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者:美国政府为何长期容忍白人恐怖主义组织三K党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加里凯·成古 魏文编译 时间:2015-12-31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在由来自各州的成员参加的三K党年度聚会上,一名党徒挥舞着一面三K旗。

本周有人纪念白人恐怖主义组织三K 党(Ku Klux Klan)成立150周年,在美国这个组织造成了很多人的死亡。

从2001年9月11日起,与极端右派包括三K党在内的不同意识形态有联系的极端分子和犹太极端分子在美国杀害的人数大大超过因激进的伊斯兰动机的极端分子杀害的人数。

凄凉地纪念三K党是美国政府几个世纪的历史上对待恐怖主义实行双重标准的一个例子。三K党比伊斯兰恐怖分子恐吓和杀害了要多得多的美国人,尽管它是美国历史最久的恐怖主义组织,但美国政府的官方从来没有将三K党看作恐怖主义的组织,只限于将其分类为“仇恨的团体”。

在将三K党分类为“仇恨的团体”而不是恐怖主义的团体的时候,政府允许这个组织(与对伊斯兰国不同)自由地游行,筹集资金,甚至让其出现在电视上宣扬他们的意识形态。最近三K党的一名领导人弗兰克·安科纳出现在国家的电视台,威胁将使用“致命的力量”反对黑人示威者。

三K党成立于美国消灭奴隶制几天以后,从那时起它的标志历来就是用炸弹进行攻击,采用私刑,用沥青装饰羽毛,以其他恐怖主义的暴力方式攻击挑战他们的白人优越地位的人。在1920年代三K党极盛的时期它的成员有800多万美国人,分布在全国。

一个简单的事实是至今美国政府仍然拒绝将三K党定性为国家的恐怖主义组织,而关于国家参与反对恐怖主义和推动种族平等已经说了许多。

在9月11日之前在美国的土地上杀人最多的恐怖主义袭击是在俄克拉荷马州的袭击,袭击事件的策划者是提摩太·麦克维,他是一个与军界和极右的纳粹联系密切的男子。2011年一个名叫克文·哈伯姆的战争老兵在马丁·路德·金日的游行途中放了一枚炸弹。2012年韦德·迈克尔·帕杰在威斯康辛州一座西吉庙一次枪战中打死了6名无辜的人。帕杰是白人至上主义者团伙的一个成员,与哈梅斯金斯新纳粹的暴力团伙合作。几个月以前,堪萨斯三K党一个“帝国大魔术师”开始杀害挡在他面前的任何人,同时高喊“希特勒万岁”。受害者之一是一个14岁的孩子。

尽管极右派的恐怖主义攻击针对群众的枪战数量越来越大,媒体的选择几乎专门将其注意力聚集在激进伊斯兰不大的威胁上。媒体的专家们以常见的方式要求温和的穆斯林谴责穆斯林进行的暴力活动。您什么时候最后一次看到向白人律师施加压力,让他们到电视台揭露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暴力,其目的是表明“并不是所有的基督教徒”都是这样?有多少时间允许一个有暴力历史的穆斯林团体像三K党那样,在被国家安全局逮捕之前自由地行动?当然种族主义像石油一样大大加重了反对恐怖主义的战争。

在很大的程度上提出国家的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威胁的方式是,所谓反对恐怖主义的战争可能推动在国外赚钱的军国主义,在国内损害平民的自由。

“9·11”袭击事件14年以后,基地组织在美国国内没有进行另外一次袭击。根据最近哈佛大学一份题为“被夸大的国家恐怖主义威胁”的报告,“……从2001年以来尽管公共官员和恐怖主义的分析人士发出警告,对于由美国穆斯林进行恐怖主义的袭击的危险特别严重或在增加存在的证据继续很少”。

那么,美国为什么在反对恐怖主义的战争中支出了6万多亿美元呢?

联邦调查局从1980年到2005年的数据表明,在美国国内犹太恐怖分子所犯下的恐怖主义活动占7%,超过伊斯兰极端分子所占的6%。联邦调查局大幅度缩小犹太极端分子犯下的恐怖主义活动的事情是由于机构种族主义的双重标准让统计数字更加显而易见。有多少美国人了解“犹太保卫联盟”或“犹太武装抵抗”?这两个恐怖主义团体所进行的恐怖活动超过他们的穆斯林同事的恐怖活动。

臭名昭著的“犹太保卫联盟”在美国已经活动半个多世纪。能源部关于对核设施威胁的一份报告指出:“在十多年的时间里‘犹太保卫联盟’在美国是最活跃的恐怖主义团体之一”。许多美国人并不知道此事,这些犹太极端分子向警察投递炸弹信件,袭击美国的使馆,向参加交响乐团音乐会的平民扔燃烧弹。

如果美国政府严肃对待反对本国恐怖主义的斗争、针对群众的枪击的话,联邦调查局的统计数字提醒应当有攻击性地监视白人男子。美国安全部队没有渗入保守的基督教徒或犹太人社区,也不监视他们以便阻止极端右派暴力偏激行为这个简单的事实证实,在美国穆斯林由于经验知道阿拉会使一个人受到怀疑。

美国的穆斯林越来越多地感觉到生活在一个专制主义的警察国家,在这里迫害、建立犯罪的档案和监视越来越糟糕。调查人员阿伦·昆纳尼指出,联邦调查局在美国对每94个穆斯林中的一人进行反恐监视,这接近于斯塔西(前东德国家安全局)监视机构对每66个公民中监视一人的范围。

白人基督教徒和犹太人不必担心一名特工或秘密的线人渗透到他们的教堂、学生团体或社交俱乐部。

在几个世纪里,在美国允许白人恐怖分子有一个广大的空间去传播他们的意识形态,以便策划和组织他们的袭击,这说明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恐怖主义相对的致命性更大,说明因为袭击被判刑的白人的指数则低很多。

在美国根据对活动的反应认为肤色深的人和黑人是应该受到社会蔑视的恐怖分子、好吵架斗殴的人和帮会成员,与此同时,进行恐怖袭击的白人只是简单孤单的“神经错乱的人”,他们需要社会的帮助。

社会决定将“恐怖主义”称作一种特别的暴力行动表明,这种行动属于一种传播更多的模式,要求考虑它不只是正常的反对犯罪的斗争。将白人至上主义者针对群众的枪战称为纯粹的“仇恨”或暗杀,而不是恐怖主义的行动,这减轻了案犯的种族主义动机重大作用的重要性,避免了在美国社会关于种族主义占主导地位的困难问题。

不久之前,霍姆斯在一个电影院对80人开枪,但是安全力量逮捕他时他还活着,媒体没有将他的行动定性为恐怖主义,而是集中在将霍姆斯描绘成“丑陋”和易动感情的“孤独者”。白人至上主义者迪兰·鲁夫以类似的方式在查尔斯顿杀害了9个教民,不仅被活着逮捕,而且在逮捕他的时候,警察说鲁夫“很冷静,很平静……没有问题”。警察甚至在汉堡王为他买一了顿午饭,这发生在教民中间发生恐怖行动不久之后。与现在为数众多的警察对孩子和无辜的经常是没有武器的黑人进行私刑相比较,很明显美国的安全力量对于白人恐怖主义那么容忍,而从组织上说他们直到骨髓都是种族主义者。很明显在美国社会和安全力量之间存在着一种高成本和不健康的着魔念头,想避免美国穆斯林实施的暴力,这种着魔念头既无视白人恐怖主义的威胁,也无视警察对美国黑人公民的恐怖主义。(作者加里凯·成古是美国哈佛大学的一名研究员)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5年12月29日西班牙《起义报》)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825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习近平: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强大科技支撑

习近平: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强大科技支撑
重大传染病和生物安全风险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发展、事关社会大局稳定的重大风险挑战。要把生物[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