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经济能否逃离“死亡漩涡”?

来源:青年参考 作者:高珮莙 时间:2015-05-25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希腊塞萨洛尼基,一家服装厂在2013年关闭,工厂大门的把手上放着水费单。本版图片来源CFP

经过4个月毫无进展的对话僵局,5月15日,由欧盟、欧洲央行(ECB)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组成的国际债权人,在布鲁塞尔与希腊重启谈判。此前3天,希腊向IMF偿还7.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53亿元)贷款,暂缓迫在眉睫的违约压力。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口中的“死亡漩涡”一定不会来临。对于尚有数十亿欧元外债的希腊政府而言,今年6月现有纾困协议到期后能否得到新的资金,才是真正的考验。长期的拉锯战后,曲折漫长的谈判已进入关键时期。

希腊“非常接近”与债权人达成协议

5月15日,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正式领导谈判小组,与债权人展开艰难对话,但左翼政府仍坚持拒绝实施削减工资、养老金等紧缩政策。据英国《卫报》报道,希腊政府在此前刚刚向公共部门工作人员支付了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5.4亿元)的工资和养老金。

“某些人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希腊的耐力将受到考验,其红线将消失。他们最好放弃这种念头,希腊的选择恰恰相反。”齐普拉斯告诉法新社,“我想向希腊人民保证,政府不可能削减工资和养老金。”

据欧盟委员会最新发布的《2015年老龄化报告》,由于平均退休年龄过低及出生率下降、老龄化加速,希腊每年花在养老金上的费用占GDP的16.2%,在欧盟28个成员国中最高。齐普拉斯的承诺意味着,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雅典面临向IMF和ECB高额还款的压力,同时还得继续支付工资和养老金。

齐普拉斯告诉美国福克斯新闻网,该国具备足够的偿还贷款能力,4个月的谈判已形成“共同基础”,“这让我们非常乐观,距离达成协议非常接近”。

然而,希腊《每日报》5月17日曝出惊人内幕,称齐普拉斯曾在5月8日向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IMF总裁拉加德和ECB行长德拉吉去信,威胁若IMF不立刻提供流动性支持,希腊将不会偿还7.5亿欧元的贷款。

希腊财政部长亚尼斯·瓦鲁法基斯曾声称,希腊将一直对债权人履行还款义务。齐普拉斯补充说,还款只是义务,无关“道德”。对于一直以来都不怎么想还钱的希腊政府,欠债还钱似乎只是换取更多援助协议的手段。

希腊为还贷“拆东墙补西墙”

其实,早在今年5月初,囊中羞涩的希腊政府就经历过一次颇为惊险的“死里逃生”。当时,希腊政府勉强凑足了两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4亿元)还给IMF,让搁置已久的救助谈判出现一丝进展的迹象。

5月11日,就在最后期限到来前的几个小时,希腊财政部下令向IMF偿还另一笔7.5亿欧元的贷款,结束了过去几天围绕希腊是否会利用这笔还款作为与债权人谈判筹码的不确定性,也消除了市场对希腊近期发生违约和破产的恐惧。

然而,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就在第二天,希腊央行曝出,有6.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6亿元)其实是来自其持有的IMF账户资金,该国预计将在未来几个月内逐步补上这笔钱。

在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专家泰德·杜鲁门看来,此举与违约相比其实非常明智,但还是非同寻常。更何况,这仅仅是希腊在未来几个月应向IMF以及ECB偿还的一系列大额款项中的第一笔。6月,希腊应向IMF支付约1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06亿元)贷款,7月和8月还要向ECB偿还超过6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25亿元)欠款。

更令希腊政府头疼的是,IMF欧洲事务主管波尔·汤姆森在5月初发出警告,除非欧洲各国债权人同意减记数量庞大的希腊债券,该组织可能扣留最后一笔72亿欧元(约合人民币511亿元)的救助款项。

对此,瓦鲁法基斯警告称,如果无法与国际债权人达成协议,得到这笔援助资金,该国耗尽现金的风险将在两周内增加。自去年8月以来,希腊就没有得到任何流动性资金,这个国家的财务状况正愈加拮据。

美国《赫芬顿邮报》则称,希腊债务违约可能引发连锁反应,危害欧洲共同货币,扰乱全球经济。几乎走到山穷水尽地步的希腊,能否在最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扭转局势,摆脱当前困境?

努力开源节流,债务风险仍难避免

内外交困之下,为避免在达成协议前耗尽资金,按时还上大笔贷款,捉襟见肘的希腊政府迈出了艰难的一步,在国际债权人的要求下努力开源节流,试图弥补资金缺口。

据英国路透社报道,5月14日,希腊政府宣布重启境内最大港口比雷埃夫斯港的私有化竞标,邀请3家公司投标购买该港口51%的股权,竞标有望在今年9月底或10月初完成。同一天,希腊政府还宣布,14家地方机场和对其他国有资产的私有化也将继续展开。

此外,希腊政府还从地方政府、学校、国有企业及其他公共机构搜集到了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3亿元),并欠下政府供应商32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27亿元)。

比雷埃夫斯港的私有化是希腊与国际债权人救助协议的一部分,早在去年就已启动。但今年1月齐普拉斯政府上台后,这项“有损希腊经济长远发展”的计划被叫停。美国彭博社援引希腊政府发言人加布里埃尔的话称,政府同意国有资产私有化是“对债权方的让步”。福克斯新闻网表示,努力与债权人达成统一并最终获得救助,被视为希腊避免违约的关键。

然而,路透社认为,希腊政府“砸锅卖铁”试图安抚债权人的行动并没有奏效,仍然无法避免债务风暴。

5月14日,ECB行长德拉吉和IMF主席拉加德就希腊目前形势进行探讨。双方都在向齐普拉斯施压,敦促其达成协议以换取援助。债权方早就明确否定了减债的可能性,德国总理默克尔、财长朔伊布勒以及欧洲央行都已放话,希腊如果不遵守协议,单方面放弃紧缩,将无法得到新的贷款。

正如美国雅虎新闻网所说,左翼激进联盟领导的希腊政府希望留在欧元区,却不愿实施劳动力市场自由化、加速私有化以及下调最低薪资等改革措施。而国际债权人坚持认为,要想继续获得借款支持、重振经济,这些措施是必须的。如果双方无法达成协议,希腊经济将陷入持续萎缩的“死亡漩涡”。

5月13日的欧元区经济数据显示,在经过2014年连续三个季度的正增长之后,希腊经济今年第一季度重新陷入衰退。《华尔街日报》称,自2014年年底以来,政治不确定性极大地影响了希腊的经济,扭转了去年年初开始的初步复苏局面。

希腊评级下降至深度垃圾级

5月14日,早已被踢下谈判桌的瓦鲁法基斯提出新要求,称鉴于经济难以为继,希腊预定偿付ECB的借款应该推迟偿还。他还声称,将拒绝任何让希腊陷入“死亡漩涡”的救助计划。

“我希望我们仍然拥有德拉克马(希腊入欧前的本国货币),我希望我们从来没有加入这个货币联盟。”这位四面楚歌的财长向美国“商业内参”网站抱怨道,“我想欧元区所有成员现在都深深同意这一点,因为它非常糟糕。但是只要你加入了,就不可能全身而退。”

瓦鲁法基斯还指责德拉吉未能利用量化宽松计划解决希腊问题,而他提出的债券互换建议让德拉吉“灵魂充满恐惧”。对此,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向德国《商报》警告称:“公众不应该被欺骗,认为ECB无所不能。”

目前,希腊政府与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签署协议,将从该行获得融资直至2020年,以结束私营企业资金匮乏的局面,推进经济改革。ECB也将希腊银行的紧急融资水平提高到80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5672亿元)。

5月15日,加拿大评级公司DBRS进一步将希腊的主权信用评级,从B级下调至CCC+的深度垃圾级,理由是不确定该国能否与债权人达成协议,其融资来源似乎不足以满足需求。惠誉国际评级也确认希腊评级为CCC。惠誉对希腊今年的GDP增长没有具体预期,但认为其面临“严重的下滑风险”。

《纽约时报》称,除了希腊政府,没人知道这个国家的财政资金还能维持多久。即便获得喘息之机,在不发生违约的情况下在未来几个月勉强维持下去,希腊也需要总额为500亿欧元的新一轮救助,以避免金融体系崩溃。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38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有人痴迷西方民主,认为西方民主是消除腐败的根本之道。他们不懂得,毛黄“延安窑洞对”中讲到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