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新自由主义是一项看不见的战争的战略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马丽亚·何塞·雷哈斯 魏文编译 时间:2019-10-21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我们每一天都过度暴露出暴力的经历:失去工作,失去住房,失去有质量的公共医疗,等等。新自由主义从本质上说就是暴力和屠杀;不仅对数以万计的人进行社会排斥,否认他们的公民地位,而且也判定我们的死亡和物质与心理的损害。数字不会让人怀疑。

西班牙是欧盟第三个最不平等的国家,仅次于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尽管它拥有25个亿万富翁(乐施会2018年的统计),大公司的逃税和财富达到1400亿欧元,其中80%是2018年诈骗得来的。腐败是掠夺的一种方式,上升到1235亿欧元(一种制度腐败孤立的事件)。但是,大多数居民继续只有临时的工作,工资很低,正如欧盟今年所指出的。现在我们知道可以有工作和成为穷人。

西班牙是欧盟第二个“严重贫困”指数最高的国家(6.9%),居民处于“贫困的风险中”(这是国家统计局和欧盟一种委婉的说法,指的是那些收入低于平均数的60%的人,严重缺乏物质商品,他们有一种“很低的工作强度”不到他们的潜力的20%)的居民占26.6%(1200万人)。32%的孩子是穷人,如果不改变结构性的地位和陪伴他们的分配政策的话,他们将变成贫穷的成年人,如同关于不平等和贫困的研究证实的那样。在青年的情况下,这个数字上升到37%。2018年有6万个家庭被剥夺他们的住房,尽管在这一年退房情况已经减少。所有这一切都变成一个实质性的挑战,变成疾病,预期寿命减少,患精神疾病的人和自杀增多,在最近两年飙升达到7000多人;200万人焦虑不安,240万人精神受到压抑。从个人主义的理论来说,在考虑到这是“个人的问题”而不是社会心理的问题时。他们将沉默不语。许多劳动者被用镇静剂和抗抑郁药物治疗,这样每天去工作。

在每个数字背后是一个被围困和压服的人,他们试图抵抗。我们知道从40多年前在这里和其他地方,新自由主义并不是对危机的一种回答,也不是一整套经济政策。这是一项重组建立在掠夺基础上的资本主义的计划,它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财富和权力空前的集中。受到影响的男女劳动者的讲述注意到不仅是以所有的方式一种高水平的暴力,而且也是残暴的计划。我们遭受的掠夺伴随着建设一种新的主观性,在这里实施新自由主义的文化和它的价值(个人主义、自私自利、残暴、政治的信誉丧失等),重新竖立破坏感情、思想和做先前的事情的目标,以便在居民中间被接受。宣传、恐惧和脆弱性的感觉对于进行社会控制是一种有效的机制。

自从权力成为一个舆论潮流的时候起,残暴分成不同的程度,将所有的社会问题特别是经济运行不良的问题让被排斥的人们负责。“他们的生活高于他们的可能性”,“他们是没有价值的人”,“他们想吸吮国家”。归罪于他们,并公开展示。此外,让他们对自己的情况负责,好像不存在环境、历史、政策措施和权力的关系。认为他们不值得和不配过一种更好的生活,不值得接受国家的社会帮助和生活在“幸运者”生活的空间。从这种立场为随后的削减进行辩解。对这些人的虐待和公共的堕落推动泄气,同时要求他们自己克服(“没有足够的努力”,“不相信自己”),这是一种残酷的和不可能的要求,考虑到这个社会结构性的候选人。社会的和心理的压力加强了人们的自我内疚和在社会上无用的感觉。

这个过程类似一种战争的形势,虽然在它的军事--武装的意义上不清楚,这超出了阶级的斗争,在传统上被接受。如同在一场包围的战争中,劳动的居民被包围、遵守纪律和在身体上和心理上被压服。他们疲倦的身体和前景受到挫折:“我看不到我们如何摆脱这种情况”,“总是他们获胜”,“这就是存在的东西”。同时对贫困和持不同政见定罪:从2015年公民安全法生效起罚款近270欧元,300名工会成员被指控组织和参加执行任务的小队,这是刑法第315条第3款的规定,在两年里66人因为“颂扬恐怖主义”被逮捕。

新自由主义的文化符合文化的战争的战略,它的最后目标是造成心理上和意识形态的失败。如同第四代战争的概念创造者林德在2004年指出的,这是确定战争的新形式的胜利的战场。赫伯特·甘斯说,“这是一场用不同的武器进行的战争,比如保留体面的工作、学校、住房和需要的必需品的机会……有时也是一场谋杀的战争,但是更为经常的是屠杀穷人的精神和道德的战争,此外还要加上缺钱造成的贫穷”。

我们看到使苦难正常化的残暴的巴尔干化。阻止这场掠夺我们的和认为我们是可有可无的战争是紧迫的事情。除了从集体的斗争防止失败之外,我们没有更多的选择,我们必须这样做。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10月11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链接:新自由主义在智利复辟造成企业大量破产

爱德华多·安德拉德·波内  魏文编译

在智利从皮诺切特主义的企业家塞瓦斯蒂安·皮涅拉的第二届政府起,在他的竞选运动中,这个民粹主义者和煽动者承诺“更好的时代”,以至这个时候只是表明在经济管理的倒退,在企业的范围内和经济增长本身提供经济的不稳定和不确定,更多地处于向下的状态。

此外很好理解的是,经济的新自由主义的基本原则之一是企业疯狂的掠夺,通过这些企业和公共服务的私有化,除了竞争和消费主义的疯狂和不合理的刺激,通过不同的贷款,这种情况导致准备一系列后果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这并不意味着改善社会阶层的生活条件,比如更低的购买力。

现在智利企业家和右派的政府的理由是整个智利经济这种紊乱的形势是由于外部的因素,而不是因为塞瓦斯蒂安·皮涅拉政府直到现在的无能和没有力量,这表现在企业的关闭或破产上。

前面这种情况一个有说服力的例子是不同的工业的下滑,其中有制鞋部门的企业和商店,它们已经关闭,或是应当重组,实行进口影响本地的生产,此事反映出新自由主义的资本处于一个越来越严重的衰落的进程。

在里纳雷斯市糖业股份公司的工厂关闭,在圣安东尼奥丹麦的海运公司马士基关闭等等,所有这一切反映出在智利非工业化的进程继续深化。

2018年在皮涅拉政府的主持下,我们看到尼布萨水暖公司垮台,被迫进行大规模裁员,重新安排它的生产进程。今天虚假的“更好的时代”的梦想到了它的末日。在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模式的帝国之下,到今年8月1132家智利企业已经开始在破产案管理机构办理手续,与2018年同期比较增加了30%,这是破产监管机构公布的。

今年以来在首都圣地亚哥和比奥比奥与马乌莱三地受到影响最大的企业的数字分别是558家、101家和68家,它们已经申请破产。在这些地区还有28家企业进入谈判债务的进程。在这方面受冲击最多的是中小企业,在经济新自由主义的打击下它们是最脆弱的。此外,现在有66755家企业拖欠债务,其中86%是中小企业,它们面临在新自由主义的“天堂”里短期关闭的风险。

智利政治右派糟糕的经济管理还损害建筑和商业等部门,在这里关闭的消息已经在敲媒体的大门。国家的媒体强调8月份零售商业的销售下降了0.9%,是最近 10年来最糟糕的情况,在12个月里只增长0.5%。

确实在右派的企业家的政府的主持下,国家的经济部门没有实现“起飞”,根据来自国家统计局的信息,今年6月的工业生产在12个月内萎缩了2.9%,受到影响最多的制造业部门是与电力、天然气和水的生产有联系的部门。

大型企业界的领导人阿丰索·斯维特闪为,6月智利的经济扩张1.3%是“一个很坏的数字”,这是中央银行公布的。面对这些疲软的数字,上半年的经济扩张约在1.7%左右。

甚至银行机构也暗示这拉丁美洲南锥体国家的经济“停滞”的可能性。摩根大通银行认为智利经济年度增长2%十分艰难。伊塔乌银行的一名高管表示,今年余下的时间智利的经济增长将更多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

这些确认了这个国家的经济不好的结果,其增长将远低于企业家的政府的预期。因为外部的原因,加上政府管理的坏政策的因素,智利的经济将更趋于疲软,国家的制造业正在逐步被消灭,更多地依靠来自东南亚和美国的进口。

此外,应当强调的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对智利经济的今年余下的时间的预测是非常怀疑的,从它增长的观点来说非常疲弱,甚至很难达到年度增长3%。认为这个南美洲国家的经济表现脆弱和紊乱,类似于现在欧盟经济经历的时期,处于退潮之中。

智利平庸的企业界确实认为本国政府在经济领域迈出的步伐是不确定的,,同时一些企业家对2020年的经济增长抱乐观主义的看法,估计将增长3%,不考虑到外部的因素,智利经济对全球范围内经济和贸易领域发生的事情依赖性更大。

此外,在这个意义上应当突出的是资本主义模式的所有后遗症和它的极端新自由主义的表现为失业的增加。根据官方的统计智利的失业率达到8%,与此同时来自跟踪国家的经济表现的机构的信息估计实际的失业率达到15%。此外,非正规和不可靠的工作达到40%。所有这一切标明劳动者阶级购买力的下降,社会的不平等逐步增加,对智利劳动者阶级的大多数来说已经受到破坏的退休金没有改善。

根据不同的国际经济专家们的看法,现在所有这一切必须从2020年可能 发生一场新的金融危机的环境中去看,它将为一场全球经济的衰退迈出步伐。下一次危机和衰退可能比上一次危机更加严重和时间更长,这指的是1929年和2008年的危机。还有其他的预计在两年之内经济活动将下降。如果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进入衰退,其他的发达国家可能在下一年遭到同样的命运,其概率约70%,这是西方不同的经济来源的估计。

可以看到由于我们处在一个过渡的时期,特朗普不祥的贸易战引起激怒和紊乱,越来越多地冲击新兴的国家,特别冲击包括智利在内的拉丁美洲国家的经济。所有这一切在不确定的地缘政治变化的框架内正在全球范围内发生。

今年5月智利冶金工业协会主席丹特·阿里戈尼在得知3月份公布的经济增长1.9%之后 ,表示他对在现政府的主导下智利经济展示的停滞的担心。他认为如果政府不能说服让智利在一个现代化的进程中重新走上增长的道路,智利的经济不可能实现“起飞”,如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大部分最发达的国家那样,智利是该组织的成员国。(作者爱德华多·安德拉德·波内是社会通信者,政治分析人士和AIP/MP报纸的记者)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9月24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452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雷雨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媒:新自由主义是一项看不见的战争的战略

西媒:新自由主义是一项看不见的战争的战略
我们每一天都过度暴露出暴力的经历:失去工作,失去住房,失去有质量的公共医疗,等等。新自由主义从[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