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寇被痛歼后给八路军留下感谢信

来源:党史纵横2017.9 作者:王贞勤 时间:2018-01-03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611372593,2463567069&fm=200&gp=0.jpg

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在波澜壮阔的八年抗日战争中,涌现出了许多令人啧啧称奇的传奇之战,1939年10月25日发生在山东省临朐县五井镇的那场激战,就是其中颇具代表性的一个:日伪军400多人偷袭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一支队的两个连,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100多名伪军被击毙,余部吓得狼狈逃窜,参加偷袭的40余名日军除一人被俘外全部丢了命,更奇的是,战后日军还专门给八路军留下感谢信…… 

日伪偷袭 

1939年初春,八路军鲁东游击第七、八支队在山东临朐、沂水、博山三县交界处整编为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一支队,马保三任司令员,钱钧任副司令员。这年6月,他们和驻扎在鲁中的第二、四支队紧密配合,粉碎了两万多日伪军的第一次大“扫荡”,扩大了根据地。8月,第一支队奉命进入临朐县,为粉碎敌人第二次大“扫荡”作准备。

在布防问题上,八路军的原则一般都是既能有利于打击敌人,又要防备敌人对八路军袭击。这一次,第一支队在临朐的布防情况是:支队司令部驻在茹家庄,将三营两个连的兵力放在嵩山脚下的暖水河一带,一营营部和一、二两个连队驻防在距司令部以北八华里的五井镇,三连设防平安峪、冶源一带。

五井镇距临朐城三十多华里,是临朐通往鲁南南麻、莱芜的必经之地,战略地位非常重要。这个镇子四周是石砌围墙,高五六米,四面各有一门,东门最为高大。镇内人烟稠密,店铺较多,是邹(县)、滕(县)、曲(阜)、泗(水)等县的买卖人常来常往的大集镇。因此,第一支队很重视这个地方,不但派驻了较多的兵力,而且钱钧副司令员也亲自驻在这里,以便在紧急情况下能及时指挥作战。

钱钧是八路军的一名骁勇战将,1905出生于河南省光山县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参加红军,历任四方面军手枪队长、团长、师参谋长,并参加了两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第129师教导团团长。1937年9月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翌年5月,奉派随干部队赴山东抗日根据地,先后任山东鲁中抗日联军独立第一师三团副团长、山东纵队第四支队二团团长和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一支队副司令员等职。

钱钧率部到达五井之后,一面抓紧练兵,一面发动群众,建立政权,以求尽快建立起巩固的根据地,随时做好反“扫荡”的准备。他发现五井镇东边约300米远有一坐莲花山,是该地区的制高点,就在那里放了一个班哨,时刻警戒临朐城的敌人。

1939年10月25日凌晨2时许,镇子里一片寂静,除了执勤的哨兵外,紧张工作了一天的战士和群众都已入睡。突然,钱钧被村外激烈的枪声惊醒,清脆的三八枪声告诉他,可能是日军来了。然而,这几天他们却没有得到敌人可能来犯的任何情报。看来敌人是很狡猾的,想趁他们刚到此地,立足未稳,侦察、通讯联络等工作还不完备的时候,搞突然袭击。钱钧思索着刚要出门,一颗“八二”追击炮弹落在院子里,顿时房屋颤抖,尘土飞扬。

日军的炮弹继续向镇内发射,沉重的爆炸声在五井镇上空回荡。钱钧立即组织反击,八路军指战员面对敌人的突然袭击不慌乱,战士们迅速集合起来,遵照命令奔向前沿阵地。激烈的枪声从东面传来,钱钧立即赶到东门。一营营长李福泽已在这里,指挥部队开始向敌人还击。

这时他们设在莲花山上的班哨撤回来了,哨兵一跑进东门就气瑞吁吁地急间:“副司令员和营长在吗?”

“在,怎么回事?”钱钧急促地问。

“莲花山被敌人占领了。”哨兵回答。

“是鬼子还是汉奸?”

“鬼子!”

钱钧吃了一凉,感到情况严重。莲花山不仅是制高点,而且地形复杂,地势险要,其东面与大埠山、小埠山相接,是控制五井镇的重要位置。现在制高点陷入敌手,对八路军极为不利。哨兵向钱钧报告了莲花山被占领的经过。原来,敌人采用偷袭的办法,悄悄摸到山下,攻占了山头,八路军班哨寡不敌众,被迫撤出阵地。

五井战斗的序幕,就这样在八路军处于被动局面的情况下突然拉开了。 

各个击破 

一阵激烈的枪声过后,敌人停止了射击,周围恢复了寂静。钱钧和李营长迅速分析敌情,部署了兵力:一连守东门,监视南门;二连到北门,兼顾东北角炮台处。同时,选派几名侦察员出镇迅速摸清敌情。

敌人从北门开始发起攻击了,八路军奋勇阻击。但莲花山上的日军却一枪不放,敌人在耍什么花招?

侦察员回来了,从一名伪军俘虏口中得知:40余名日军是从临朐城来的,三四百名伪军是从青州、临朐两个地方来的。眼下日军都集中在蓬花山上,配有“八二”追击炮、掷弹筒、轻重机枪等武器。

听完侦察员的报告,钱钧心里有了底:从来犯之敌的人数和火力配备情况看,估计计敌人不会有牵制五井向南攻茹家庄我第一支队司令部的企图,只要在这里给其有力反击,最多午后,他们就会退走。拂晓偷袭,午后返回驻地,这是日军常用的战法。而我军眼下虽然只有两个连,同敌人一比好像处于劣势,但三连驻在平安峪一带,相距不远;况且还有临朐独立营驻扎在下五井,与五井镇形成犄角之势,再加上当地群众的积极支援,我们完全可以变被动为主动。于是,钱钧进一步调整了作战方案:牵制日军,断其退路;狠狠打击伪军,将其击溃;然后集中兵力围歼日军。

这时,敌人从东门、北门和炮台处同时向八路军发起疯狂的进攻。借着炮火的闪光,钱钧搞清了敌人进攻的阵势:东门是日军,北门和炮台处是伪军。很显然,敌人依仗火力的优势,齐头并进,互相策应,企图一举得手。

然而,他们没料到,这正给了八路军各个击破的好机会。钱钧当机立断,决定由他在东门指挥战斗,命令李福泽营长赶去北门,以灵活的战术,辅之以政治攻势,首先打掉伪军的嚣张气焰,挫其进攻势头。

李营长赶到北门时,进攻的伪军已接近到围子前面。李营长一面组织反击,一面命令副连长鲍汉源带一个排出了北门,向敌侧冀运动。同时组织战士在围墙上喊话:“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中国人不给鬼子当炮灰!”伪军本来就士气低落,在八路军的政治攻势面前,就更加胆怯、理亏。但在伪军官的威逼和火力掩护下,仍继续向八路军逼进。战士们的阵阵排枪、手榴弹在敌群中纷纷爆炸,伪军被阻击在围墙下,双方在僵持着。

伪军正要组织新的进攻时,突然侧后枪声大作,杀声震天,八路军的迂回部队和闻枪声赶来支援的临朐县独立营向敌人开火了。伪军受到夹击,又不摸八路军虚实,一时乱了阵脚。八路军一阵猛冲,伪军大队长被击毙,鲁南警备军的所谓副司令王德平也负了重伤,那些伪军士兵看到当官的死的死,伤的伤,谁还想卖命?于是,“树倒猿孙散”,他们抛下日军,丢下100多具尸体,狼狈逃命去了。

在伪军进攻北门的同时,东门受到日军猛烈的攻击。追击炮、轻重机枪发疯般地向八路军东门守军开火,几十名日军哇哇叫着向八路军冲锋,有的已占了东门外的房屋,有的已接近围墙。“打!”钱钧一声令下,步枪、机枪一齐射击,手榴弹像冰雹似地向敌人投去。日军第一次冲锋被击退,高大的东门依旧八路军手中。但是,八路军也有伤亡,伤亡的同志被送下阵地。

日军受到第一次打击后更狡猾了,也更狠毒了。他们一面打枪,一面推出从镇外抓来的老乡,强迫他们把高粱桔堆到东门下,企图放火烧毁大门。看到敌人这种卑鄙伎俩,战士们怒火满腔。等老乡们一退走,一桶桶水泼下去,火熄灭了,日军的阴谋又破了产。

击溃北门的伪军后,钱钧立即调整了部署,加强了东门的防守力量,同时命令镇子外的部队向莲花山侧冀迂回。日军见伪军溃逃,气急败坏地又开始了从东门到炮台一线的进攻,仗着装备精良,攻势极其凶狂。八路军军民协同一致,沉着迎敌,日军遭到八路军猛烈反击,又一次败退下去,但他们显然不甘心失败,仍然没有撤退迹象。

钱钧见敌人已被拖住,我军可以转守为攻了,只要抓住战机,就可以用优势兵力全歼这股敌人。于是,他立即派通讯员到茹家庄司令部驻地向支队司令员马保三报告战况,请调机炮连火速前来参战,同时传令驻扎在平安峪的三连也火速赶来投入战斗。 

痛歼日军 

战斗还在继续。太阳已从东方升起,日军布阵情况清晰可见。通过观察,八路军发现莲花山北麓一座石碑旁,有一挺日军的重机枪,东门外北边高大的坟堆后面和张家店南面的乱石堆里,各有一挺日军的轻机枪,三挺机枪成品字形,交叉火力,组成火网。

为了迷惑敌人,一个战士用步枪挑着军帽贴着围墙往上一举,立即引来敌人的一阵子弹,军帽时隐时现,位置不断变换,招引敌人不停地向军帽射击。有几个战士看这个办法奏效,也仿效着吸引敌人火力,其他战士则借机瞄准射击敌人。钱钧称赞战士们机智勇敢,一个战士风趣地回答说:“副司令员,这叫捉弄洋鬼子!”战士们都笑了。

战士们笑声刚落,忽然发现坟堆边的机枪不叫了,一个手持指挥刀的日军,伸头伸脑向镇上张望,也许那家伙发现自己受了嘲弄,在寻找报复的目标。“送他回老家!”钱钧一边自语着,一边顺手接过身边的战士手中的步枪,给了那日军一枪,随着枪声,那家伙粗笨的身体倒在了坟堆旁,再也不动弹了。

暂时沉寂之后,敌人的机枪又猛烈扫射。但好一会儿,不见敌人进攻。“敌人又在搞什么鬼名堂?难道要逃跑?”钱钧分析着,判断着。果然,日军开始向莲花山收缩了。

这时,八路军机炮连奉命赶到,并且从司令部带来了青州、临朐之敌暂无兵力向五井增援的可靠情报。围歼敌人的战机已经成熟,钱钧命令部队:立即出击,夺回蓬花山。进攻开始了,八路军战士勇如猛虎,向山上冲锋。山上守敌凭借着有利地形和几件重武器,负隅顽抗,战士们被压在山腰。

这时,我们的迫击炮怒吼了,炮弹不停地落在敌人据守的山头上、大庙里。在炮火支援下,八路军指战员巧妙地利用地形地物,迅速接近山头。穷凶极恶的日军端着刺刀,嚎叫着向八路军反扑,战士们同敌人进行了肉搏战。日军渐渐不支,只好夺路下山逃窜。战士们紧紧追赶,把敌人团团包围在莲花山东北山脚下的一片坟地里。

日军见突围不成,援兵又就等不来,预惑到末日来临,只得凭借坟包、树林,进行垂死挣扎。这时,三连已从平安峪赶来,从南面山上压了下来。日军处于四面包围之中,已成瓮中之鳖。敌人见势不妙,携带两个掷弹筒、一挺轻机枪,企图再次突围逃跑。“小日本,你跑不了啦!”战士们叫骂着,一阵猛烈的火力把敌人压了回去。

八路军重新组织了部队,三个连队向残敌发起了全面进攻。八路军所有武器一齐向敌人开火,强大的火力压住了敌人。三连战士们选择较为有利的攻击方向和地形,经过两次冲杀,攻占了外围坟包,迫使守敌退入坟地中心。八路军发起最后冲锋,在喊杀声中攻占坟地,终于消灭了所有残敌。 

日军“致谢” 

至此,五井战斗胜利结束。除伪军留下100多具尸体外,日军40余人仅有一个日本兵因掉在枯井里而后作了俘虏外,全被击毙。八路军总计缴获重机枪一挺、轻机枪四挺、八二迫击炮一门、掷弹筒两门,还有大盖步枪30余支和一批手榴弹。战后查明:日军中队长木莫、小队长岩井和石日,在这次战斗中丧命。

五井战斗胜利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沂蒙山区。送慰劳品的乡亲们送来了煎饼,送来了染红了皮的鸡蛋,还送来了猪羊,感谢八路军为他们出了气。

八路军为了进一步从政治上打击敌人,削弱其士气,将日军留下的全部尸体进行清洗,裹上白布,尸体上放着各种宣传品。接着,给驻临朐城的日军送去一信,内称:

临驹城日本驻军部队长阁下:

贵军于25日在五井与八路军激战终日,贵军官兵全部阵亡,尸体俱全,现放在莲花山庙前,希接知后酌情处理。如需帮助,愿尽力为之。查日军侵华以来遭遇中国人民之坚决抵抗,八路军配合人民,持久抗战,誓死打败日军,收复失地,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敬候明察。

第八路军驻五井部队首长

中华民国二十八年十月二十九日

数日后,日军数百人前来收尸,八路军得到情报后,转移到茹家庄、西山一线,严阵以待,准备和日军再战。从望远镜里看到,敌人垂头丧气地走上莲花山,见到尸体,脱帽致哀,接着抬起尸体,匆匆离去,走时留下一封信:

八路军驻五井部队长阁下:

贵军人道主义,本军钦佩,留下尸体完整无损,特此谢意。

大日本皇军驻临驹部队长

昭和十四年十一月二日

五井歼灭战的规模虽然不是很大,歼敌也不是很多,但在八年抗战的初期阶段,它对提升我军民士气、打击敌军嚣张气焰所起的作用却是巨大的。1939年1 1月3日,中共山东分局机关报《大众日报》为此发表题为《庆祝临朐大胜利》的社论,称赞五井之战“是一个伟大的胜利”,并且是“山东抗战两年来最模范的胜利战斗”。

五井歼灭战的主要指挥员钱钧建国后先后任浙江省军区司令员和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90年逝世。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22133.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

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
中国共产党是世界最大的政党,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大就要有大的样子,大就要有大的担当[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