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欧洲不可能长期指望美国

来源:参考消息 时间:2019-11-06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2451302496,2834853989&fm=191&app=48&size=h300&n=0&g=4n&f=JPEG.jpg

【法国《回声报》网站10月11日报道】题:没有人能长期指望美国——专访世界政策会议创始人蒂埃里·德蒙布里亚尔(记者维尔日妮·罗贝尔尼古拉·巴雷雅克·于贝尔一罗迪耶)

欧洲需要独立自主政策

《世界报》记者问:欧盟委员会新任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会致力于一个强大的欧洲吗?

蒂埃里-德蒙布里亚尔答:强大的欧洲是一个含糊不清的词。但人们却越来越清楚,如果欧洲不摆脱美国,就会在中美竞争中成为猎物。人们在世界其他地方,无论是中东还是东亚,也都面临同样的问题。我认为,强大的北约在冷战结束后就不复存在了。因此,从非常广泛的意义上来说,欧洲人应重新提出自己的计划并逐步提升安全和防御能力。这要从经济开始。从前还拒绝工业政策概念的德国人现在却求助于它。如今,他们承认必须制订一项长期的安全计划,当然并不与美国断绝往来,但在很大程度上要独立自主。

问:英国脱欧危机是否表明议会民主政治的失败呢?

答:政体的合法性与效能有关。这不仅仅关乎经济,而更广泛地关乎如何采取正确的长期举措,并将其落实。中国人完全明白这一点。他们政策的中心就是国内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自由民主政治的问题就是效能低下。

问:是否还存在一种内部分裂的危险?

答:英国的分歧很严重。英国脱欧不仅仅是英国民主政治中一段不太光荣的插曲。脱欧是英国这个长期作为民主化身国家的一个失败。这才是更加严重的问题。

欧俄关系迫切需要“重置”

问:您对法国外交转向俄罗斯怎么看?

答:苏联解体后,忽视俄罗斯的基本利益导致了一系列事件,结果对欧洲很不利。俄罗斯如今转向中国。在冷战期间控制军备的成果已毁于一旦,俄罗斯和西方人之间的不信任加剧。而马克龙在使节会议上恰好强调指出,俄罗斯不会满足于“小伙伴”的角色。俄罗斯还有很多经济困难。所有这一切可能朝着“重置”的方向发展。

问:在这个问题上,欧洲是否存在一个共同立场?人们看到这导致非常紧张的局势……

答:英国人非常强硬,德国人更加矛盾了。从显而易见的历史原因来看,一些国家如波兰或立陶宛都特别抗拒俄罗斯。种种地缘政治常态显而易见。例如,英国外交从未停止阻断与欧洲大陆过于密切的接触。俄罗斯的情况确实表明很难明确欧洲的利益和防务概念。

美国狭隘定义国家利益

问:美国如今有可能前来救助哪个国家呢?

答:没有,只要它们不符合美国的核心利益。美国人的特点之一就是能够一夜之间就抛弃伙伴,甚至是盟友。尽管特朗普的政策飘忽不定,但人们注意到,一旦情势危如累卵,他就退缩。在我们身处的这个历史阶段里,美国并非是孤立主义者,但其国家利益却被狭隘地定义。

问:特朗普许诺从阿富汗撤离美军。在与塔利班谈判中断后,他是否能做到这一点?

答:重要的是,为了取代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特朗普选择了国务院参与扣押人质谈判的罗伯特·奥布赖恩。这一点暴露了他的方法,那就是谈判、讨价还价。这种方法被用于阿富汗,还有伊朗。

特朗普以为无论是谁,他都可以任意支配。因为拥有实力,美国自认为比其他所有国家都更强大。然而,我们要知道,自19世纪以来,无人能轻而易举地从阿富汗脱身。我并不认为美国人能完全脱离这个泥潭。

:特朗普政策对全球经济会产生怎样的风险?

答:一年前的经济格局更明朗一些。今天的乌云密布并非都与经济直接相关,地缘政治风险也在不断加剧。从现在起到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如果华盛顿的对外政策只是造威全球经济局势变差,特朗普显然将会意识到这一点。今后数月在伊朗或朝鲜问题上可能缺乏重要的外交突破,这或许会促使华盛顿在贸易方面平息紧张局势。

而如果特朗普2020年底再次当选,那他完全有可能在重大国际问题上彻底改变立场。但现在我们还没有走到那一步。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481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筑牢中国长治久安的制度根基

筑牢中国长治久安的制度根基
“我对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议题思考了很久,也听取了各方面意见。”站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