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病了(二)| 从“极限施压”到“极限孤立”

来源:参考消息 时间:2020-10-16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编者按 美国病了。 表面看去,这场“病”指向的是逐步失控的新冠肺炎疫情,但它的背后,是一场起源于美国内部、被冷战和霸权思维不断催化搅动的政治凶猛之病。 从肆意挥舞关税大棒到动辄干涉别国内政,从一言不合就“退群”到无处不在的“长臂管辖”,从一味以安全为由封杀指责别国到大肆鼓吹军备耀武扬威……种种症状,无不解释着美国——一个身患重疾却讳疾忌医、病入膏肓却不疯魔不成活的“超疾大国”。

人有病,寻医问药,国有病,则当何如?

这是社会病,也是政治病、霸权病。“病”不治,“让美国再次伟大”只会沦为“让美国再次可怕”。 

美国外交在任性的路上越走越远,其结果是从一呼百应到四处碰壁,直至恼羞成怒,越来越孤立。

正在举行的新一届联合国大会,可以用这8个字来形容:刀光剑影,硝烟弥漫。    

据中国驻联合国使团网站消息,10月6日,以美国为首的少数国家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第三委员会审议人权问题时,恶意抹黑中国,干涉中国内政。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大使当场严厉驳斥,坚决反对并完全拒绝美国等少数国家的不实指责。    

近70个国家呼应中方立场,会场内形成了支持中国的强大声势,再次挫败了美国等少数国家抹黑中国人权状况的图谋。 

这只是美国霸道外交受挫的最新一桩案例。    

屡战屡败 

9月19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根据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中的“快速恢复制裁”机制,从当晚起恢复对伊朗的制裁。蓬佩奥还威胁其他成员国,如果谁不配合就制裁谁。

美国的霸道行动立即遭到安理会其他理事国的强烈反对。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9月20日明确表示,反对美国单方面宣布恢复联合国对伊朗的制裁,并义正言辞地列举了美国此番举动不合法的原因。

俄罗斯外交部9月20日的声明批评美国“企图迫使所有人戴上虚拟现实眼镜,接受美国对事态的解读,但世界并非美国的电脑游戏”。

甚至连英法德这三个美国的盟友都表态坚决反对。法国总统马克龙9月22日表示,针对美国恢复对伊朗制裁的举措,欧洲不会向美国妥协。

这很不一般:长期以来,英法德这些国家在联合国基本都唯美国马首是瞻,偶尔“不听话”也不影响大局,但这次在重大问题上,他们站在美国的对立面。

其实,早已从伊朗核协议单方面“退群”的特朗普政府,并没有资格如是要求联合国。然而规则一目了然,美国政府却置之脑后。

事实上,此前在安理会有关延长伊朗武器禁运的投票中,美国的提议也被“13:2”的票数否决了。唯一站在美国那边的,是多米尼加共和国。

美国在伊核问题上“一挫再挫”,但单从票数上看,这并不是美国输得最惨的一次。

9月11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一项关于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决议,敦促会员国通过加强国际合作与团结互助应对新冠疫情。    

这项决议的投票结果是:169票赞成,美国反对⋯⋯    

重拾冷战思维、奉行单边主义、大搞政治操弄⋯⋯美国外交接下来所收获的,只有美媒口中的两个字:“耻辱”。

四处树敌

对伊朗所用的“极限施压”手段同样发生在委内瑞拉身上。

前不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出访了拉美的苏里南、圭亚那、巴西和哥伦比亚,讨论的议题林林总总,但“应对委内瑞拉威胁”才是“主菜”。

蓬佩奥访问的时机与国家大有玄机。这些国家的共同点是:都是委内瑞拉的邻国,其政府都相对亲美。分析人士认为,蓬佩奥真实用意,是在美国大选前拉拢甚至胁迫这些国家对委联合施压,讨好极端保守派拉美裔选民。

有学者认为,蓬佩奥的这次出访,标志着美国政府已经重新扛起了历史上臭名昭著的“门罗主义”大旗,并且变本加厉,在干涉拉美的同时要求各国选边站,只有站在美国这边的国家才能得到好处,否则不会有好果子吃。

委内瑞拉副外长卡洛斯·隆认为,美国并没有把拉美国家视为伙伴甚至独立的国家,而是把拉美当作美国领土的延伸,一旦拉美国家要建立或维护自己的利益,就会被美国认为是在反抗其控制。

但今时不同往日,美国肆意挥舞大棒的时代早已不再。蓬佩奥呼吁制裁委内瑞拉招致了众多批评声音,有多少国家愿意跟随美国尚待观察。    

巴西联邦众议员格劳贝尔·布拉加就表示,绝不应该允许巴西领土被美国用来对委内瑞拉非法施压。苏里南外长阿尔贝特·拉姆丁也强调,苏里南新政府的立场是不干涉其他国家内政,苏里南认为应通过外交渠道解决分歧而不是制裁和中断关系。 

众叛亲离    

美国的霸道不光针对那些所谓的“敌对”国家,其“惩罚”盟友时也毫不手软。    

比如由德国等国投重金建设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因为是跟俄罗斯人做生意,引起美国不满而遭到制裁,导致项目停摆,令欧洲民众冬季的取暖需求受到影响。

特朗普政府不断将美国利益置于其他国家之上,置于国际规则之上。只要对美国不利的,轻则恐吓要挟,重则祭出各种制裁甚至军事打击,这种任性和霸道正在蚕食它的国际信用,一个重要观察指标就是其盟友尤其是核心盟友对美国的态度。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9月15日发布了针对美国最重要的13个盟国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调查显示,英国、加拿大、法国、日本和澳大利亚民众对美国的好感度已经降至该中心开始这项调查20年来的最低水平,与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时的水平大致相同。

造成这种局面的,正是美国自己的所作所为。

在经济层面,美国与盟友、与全世界争利。如上文所提到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是关系到欧洲民众生活的大工程,美国横插一杠子必然影响欧洲民众的观感。

在价值观层面,美国不断“毁约”、“退群”,放弃国际义务,对他国事务指手画脚的同时,自己国内的人权、疫情状况却是一团糟,哪里还有大国的样子,哪里还值得盟友追随。

在军事层面,美国不断要求盟国为驻军埋单。对于韩国日本等国,“保护费”甚至开出了天价,引发相关国家强烈不满。也正是在特朗普不断敲竹杠之下,由德法等国推动的欧盟军事一体化近些年有了长足进展。

法新社的报道就认为,美国已经从“极限施压”中遭到反噬,遇到“极限孤立”。    

美国外交在任性的路上越走越远,其结果是从一呼百应到四处碰壁,直至恼羞成怒,越来越孤立。近期美国在安理会的连续失分,只是美国外交孤立的冰山一角。

“回不去”的美国    

《华盛顿邮报》近期的报道指出:比起盟友对美态度的变化,更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民众对国家的信心在下降。例如,对美国民众来说,最大的威胁已经不再是恐怖主义,最大的威胁依次是新冠肺炎、暴力极端主义、政治两极分化——全都是国内问题。

而这似乎也解释了为什么当今美国外交如此混乱。外交是内政的延伸,内政做得不好,当政者便有动机在外交方面转移视线。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评价颇有意思。他说,美国人曾经在外交上有天赋,他们过去拥有优秀的专家,但他们现在失去了才华。

拉夫罗夫所言非虚。根据媒体报道,蓬佩奥主导下的美国国务院,离职率高居不下,专业人才受排挤,外交职位成了政治酬庸,各种荒唐事不断发生。蓬佩奥自己,也被美媒评为“史上最差国务卿”。    

美国未来会向何处去?《爱尔兰时报》的分析有些悲观,文章认为,美国“正常”外交政策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不论谁上台都改变不了这一点。    

文章还称,尽管美国总统拥有各种权力,但让时钟倒转并不是其中之一。

换句话说,“美国第一”回不去了,现在的美国,是被孤立的“世界第一”。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4092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人民日报刊《告台湾情治部门书》:勿谓言之不预

人民日报刊《告台湾情治部门书》:勿谓言之不预
我们奉劝台湾情治部门,不要被“台独”的“末路战车”所绑架,这辆“末路战车”的狂奔只有一个结[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