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佗无奈小虫何!"毛泽东诗词中的“小虫”

来源:微信公众号“皇城根下” 作者:林叟 时间:2018-05-30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1958年的一个夏日,毛泽东照例工作到很晚。夜深了,他翻起了每天必读的《人民日报》。读到报上的一条新闻后,他不禁“浮想联翩,夜不能寐”,直至“微风拂煦,旭日临窗”。

不仅如此,一夜未眠的毛泽东,信步至黎明的窗前,“遥望南天,欣然命笔”,一口气写下了两首七律诗。

他给这两首诗起名为:《送瘟神》。

其一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其二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毛泽东这是读到了什么新闻而大发诗兴呢?他本人在诗序里说了:“读6月30日《人民日报》,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

毛泽东诗词中的“小虫”

原来,勾起毛泽东诗情的,竟是一种名叫“血吸虫”的虫子。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毛泽东提到的余江县消灭的东西,准确地说,应是那种虫子引起的一种相当害人的传染病:血吸虫病。这虫子可是非同一般,它曾享有全球性声誉。

科普一下:

【血吸虫病,是由裂体吸虫属血吸虫引起的一种慢性寄生虫病,主要流行于亚非拉的73个国家。主要分两种类型:一种是肠血吸虫病,主要为曼氏血吸虫病和日本血吸虫引起;一种是尿路血吸虫病,由埃及血吸虫引起。
我国主要流行的是日本血吸虫病。传染源:血吸虫卵。传播途径:皮肤、粘膜接触了疫水或此病患者粪便中的活卵。症状:晚期病人极度消瘦,腹水、巨脾、腹壁静脉怒张等。】

笔者总结了一下重点:(1)此病主要流行于亚非拉,大概属于“穷病”。(2)中国流行的此病是由日本血吸虫引起的。

嗯?莫非这虫子是从日本渡海而来,祸害我中华百姓?遂又查,得知:原来此种血吸虫是由一位日本人在日本首先发现的,故定名为“日本血吸虫”,主要分布于中国、日本、菲律宾和印尼等国。

实际上,早在远古,中国就有血吸虫病了。学者们认为,它在中医学中,大约归属于“蛊症”的范畴,被称为“蛊”“蛊毒”“蛊胀”“水肿”“溪毒”“水毒”等。在《周易》中就有“山风蛊”的记载。1972年和1975年在湖南长沙马王堆出土的《医书》所载的数百药方中,医治“蛊”的药方就有5例。

更令人惊奇的是,在马王堆女尸轪侯利苍之妻辛追和湖北江陵出土的男尸五大夫遂少言的肠壁和肝脏中,都发现了形态结构保存完好的血吸虫卵。根据墓内随葬文物记录,辛追葬于西汉武帝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遂少言葬于西汉文帝十三年(公元前167年)。

这说明,早在2100年前,两湖地区已有血吸虫病流行。特别是作为贵族夫人和江陵五大夫这样的官员都患有血吸虫病,可以想见当时的流行情况是多么普遍和厉害。

毛泽东感叹: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看来,华佗也拿这可憎又可怕的小虫子没办法,这并不是毛泽东的诗意想象,完全是写实啊。

有人考证,赤壁之战(发生于东汉建安十三年即公元208年)中,孙权、刘备以区区数万之众,却能打败兵力不少于30万的曹军,除了其他因素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曹军突然感染了瘟疫。

《三国志》中多处记载曹军遭疫之事,如其中的《魏书·武帝纪》:“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于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军还。”《吴书·吴主传》:“公烧其余船引退,士卒饥疫,死者大半。”

赤壁就位于长江中游的两湖平原,都是处在严重血吸虫病流行区。因此,学者们推测,曹军感染的瘟疫是血吸虫病的可能性极大。

毛泽东诗词中的“小虫”

还有人考证推测,著名的孙吴大将鲁肃、唐代大诗人杜甫,均因患血吸虫病而死,葬于岳阳。

所以,血吸虫病为祸中国南方久矣。据统计,新闻里说到的余江县所在的江西省,在解放前的40年间,死于此病者达30余万人,因此病猖獗而毁灭的村庄达1300多个;余江县30年间3万人死于血吸虫病,42个村庄人烟灭绝。当地曾有一首“流行歌曲”,歌词竟是这样的:

【“妇女遭病害,
只见怀胎不生崽。
多年难闻婴儿声,
十家九户绝后代!”】

所以,毛泽东诗里的“万户萧疏鬼唱歌”,也是十分写实的。

到了1955年,江西的血吸虫病依然严重。

那年秋天,毛泽东从北京出发,一路向南考察。到了江西才知道,这里的血吸虫病十分厉害,流行于35个县,疫区人口达600余万,患者57万余人。

其实从新中国成立起,南方各地已采取了种种防疫措施,但显然成效还不够。而当时江西这样的情况还只能排第三,湖北湖南两省比这还严重。可怕的瘟神,在长江南北大地上游荡。

这件事,毛泽东记在了心头。当年12月,他在杭州召开的农村工作会议上郑重提出:

【“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

他还提醒人们:

对血吸虫病要全面看,全面估计。它已成为我国现有流行病中危害最大的一种病害,严重地影响着农业生产,危及到民族的健康与繁荣。

要看到它的严重性。共产党人的任务就是要消灭危害人民健康的最大的疾病;防止血吸虫病要当作政治任务,各级党委要挂帅,要组织有关部门协作,人人动手。

毛泽东诗词中的“小虫”

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中央成立了血吸虫病防治领导小组。1956年1月,中共中央批转《关于防治血吸虫病的报告》。同年2月7日,在最高国务会议上,毛泽东作出了“全党动员,全民动员,消灭血吸虫病”的指示。

血吸虫病为什么那么难治?竟然需要全党全民起来干?

血吸虫病的宿主,是钉螺。血吸虫卵在水里孵化成毛蚴后,钻入钉螺体内寄生,发育成尾蚴后又逸入水中。尾蚴碰到人和牲畜的皮肤,即钻入其中,在体内到处游走发育,损害脏器机能。

钉螺这东西遍布中国南方。它长相小巧,水陆两栖,小时候喜欢泡在河湖、池塘、沟渠、水田里,长大了则喜欢呆在水线以上潮湿地带的草丛中。而当地农民几乎天天在这些地方生活、劳作,很难躲避。于是,当年消灭血吸虫病的一大重点战役,就是灭螺突击战。

于是,南方各疫区人民积极响应毛泽东的号召,开始向血吸虫病宣战。1958年5月,余江县宣布在全国率先消灭了血吸虫病。卫生部为此发来电报,热烈祝贺。6月30日《人民日报》在醒目版面,以《第一面红旗》为题,报道了余江县消灭血吸虫病的喜讯……

令毛泽东激动得一夜无眠的,就是这样一则短短的新闻。

毛泽东诗词中的“小虫”

毛泽东诗词中的“小虫”

毛泽东诗词中的“小虫”

(江西余江送瘟神纪念馆)

说实话,读毛泽东生平传记,还从未看到有哪一种病,像血吸虫病一样受到他如此高度的关注。对这个病,他似乎有一种感同身受的切肤之痛……

1905年,湖南常德广德医院的美籍医师罗根在一名常德青年渔民粪便里检验出血吸虫卵,并确认为血吸虫病人,这是中国发现的首例血吸虫病患者。以后,不断在长沙、益阳、岳阳等地发现病人及钉螺。

那么注意了:湖南人毛泽东,从小就是生长在血吸虫病重灾区的。以前,湖南的洞庭湖区就给此病创造了许多俗称,什么“大肚子病”“筲箕臌”“水臌胀”“扬子热”“洞庭热”,等等。

想来毛泽东从小没少听讲血吸虫病,甚至很可能认识和接触过血吸虫病人,对此病的严重性曾有过十分直观而真切的感受,对它给百姓生命健康带来的危害深恶痛绝。因此,听闻有个灾县竟然消灭了它,岂不狂喜彻夜,兴奋感爆棚。

据史料统计,新中国成立时,全国约有1千万余患者,13个省的1亿人口受到威胁。经过那些年长期艰苦不懈的努力,到了20世纪70年代末期,患病人数已降至250万,且晚期病人已很少见到。如今,总体来看,中国大部分流行地区已基本上消灭或控制了血吸虫病。

令人感慨的是,某种传染病能被人类强力控制住,将其对人体的危害和蔓延趋势降到最低,但恐怕还难以真正做到完全根绝,尤其是在亚非拉的众多发展中国家。在中国,该千年小虫也不是那么容易就退出历史舞台的,它的踪影仍不时重现。

因此,为了老百姓的生命健康,“人民防疫”的眼睛,仍需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惕。而像洞庭湖、鄱阳湖的江湖洲滩地带等等这样一些地方,依然会是重点布控区域。

看来,我们还要不断地与各色“瘟君”斗下去。不过要相信,我们手中的刀剑越来越亮了,这些可恶的“小虫”们,翻不起什么大浪,终归是只能滚蛋的。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2487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考古实证中华文明上溯5000年,教科书将修改

考古实证中华文明上溯5000年,教科书将修改
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上,“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综合研究”项目发布最新成果:在距今5000[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