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报文章:新冠危机的三大结论

来源:参考消息 作者:韦尼阿明·波波夫 时间:2020-07-28
0 战疫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参考消息网7月27日报道 俄罗斯《独立报》7月23日发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国际研究所文明和伙伴关系中心主任韦尼阿明·波波夫的题为《新冠危机的三个结论》,内容编译如下: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蔓延,真实后果将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后充分显露。然而,现在就能对此次疫情做出三个基本结论。不久之后我们将认识到它们的意义。

价值观冲突日益激烈

结论一:当代世界的主要发展趋势是西方列强影响力日渐衰弱,新兴领导国家步入世界政治舞台中央。后者首先指的是中国、印度和俄罗斯在世界事务中重要性的提升。未来数年中,各国对价值观和不同文明对价值观解读方式的斗争将变得更加激烈。西方的崩溃如此明显,以至于德国总理默克尔都说美国丧失了它的领袖地位。

在这些条件下,跨种族和跨教派冲突正持续激化。例如,美国和一些西欧国家发生了毁坏纪念碑的运动,原因是人们不能认清自己在历史进程中的位置,不清楚历史进程将如何发展(他们通过毁坏象征历史的纪念碑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当前,美国社会迎来了四大族裔(非裔、拉美裔、亚裔美国人和美国白人)理清内部关系的艰难时期。美国国内的对立将进一步加剧,且表现形式将变得更为多样。在西欧,这一趋势将以分裂情绪蔓延和欧盟内部分歧扩大的形式得以显现。与此同时,美国和欧洲将愈发频繁地表现为两个彼此独立的中心。

(西方社会)反对种族主义和毁坏历史纪念碑运动的表象之下隐藏着穷人对富人的不满。对不平等、贫困和种族主义的愤怒促使更多人意识到必须对收入进行重新分配。跨国公司在世界各地的避税港湾中隐匿资金,而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种做法既不道德,也不能被社会接受。

疫情也凸显了许多职业的真正意义,社会没有它们无法正常运转。某些国家的政府列出关键职业清单,清单中不包括职业经理人和银行家,但包括垃圾清运工、教师和护士。许多职业虽不光鲜,但实际上不可或缺。

不少国家开始“向左转”

结论二:许多国家的政治开始明显左转,所谓极端思想正在成为主流。这一点在美国的大学中表现得尤为明显,伯尼·桑德斯的“社会主义思想”在那里获得了广泛传播。据威权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尤里·亚雷姆-阿加耶夫提供的数据,36%的美国青年对共产主义持有正面看法,70%的美国青年倾向于推选社会党人担任总统。类似情况也出现在英国和法国的大学中。

与此相呼应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7月4日发表讲话时说,美国正在经历“左派的文化革命”。他随后表示,左翼极端分子、马克思主义分子和无政府主义分子发起的围攻不会奏效,摧毁“我们的价值观并对我们的孩子进行洗脑”的运动不会成功。

或许,人们能在荷兰青年哲学家吕特赫·布雷格曼大受欢迎的例子上清楚地看到这一进程。布雷格曼在著作中支持引入新的社会生活组织原则:保障所有公民获得基本收入、实行每周15小时工作制、对资本而非劳动征税等。

布雷格曼认为,对当前精英及其做法的否定成为青年一代奋斗的动力。后者对不断加剧的社会不平等深恶痛绝。精英给别人制定各种规则,但自己却不遵守。例如,英国首相顾问多米尼克·卡明斯违反疫情隔离规定但拒绝辞职。布雷格曼认为这种局面令人非常不安。他说:“西方创建了无耻者生存的政治体系。”

结论三:没有高效的国家机器就不可能战胜新冠疫情。对于抗击疫情或自然灾害而言,这一点无法被否认。

【推荐阅读】

美历史学家约翰·巴里:谎言和错误造成美国抗疫悲剧

参考消息网7月27日报道 美国历史学家约翰·巴里是《西班牙流感史》一书的作者,法国《费加罗报》7月23日发表了该报记者阿德里安·若尔姆对巴里进行的专访,内容编译如下:

《费加罗报》记者问:如何对比新冠肺炎疫情和1918年至1920年间的流感疫情呢?

约翰·巴里答:首先,应该说真相在挽救生命,也就是通过提高公共行动的效率和让公共卫生措施更易实施。第二个教训就是这些公共卫生措施是有效的,它们对疾病大流行的传播产生的影响比人们通常想象的重要得多。如果您看看欧洲目前的情况,你们那里包括意大利和法国在内的一些国家曾遭受大流行的沉重打击,但它们的政府已经选择说出真相,民众也相应做出反应。

美国现在还不是这样的情况。现在病毒蔓延失控,目前问题的99%都是由来自白宫的矛盾、引起错觉或简单来说是错误的信息造成的。政府的其他部门则竭尽可能地表现出透明,这个当代词汇用来取代诚实和真实。可是白宫并没有这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果总统之前负责任地采取行动,我们或许会像他希望的那样开始恢复。

问:如何解释这种盲目呢?

答:从年初开始,我们就掌握了为应对大流行传播做准备所必需的一切信息。我1月31日在《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警告说,如果病毒在无症状人员之间传染,可能就为时过晚,无法划出传染范围,而且我当时只有一些公开的数据。问题在于搞清楚政府为什么没有决定让自己做好准备。没有人喜欢承认自己的错误,特朗普比任何人都更不喜欢。就在他开始做出反应的时候,还是有可能对疫情的扩散产生影响。不过,他所采取的种种措施软弱无力且前后不一致。

问:都犯了哪些错误?

答:政府本该从一开始就采取持续且协调的行动,尤其是在联邦层面上进行协调,之前这是特别缺乏的。这种身居二线支持各州的想法尤其不合时宜。执政就是在第一线承担责任。在大流行开始7个月后我们没能协调分配资源和在联邦层面上采取政策这一事实是在藐视专业性。特朗普对细节不感兴趣,不看各种汇报,甚至不参加会议。

另外一个关键因素就是避免使得公共卫生问题政治化。当我在布什政府时代参与制定对可能出现的大流行的防控时,他从未质疑中央政府该做出的各种决定。我们还一致认为,不该由某个政治领导人进行危机沟通,他的讲话至少不会被1/3的民众所倾听。我们已经想到应该由某个像福奇博士那样的公共卫生领域的负责人来宣布各种措施。而且更主要的不是由某个像现任总统这样以咄咄逼人的方式将一切都政治化的人来宣布。

问:现在采取行动是否为时过晚?

答:不。尚存对大流行采取行动的可能性。这是预防措施和病毒之间的一场赛跑。病毒现在抢在了前面,但我们能够赶上去。包括路易斯安那州在内的几个南方州过去对强制戴口罩持保留意见。然而,许多州现在已决定必须戴口罩。我不认为仅这一项措施就足以阻止现阶段的疫情扩散,但如果我们恢复隔离措施,而且增加检测数量并快速出结果,就能产生效果。

之前没有这样做,加上过早恢复经济活动,我们已经浪费了大量的时间。我们付出的代价就是在很大程度上可避免的14万人死亡。这是场悲剧。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956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外交部:驳美方针对我驻休斯敦总领馆的10大谎言

外交部:驳美方针对我驻休斯敦总领馆的10大谎言
美方为其错误决定编造借口、散布谎言,在短短几日之内就抛出多个说法不一的版本。但是谎言重复[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