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谣栽赃是颜色革命的例牌操作

来源:大公报 作者:龚之平 时间:2019-09-10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香港黑色暴乱已持续整整三个月,伴随无底线暴力的则是谣言满天飞。近日又有两大谣言疯狂流传,一曰太子站“有人被警方打死”,二曰港铁将对涉及警方施暴的视频“毁尸灭迹”,尽管特区政府严正声明从未发生死人事件,港铁也澄清站内录影保留三年,但这无阻暴徒们借势闹事,在太子一带疯狂纵火、袭警及毁坏公物。谣言之威力巨大由此可见一斑,难怪反中乱港势力有如吸毒上瘾,如此热衷于充当谣言工厂了。

类似的政治谣言,实在是多不胜数。以“爆眼女”事件为例,乱港势力一口咬定是被警方布袋弹击中,为此发起“以眼还眼”行动,连日瘫痪机场,殴打及禁锢内地游客与记者。但事过逾月,爆眼女选择不向警方报案,不公开露面,甚至不准警方索取医疗报告。事非寻常,其中必诈,如果不是有不可告人的隐情,爆眼女又怎么会作出连串反常的举动呢?

还有,早前一名英国领事馆职员因在深圳嫖妓而被行政拘留十五天,因不欲丑事曝光而央求深圳警方为其保密,这就为造谣中伤创造了空间,说他是因为“反修例”被捕,且是在高铁香港站内被公安“掳走”,说得有鼻子有眼,连英国驻港领事馆、英国外交部都表达关注,要求中方“放人”。内地部门为正视听,不得不公布真相,谣言制造者自取其辱。

戏精上身 以假乱真

再如黑衣暴徒使用各种致命武装袭击警员,有警员被烧伤,有警员被活生生咬掉手指,有警员的背部被长矛类物体刺出血洞,但在反中乱港势力的文宣中,只有警方执法的镜头,没有黑衣人施暴的画面,更胡说“没有暴徒,只有暴政”。当谎言无法掩盖时,他们又大玩栽赃陷害的把戏,将一切暴力推给“卧底警察”,为求“逼真”,更派人假扮警察。乱港分子做戏做上瘾,什么“香港妈妈”、“寻子母亲”等在镜头前七情上面,一时间迷惑了不少人,事后均被揭发是政棍扮演。部分“戏精”则白骨精上身,一个人可以扮演多个角色。说回所谓“太子站打死人”,只见有人又送花又点烛“悼念”,煞有介事,但至今不见一具“尸体”的影子,连一个“死者家属”都没有,假得不能再假。

综观整个所谓“反修例”运动,就是从“制造谣言”开始。纵暴派政客声言,一旦通过修例,不仅港人在香港犯法会被送到内地审讯及服刑,外国人或游客在港犯事都会被“送中”,而制造及传播这谣言的包括李柱铭、余若薇等。本来“送中”都是无稽之谈,但由于这些人都精通法律,披着大状的外衣,这就有很大的迷惑性及欺骗性,令不少不明真相的人信以为真,人云亦云,成功地制造了社会恐慌情绪,终酿成今日不可收拾的局面。

都说谣言止于智者,问题是社会上有多少智者呢?事实上,谣言先入为主,如瘟疫一般传播得极快,受害者往往有口难言,想澄清也来不及。三人成虎、积羽沉船、积毁销骨这类成语,无不反映谣言的杀伤力,足以量变成质变。“曾子杀人”的典故则证明,谣言甚至可以离间家庭信任,连亲人都难免上当受骗。谣言后来更上升至政治理论,文艺复兴时代的意大利哲学家马基雅维利在其“君主论”中提出“政治无道德”论,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什么卑鄙下流贱格的事都做得出,也就是“目的证明手段正确”。这一理论后来被很多阴谋家所利用,纳綷德国的宣传部长戈培尔更因为一句“谎言说上千遍,就会变成真理”而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当今美国为维持其世界霸权地位及推广美式民主,在世界各地策动颜色革命,造谣成为例牌动作。无论是东欧的“天鹅绒革命”还是中东北非的“茉莉花革命”,都充斥大量针对当地政府“残暴贪污”及警方“滥杀无辜”的谣言。一九八九年,罗马尼亚有传言指控政府残杀七百多名示威者,引发全国暴动,政权变色。事后二十多年,历史学家及传媒调查发现,所谓“大屠杀”乃子虚乌有。甚至远至非洲的埃塞俄比亚,亦难逃颜色革命及谣言之祸。三年前,该国一个庆典活动出现人踩人悲剧,导致一百多人死亡,有谣言却指政府军在直升机上向人民开枪,挑起了国内的种族仇恨,当局不得不实施戒严以控制局势。事后,一间由欧洲及南美记者筹办的记者协会调查发现,“政府军在直升机上开枪杀人”的谣言源自美国。

美国师傅 汉奸学生

说美国是国际“谣言制造中心”,一点也不过分。最著名的谣言,莫过于萨达姆治下的伊拉克“拥有大杀伤力武器”这个惊天大丑闻了。好端端的国家被打得稀巴烂,生灵涂炭,更导致欧洲难民潮及催生恐怖伊斯兰国,但美国人并不为此感到羞耻,反而津津乐道。“我曾经出任中情局局长。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盗窃,我们还有一门课程专门来教这些。这才是美国不断取得进步的荣耀”,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早前在一大学发表演讲时如是说,而台下竟然响起了掌声。美国传媒还统计过,在特朗普上任以来的两年多内,平均每日说谎的次数多过美国人日常洗手的次数。早已沦为笑柄的“另类事实”一词,则出自堂堂白宫发言人之口。如今,崛起中的中国成为美国眼中的头号敌人,自然也就成为谣言的最大受害者,看看美国政要为打压中国高科技公司华为而满世界造谣,就知端的。

很明显,反中乱港势力都是美国中情局的好学生,也学会了造谣、欺骗、盗窃这些招数。所谓“违法达义”,就包涵了为达到“颜色革命”的目标,不惜造谣惑众,欺骗公众。“太子站死人”、“布袋弹伤眼”、嫖客变“英雄”、暴徒成“义士”、“每一个香港人都可能被送中”,等等,莫不是无耻的谰言。谣言造得多了,非但可以欺骗别人,误导国际舆论,造谣者甚至被自己的谣言“感动”。不是吗?颜色革命搞了九十多天,超过了“占中”,已是强弩之末,但反中乱港势力仍然一厢情愿地相信,只要坚持下去,他们还有成功的机会。直至今天,他们还在高呼“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可见他们仍活在自己制造的谣言中且陶醉着,仍在做着夺取香港管治权的美梦。

然而,谎言可以欺骗一时,不能欺骗永远;谎言可以蒙倒部分人,但无法骗倒所有人。随着“反修例”露出颜色革命的本质,愈来愈多市民与暴徒割席,示威者及暴徒数量明显减少,反中乱港势力内心焦虑、恐慌,但不甘心失败,因此需要制造更大的谎言及更严重的暴乱为颜色革命“续命”。

秋后的蚊虫长不了,秋后的蚊虫也是最疯狂、最嗜血的。叛国乱港“四人帮”近日再次密会,预示暴乱有可能升级,特区政府及警方必须严阵以待,香港人更要擦亮眼睛,坚定支持警方执法平叛。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380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造谣栽赃是颜色革命的例牌操作

造谣栽赃是颜色革命的例牌操作
都说谣言止于智者,问题是社会上有多少智者呢?事实上,谣言先入为主,如瘟疫一般传播得极快,受害者往[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