,装备优于中国军队,而且说中国边防部队都战斗力很差……这种气氛助长了主战论。有一些议员已忘乎所以。8月间,人民院辩论边境形势时,另一名议员宣称:“200名印度兵就等于2000名中国兵。为什么我们要怕他们?为什么我们不能把他们撵回去?”

有人把真实的情况讲出来时.也根本无人理睬。那年夏天早些时候,印度驻美大使B.K.尼赫鲁(印度总理的另一位堂兄弟),曾对电视记者坦率地讲过,印度国防部队的装备很差,无法保证国家的安全。于是,在议会中就有人对他的话提出了质问。虽然议员们指出这位大使说的话同总理屡次保证陆军完全能保卫边疆的说法相矛盾,但他们却偏重于建议,对这位大使的轻率发言给予纪律制裁,而不想去搞清这两种说法究竟哪一种是真实的……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2489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公共职能的私有化与新自由主义国家治理危机

公共职能的私有化与新自由主义国家治理危机
西方国家的公共职能私有化,为私人资本在公共领域拓展了盈利空间,但却加剧了金融化趋势,公共管理[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