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战略远见的判断:"西方霸权或许已近终结"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作者:王珍 时间:2019-11-08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8月26日,法国比亚里茨,G7峰会第三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出席联合新闻发布会。IC Photo供图

报载,9月27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一年一度的驻外使节会议上发表讲话,阐述对世界政治经济秩序和国际形势发展趋势的看法,对世界格局变化的判断和法国外交政策取向的设想。根据目前可以看到的信息,笔者觉得马克龙总统的讲话中有以下几个“亮点”值得特别关注。

第一,他认为,“国际秩序正在被颠覆和转型,这是一次地缘政治的整合,更是一次战略重组”,并断言,这种颠覆和转型的核心和结果是“西方霸权或许已近终结”。笔者以为,这是一个具有战略眼光,比较接近实际的判断。作为一位西方大国的国家元首能看到并公开承认这一世界大势,应当说是勇敢之举。我们说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讲的也是变局之广,之深和波谲云诡。“变”的核心肯定是决定历史走向的支配力量格局的重组,结果必然是霸权主义和霸凌行为的终结,不管它们来自于何方。事实证明,这种“颠覆和转型”正在加快进行,因为顺势而为推动者越来越多,逆流而上阻挡者力量日微,“变”之大势不可逆转。多边主义、全球化与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的斗争是集中表现。马克龙说,西方霸权畅行300年,对全球经济和政治掌握着绝对的支配权,如今好景不再,“事情正在起变化”,不承认是不行的。

第二,关于这种“颠覆和转型”的原因,马克龙认为既有西方国家“自身的错误”,也有“来自新兴国家的挑战”。前者包括美国“多次选择错误”,诸如克林顿的对华政策,老布什的战争政策,奥巴马的世界金融危机,以及欧洲长期追随美国排斥俄罗斯,导致普京倒向中国;后者则指中俄印等新兴大国的迅速崛起,西方“极大地低估了”这种崛起。他的结论是:“西方霸权的终结,不在于经济衰落,不在于军事衰落,而在于文化衰落。当新兴国家找到了自己的国家文化而逐渐摆脱西方过去灌输的哲学文化,而西方的价值观无法再输出时,西方的衰落就此开始”。其实马克龙只说对了一部分,世界巨变,霸权势衰的原因比这复杂而深刻得多。从冷战结束至今的几十年间,要和平,谋发展,求合作的时代主题日益强化,形成浩浩荡荡的历史潮流,势不可挡,顺昌逆亡。独立自主,平等相待,合作共赢,反对霸权成为国际社会的普遍呼声,日益强烈地冲击着不合理的国际秩序,孕育着公正合理的新秩序。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的崛起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是大势所趋,应运而生。任何试图遏制、阻挡这种大势的行为都注定要失败。在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且将迎来更深刻变化的世界形势下,仍然抱着冷战时期的零和思维不放,这是霸权主义的最根本错误,也是霸权走向衰亡的根本原因。

第三,马克龙在讲话中谈及欧美关系,是继德国总理默克尔之后又一位欧洲大国领导人坦言欧美异同矛盾,意味深长。他说,美欧同属西方阵营,“但美欧文明存在明显差异,虽然深深结盟,但差异一直存在,特朗普上台将原本的差异放大化了”。他这样定位欧美关系:“美国是盟友,长期盟友,但同时也是一个长期绑架我们的盟友”,这与默克尔的说法完全一致。他重申建立“欧洲军”的重要性,强调这是制衡美国的关键,“舍此欧洲就没有真正的独立性可言”。他提出欧洲需要“勇敢”,敢于突破和冒险的政治策略,法国需要深刻体现“法国精神”和自己的政治议程,以“掌握欧洲人自己的命运,将控制权还给我们的人民”,防止将来不得不在美中“两极”之间做出选择。值得注意的是,从戴高乐时代开始,法国一直以其“独立性”在欧洲扮演引领角色,马克龙在使节会议上重提“法国精神”,突出“与众不同”,意在重振法国在欧盟中的领导地位,这对今后欧洲格局的演变以及欧美,欧俄,欧中关系的发展都会有影响。

第四,霸权终结,欧洲向何处去?马克龙把“欧亚议程”置于优先地位,提出把促进“中国的新絲绸之路欧洲联通战略更好地融合”,同时“优先建立欧洲主权”,包括经济主权(特别是欧元主权),国防主权,边界主权。

高明的政治家一定是具有远见卓识的战略家,必须善于顺时而谋,顺势而为,在大变局之下尤需如此。马克龙总统在法国驻外使节会议上的讲话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这种特质,因而值得点赞。(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前驻外大使)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485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在香港,这些教会“不简单”!

​在香港,这些教会“不简单”!
持续了五个月的香港“修例风波”,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组织、群体在反中乱港的道路上“群魔[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