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痕未愈,新伤又添:高傲的德国人还能行吗?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胡言 时间:2016-01-18
0 德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1449459913621657.jpg

跨年之夜德国多地同时发生的性侵案,上千名逃难到德国、寻求德国庇佑的穆斯林,一夜之间调戏侮辱了几百名德国妇女。消息像一把利刃,深深地刺伤了高傲的德国人的心脏。

12日伊斯坦布尔爆炸案,一个可能以难民身份入境的叙利亚人,炸了一个德国旅游团,炸死11人,其中10名德国游客。消息像一把盐,撒在了酷爱旅游的德国人尚在流血的伤口上。

德国人,一个本来并不开放包容的民族,出于政治的正确和人性的道义,打开国门,无限制接纳难民,去年一年就接纳了上百万。可悲的是,现代版“农夫与蛇”和“中山狼”的故事,却在这里重演。德国人好像是要被气疯了,忍耐可能是快要到头了,总理默克尔的名言“我们能”,恐怕已被打上了大大的问号。

德国对难民的态度明显变化,限制难民入境的呼声更加高涨,快速遣返犯罪难民的法律已在酝酿,更多的人在对难民的融入提出质疑。几千名北非穆斯林难民成为流窜作案的惯犯,几千人在警局留有案底。但是,这些案卷束之高阁,无人问津。德国宽松的刑罚,对这群人起不到任何威慑或惩戒作用。而德国的现行遣返法,又不允许随便把这些前来避难的人赶出德国。以至于这群人肆无忌惮,从车站列车上的小偷小摸,发展到了跨年之夜的大规模有组织偷盗抢劫性侵妇女,警察调度不当,受害人陷于无助。一个崇尚法治的国度,竟然出现了无法无治的状态,全国一片哗然。事情过去了10多天,仍然占据着大部分媒体的头条。

遣返法将相应修改,强奸罪将重新定义,执政各党对此已达共识。而此案引起的更多疑问是,难民真的能够如乐观的人们所愿,顺利融入德国社会吗?需要提供多少资金、多少语言培训和法律教育、多少技能培养、多少文化熏陶,才能让他们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成为德国社会中安分守己的一份子?如果融入失败,今天成群结队到处流窜作案的北非穆斯林,会不会成为他们的前车之鉴?

更何况现在的难民基数,已不是过去的每年十几二十万人,而是上百万人。就算德国财政去年意外富余了120多亿欧元,对安置难民有了更足的底气,但是不要忘记,目前的难民救助体系,主要在靠志愿者支撑,一旦对难民的同情消失,志愿者不再自愿,甚或避之唯恐不及,难民的安置和融入,就不再只是钱的问题了。

伊斯坦布尔爆炸案,叙利亚人在土耳其炸了德国人,新闻本身的爆炸性,已比炸弹的当量大得多。虽然德国政府仍在坚持,没有线索表明德国游客是爆炸的直接目标,但在遍地都是德国游客的土耳其,既然选定游客为目标,谁会成为受害者,其实不需要分析,也不需要寻找线索求证。袭击者的目的很明确,让以德国人为主的欧洲游客望而却步,打击以旅游业为重要支柱的土耳其经济,一方面削弱土耳其对西方反恐联盟的支持,另一方面破坏土耳其对叙利亚难民的截留。

反恐的最前哨和截留难民的桥头堡,土耳其肩负两大重任,承载着德国的全部希望,炸弹炸在土耳其,就算被炸的不是德国人,也足以使德国受伤。更何况,炸死的绝大多数是德国人,而引爆炸弹的,居然还是叙利亚“难民”。

两件事貌似互不相干,但合在一起对德国人心灵的伤害,也许将彻底摧垮德国人的意志力和忍耐力,使德国现行难民政策失去民众基础。何去何从,默克尔政府恐将难于周全。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8639.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笋溪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有人痴迷西方民主,认为西方民主是消除腐败的根本之道。他们不懂得,毛黄“延安窑洞对”中讲到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