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媒体面前,我们都是提线木偶?

来源:共青团中央 作者:观畴园火军头 时间:2020-07-06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对于世界各国,新冠疫情就像是一场社会治理能力的极限测试。一国的总感染确诊数、死亡数、同等比例下的感染率和死亡率,则是执政者交出的答卷。

中国用相当于美国十分之一的ICU病床拥有率,做到了美国字面意义上的统计数据所展示的那种低病亡率。而随着国外疫情形势的进一步发展,恐怕不久之后,中国就要被挤出疫情严重国家所组成的“20国集团”了。但是,这样一个结果,在西方媒体那里,却引起了非常有趣的回声。

截至发文时,美国依旧是全球“新冠肺炎”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

英国帝国理工大学有一个经常“按照需求”改来改去的,关于新冠疫情感染和死亡人数的预测模型,在西方世界拥有不小的知名度。在看到中国抗疫的阶段性成果之后,欧美主要国家却拿着这样一个按需定制的模型过来往中国头上套。这其中大概的逻辑是,按照西方模型,那么落后的中国明明应该死好多人的,结果你中国没死这么多人,这不科学。合理的解释是要么中国的数据“不真实”,要么是中国有防疫、治疗的特殊办法对西方隐瞒不报。

在这个时候,以往它们鼓吹中国威胁论时候用到的那些“中国制造无比强大,抢走我们工人工作岗位”的证据,突然之间就好像从来不存在一样地神隐了。2月初开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因疫情主动对中国和有中国旅行史的人关闭边境这回事儿,它们也好像突然不记得了。各种媒体上连篇累牍都是“我们不知道有疫情,中国欺骗了我们”之类的论调。

美国媒体在电视节目中对中国进行“甩锅”

与此相对应的是,我们看到,弱化版的欧美封城或限制社交距离令也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就停止执行了。复活节以后(即美联邦政府原定的复工期限),美国一直在淡化疫情。究其原因,无外乎是民粹主义的特朗普打着关心美国经济、关注就业数据的幌子,以人命为代价去强行维持美国资本市场的信心而已。

这个以人命为代价的信心,再配合一些无限向股市注水的特设金融工具,当然会鼓吹起来一些比较好看的数据。而这些好看的数据,直接关系到特朗普的连任大业。为此,他(以及他所代表的资本意志)在双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所有涉及医学事实但有可能影响金融市场信心的信息,都在“被双标”之列。

彭斯副总统牵头成立了协调所有新冠疫情防控相关工作的白宫临时机构,结果他到任以后发布的第一条指令就是言论筛选管制令——所有和新冠相关的信息,在发布之前必须经过白宫副总统办公室的统一协调。你问我理由是啥?那当然是担心你瞎说大实话影响金融市场稳定啦。当然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中国,那可了不得了。那将会是东方某集权专制国家、威权政府钳制言论的如山铁证啊!

当然,历史不仅是唯物主义的,还非常辩证。所以,疫情之前巴菲特只见过一次熔断,而我们在经过了3月份之后,终于可以自豪地宣称,我见识过的美股熔断,跟巴菲特见识过的,只差一次。毕竟,美股还是要反映经济基本面的嘛。

当股市给出这种信息之后,美国政府的着力点果然也就几乎全部压到了救金融市场上面去了。至于最近美股的回升,除了注水硬托市之外,恐怕使我不由得怀疑,这大美利坚股市反映的恐怕不光是美国经济的基本面,是不是更多反映了中国经济复工复产的基本面也没准。

在对全球抗疫作出的努力方面,美国媒体的双重标准也显露无疑。中国为世界抗疫提供了从工业生产能力、医疗防护产品、救治经验、医护人员直接援助、学术和疫苗研发信息交流到直接的无偿财政援助等等一系列贡献。而美国在扮演不光彩的角色,对WHO的攻击、威胁和“退群”,站在了全人类共同的健康安全利益对立面,实际上成了病毒的帮凶。

4月14日,特朗普宣称将暂停向世卫组织提供资金。

而在西方媒体的镜像中,这两种事实却被有意识地进行了镜像翻转。甩锅中国、把中国描绘成一个人权记录很差的东方专制主义强权,号召在G7会议出台指责中国的共同声明等等,都是为了完成上述翻转的努力之一。

当然,西方还有福奇博士那样具有专业素质和一定底线的人要为特朗普补补场,要为一个在资本集团意志操弄下注定自我溃灭(self defeating)的抗疫事业做一点挽救的事。但是,这毕竟只是个体的行为,对大局却已经于事无补。

疫情本身在美国和中国各自的发展,都无需再多讨论。美国甩锅中国,也未见得能蒙蔽全世界所有人。固然就美国自身而言,它急需借助媒体力量抹黑中国,并完成针对中国采取下一步战略行动的对内思想构建。但是一位我国上古时期的哲学家老大人早就说过:“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目前,尽管已经复工,美国还有3000多万人短期失业,而数百万人已经放弃寻找工作的努力,从而也就在美国政府的失业统计中消失了。这样的社会基础,再加上社会交流活动被强行限制在较低水平已经有那么一段时间,祸起萧墙实在是平常而又平常。只不过,选择“黑人遭暴力执法死亡引发全美抗争”这个引爆点来发泄,也未免太“巧合”了一点。叠加大选年的党争因素,美国媒体这时候的表现可谓精彩纷呈。

在民主党媒体那里,这是正义到不能再正义的政治正确行为,游行中的暴力“零元购”行为也似乎变得可以理解了。在共和党媒体那里,则是小骂大帮忙,帮助特朗普树立法律与秩序(Law and order)维护者的白人硬汉形象。

笔者不禁回想起当初美国驻香港总领馆工作人员深入香港暴乱一线,深夜亲切慰问组织策划人员的那一幕。换到那样的情境下,恐怕这将是西媒口中“最美的风景线”。再向前回溯更远一点,西媒对于新疆和昆明暴恐事件的描写好像用在美国自身,并不违和。这回可真的是“美国长期遭受系统性歧视和戕害的黑人乃至一切有色人种少数族裔绝望的呐喊”,与新疆、昆明的不幸事件,有着正义性与非正义性、受害与加害的天壤之别。

西方媒体的双重标准已是不争的事实。但我们还应当向更深的层次多追问一句,这是为什么?只有这样,才能拨开迷雾,拆穿表象声色,从而看见“狼子村来的人那吃人的凶心”。

自从特朗普上台以来,西方建制派媒体也好,被一些中国媒体和自媒体搬运翻译过来的西方消息来源也罢,都在不停地告诉我们,特朗普是个“不正常”的总统。今年,美国既有新冠疫情,又是大选年,还爆发了带有种族因素的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这些媒体毫不掩饰地宣称,美国正在发生的种种奇怪现象,是变态而不是常态,特朗普和具有美国特色的党争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不是美国的新自由主义、选举制度乃至更大范围内的制度失败了,而是总统先生他这个人不行。

看到这里,笔者就忍不住又要瞎说大实话了:国内诸公,尤其是比较具有政治吃瓜热情的青年们,你们那些关于美国政治运作标准程序的所谓常识,都是从哪里学来的?难道你们就根据这些媒体有意识灌输给你的信息,去判断某个事情或某个人正常与否?

事实上,这世界上许多人眼里的“世界图景”,是媒体,尤其是一贯以“中立”“客观”为伪装的西方媒体和种种意识形态工具所刻意塑造出来,用来展示给大家看的“世界图景”。媒体,或许还包括它们来自好莱坞、甚至于来自兰利的共谋犯们,在你并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向你灌输了认识事物的框架、分析事物的方式乃至于用于分析事物的基础信息材料。

这一切的结果是,你自以为“独立思考”的结果,必然导向一个西方媒体幕后力量希望你们“自己得出”的那种结论。

青年人是今天经济政治活动的基础,青年人是世界社会经济活动和政治运动的主力,也是西方媒体争夺的核心对象。那么,如何争夺?从提供加工过的信息、塑造受众的三观和思维方式开始,以其受众得出(幕后操纵者希望其得出的)“自然而然”的结论为终点。

单就近期而言,美国不论是倾向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媒体,在新冠疫情和最近带有社会撕裂和种族因素的抗议活动中的所作所为,都在有意将疫情淡化或销声,在将阶级、阶层政治经济矛盾冲突阐释为低层次的种族矛盾乃至于更浅显的肤色问题。

虽然这种障眼法不能说不巧妙,但国内广受辩证法和唯物主义思想熏陶的青年,已经很难再被这种低幼化的媒体炼金术所迷惑。毕竟,马尔库塞早在七十年代就已经指出,晚期资本主义所有的社会问题“争鸣”,其实都是在一边转着圈子让它本身傻瓜化,即偏离问题的本质,一边努力使你在这样的氛围中,被规训为“单向度的人”。

那么,问题的本质在哪里?在经济的发展,在发展结果的初次和二次分配,在整个社会采取什么样的生产方式,在生产方式演进所造成的社会心理震荡及其政治后果。至于特朗普“傻”到让人注射消毒剂的发言、蓬佩奥对日韩的太上皇作风、纳瓦罗的反华言行、拜登的恋童癖下三路花边新闻等等媒体聚光灯刻意聚焦的东西,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西方媒体确实很善于骗人,不过这不要紧,它还不够高明到能够骗过新冠病毒这么一段么得感情的RNA。它不光骗不过新冠病毒,它同样骗不过切身感受到阶层政治重新逐渐取代身份政治、社会撕裂日益加剧的美国人民。

当然,疫情和骚乱对于美国的各种技术、军事霸权硬实力造成的影响只是暂时的。它们更为深远且永久性的影响在于另外一面。美国已经用自己“救资本,护霸权,捞选票,消耗低等人和失败者(low lives and losers)”的操作向我们表明,对于美国“使用硬实力造福世界人民或者他自己本国人民”这个问题,曾经有过的幻想,完全是不切实际的,美国媒体话语编织起来的软实力正在消退。

当不惜一切代价拯救人民生命的东方太阳跃出地平线,西方“真理部”的灯塔再亮,也终将归于熄灭。由美国人自己出面,亲手打掉他们为全世界人民尤其是青年人营造的这种幻想,当然是极好的事情。但作为注定要在伟大斗争中担负起历史使命的中国青年,作为注定要亲手将托举这轮东方红日跃出地平线的我辈,不应当寄希望于西方的“真理部”们自我拆台,而必须拥有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强大思想工具。

“政治是众人之事”,如果你真的关心社会问题的政治前途,那就请不要把“国际权威媒体”灌输的判断当成你自己的判断,而是把它们试图传达给你的东西作为观察对象,问自己几个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根本性问题,从而研究出自己的结论。到那个时候,你会觉得传媒的纷扰索然无味,但世事已然一切洞明。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917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在西方媒体面前,我们都是提线木偶?

在西方媒体面前,我们都是提线木偶?
“政治是众人之事”,如果你真的关心社会问题的政治前途,那就请不要把“国际权威媒体”灌输的判[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