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建设与中国和欧亚国家的对接合作

来源:《世界知识》2020年第20期 作者:孙壮志 时间:2020-10-17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一带一路”框架下的战略对接:欧亚合作未来所

面对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和俄罗斯及欧亚各国不断提升睦邻友好合作水平,拓展经贸、人文、安全务实合作,为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提供了典范,体现了共同维护全球战略稳定、推动完善地区治理的责任担当。在中国领导人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欧亚国家普遍欢迎、广泛参与,积极与中方开展战略规划对接,扩大伙伴关系网络,为双方更高质量、更深层次、更宽领域的合作赋予全新内涵,使全面战略合作的新定位、新目标能够真正落到实处,激活新的增长点和内生动力。如何发挥上海合作组织、欧亚经济联盟等机制的平台作用,在多边倡议和框架内开展良性互动,在科技创新、数字经济等方面实现新突破,受到学界、智库更多关注和重视。中国社会科学院中俄战略协作高端合作智库的学者对此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并且邀请合作伙伴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的资深专家参与讨论。我们在此呈现的一组文章是具有代表性的最新成果。

——孙壮志

未标题-1.jpg

2014年5月,中哈(连云港)物流基地启用,该项目是“一带一路”倡议首个实体平台。2015年起,陆续开通了连云港至阿拉木图、塔什干的班列。图片摄于2017年4月。

欧亚国家是指目前的独联体成员国或曾经加入过该组织的国家,包括俄罗斯、中亚五国、南高加索三国和地处东欧的乌克兰、白俄罗斯、摩尔多瓦。该地区国家与“一带一路”建设关系密切:哈萨克斯坦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首倡之地;欧亚国家积极支持“一带一路”建设,该地区“一带一路”的早期成果最多、最实,具有示范意义;中、俄两国领导人通过签署“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欧亚经济联盟(“一带一盟”)对接合作声明,拓展了双方合作倡议协调的领域和空间。目前,欧亚国家在“一带一路”框架内寻求与中国实现中长期战略规划的相互对接,并不断搭建新的合作平台。

缘何提出对接合作

2013年9月,习近平主席访问哈萨克斯坦时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受到欧亚国家欢迎和重视。同年10月,习近平主席在印度尼西亚国会发表演讲时提出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一带一路”倡议内涵丰富,可以概括为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等“五通”,以点带面,从线到片,以伙伴关系网络为基础,形成经贸、人文合作新格局。共建“一带一路”就是各国共同参与,发挥自身优势和潜能,从而促进区域的开放和融合。由于“一带一路”是全新的合作模式,合作的主体和层次多样,如何结合地区和国家的实际情况,开展具体领域合作,需要各国进行协商。

中方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时,某些欧亚国家对该倡议存有疑虑,担心它和以往大国主导的区域合作机制类似。因为在这些机制中,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只能处于被动和从属的地位。欧亚地区的地缘政治形势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非常复杂,大国博弈在该地区体现为各种区域合作倡议的“对冲”。大国都试图建立自己主导的多边框架,强化自身的战略利益和长期影响,比如美国提出的所谓“大中亚”战略和“新丝绸之路”计划等,都明确把中国、俄罗斯和伊朗排除在外。国际上有观点称,“一带一路”也有地缘政治目的,是为中国外交战略服务的。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主动提出“一带一路”框架下可以实现各国发展战略和规划的对接,不仅可在俄罗斯和其他欧亚国家中起到释疑解惑的作用,而且能够成为符合地区实际的新型合作范式。

战略规划的对接合作,既有地区层次上多边平台的相互衔接,也包括国家间长期发展规划的相互配合,是全新的国际关系理念,具有代表意义的是习近平主席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达成的关于“一带一路”和欧亚经济联盟相互对接的政治文件,实际上是两国在地区战略方面的相互谅解、支持和协调。

根据中俄2015年5月发布的《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对接合作主要包括八个优先领域:一是扩大投资贸易合作,优化贸易结构;二是促进相互投资便利化和产能合作,实施大型投资合作项目,共同打造产业园区和跨境经济合作区;三是在物流、交通基础设施、多式联运等领域加强互联互通,实施基础设施共同开发项目;四是在条件成熟的领域建立贸易便利化机制,在有共同利益的领域制订共同措施,协调并兼容相关管理规定和标准、经贸等领域政策;五是为在区域经济发展方面能够发挥重要作用的中小企业发展创造良好环境;六是促进扩大贸易、直接投资和贷款领域的本币结算,实现货币互换,深化在出口信贷、保险、项目和贸易融资、银行卡领域的合作;七是通过丝路基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上海合作组织银联体等金融机构,加强金融合作;八是推动区域和全球多边合作,以实现和谐发展,扩大国际贸易。

可以看出,战略规划的对接合作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一般特指在经济贸易领域,包括双边合作、多边合作乃至全球合作等不同层次,以后逐渐扩至人文、政治等领域。

未标题-1.jpg

中白工业园位于白俄罗斯明斯克州斯莫列维奇区,总规划面积91.5平方公里,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标志性工程。2020年,园区一期8.5平方公里基础配套设施建设基本完毕。

在多双边层次上实现对接合作

中国和欧亚国家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战略对接合作,包括多边和双边两个不同层面,内容也有所区别。从地区层面上看,是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签署合作协定;双边层面,是“一带一路”倡议和欧亚国家战略规划的对接,如哈萨克斯坦提出的“光明之路”新经济政策、乌兹别克斯坦提出的长期发展战略和短期行动战略、塔吉克斯坦2030年前国家发展战略等。对接合作的指向都比较明确,即深化同中方投资、高新技术、农业、基础设施等领域合作,密切人文交流,加强安全合作,共同打击“三股势力”等。

双边对接合作包括国家整体战略和具体领域发展规划的相互协调。2017年5月中国和白俄罗斯签署《关于发展国际货物运输和落实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合作协定》,2018年6月双方签署中白《中长期战略规划对接共同发展纲要的谅解备忘录》,还合作建设“巨石”中白工业园,白制定《2030年前社会经济稳定发展国家战略》也希望对接中方的发展战略。在中亚地区,哈萨克斯坦积极推动“光明之路”新经济政策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对接,在产能等优先领域,中方准备投入资金超过270亿美元,创造约两万个工作岗位。双方已成功实施包括连云港物流合作基地、“霍尔果斯东大门”经济特区无水港、里海库雷克港等项目。为实现本国发展战略同“一带一路”倡议对接,乌兹别克斯坦2019年5月在投资和对外贸易部专门设立对华经济合作总局。双方还就建筑行业的标准问题进行协商,争取统一相关行业标准,进一步促进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合作。

在南高加索地区,阿塞拜疆是最积极对接“一带一路”的欧亚国家。2015年12月中阿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谅解备忘录》,阿塞拜疆积极促进本国2020年发展战略与“丝绸之经济带”建设的对接。中阿开展产能合作,加强在基础设施建设、能源、化工、轻工、机械制造、农业、交通、通信和旅游等领域的合作。

在多边层面,继中俄签署“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声明之后,2018年5月中国与欧亚经济委员会执委会及欧亚经济联盟各成员国共同签署《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经贸合作协定》,这标志着合作从项目带动进入制度引领的新阶段,对于推动“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合作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协定》涵盖海关合作和贸易便利化、知识产权、部门合作以及政府采购等13个章节。双方同意进一步简化通关手续,降低货物贸易成本,为经贸合作提供制度性保障。

欧亚经济联盟现有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亚美尼亚五个成员国,于2015年1月正式成立,今年乌兹别克斯坦成为联盟观察员,这些国家均是“一带一路”建设重要合作伙伴。中国与联盟及其成员国经济互补性强,贸易合作潜力大,2018年双方贸易总额达1270亿美元。2019年10月25日中国和欧亚经济联盟发表经贸协定生效《联合声明》。《协定》的生效是建设共同经济发展空间、实现“一带一路”倡议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以及“一带一路”与“大欧亚伙伴关系”倡议协调发展的重要举措。本来在协定签署后,双方要尽快召开中国和欧亚经济联盟联委会第一次会议,商谈措施落实等事项,但受新冠疫情影响,会议被推迟至今年底前举行。双方强调,必须采取措施保持相互贸易关系,并使新冠病毒感染对国家经济的影响最小化。

未标题-1.jpg

2020年1月31日,欧亚经济联盟欧亚政府间理事会会议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举行。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在出席会议期间表示,与“一带一路”倡议对接对欧亚经济联盟来说至关重要。

另外,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共同努力下,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国际陆路货运于2018年2月正式运行。这是“一带一路”倡议与吉、乌两国国家发展战略在交通运输领域对接的重要体现,对提高中亚地区运输便利化水平具有示范引领作用。

战略对接的未来前景

目前来看,“一带一路”框架下的战略对接受到了欧亚国家的高度重视,俄方还提出与中方建立欧亚全面伙伴关系。2016年6月17日,普京在圣彼得堡世界经济论坛上提出“大欧亚伙伴关系”倡议。同年6月25日,中俄两国发表《联合声明》,主张在开放、透明和考虑彼此利益的基础上建立“欧亚全面伙伴关系”,包括可能吸纳欧亚经济联盟、上海合作组织和东盟成员国加入。但在实际推进过程中,双、多边合作遇到的各种主客观障碍还比较多,加上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目前对接合作较多是在双边协议的基础上落实的,多边和地区层面对接还多停留在签署文件以及进行协商的阶段,在项目推进和规则制定方面尚未有大的进展。

首先是各国的战略利益存在较大差异。中俄等国开展密切合作,但也有一定分歧。比如,俄领导人提出“大欧亚伙伴关系”倡议,更看重本国主导的欧亚一体化进程。

其次是欧亚地区地缘政治局势复杂,“大国博弈”不断升级。美国、欧盟、北约、日本、印度等都不断加大对这个地区政治、安全议程影响的力度,支持中亚、南高加索国家的“去俄罗斯化”,还主导一些多边合作计划,公开排斥中、俄的地区影响。

再次是欧亚国家内部的政治和社会形势较为严峻,自身的发展战略难以长期坚持。乌克兰、白俄罗斯、某些中亚国家、南高国家的内部政治纷争不断,现政权存在较大的执政风险。这对长期战略规划的推进产生一定负面影响。

最后是“中国威胁论”在一些欧亚国家仍有市场,其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存在疑虑。这虽是局部问题,但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中国和这些国家在“一带一路”框架内的稳定合作,损害彼此信任的社会基础。

应该说,“一带一路”建设是一项长期的事业,其发展中存在一些波折、挑战都是正常的。随着“一带一路”建设向高质量推进,参与其中的欧亚国家会感受到其带来的巨大收益。“一带一路”倡议自提出以来,已成为在贸易、运输、金融、投资、人文合作领域推进国际合作的强劲动力。在“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下,中国和欧亚国家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加强了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推动了不同战略规划和倡议的对接合作。

开展对接合作,有助于激发“一带一路”沿线欧亚国家的经济潜力,不断扩大合作空间,促进共同繁荣,提高在国际市场的整体竞争力,从源头上提升“一带一路”倡议参与国家的互联互通水平。尽管世界经济和国际合作在新冠疫情暴发后受到很大冲击,但欧亚国家对“一带一路”的热情并没有减弱。随着国际形势的急剧变化,特别是在共同应对和战胜新冠疫情的过程中,中国与欧亚国家合作面临新的机遇和广阔的空间。未来要利用好对接合作这一路径,增强与欧亚国家的政治和战略互信,利用好上合组织等多边机制,搭建实现战略互动和完善全球治理体系的有效平台。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本文刊登在《世界知识》2020年第20期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4095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美国人真正认识中国人,是从上甘岭开始的

美国人真正认识中国人,是从上甘岭开始的
战役之后,美军再也没有向志愿军发动过营以上规模的进攻,朝鲜战局从此稳定在北纬38度线上。秦基[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