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苏共中央委员披露苏联解体内幕:别洛韦日协议与戈尔巴乔夫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作者:弗拉季斯拉夫·施韦德 时间:2018-05-03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肉食何人为国谋?!

——别洛韦日协议与戈尔巴乔夫

[]弗拉季斯拉夫·施韦德 作

马维先 译

写在前面的话:

这些年俄罗斯报刊曝光的戈尔巴乔夫执政时期发生的一些事件秘密,值得认真追踪研究。

例如,在苏联解体26周年之际,俄罗斯作者发表的文章认为,苏联解体前发生的“8.19”事件,组织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表面上看是副总统亚纳耶夫搞的,实际上是戈尔巴乔夫策划的最大的挑衅事件;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协助戈组织了所谓“八月政变”(即“8.19”事件),协助者中还有叶利钦。有意思的是,发表这一看法的是叶利钦的亲信波尔塔拉宁。可以不相信这一看法,但无法排除戈尔巴乔夫在该事件扮演角色的疑问,因为当时他在莫斯科记者招待会上有一句掷地有声的名言:我任何时候都不会对你们说出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真相!

再如,估计,很少人注意1987年发生的鲁斯特事件,更不会有人将该事件与苏联解体和戈尔巴乔夫的阴谋活动联系在一起。19875月德国人马蒂亚斯·鲁斯特自驾飞机降落到(莫斯科红场)瓦西里斜坡广场,如入无人之境。根据俄报刊曝光的事实可以推测,鲁斯特的飞行是根据“最高领导”的指示而组织的,其目的是为搞掉那些反对戈尔巴乔夫不计后果的单方面裁军方针的苏军高层将领制造口实。时任克格勃副主席弗·克留奇科夫在一次秘密谈话中称,根据戈尔巴乔夫的指示,他保障了鲁斯特飞抵莫斯科的行动。鲁斯特飞机在瓦西里斜坡降落事件的处理结果是,戈尔巴乔夫采取了全面的对将军们的清洗措施,特别是撤掉了苏联国防部长索科洛夫元帅,他曾极力抵制戈尔巴乔夫解散华约组织、匆忙将苏联军队撤出东欧和单方面削减苏联军事战略潜力的计划。鉴于该事件之前,戈尔巴乔夫私自扣留了两张苏联西北方向的防空地图,苏联最高领导层关于该事件存在大规模政治阴谋活动的事实正在逐渐浮出水面。

马维先研究员

2018429

 

核心要义

别洛韦日协议是标志着苏联解体的重要历史文件。事件亲历者——前苏共中央委员、立陶宛共产党第二书记弗拉季斯拉夫·施韦德认为:

第一,1991年的“八月政变”(即“8.19”事件)是改革失败后担心被追究责任的戈尔巴乔夫在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及叶利钦的支持协助下策划组织的,这次政变为12月别洛韦日协议的签订奠定了重要基础;

第二,叶利钦为了权力,做了美国利益的代理人,在筹备别洛韦日协议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苏联解体的掘墓人;

第三,1991128日,叶利钦赴白俄罗斯维斯库利参加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三个加盟共和国的首脑会见之前,曾与戈尔巴乔夫进行了长达4个小时的密切谈话。叶利钦赴白俄罗斯,戈尔巴乔夫是知道并同意的;

第四,苏联总统本可以追究参与别洛韦日阴谋无耻之徒的责任。苏联特种部队一整夜都处于最高级别的战备状态,等待赴白俄罗斯逮捕阴谋参加人。飞往“扎西莫维奇”机场用不了一个小时。但最后也没有等来苏联总统的命令,虽然根据苏联法律和19913月苏联关于保留联盟的全民公决结果——77.85%的居民希望生活在统一的国家,允许戈尔巴乔夫对别洛韦日阴谋者采取最严厉的措施。

第五,结论:由于担心拟于1991年召开的苏联共产党代表大会和苏联人民代表大会罢免他总书记、总统职务并追究其犯罪的刑事责任,戈尔巴乔夫这一时期为自己确定的任务是推动苏联解体;苏联不复存在对戈尔巴乔夫有利,这将能保障他有一个平安无事的未来。

第六,1996315日俄罗斯联邦会议国家杜马的N 157- II ГД决议强调指出:“俄罗斯联邦总统鲍·尼·叶利钦和俄罗斯联邦国务秘书根·爱·布尔布利斯签署的1991128日关于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的协议,没有得到俄罗斯联邦最高权力机构——俄罗斯联邦人民代表大会的批准,关于停止苏联存在的那一部分,过去没有,现在仍然没有法律效力。”但这已不可能让苏联死而复生。

英国大诗人拜伦有一句名言:一千年未必能建起一个国家,而为毁灭一个国家,一小时足以。对于苏联,1991128日,正是这样的时刻。

1991年的128日,在别洛韦日丛林的维斯库利别墅,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叶利钦、乌克兰总统列昂尼德·克拉夫丘克和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斯坦尼斯拉夫·舒什克维奇,藐视亿万苏联人在19913月关于保留苏联所表达的意见,宣布“苏联作为国际法主体和地缘政治实体,已停止存在”,并签署了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独联体)的协议(即别洛韦日协议)。

一、“改革家”戈尔巴乔夫

微信图片_20180501210717.jpg

1989年,戈尔巴乔夫改革的失败已经很清楚。其失败,以1990年加盟共和国宣布独立的形式表现出来。1990311日,立陶宛以最后通牒的方式宣布脱离苏联。立陶宛宣布脱离苏联对于戈尔巴乔夫来说,其实并非意外。因为,早在198610月雷克雅未克与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会晤时,他已同意关于波罗的海沿岸共和国脱离苏联的建议。而在19891223日与美国另一位总统老布什在马耳他会晤时,最终也同意了波罗的海沿岸国家脱离苏联。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的分离主义分子对此一清二楚。不妨再看看以下事实。2009615日戈尔巴乔夫与《共青团真理报》记者安德烈·巴拉诺夫谈话时称,开始改革之时他就知道:“波罗的海沿岸国家将会取得独立。”

1990年,因考虑不周的改革引发的苏联经济危机形势愈演愈烈,其他加盟共和国也开始纷纷宣布脱离苏联。1990612日,俄罗斯就国家主权发表声明。同年620日,乌兹别克斯坦通过独立宣言,623日—摩尔多瓦,716日—乌克兰,727日—白俄罗斯……之后,俄罗斯联邦内部也开始争先恐后地宣布拥有主权。事情竟然发展到,伊尔库茨克州也于19901026日宣布拥有主权。

与此同时,戈尔巴乔夫却摆出一副似乎不会发生任何特别事件的样子。对于他来说,1990121727日的苏联第六次人民代表大会是第一次“警铃”。代表大会工作开始前,人民代表萨日·乌马拉托娃提议首先将对苏联总统不信任问题列入会议日程,并称,“更换的不应只是方针,而是方针加国家首脑”。

微信图片_20180501210748.jpg

此时,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戈尔巴乔夫的忠实战友阿纳托利·卢基扬诺夫扭转了形势。他没有让任何人就乌马拉托娃的提议发表意见,而是对该提议进行记名表决。表决结果是:426票赞成,1288票反对,183票弃权。这毫不奇怪,因为在当时,只有苏联克格勃主席弗拉基米尔·克留奇科夫掌握了戈尔巴乔夫执行背叛政策的材料。而他却不愿意支持乌马拉托娃的提议,虽然他知道,1990223日,苏联克格勃中央机构代表会议曾致函戈尔巴乔夫并告诫他,如果不立即采取稳定苏联的紧急措施,国家将面临灭顶之灾。所以,作为克格勃首脑,克留奇科夫本应质问戈尔巴乔夫,他为什么对克格勃的信置若罔闻。克留奇科夫还知道,1990年美国国务卿贝克曾断言:“戈尔巴乔夫气数已尽……抛弃他的威胁并非宫廷政变,而是普通居民的不满。”但克留奇科夫却选择了沉默……

19914月的苏共中央全会是对戈尔巴乔夫敲响的第二次警铃,在苏联新任总理瓦连京·帕夫洛夫报告之后,发言人开始激烈地批评戈尔巴乔夫。戈尔巴乔夫忍无可忍,提出辞职。但戈尔巴乔夫的追随者宣布暂停会议并组织了支持总书记的签名活动。暂停之后,全会表决,对戈尔巴乔夫关于辞职的声明不进行研究。就这样,戈尔巴乔夫侥幸没有被清除出权力高层。

值得一提的是,19913月,根据美国总统老布什的请求,美国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带着考察任务访问了苏联。尼克松向白宫发回的报告结论也对戈尔巴乔夫不利:“苏联对戈尔巴乔夫已经厌倦。”

这是准确的判断。戈尔巴乔夫知道这一判断并开始加紧准备辞职。前总统办公厅主任瓦列里·博尔金对《生意人-权力》报发表的谈话提到了这一问题。他说,早在1990年,戈尔巴乔夫已“自感无地自容……他心灰意冷,但又极力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是总统办公厅主任,当我看到为送交他的一些食品(主要是美食和酒类,有时来许多箱)所开具的大量账单时,一切都清楚了。他在准备不时之需,准备不吉利日子的来临。之后,他把我叫去,请我料理他的一些私事……”

到了19918月,戈尔巴乔夫的总书记宝座已成了烧红的煎锅。他知道,19919月,按计划要召开苏联共产党代表大会,该大会将可能解除其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职务;之后召开的苏联人民代表大会也将罢免他的总统职务并根据所犯的大量罪行,追究其刑事责任。

微信图片_20180501210751.jpg

但戈尔巴乔夫并不甘心束手就擒。他不允许召开代表大会,特别是苏共中央代表大会,但又没有宣布苏共非法的冠冕堂皇的理由,他需要采取大规模挑衅行动,从而让苏共、克格勃和苏联人民代表失去活动能力。正是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戈尔巴乔夫在克留奇科夫的支持下策划了1991年的所谓“八月政变”。当时苏联许多人等待着某种类似的行动。

1991211日,莫斯科的克格勃约见了笔者。他们对维尔纽斯电视塔的流血事件很感兴趣,而这一事件是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和闹独立的立陶宛最高苏维埃首脑兰茨贝吉斯组织的。在这次事件中,牺牲了14人,但却使立陶宛摆脱了克里姆林宫仅存的残余控制并开始筹备夺取权力的相应机构。

那一时期,笔者是苏共中央委员,立陶宛共产党(苏共)第二书记,立陶宛最高苏维埃代表。因此,知道戈尔巴乔夫和兰茨贝吉斯的某些阴谋活动。对克格勃提出的“未来的后果是什么?”这一问题,笔者的答复是:“接着,将是全苏范围内的挑衅行动,目标是要让苏共、克格勃和军队威信扫地!”

笔者所持的关于戈尔巴乔夫准备利用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进行挑衅的看法,得到了叶利钦的亲信米哈伊尔·波尔塔拉宁的证实。2011818日在对《共青团真理报》发表的谈话中他称,组织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是苏联总统策划的最大的挑衅事件。在这次访谈中,波尔塔拉宁还称,协助戈尔巴乔夫组织所谓“八月政变”的还有叶利钦和克留奇科夫。此外,波尔塔拉宁还指出,在“政变”之前,叶利钦与戈尔巴乔夫常有来往。

关于戈、叶等人事前相互勾结,他们在“政变”之后的行为也证明了这一点。当时,戈尔巴乔夫乖乖地容许叶利钦颁布一系列超出俄联邦总统宪法权力和旨在非法攫取苏联权力的命令并不是偶然的。

毫无疑问,这一时期戈尔巴乔夫为自己确定的任务就是推动苏联解体,这将能保障他有一个平安无事的未来。

二、苏联的掘墓人——为了权力推波助澜的叶利钦……

导致苏联走向别洛韦日丛林毁灭之路的一连串事件,都与叶利钦密切相关。叶利钦前最亲密的战友米哈伊尔·波尔塔拉宁在2011128日对俄报的谈话中,关于叶利钦在筹备别洛韦日协议中的作用问题,波尔塔拉宁称:

“叶利钦发挥着决定性作用。他没有什么可损失的。对于他一切都一样:领导民主国家,还是法西斯国家,都一样,只要掌大权,只要不受任何人的控制。他与戈尔巴乔夫不谋而合,戈尔巴乔夫也一样,一切都无所谓,而他们之间的争斗只是就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吵吵嚷嚷’而已。实际上,任何争斗也没有!真实的情况是,他们在很短时间内达成了一致意见。”

接着,波尔塔拉宁告知:“在赴白俄罗斯之前,叶利钦在戈尔巴乔夫那里待了近4个小时。此时,盖达尔、沙赫赖、布尔布利斯也在外等着他。班子集合好了,而在开赴别洛韦日丛林之前,叶利钦还在听取戈尔巴乔夫的最后训导。之后,叶突然说:‘我要走了,与克拉夫丘克见面!’。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说:‘你到那里和他谈谈’。”

1992317日乌克兰总统列·克拉夫丘克对莫斯科记者沃林娜发表谈话称,叶利钦飞赴维斯库利经过了戈尔巴乔夫的同意并受戈尔巴乔夫的委托,戈尔巴乔夫感兴趣的是克拉夫丘克对三个问题的答复意见。这三个问题已在克拉夫丘克《我们的目标——自由的乌克兰:讲话,访谈录,记者招待会,吹风会》一书中披露。

叶利钦告诉克拉夫丘克:“我想让您知道,这三个问题不是我的问题,而是戈尔巴乔夫的问题,昨天我和他谈话,这些问题是我以他的名义提的。第一,您同意条约草案吗?第二,草案是否需要改变或修改?第三,您是否能签署该条约?”根据克拉夫丘克的说法,叶利钦说,如果克拉夫丘克不同意签署条约,他也不签署新的联盟条约。

1987年苏共中央委员会的十月全会上,叶利钦把批评的矛头指向苏共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的工作。他还对“某些政治局委员对总书记过度的颂扬”表示担忧。

叶利钦在苏共中央全会上的发言语无伦次,也没有多大的影响力。但戈尔巴乔夫仍认为,叶利钦“诋毁了政治局和书记处的工作以及政治局、书记处业已形成的氛围”。为此,叶利钦在苏共内受到了惩罚。

微信图片_20180501210755.jpg

叶利钦被解除了苏共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的职务,改任苏联国家建委第一副主席。但如往常一样,没有通报叶利钦被解除职务的原因。不仅如此,还对他在全会上的发言严加保密,而这又被叶利钦的支持者——《莫斯科真理报》编辑米哈伊尔·波尔塔拉宁加以利用。他编造了一份叶利钦在全会上的讲话,而该讲话与叶利钦在苏共中央全会上发言的实际内容没有任何关系。“天才”的记者将自己想在全会上说的话,全部塞进了叶利钦的发言中。这是一篇在所谓停滞时期苏联人等待已久的坦诚的发言。波尔塔拉宁用复印机将伪造的叶利钦的发言复印了很多份,发言火速传到了全国各地。很快,在苏联人的心目中,被克里姆林宫党的官僚不公正惩罚的鲍里斯·叶利钦成了人民的捍卫者。凭借这个事件,1989年3月叶利钦被选为苏联人民代表。在19895月~6月苏联第一次人民代表大会上,由于阿·卡赞尼克让出了自己的代表证,叶利钦成为苏联最高苏维埃成员并担任了最高苏维埃委员会的主席,进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

这一时期,美国的苏联学家开始对叶利钦产生兴趣。在苏联“历史柜”中,他们挖空心思地探寻困扰他们多年的老问题的解决思路。对失宠的政治家叶利钦的研究使他们茅塞顿开。众所周知,在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中,只有俄罗斯没有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原因很简单,在坚如磐石的苏联不能再建第二个重量级相同的政治中心,否则,有可能使苏共和苏联都面临分裂的威胁。随着具有超凡能力的人物叶利钦出现在俄罗斯政坛,美国人有了实现其在苏联建立第二个中心计划的可能性。

19899月,美国某个研究艾滋病的组织邀请苏联人民代表叶利钦赴美讲学。再没有比这更蹊跷的了:建筑师叶利钦与研究艾滋病组织……但无论戈尔巴乔夫还是克格勃,都没有为此感到不安。叶利钦在美国待了天,作了几次讲演,每次讲演的酬金25000美元。

很难说,这是些什么演讲。因为苏联客人访问期间,说客气点儿,一直处于“极度疲乏”状态。但叶利钦对美国专家提出的建议,却牢记在心。这些建议简单明了,且颇具诱惑力,那就是宣布俄罗斯主权,实行总统制和当总统。

这些情况,也是那位米·波尔塔拉宁在201189日对《共青团真理报》的谈话中透露的,访谈录的标题是:《谁让叶利钦掌握了大权?》。波尔塔拉宁称,“实行总统制的思想是叶利钦1989年从美国带来的。美国对我们的政治家进行了大量工作。叶利钦深受其影响”。

我想特别指出,在出访美国期间一直密切照管叶利钦的中央情报局曾向美国新任总统老布什报告,叶利钦能够给予美国的,将比戈尔巴乔夫更多、更快和更靠谱。这就是为什么老布什从一开始就将赌注押在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叶利钦,而不是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身上。

微信图片_20180501210759.jpg

19905月,叶利钦开始落实美国的建议。而且,形成了这样的印象,即戈尔巴乔夫在尽其最大努力,让叶利钦轻松地重返权力层。1990529日,鲍里斯·叶利钦当选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戈尔巴乔夫的班子并没有为叶利钦的班子设置像样的阻力。1990612日,在第一次俄罗斯联邦人民代表大会上,叶利钦的班子得以将下述问题列入会议日程:“关于俄罗斯联邦主权,新联盟条约和俄罗斯联邦人民政权”。在代表大会上,提议通过关于俄罗斯主权的声明,而声明规定俄罗斯法律高于联盟法律。戈尔巴乔夫出席了代表大会,看完声明草案后,戈尔巴乔夫称,他不认为声明对苏联有什么可怕之处,所以苏联当局将不会对声明作出反应。作为律师出身和苏联领土完整保障人的苏联总统,本应将该声明视为违反苏联宪法罪。但是……

19908月,叶利钦在乌法建议巴什基尔最高苏维埃和政府多抓权,多多益善,“只要他们吞得下”。事情竟然发展到俄罗斯的州都要宣布主权的地步。

之后,搞垮苏联的整个事态发展已没有任何阻力。也印证了苏联克格勃主席弗拉基米尔·克留奇科夫在1991617日苏联最高苏维埃秘密会议上的讲话,当时全国共有2200名敌人的利益代理人在进行活动。除此之外,克格勃主席发言正文还附有这些代理人的姓氏名单。从这些利益代理人在全国制造的商品奇缺规模看,他们的活动卓有成效。

但在最高苏维埃会议上,克留奇科夫的讲话只使用了一些笼统的词句。看来,他的立场再次由下述因素决定:他和他的部门参与了制造对苏联国家安全造成严重损害的形势。

三、维斯库利——苏联走向灭亡之路的最后一站

微信图片_20180501210802.jpg

在远离莫斯科的维斯库利举行会见的主要题目是加盟共和国领袖希望在没有戈尔巴乔夫操纵的情况下讨论组建主权国家联盟条约。

飞赴白俄罗斯是经过戈尔巴乔夫同意的,由根·布尔布利斯、叶·盖达尔、安·科济列夫和谢·沙赫赖组成的班子随身带了除掉苏联的别洛韦日协议文本草案。

因此,可以推断,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在出发前4个小时的会见中仔细研究了维斯库利会见结果的两个方案。

第一方案。克拉夫丘克同意签署新联盟条约,但附带某些条件。该方案实现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在1991121日,乌克兰就共和国独立问题举行了全民公决,其结果,90.3%的选民支持共和国独立。虽然选票上只写了一个问题,即支持1991824日通过的关于乌克兰独立的决定,没有涉及关于独立的乌克兰留在苏联还是脱离苏联问题,从法律角度看,这极为重要。而克拉夫丘克和他的班子认为全民公决的结果表明,乌克兰公民一致希望脱离苏联。

第二方案。即不管叶利钦提出什么条件,克拉夫丘克都会拒绝签署新联盟条约。这种可能性很大。在这一情况下,可能声明废除1922年关于建立苏联的条约。取而代之的,则是建立新的国家联合体——独立国家联合体(独联体)。在该联合体,戈尔巴乔夫可以谋求担任领导职务。

但没有人再相信戈尔巴乔夫。所以,还是决定在白俄罗斯举行会谈。为此,舒什克维奇选择别洛韦日丛林的维斯库利别墅作为会见的地点。这里距扎西莫维奇军用机场约50公里,该机场可以起降喷气飞机。别墅装有政府通信设备,堪称贵宾会见的理想之地。会见地点的可心之处是紧挨波兰边境(距波兰边境只有8公里),一旦戈尔巴乔夫采取敌对行动,可以步行逃向波兰。

1991127日,星期六,贵宾和他们的随从聚集在维斯库利别墅。哈萨克斯坦总统努·纳扎尔巴耶夫没有来。他愿意到莫斯科并在那里等待形势发展的最终结局。根据今天已知的情况可以肯定,无论克拉夫丘克,还是舒什克维奇,都没有在会见时签署别洛韦日协议的计划。

克拉夫丘克的目的是打猎和谈石油和天然气供应问题,因此来后立即奔赴丛林寻找猎物。列昂尼德·马卡罗维奇在高台上冻了一会儿,一无所获地回到温暖的房间。

至于舒什克维奇,他原本就没有准备在该官邸制订和通过如别洛韦日协议那样的重要文件。没有为随从国家元首的顾问、专家和警卫准备足够的地方,官邸也没有可以好好工作的房间,甚至没有打字机和其他办公用品,只能派飞机到莫斯科取传真机。某些东西不得不向“别洛韦日丛林”自然资源保护区管理机关借用,甚至打印文件的打字员,也是该管理机关的工作人员。

1991128日下午4点,文件备妥。摄像机和照相机镜头对准鲍里斯·叶利钦、列昂尼德·克拉夫丘克和斯坦尼斯拉夫·舒什克维奇,拍摄他们在苏联停止存在和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协议上签署自己名字的时刻。签字之后,叶利钦立刻与美国总统老布什通话并向他报告了这一事件。

四、别洛韦日协议没有法律效力

微信图片_20180501210806.jpg

签署《别洛韦日协议》的三国领导人

关于签署别洛韦日协议和叶利钦与布什通电话的消息,立即有人报告了戈尔巴乔夫。但为时已晚。叶利钦打电话给布什,是在暗示戈尔巴乔夫,他不再认为戈尔巴乔夫是合作伙伴。

苏联总统本可以追究参与别洛韦日阴谋无耻之徒的责任。苏联特种部队一整夜都处于最高级别的战备状态,等待赴白俄罗斯逮捕阴谋参加人。飞往“扎西莫维奇”机场用不了一个小时。但最后也没有等来苏联总统的命令,虽然根据苏联法律和19913月苏联关于保留联盟的全民公决结果——77.85%的居民希望生活在统一的国家,允许戈尔巴乔夫对别洛韦日阴谋者采取最严厉的措施。

合理的解释只能是——苏联停止存在对戈尔巴乔夫有利。戈尔巴乔夫的警卫队长弗拉基米尔·梅德韦杰夫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戈尔巴乔夫的人生信条:只要自己活得好。苏联解体后的结果是,戈尔巴乔夫向叶利钦提出的个人物质要求清单得到了满足。这是对戈尔巴乔夫乖乖辞去苏联总统职务的“补偿”。

关于别洛韦日协议没有法律效力问题,这些年来谈得很多,最主要的有两次。19911211日,苏联宪法监督委员会通过了一项声明,认为别洛韦日协议违反了苏联“关于解决与加盟共和国退出苏联相关问题程序”的法律。声明强调,根据该法律,一些共和国无权决定涉及其他共和国权利和利益的问题,苏联权力机关只有“在以宪法程序解决关于苏联命运问题之后”,才可以停止自己的生存。

1996315日俄罗斯联邦会议国家杜马“关于1991317日就保留苏联问题的苏联全民公决结果对俄罗斯联邦—俄罗斯法律效力”的N 157- II ГД决议中的意见作为补充。决议说,“准备、签署和批准关于停止苏联存在决定的俄罗斯联邦公职人员,粗暴违背了俄罗斯各族人民在1991317日苏联全民公决中就保留苏联问题所表达的意愿,这也包括关于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国家主权的声明”。

决议还强调指出,“俄罗斯联邦总统鲍·尼·叶利钦和俄罗斯联邦国务秘书根·爱·布尔布利斯签署的1991128日关于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的协议,没有得到俄罗斯联邦最高权力机构——俄罗斯联邦人民代表大会的批准,关于停止苏联存在的那一部分,过去没有,现在仍然没有法律效力”。

1996315日俄罗斯联邦会议国家杜马的N 157- II ГД决议,是至今为止对别洛韦日协议及其签署者的正式官方法律评价。但这已不可能让苏联死而复生。

作者:[]弗拉季斯拉夫·施韦德:原苏共中央委员、立陶宛共产党第二书记、立陶宛最高苏维埃代表。

译者:马维先: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三期,原文题目为《别洛韦日协议与戈尔巴乔夫》。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2433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今天,为你讲述一位传奇

今天,为你讲述一位传奇
他对幸福的理解不一样,他说过他这一辈子真的很愉快。参加第一次核试验的人们回忆起,那个时候他[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