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昔日农奴讲述真实的“香格里拉”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魏云峰 时间:2018-03-30
0 西藏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西藏

左图为被挖去双眼的农奴格达在民主改革中控诉农奴主的罪行:农奴主将沉重的石帽戴在农奴头上,用石头敲击将眼珠挤压出来,再用利刀把眼珠剜下。右上为鞭笞人的法鞭,右下为夹手指刑具。新华社发(资料照片)

相关阅读:西藏百姓为什么感谢毛主席共产党?看看这部纪录片就知道了

西方时常将西藏想象成上世纪30年代那本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中描写的“香格里拉”,那个充满东方神秘色彩的祥和理想国度,由此屡次对中国在西藏的民主改革政策指手画脚。然而把历史书回翻59年,在民主改革之前的西藏当真是那个“香格里拉”吗?听听当年那些农奴们的回忆就知道了。

80多岁的旺堆老人,曾在1963年真实还原西藏农奴社会的电影《农奴》中扮演藏族农奴强巴。他回忆说,自己当年被选中出演强巴,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因为他出身农奴,除了没有装过哑巴外,经历和强巴惊人地相似。旺堆老人说,民主改革前,西藏的农奴都没有文化,不知道自己的出生日期,“我只记得自己属猴,后来汉族同志根据我的属相帮我推算出我是1932年出生的”。

1959年民主改革前,西藏农奴分为三类:差巴、堆穷、朗生。其中朗生在藏语中的意思是“家里养的”,没有任何生产资料,受领主绝对支配,毫无人身自由和权利。堆穷指“小户人家”,靠租种领主、大差巴户的小块土地为生,要向领主交纳人头税。差巴的地位在农奴中最高,有相对稳定的土地使用权,但要承担沉重的赋税。

旺堆老人的父母属于次角林寺庄园的下等差巴,按照民主改革时的阶级成分标准来划分,“他们应该属于贫苦农奴”。旺堆生下来就是农奴。“我是领主家的财产,每个农奴都有自己的主人,我的主人是寺庙的喇嘛。”“主人不管你跟谁结婚,反正你生的孩子是我的私有财产,长大后是我的劳动力。”农奴生下男孩归男主人,生了女孩归女主人。

老人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靠种地,虽然父母一年忙到头,但家里每年都要借高利贷,借5斗青稞,秋收后就要还6斗,“很厉害”,欠的债越来越多。1959年到西藏实地采访的美国记者斯特朗曾在当年出版的《百万农奴站起来》一书中记录说,三大寺之一的哲蚌寺在借给农奴粮食种子时,用盛25斤的小斗称,在收租时则用32斤的大斗称。这样的悲惨境遇,正如当时民歌所唱:“即使雪山变成酥油,也是被领主占有;就算河水变成牛奶,我们也喝不上一口。生命虽由父母所生,身体却为官家占有”。

旺堆老人的经历只是旧西藏百万农奴的缩影。当时《十三法典》《十六法典》将人分为三等九级,上等上级人的命价为与其尸体等重的黄金,而下等下级人的命价仅为一根草绳,因此农奴主可以任意对农奴施加诸如断手、剁脚、割耳、抽筋、投崖等刑罚。甘丹寺赤降拉让中108名苦主的控诉和1200名群众调查的材料显示,有541人被打,其中165人被打伤致残,538人被逼当奴隶,1025人被逼逃亡在外,265户的亲人被活活打死或用其他手段残害致死,有484名妇女被强奸或轮奸。

西方想象中“人人信教”的旧西藏是追求精神平和、心灵纯净的理想王国,但讽刺的是,当时即便是号称学经场所的寺院,绝大多数入寺的农奴子弟依然是不识大字的文盲,只是会干活的工具。年轻僧人洛桑德烈控诉称,上层僧人讲经时说过大量善待生灵的教诲,却从来没见过哪个上层喇嘛对穷困僧人发过慈悲,对世俗信徒甚至更坏。哲蚌寺一名叫钦沛次美的喇嘛在35年间强奸的妇女成百上千,甚至企图强奸管家的妻子。在管家夫妇指控时,钦沛次美干脆对他们实施“剥皮刑”,然后将他们流放到荒无人烟的那曲地区。

新中国中央政府在1951年5月23日与西藏地方政府签订废除农奴制的“十七条协议”后,不甘心的西藏噶厦政府和上层贵族到处造谣称“汉人医院毒死人,汉人学校蛊惑人的灵魂”,中央政府赠送的改良农具会让“土壤中铁毒”。与此同时,他们对地方的剥削依然毫不收敛。1956年那曲地区遭受重大雪灾,受重灾人口超过1.8万,大量牲畜死亡,而西藏地方政府对严重的雪灾视而不见,反而以“牛羊死了,酥油不会死”为借口拒绝减免酥油,在6个宗搜刮酥油3.92万公斤。

1959年,中央政府带领西藏各族人民平息达赖集团的武装叛乱,并通过民主改革使西藏成为人民民主的新西藏。同时,旧西藏原先那种具有精神禁锢性质的“政教合一”封建农奴制度也被彻底摧毁,实行了政教分离和宗教信仰自由。正如旺堆老人所说,西藏民主改革的实现让西藏百万农奴第一次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成为自己命运和西藏社会的主人。

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西藏社会经济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2017年西藏自治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30671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330元,已建成的公路总里程7.8万公里,乡镇通光缆率、通邮率和行政村通电话率均为100%。

相关阅读:

晒晒我们的幸福生活

西藏各地各界群众欢庆百万农奴解放59周年

晒晒我们的幸福生活

1522262813245_1

28日上午,拉萨,群众在庆祝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文艺演出现场观看精彩节目。

李洲 摄

1522262819267_1

那曲地区扎仁镇小学的孩子们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上课。

格桑吉美 摄

1522262825242_1

28日,纪念西藏百万农奴解放59周年“升国旗 唱国歌”仪式在布达拉宫广场举行。

旦增 摄

3月28日上午,拉萨布达拉宫广场鼓乐齐鸣,歌声嘹亮,来自西藏各地的3000多名群众,以升国旗、唱国歌的方式,欢庆百万农奴解放59周年。

“经历过苦难的人,才更加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作为翻身农奴的后代,我深切感受到,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才让西藏各族人民过上了今天幸福美满的生活。”在纪念会现场,家住拉萨市功德林街道雪社区7组的拉巴次仁说。

拉巴次仁——

今天的日子是祖祖辈辈盼望的格巴桑波(太平盛世)

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些外国人常把过去的西藏比作英国小说家詹姆斯·希尔顿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中的香格里拉,西藏似乎是一个乌托邦式的世外桃源。但现实是,西藏直到20世纪50年代还处于与欧洲中世纪相类似的封建农奴制社会,占总人口不到5%的农奴主占有西藏的全部土地、草场和绝大部分牲畜。

1959年3月28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西藏各族人民开展了一场以解放农奴为核心目标的群众性民主改革运动,彻底废除了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从那一天起,农奴分得土地、牲畜等生产资料,千百年来被当作“会说话的牛马”的农奴,第一次成为国家和自己命运的主人。

共产党来了苦变甜。民主改革后,过去一贫如洗的农奴生活发生了根本变化,拉巴次仁说:“今天的日子是祖祖辈辈盼望的格巴桑波(意为太平盛世)。”1961年,西藏各地开始实行西藏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普选,翻身农奴和奴隶第一次获得了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在党和国家的培养下,大批藏族干部走上了各级领导岗位,一些爱国进步的原上层人士也担负着重要的领导职务,比如吉普·平措次登过去是西藏的贵族,后来当过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而昔日他家的农奴拉巴平措,也担任过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他们两人过去地位悬殊,但在社会主义新西藏平等共事,这在旧西藏是根本不可想象的。

59年斗转星移,在党中央的高度重视和特殊关爱下,雪域高原改天换地,各族人民逐步过上了平等、富足的幸福生活。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西藏改革发展、民族团结、社会进步、民生改善等各项事业取得历史性成就。据国家统计局调查显示,西藏自治区农牧民对生活现状的满意率为97.7%,97.3%的西藏群众对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充满信心。

明吉措姆——

一位普通藏族女青年成为藏医药学专家,以前想都不敢想

西藏是藏医药学的发源地、资源地和传承地。“如今的藏医药学举世瞩目,但在旧西藏,藏医药学是三大领主独享的专利,像我这样的女性,根本就不可能接触藏医药,因为旧西藏有诸如‘女人与狗不准接近藏药制造过程’等严苛规定。”西藏藏医学院副院长明吉措姆说。

明吉措姆是西藏第一位在英国牛津大学和奥地利国家科学院分别完成医学人类学的双博士后。明吉措姆说,要是没有59年前的那场民主改革,一位普通藏族女青年成长为藏医药学专家,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在旧西藏,“农奴身上三把刀,差多、租重、利钱高;农奴面前三条路,逃荒、为奴和乞讨。”西藏人民在最黑暗、最野蛮的封建农奴制社会里痛苦挣扎,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解放了旧西藏,也正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古老的藏医药学才能够焕发生机。

据介绍,1951年前,整个西藏地区仅有3所藏医机构,从业人员总共不过几十人。但民主改革之后,藏医药学得到迅猛发展。她所在的藏医学院拥有专科、本科、硕士、博士等全科培养体系,已经培养了6000余名政治合格、业务精湛的藏医药专业人才。

“当家作主的农牧民群众不仅享受合作医疗保险优惠政策,而且可以任意选择藏医、现代医学、中医治疗疾病,特别是藏族妇女与男人一样,也可以在藏医药事业中积极作为、大显身手。” 明吉措姆说。

目前,西藏自治区已建成覆盖城乡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以免费医疗为基础的农牧区医疗制度覆盖全体农牧民,寺庙僧尼等全部纳入基本医疗保险范围。从学前到高中阶段在全国率先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15年免费教育。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不断健全,实现孤儿在市地级儿童福利院集中收养,建立了寺庙僧尼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各项社会保险参保人数达到300万人次。

土登——

从身无一物、居无定所到拥有一个幸福和睦的家

“我从一个目不识丁的小乞丐到一名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从旧西藏最底层的人到新西藏的人民教师、国家干部,从身无一物、居无定所到拥有一个幸福温暖和睦的家,这是怎样的巨变呀。”说到西藏的发展进步,自治区教育厅退休干部土登感慨地说。

来自西藏芒康县色登寺的僧人丁增松布对西藏民主改革59年来的沧桑巨变,也颇有感慨:“民主改革彻底实行了政教分离、废除了寺庙封建特权,推翻了寺庙内部的封建管理和等级制度,广大僧尼真正以平等自由的身份回归到心无旁骛、清净修为、潜心向佛的正途。社会主义新西藏各项事业突飞猛进、经济快速发展、社会安定和谐、群众幸福康乐,短短几十年跨越上千年。”

近年来,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全面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宗教政策,尊重和保护藏传佛教历史传承、宗教文化和宗教仪轨,西藏各地呈现出宗教和睦、佛事和顺、寺庙和谐的良好氛围。特别是大力实施一系列惠寺利僧政策,极大地改善了寺庙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为广大僧尼学习、生活等各方面创造了良好条件,广大僧尼充分享受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和最低生活保障等社会保障。“广大僧尼真切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关怀和温暖,感受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无比优越,享受到了和谐、稳定、发展、团结带来的巨大幸福。”丁增松布说。

“我虽然没有经历旧西藏,但我了解那段黑暗的历史,因为我爷爷经常给我讲当年他们连牛马都不如的苦难历史。爷爷一边说,一边抹着眼泪,嘱托我要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在拉萨中学,高二(6)班的学生普布志玛说。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2364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不准搞高科技,只准收洋垃圾!美贸易战目的太赤裸

不准搞高科技,只准收洋垃圾!美贸易战目的太赤裸
斩断中国产业升级道路,让中国继续在产业链低端,扮演好“世界工厂”“世界市场”乃至“世界垃圾[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