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雷火铸英雄”一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传奇

来源:《党史博采》 2017第09期 作者:韩洪泉 时间:2017-11-03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咱们的工程兵,天下有美名,热血好男儿,个个钢铁硬。戴上头盔似猛虎,穿上迷彩如蛟龙。台车风钻是战友,风雪雨霜伴我行。踏破山河千万里,日月雷火铸英雄。忠诚和智慧献给祖国,使命和职责牢记心中。火红青春书写青春的火红,和平的年代为了永久的和平。光荣永远属于咱工程兵,工程兵。

——《工程兵之歌》 

◆1964年毛泽东亲切接见工程兵英模代表。

工程兵是一个古老的兵种,在漫长的世界战争史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也流传着许多带有传奇色彩的故事。现代意义上的工程兵,是指以各专业工程器材、机械、设备为基本装备,担负工程保障任务的兵种,由工兵、舟桥、伪装、给水工程、工程维护、工程建筑等专业部队和分队组成。人民解放军的工程兵部队诞生于南昌起义的炮火中,已经走过了90年的征程。人民工程兵在几十年的风雨征途上,经历了曲折的发展过程,铸造了独特的精神血脉,涌现出一大批英雄人物,也在多个战场上为国家和人民做出了重要贡献。

沿革篇:“光荣永远属于咱工程兵”

人民工程兵从南昌城走来,与人民军队的创建和发展同步。1927年8月1日,国民革命军第20军、第11军24师所属工兵营参加了南昌起义。同年12月11日,国民革命军第4军教导团工兵连参加了广州起义。这些工兵分队,成为人民军队行列里最早的工程兵队伍。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为适应反“围剿”作战的需要,红军逐渐在师以上部队普遍组建起工兵分队。1930年5月,中共中央在上海召开全国红军代表会议,并以中华苏维埃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名义颁发《中国工农红军编制草案》,规定师一级部队设工兵队。此后,红军陆续组建起正规军团及方面军,并相应组建了工兵分队。同年9月,红一方面军途经安源时,安源煤矿工人140余人携带炸药、雷管及锹镐等参加了红军。10月7日,红1军团将该部编为工兵队,军团交通队代队长杨戴奎任队长。工兵队在吉安后河草坪举行了成立大会,红一方面军总司令朱德和总政委毛泽东参加并讲话。毛泽东勉励工兵队指战员:“干革命要吃苦,要坚决。”这句话也成为该连一直传承的连风和座右铭。朱德在讲话中指出:“工兵干什么呢?就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炸碉堡、挖防空洞……”1934年6月,中革军委在江西瑞金武阳镇组建了直属工兵营。1935年1月,红2、红6军团总指挥部在湖南桑植塔卧组建了总指挥部工兵连。同年2月,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旺苍坝组建了水兵连(后称工兵连)。这一时期,受客观条件的限制,工程兵的规模一直比较小,也难以建立起统一的指挥体制。

抗日战争时期,工程兵得到一定发展,不仅数量较之前有很大增长,而且在各级指挥机构中普遍成立了指导工程兵行动的业务部门。在八路军中,各师、旅及相当级别单位中均编有工兵连、营,在作战中担负工程保障任务。1940年11月,新四军以教导总队毕业的工兵学员为骨干,组建了新编第1支队工兵连。此后,新四军各部队也陆续建立起工兵分队。为培训工兵骨干,自1937年1月开始,在抗大总校和各分校设立了工兵队,在1945年8月成立的延安炮兵学校中则设有工兵科,各战略区和根据地也开办了工兵教导队、轮训班等。

解放战争时期是工程兵迅速发展的时期。为适应大兵团作战需要,中央军委指示部队“加强工兵建设”,各战略区和野战军先后组建了工兵团。1946年3月,东北民主联军工兵学校(简称东北工兵学校)在通化成立。1947年1月,中央军委发出《关于成立工兵组织的指示》,要求在各野战集团或大军区参谋处中加设工兵科。同年3月,华东野战军特种兵纵队工兵团成立,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个工兵团。至1949年9月底,全军已发展到8个工兵团、1所工兵学校、4个工兵训练大队。军、师所属工兵分队也得到普遍加强。

新中国成立后,解放军开始由单一兵种向诸军兵种合成军队迈进,组建工程兵领导机关作为一件大事很快被提上了日程。1950年3月,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就筹建炮兵、装甲兵、工兵司令部及其领导人选向毛泽东主席提出建议。同年12月5日,朱德总司令致函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三野调来李希迎同志任工兵司令员已到京,请你即组织工兵司令部。”12月25日,工兵领导机关在北京西单报子街59号正式组建。1951年1月,中央军委任命李希迎为工兵副司令员。3月,工兵司令部组建,唐哲明任参谋长。1952年9月,中央军委任命陈士榘为工兵司令员。1953年4月,任命黄志勇为工兵副政治委员(后任政治委员)。1955年8月,工兵改称工程兵。1956年2月,军事建筑部并入工程兵。1957年8月,工程兵政治部组建,李良汉任主任。1960年11月,工程兵后勤部成立,李基任部长。至此,工程兵领导机关形成了三大部的体制。工程兵领导机关组建过程中,各军区工程兵领导机构也相继成立。

工程兵领导机关是军委领导全军工程兵军事工作的业务部门,又是工程兵直属部队、院校、科研和后勤保障单位的领导机关。军委工程兵司令部成立后,首先统一了全军工兵部队的序列和编制,至1954年已发展到28个工兵团,并按任务划分为工程工兵团、舟桥工兵团和建筑工兵团。此外,各步兵师、团中也分别建立了工兵连、排。20世纪五六十年代,先后组建了长沙高级工兵学校、南京工兵学校、洛阳工程兵学校、西安工程兵工程学院等院校,初步建立起层次合理、体制完善的指挥军官和专业技术干部培训体系。随着形势任务的发展,中央军委三次批准给工程兵增加定额,工程部队在鼎盛时期发展到50多万人。

新时期以来,工程兵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几次改革中,在缩编建筑部队的同时,扩编和组建了舟桥部队、伪装部(分)队、工程维护部队、野战给水工程部队和工兵部队。各级工程兵机关统一进行了整编,并对科研单位进行了适当调整。1982年8月,军委工程兵机关改编为总参谋部工程兵部。工程兵落实邓小平“把教育训练提高到战略位置”的指示,采取多种措施提高工程兵在合成军队训练中的地位和作用,组织全军工程兵团以上干部参加战役集训,提高军事理论水平和组织指挥遂行战役保障任务的能力,同时积极组织参加诸军兵种合成作战演练,锻炼和提高部队协同作战本领。1992年9月,总参谋部炮兵部、装甲兵部、工程兵部、防化部和陆航局合并为总参谋部兵种部,其中工程兵部缩编为兵种部工程兵局。进入新世纪以来,工程兵部队适应信息化建设需要,不断加强专业训练,持续改善武器装备,遂行作战工程保障及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不断提高。

人物篇:“热血好男儿,个个钢铁硬”

◆1950年12月5日朱德写给周恩来关于组建工兵司令部的信

人民工程兵是解放军行列里一个非常特殊的兵种。在特殊的战斗任务、工作条件和生活环境中,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英雄群体和英模人物,也锤炼和锻造了独特的革命精神即工程兵精神。这些精神主要包括:信念坚定、忠贞不渝的“白龙马”精神,上不愧党、下不愧民的高度负责精神,热爱本职、忠于职守的“螺丝钉”精神,“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永当先锋精神,默默无闻、甘于奉献的“铺路石”精神,“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顽强拼搏精神,等等。这些精神带有鲜明的工程兵色彩,涵盖了工程兵的理想信念、战斗作风、革命意志、精神状态、工作态度、思想品格等方面的精神特质。这些精神特质,在那些工程兵部队的杰出领导、英雄集体和模范人物身上,得到了特别充分的展现。

◆陈士榘

陈士榘是工程兵首任司令员。他生于1909年,湖北武昌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曾任红1军团师参谋长、红30军代军长,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八路军第343旅参谋长、晋西支队司令员、第115师参谋长、滨海军区司令员,解放军战争时期任新四军兼山东军区参谋长、华东野战军参谋长、第8兵团司令员等。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52年9月,陈士榘被任命为工程兵司令员。从1952年到1975年,他担任工程兵司令员一职长达23年,成为解放军兵种部队中任职时间最长的司令员之一。他在这一岗位上呕心沥血、备极辛劳,为工程兵的部队建设、人才培养、装备建设、国防施工等鞠躬尽瘁,做出了重大贡献。

王耀南是我军工程兵的主要创始人之一,被称为“工兵王”“地雷战王”等。他生于1910年,江西萍乡县人。1927年参加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任工农革命军第1军1师2团爆破队副队长。在中央苏区,他参与了红军工兵部队的创建。在长征途中,他带领工兵分队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为长征胜利做出特殊贡献。中央红军长征途中经过的22条大河,王耀南均担任渡河现场总指挥,并被毛泽东誉为“工兵专家”。刘伯承曾风趣地对毛泽东说:“只要王耀南有烟抽,红军没有过不去的坡;只要王耀南有酒喝,红军没有过不去的河。”抗日战争时期,王耀南创造和推广了地雷战、地道战等游击战术,给日伪军以沉重打击。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王耀南总结平原地道战的经验,创造性地提出山地坑道战的战术,同时解决了防空和防重炮的问题,使志愿军每日每军的伤亡人数从80多人下降到2~3人,为争取战争的最后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

新中国成立后,不论是在历次保卫祖国、反击侵略的斗争中,还是在参加社会主义建设、支援友好国家的行动中,工程兵部队都涌现出一批英雄的群体和个人,在全国全军产生了很大影响。工程兵某建筑团10连,为保障解放军向西藏进军,胜利完成康藏公路施工任务;后来又转战荒岛山沟,进行艰巨的国防工程施工,年年出色完成任务,1965年被国防部授予“劈山开路先锋连”荣誉称号。南京军区某要塞区工兵修理连,发扬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革命精神,革新设备工具,开展技术竞赛,保障了国防工程施工顺利进行,1966年被国防部授予“勤俭创业修理连”荣誉称号。新疆军区步兵某团工兵连战士罗光燮,在1962年清除入侵印军据点的战斗中,在左腿被炸伤、缺少排雷工具的情况下,舍身滚雷,为部队开辟了胜利的道路,牺牲后被追记一等功,1963年被国防部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沈阳军区工程兵某团运输连班长雷锋,爱岗敬业,在平凡的岗位上,“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被沈阳军区工程兵授予“模范共青团员”称号。1962年雷锋不幸殉职后,1963年1月国防部命名雷锋生前所在班为“雷锋班”,3月5日毛泽东亲笔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雷锋精神感染和影响了几代人,成为国家和军队的宝贵财富,在世界上也产生了很大影响。

 

◆王耀南1940年在百团大战前线。

改革开放以来,工程兵在执行作战、训练、施工、救灾、维和等任务中,继续发扬工程兵精神和革命传统,涌现出许多战斗英雄和时代先锋。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期间,广西边防部队工兵某团1连,圆满完成作战任务,先后两次荣立集体一等功,被上级授予“开路先锋”称号;广西边防部队某部工兵排战士唐立忠,英勇机智连续炸掉2个敌堡,为战斗的胜利扫除了障碍,被中央军委授予“爆破英雄”荣誉称号;云南边防部队某部工兵排班长李水波,带领3名战士到阵地前沿埋雷,遭敌攻击包围并身负重伤,他临危不惧,抓起身边唯一的一根爆破筒,与8名敌人同归于尽,被中央军委授予“杨根思式的战斗英雄”荣誉称号。工程兵工程学院教员白春玉,身患肝癌,仍忘我工作直到生命最后一刻,被中央军委授予“模范教员”称号。1987年5月,大兴安岭地区发生森林火灾,沈阳军区某师工兵营道桥连在抢险救灾中成绩卓著,被中央军委授予“大兴安岭扑火先锋连”荣誉称号。北京军区给水工程团团长李国安,长期在戈壁草原艰苦奋斗,为边疆军民找水送水。他扎根边疆37年,荒漠寻水24载,为解决内蒙古缺水地区的饮用水问题做出重大贡献。当地群众赠送给他们的锦旗达100多面,上面写着“幸福不忘共产党,饮水思念解放军”等字样。李国安身患重病仍坚持工作,用“上不愧党,下不愧民”的模范行动,忠实履行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被中央军委授予“模范团长”荣誉称号,被中组部授予“全国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

装备篇:“台车风钻是战友”

工程兵是一个遂行作战保障任务的技术兵种,其基本装备包括各专业工程器材、机械、设备等。在革命战争年代,我军工程兵的装备比较简陋、水平十分落后,主要以铁锹、铁镐等简单装备及各类就便器材为主。这种情况在新中国成立之初仍然没有得到根本改善,部队仅有少量从日军和国民党军中缴获的性能落后的地爆器材、舟桥器材和工程机械等装备,远远不能满足现代战争的要求。

◆1984年阅兵时火箭布雷车方队通过天安门广场。

20世纪50年代起,为适应军队现代化建设需要,工程兵部队也把加强装备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当时为保障抗美援朝作战和工程兵部队建设需要,从苏联等国进口了一批工程装备器材。但这时我军工程兵装备品种多、型号杂、需求量大,单靠国外进口难以解决问题。为此,工程兵加强科研队伍建设,建立健全装备科研和管理体制,制定了以发展舟桥器材和道路保障机械为重点的工程装备科研发展规划,从仿制改进入手,走上自力更生发展工程装备的道路。

60年代初,工程兵仿制成功防坦克地雷、快速履带式敷路机和重型舟桥器材等。至1964年,80%以上的工程装备国内都能自行生产,较好地保障了部队作战、训练和施工的需要。“文革”期间,工程兵所属科研机构克服困难,自行研制工程装备,使装备的品种、数量均有较大发展,部队机械化水平进一步提高。这一时期,先后研发了多种新型防坦克地雷、拖式布雷车、火箭布雷车,以及轻型机械化桥、两折带式舟桥器材、特种舟桥器材、特种工程机械等。叶剑英元帅在观看火箭布雷车发射后高兴地说:“我看还是地雷打坦克好。”

改革开放以来,工程兵根据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洋为中用、军民结合的方针,结合国民经济发展和科学技术发展水平,制定工程兵装备发展规划和远景设想,使工程装备有了较大发展。地雷爆破器材主要有火箭爆破器、火箭爆破弹、火箭扫雷车、自动布雷车等,舟桥渡河器材主要有特种舟桥、四折带式舟桥、重型机械化桥、重型桁架桥等,野战工程机械主要有履带式军用推土机、轮式推土机、轮式装载机、轮式挖壕机等,伪装器材主要有多种性能的新式伪装衣、伪装网、伪装遮障作业车、迷彩作业车等。这些工程装备机械中,有多种在全国全军获得科技奖项,列装后使工程兵装备水平进一步提高,形成了更加配套完善的装备体系。

1982年5月,全国政协委员会组织在京的部分领导和委员,在工程兵司令员谭善和、政治委员王六生等陪同下,观看了工程兵部队现代化武器装备和军事训练表演,给予高度评价。著名语言学家王力在参观后赋诗《观工程兵四折式舟桥表演》:“浮桥新制有舟桥,劲旅昂藏战马骄。铁舰冲波四叠阔,连环接岸百寻遥。牛郎得渡何烦鹊?壮士知津岂问樵?从此更无天堑险,神兵破敌不崇朝。”1984年新中国成立35周年国庆阅兵时,工程兵组成火箭布雷车方队接受了检阅。一位外军桥梁专家在观看了我军舟桥器材表演后,深有感慨地说:“过去,我们听说中国工兵部队装备大都是些手工操作的木桥,今天看了你们的表演,才知道中国不仅能制造机械化桥,而且能造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带式舟桥。”进入新世纪,工程兵装备发展日新月异,信息化水平不断提升,助推部队保障能力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征程篇:“踏破山河千万里,日月雷火铸英雄”

工程兵自诞生之日起,便投入到革命战争的洪流之中。南昌起义后,工兵分队随大部队南下,承担起艰巨的保障任务。三河坝之战中,朱德正确使用工兵力量,使起义军从背水作战的险恶境地变为临水作战的有利地形,从而在战术上争取了主动。1932年,毛泽东在瑞金与红军学校工兵队学员谈话时,用《西游记》中白龙马的故事,教导工兵战士不要怕吃苦,要学白龙马的精神,甘当无名英雄,驮着革命走向胜利。长征中,各主力红军中的工兵分队充分发挥了这种“白龙马”精神,架桥铺路,保障了部队跋山涉水、走向胜利,成为当之无愧的开路先锋。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前,中革军委在发布的命令中明确提出,部队在出发前两小时应派出工兵连为道路侦察队,充分反映了工兵的战略地位。长征途中,跨过于都河、抢渡湘江、四渡赤水、两渡乌江、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沪定桥、翻越大雪山……每一次重要战斗中都可以看到工兵的身影,每一次胜利都记载着工兵的贡献。

◆淮海战役中我工兵部队自制的“飞雷炮”(炸药抛射筒)。

抗日战争中,工兵随主力部队深入敌后,与日伪血战。在首战平型关、百团大战等主要战役战斗中,工兵都冲锋在前,保障部队进攻,破袭敌军要点,立下了赫赫战功。工兵分队还深入到各个抗日根据地,与广大军民一起广泛开展破袭战、地雷战、地道战等,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观和敌后作战的范例。工兵除直接参加战斗外,还积极向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传授地雷爆破和土工作业技术。“地道战,嘿,地道战,埋伏下神兵千百万,千里大平原展开了游击战。”“民兵都是英雄汉,不怕艰苦不怕难,打日本,保家乡,地雷是咱好伙伴。”电影《地道战》《地雷战》中的歌曲,生动地反映了敌后抗日的战斗场景,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工程兵在抗战中所发挥的作用。当年拍摄这两部经典影片时,担任军事顾问和军事指导的,正是在抗战时期领导工兵对敌作战的王耀南将军。

解放战争时,工程兵部队在大兵团作战中有了更多用武之地。为保障各野战军集中兵力、机动歼敌,工兵部队在战略防御、战略进攻、战略决战和战略追击的各个阶段,担负起攻坚爆破、修路架桥等艰巨的工程保障任务,有力地保障和配合了主力部队消灭敌人、争取胜利。战略防御阶段,各地解放军的工兵部队主要负责设置障碍、迟滞敌军行动,并以攻坚爆破方法配合主力部队歼灭敌人。战略进攻阶段,工兵部队主要担负架桥、漕渡和攻坚爆破等任务,以保障大兵团机动作战需要。战略决战阶段,工兵部队配合各野战军和地方部队,完成了三大战役中的各项工程保障任务。比如在淮海战役中,华东、中原野战军工兵部队一面架设、抢修桥梁克服江河障碍,保障大部队快速机动作战,一面直前爆破开辟通路,保障攻击部队夺城控点,孤立、包围和歼灭敌重兵集团。攻城部队一致称赞:“关键时刻还得靠工兵上阵。”战略追击阶段,工兵部队主要担负起繁重的江河、道路等交通保障任务,有力配合了各野战军秋风扫落叶般向全国大进军的作战行动。

◆2004年5月2日,中国维和工兵在利比里亚架设桥梁,他们齐心协力帮助当地政府解决困难。

新中国成立后,工程兵在历次反侵略斗争中都扮演着重要角色,为保卫祖国领土和主权做出了重要贡献。抗美援朝战争中,工兵部队先后有15个团又1个营(不含配属空军的2个团)入朝参战,完成了交通工程保障、战斗工程保障以及修建地下仓库、医院等大量工程任务,对保障作战和交通运输起到了重要作用。1953年冬,第三届赴朝慰问团在赠送志愿军工程兵指挥所的锦旗上,书有“扫除部队前进的障碍,建设伟大的军事工程,保障交通线的畅通,修建英雄的钢铁阵地”四句话,高度准确地概括了志愿军工程兵的历史功勋。在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工程兵英勇执行排雷、布雷、筑路、架桥、爆破、构筑工事等任务,有力保障了我边防部队的自卫作战行动。

“剑啸九天我开路,龙藏深山我筑城。”工程兵的战场不止在两军决战的沙场,还在国防建设的一线。在修建重大国防工程的战场上,工程兵指战员发扬艰苦奋斗、连续作战的优良传统,在执行建设防御阵地工程、指挥防护工程、水下隧道、防空工程等任务中屡建殊勋,在中华大地上构筑起一道道钢铁长城。著名的《歌唱二郎山》,就是工程兵将士排除万难修筑康藏公路的真实写照。20世纪五六十年代,工程兵部队承担起导弹、原子弹基地建设的重任。以工程兵部队为主,先后约有10万大军参与了这一重大任务。1964年10月,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毛泽东在见到陈士榘(负责基地建设)和张爱萍(负责核武器研制)时,高兴地指着张对陈说:“你们立了功,他们出了名。你们筑窝,他们下蛋,你们都立了功啦!”

几十年来,工程兵部队在执行抢险救灾、对外援助、国际维和等非战争军事行动任务中,同样为祖国和人民立下了汗马功劳。1992年4月,应联合国请求,我国向联合国柬埔寨临时权力机构派出了一支由400名官兵组成的整建制工程兵大队,主要承担道路和机场修建工程任务。这是我国第一次派遣军事观察员之外的军事力量参与维和行动。2007年11月,我国向苏丹达尔富尔特派团,派出315人的多功能工兵分队,其中配备了一支打井分队。截至2017年,我国已向联合国多个维和任务区派驻了近20支维和分队约3000人,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派出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其中工兵分队占了大多数。中国“蓝盔”走出国门,不辱使命,不仅充分展现了人民解放军的过硬素质,而且成为展示中国形象的一张亮丽名片。■

◆第九批赴南苏丹维和工程兵大队出征前在训练中。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2106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美军被曝收集俄罗斯人基因 普京亲口证实

美军被曝收集俄罗斯人基因 普京亲口证实
普京10月30日表示,俄罗斯人的基因正在俄全国各地被人收集。尽管美方已做出解释,但一些俄罗斯官[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