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崩塌,证明了马克思主义失败?不,恰恰相反!

来源:微信公众号“后沙” 作者:后沙月光 时间:2018-05-07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马克思主义信仰,是全世界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灵魂,失去了这个灵魂,这些政党就会变政治稻草人,要不成为资本主义的附庸,要不就被推倒撕碎。

二战之后,在多种因素作用下,欧洲许多马克思主义政党背弃了马克思主义,现在对这些政党有一个比较惯用的叫法--“左翼政党”。

今天最成功的马克思主义政党莫过于中国共产党,虽然古巴,越南等国也是共产党执政,但它们的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经济发展水平跟中国不可同日而语。

1921年中共成立之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影响进一步深入,但随后出了教条化问题,对中国革命造成了很大损失。

直到毛泽东确立了正确的斗争路线,才使中国革命成功有了根本保证,毛泽东将中国实际情况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到了21世纪,马克思主义仍然具有强大生命力。

西方发达国家,当社会难题,经济难题,发展难题出现时,他们仍然需要从《资本论》中寻求答案。

然而,最早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两个超级大国之一,社会主义阵营老大哥--苏联,却在九十年代初灰飞烟灭,成了一段历史教训。

西方学术界,舆论界一直想用苏联解体来证明马克思主义的失败,在很长一段时期内,蛊惑了不少人。

但随着中国快速崛起,他们开始惊慌失措,西方统治者真正恐惧的是,人类将发现一条崭新的,健康的,正确的发展道路。

并不是马克思主义令苏联解体,这一悲剧真正原因:是因为苏共背弃了马克思主义,把灵魂交给了魔鬼。

变一具稻草人,尽管这具稻草人高大无比,但仍然要任人摆布,直到彻底倒下。

在哄骗中迷失

军事上,没有国家可以击垮苏联,在没有外部入侵和内战爆发情况下,它却倒得如此之快。

是什么原因导致它的终结?

经济困难→民心思变→改革失败→拥抱“民主”→体制崩溃→国家解体。

然而,这种逻辑是倒推式的,它忽略了最重要一点:改革是否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引下进行的?

苏联成为一个工业化国家,在1937年就大致完成了,这是经济学家库兹涅茨(美国哈佛教授,197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给出的结论。

二战之后,苏联经济很快复苏,1950年工业产值已超战前水平,到1960年苏联社会平均两个家庭拥有一台收音机,10个家庭拥有一台电视机,25个家庭拥有一台电冰箱。从生活条件上来说,不输给西欧。

到1985年,以上生活物品已为每个家庭所拥有,有的还有小汽车。

工业品:粗钢,轧钢,水泥,金属制模机械,拖拉机,联合收割机产量都超过美国。

农产品:牛奶,小麦,鱼,猪,棉花接近美国。

比较弱的是生活消费品,以大,重,丑著称。

教育:从城市到农村,小孩都有教育保障,还有完善的高等教育系统。

医疗:人均医生人数和病床数均超过美国,整体实力跟美国不相上下。

但西方媒体对这些成就都有意回避,他们更热衷于苏联民众排长队购物画面。

消费品供不应求的情况出现,很重要的原因是交通问题,俄国以铁路为主,全国公路一直很差,国土面积太大了。

更重要原因是计划分配零售体系,客观上来说,每家每户消费速度不同,用得快的家庭无法随时得到补充(购买)。那么只好去商店碰运气,万一到货了呢?

排长队是种折磨,我们以前看到排队画面,你以为只是排队买东西吗?想得美,在经济停滞时期,特别是某个家家必用的产品缺货时。

先排队挂号,半天时间,拿到一个号。

再排队付款,半天时间,付款成功。

第二天,凭付款单去取货,再慢慢排队吧。

这种情况并非不能克服,也不是生死存亡地步,它比美国大萧条时代要好得多。

苏联需要经济体制方面必要的改革,以消除生产力发展与民众日益增长消费需求之间的矛盾。

这时,里根政府不但在军事上有意加强了对苏联的威胁,而且在舆论上发起全力进攻。

CIA不断在GNP(国民生产总值)NMP(物质生产净值)数据上做手脚,告诉欧洲民众苏联不行了,然后再用美国之音,欧洲自由电台给苏联人民带去“问候”,告诉他们一个天堂般的自由世界。

苏联国内,最早迎合美国的就是知识分子,他们将好莱坞影片中的美国,小说里的美国,图片里的美国当成真正的美国,在媒体上为西方价值观鸣锣开道,质疑自己国家的体制,除了资本主义道路,别无选择。

苏共中央也是流年不利,1982年11月,勃列日涅夫去世,安德罗波夫接位,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反腐,促进轻工业技术革新,加强劳动纪律,提高工作激励力度……一年多之后,安德罗波夫去世了。

1984年2月,契尔年科接位,他没有中断安德罗波夫的平稳改革政策,不过,他在1985年3月也去世了。

这样,大权落到了年轻人戈尔巴乔夫手里,没有安德罗波夫赏识,也就没有戈尔巴乔夫一路高升,他们都来自于斯塔夫罗波尔省。

1978年,47岁的戈尔巴乔夫成了中央书记(分管农业),1980年成了政治局委员。

1985年成为苏共最高领导人,谁也没想到他会如此惊人地背离安德罗波夫的平稳改革路线,他不是来医治病人的,而是把一个感冒患者开膛剖腹,又撒手不管。

戈尔巴乔夫用失民心的“禁酒运动”取代了得民心的反腐运动,不但在经济进一步受损(税收减少),而且令中央权威减弱。

第一个被戈尔巴乔夫搞砸的领域不是经济,而是思想领域。1986年初,他发明了“公开性”,还有新思维。

这一政策受益者是记者,作家,学者,艺术家这类从业者,他们的话语权大大提升,社会地位也远远超过科技人员,工人,农民。

3月,戈尔巴乔夫邀请大众媒体批评苏共,原本半地下状态的NGO组织和宗教组织全部解禁,公开露面。媒体上,以丑化苏联历史为日常工作,短短一年,这些媒体就从所谓的善意“批评”变成了对社会主义体制极力攻击。

原本需要用“争论”伪装的反共文章,也无需再加以掩饰。苏共二号人物利加乔夫提醒戈尔巴乔夫,媒体正在丑化苏联历史,已经落到反社会主义人的手中。

但戈尔巴乔夫把意识形态工作交给了雅科夫列夫主管(原驻加拿大大使),现在俄罗斯方面说他是美国间谍。

雅科夫列夫几乎换掉了所有大媒体主编,新主编全是亲西方知识分子,比如柯罗季奇掌握了《星火》杂志(国家解体后他马上躲到美国),1987年5月,雅科夫列夫解除了对美国之音以及所有反苏电台的干扰。

苏共把自己的媒体拱手交给敌人,而且他们还领着政府薪水,信息工作完全失去了主动权。

这些媒体和文人对西方文化的跪伏态度令人吃惊,苏联功勋剧作家谢尔盖耶维奇说过:这种丝毫不加掩饰的奴颜婢膝,在我们这一代人中是绝对看不到的。

外交上,戈尔巴乔夫撤换掉了令美国人头痛的葛罗米柯,换上了格鲁吉亚毫无外交经验的谢瓦尔德纳泽。谢瓦尔德纳泽在跟美国人谈判时,一次又一次让步,并告诉戈尔巴乔夫美国方面是非常“公允的。

谢瓦尔德纳泽的让步,远远超出了苏联军方制定的0:0原则,所谓0:0就是,苏联销毁多少中程导弹,美国也要相应销毁多少,直到双方完全销毁。

谢瓦尔德纳泽这种越权行为,激起了苏军总参谋部和国防部强烈不满,但戈尔巴乔夫总是站在外交部长一边。

谢瓦尔德纳泽还与契尔巴尼耶夫(戈尔巴乔夫心腹顾问)一道,源源不断地把《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每日邮报》等西方媒体对戈尔巴乔夫的赞美言论收集起来,交到他的办公室上。

戈尔巴乔夫把诺贝尔和平奖视为最高荣耀,主动让步与美国达成协议,而每一次让步之后,美国下一次要价就会提高。

背弃马克思主义

从安德罗波夫开始,改革侧重于经济,没有人想把党的领导取消,要在政治上颠覆苏共,戈尔巴乔夫却完全迷失了方向。

在意识形态极度混乱两年内,戈尔巴乔夫不是想着扭转局面,而是走得更远。他跟所有苏联领导人最大不同在于:不相信北约的威胁。

影响他产生这种思维的不仅有谢瓦尔德纳泽,还有心腹契尔巴尼耶夫,契尔巴尼耶夫原是苏共国际部书记波诺马廖夫手下,是个亲美派。

契尔巴尼耶夫认为元帅们夸大了北约威胁,想得到军费。他告诉戈尔巴乔夫威胁苏联的不是美军或北约军队,而是苏联军队。

逻辑很简单:苏军军费是造成经济危机的总根源。

戈尔巴乔夫居然认同这种逻辑,认为自己的国家军队是国家最大的威胁。他公开背弃马克思主义的举动,发生在苏共27大报告起草之时。

1986年1月,报告中的国际问题部份由波诺马廖夫负责,契尔巴尼耶夫协助,戈尔巴乔夫授意他的心腹将“新思维”加入报告。

契尔巴尼耶夫要求波诺马廖夫用新语言来表达“和平共处”,波诺马廖夫不同意,他反驳道:“什么是新思维?我们有正确的思维。让美国人去改变他们的思维吧!”

契尔巴尼耶夫告诉他,这是戈尔巴乔夫同志的指示,白纸黑字。

波诺马廖夫说:我不懂,我就是不懂。新思维在巴黎讲,在日内瓦讲,在伦敦讲,但那是对西方讲的。“

契尔巴尼耶夫,“那你认为戈尔巴乔夫同志在进行蛊惑人心的宣传?”

对话纪录有些长,跳过,最后一部份:

波诺马廖夫:“你到底在反对我们外交政策中的什么东西?难道我们没有宇宙空间站?没有洲际导弹?难道你在反对令美国害怕的东西--我们的实力?”

契尔巴尼耶夫官没他大,在报告出来后,他去找雅科夫列夫,又把戈尔巴乔夫的私货塞进报告。

然后,契尔巴尼耶夫得到重用,调进了戈尔巴乔夫顾问班子。

2月22日,戈尔巴乔夫把他叫去开会,详细地将自己的外交政策想法告诉他,让他归纳,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决心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

27大报告改来改去,就是要提出一个新思维:

人类利益高于阶级利益。

这个观念,虽然听上去很漂亮。本质上却全盘否定了马克思的历史发展观以及阶级分析理论。

人类利益最高,意味着什么?

凡是损害人类利益的威胁都应当被清除。那么苏联的核武器,导弹,军事力量是不是会损害人类利益?当然会。

既然人类利益最高,苏联就应销毁核武器,销毁中程导弹,撤出东欧军队。如果苏联这么做,那么拿什么去保护社会主义国家的阶级利益?

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存在一个前提条件----美国也必须这么做,甚至全世界都这么做。

也就是说戈尔巴乔夫把一个漂亮口号建立一个完全不可能的基础之上。

背弃马克思主义之后,苏联各个领域全部崩盘,民族问题迅速爆发,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再说军队,不要说士兵,连元帅们都不懂新思维是什么东西?

苏军建军精神一直是:打赢战争。

戈尔巴乔夫把它变成了:合理够用。

戈尔巴乔夫认为资本主义国家与社会主义国家战争不可避免的理论已经过时,连克劳塞维茨关于战争是政治的延续的思想也被他批判。

美国不敢打苏联,不等于美国不想打苏联,战争,也不是仅仅是互射导弹,九十年代它们甚至对俄罗斯采取了去工业化手段。

戈尔巴乔夫这种精神自宫行为,不但背弃了马克思主义,也背叛了苏联人民,短短五年之后,苏联就消失了。

按他的逻辑,苏联威胁没有了,九十年代俄罗斯很民主,那么北约也应当解散?但是1997年马德里会议后,北约毫不犹豫地再度东扩。

你讲“人类利益”高于一切,人家讲“美国优先”,戈尔巴乔夫天真到何种地步?美国英国在叙利亚行为不正好打他的脸吗?

今天资本主义大国嘴脸有改变吗?甜言蜜语骗不倒你,马上就凶相毕露。美国甚至妄想强迫中国中断2025制造计划。

利益观上--“美国优先”,

战略观上---“先发制人”,

道德观上--“天命霸权”

美国还是那个熟悉的美国:心狠手辣又无处不在。

中国现在走的就是一条运用马克思主义结合实际情况,思考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道路。

国际关系其实也是辩证统一的关系,中国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告诉世界: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任何国家要想自己发展,必须让别人发展;要想自己安全,必须让别人安全;要想自己活得好,必须让别人活得好!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2441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苏联崩塌证明了马克思主义失败?不,恰恰相反!

苏联崩塌证明了马克思主义失败?不,恰恰相反!
苏共把自己的媒体拱手交给敌人,而且他们还领着政府薪水,信息工作完全失去了主动权。这些媒体和[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