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芬太尼危机”甩锅中国毫无根据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陈小方 时间:2019-09-10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7c1ed21b0ef41bd5bfe0981645edebce38db3d58.jpeg

亨廷顿位于西弗吉尼亚的西北角,与肯塔基州接壤,这里被称为“阿片类药物”的危机中心。2016年8月15日,当地有28人因过量吸食含有芬太尼的海洛因而死亡。图为当地时间2017年4月19日,美国西弗吉尼亚亨廷顿,一名涉嫌吸毒的女子向警察展示她的手臂。视觉中国 供图

□ 法制日报全媒体驻美国记者 陈小方

8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透过推特下令,要求美国联邦快递等公司拒绝运送所有来自中国(或其他地方)的芬太尼。8月24日,白宫禁毒政策办公室在其推特上发帖称,“墨西哥最大的港口截获了23吨中国芬太尼”,并以大写字母标称“最终的目的地是美国”。

9月3日,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国家禁毒委副主任、公安部反恐专员刘跃进表示,没有一起案件能够表明,有中国非法生产的芬太尼类物质借道墨西哥进入美国。

事实上,这不过是白宫禁毒政策办公室编造的将“芬太尼危机”嫁祸于中国的假新闻。这已不是美国首次将其日益严重的芬太尼问题归咎于中国。充分的事实证明,美国芬太尼问题源于美国由来已久的“阿片危机”和根深蒂固的“毒瘾文化”,与中国扯不上任何关系。

舆论分析认为,在中美关系正面临着深刻变化的背景下,一些美国政客和学界鹰派千方百计地试图将自身的“芬太尼危机”甩锅中国,这不仅毫无根据,也于事无补。

“阿片危机”考验特朗普政府

如何解决美国当前面临的“阿片危机”无疑是特朗普政府面临的一大考验

近年来,美国的芬太尼问题日益突显,非法销售的芬太尼及其类似物成为过量用药致死的元凶。

芬太尼是一种强效的类阿片止痛药,起效迅速,而且作用时间极短,其效力较吗啡高出50至100倍。而一些模拟芬太尼药理作用的芬太尼类似物,如卡芬太尼的效力,则要比吗啡高出10000倍。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毒品消费市场,也是全球毒品危害最为严重的国家。有关数据显示,美国的人口只占世界的5%,但却消费了全球80%的阿片类药物。

承诺解决“阿片危机”是特朗普最终赢得2016年大选的主要原因之一。还在毒品危害严重的新罕布什尔州即将率先举行初选投票之前,特朗普就在脸书上发布视频表示,他将提议修建美墨边境墙以将非法毒品堵在美国以外。他还承诺将帮助那些吸毒上瘾的人。最后,特朗普以超过最接近于他的对手约20%的优势胜出,并在随后的竞选中继续强调应对“阿片危机”的紧迫性。

就任总统后,特朗普与墨西哥时任总统涅托电话通话时表示,“我赢得了毒品肆虐的新罕布什尔州”。他说,这些毒品来自于美国南部边境,“我们与墨西哥有许多问题,不只是经济问题”。他说,“我们正成为一个毒品成瘾的国家,多数毒品来自墨西哥,或者肯定来自于南部边境”。他还表示,愿意帮助墨西哥打击毒品。

舆论认为,这显示了特朗普是如何看待毒品问题在其政治成功中的作用和重要性。时下,美国正走向2020年大选,特朗普将寻求连任。虽然美国疾控中心的初步数据显示,2018年死于过量用药的人数较2017年略有下降,但美国的毒品问题依然十分严峻。

分析指出,虽然特朗普自执政以来采取了一系列行动,但一些举措也存在明显缺陷和不足。

美国疾控中心在2016年3月发布的新阿片处方指南就是其中之一。有报道称,一些医师以指南为由不给有需要的慢性病人开药,保险公司和地方机构也利用指南拒绝给一些病人治病。权益人士表示,严格限制处方药将使那些长年需要稳定剂量的病人无所适从,甚至会迫使他们去非法获取阿片。

针对处方指南实施后出现的这些问题,参与制定指南的一些专家4月在新英格兰医药杂志上撰文表示,指南的建议被“错误地执行了”。他们称,虽然医师声称指南“鼓励严格控制和大幅减少药量”,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

玩弄政治游戏“指责中国”

舆论认为,美国必须正视自身国内的毒品需求问题,而不是继续玩弄政治游戏,才能真正避免“禁毒战争”的失败

一些美国政客和舆论不断指责中国造成了美国的芬太尼问题,声称许多来自中国的芬太尼通过邮寄等方式流入美国。特朗普也声称要对所有来自中国的包裹进行检查。8月23日,特朗普透过推特下令,要求美国联邦快递等公司拒绝运送所有来自中国(或其他地方)的芬太尼。但他并没有透露细节,白宫随后也没有进一步说明。

据当地媒体报道,来自中国的所有包裹只有15%尚未接受电子检查,远低于尚未进行电子检查的来自世界各地的40%的包裹。

不仅如此,白宫禁毒政策办公室还散布有关中国的假新闻。8月24日,白宫禁毒政策办公室在其推特上发帖称,“真的特朗普是对的,墨西哥最大的港口截获了23吨中国芬太尼”。帖文还以大写字母标称“最终的目的地是美国”。

然而,这不仅是特朗普常挂在嘴边的“假新闻”,甚至是凭空的捏造。在这条推特发出时,墨西哥方面尚未对这批货物进行查验,而美国执法部门也一无所知。一天之后,墨西哥警方证实,这只是一批最普通的化工原料。但是,白宫禁毒政策办公室迄今并没有作出任何纠正。

9月3日,在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刘跃进对于美国捏造中国造成美国芬太尼问题指出,到目前为止,中国警方没有发现一起中国非法制造芬太尼的成品输送到墨西哥的案件。美国执法部门在破获的案件中没有任何一起中国非法制造芬太尼的成品输送到墨西哥的案件。墨西哥警方也没有提出一起从中国运输到墨西哥被缴获的芬太尼案件。刘跃进追问,“三国警方都没有破获过一起案件,美国少数政客是根据什么作出判断的,这是凭空想象的结果”。

分析认为,无端指责乃至编造和散布假新闻往中国身上泼脏水,只会自取其辱于事无补。美国的“阿片危机”更多是由于自身造成的,必须正视国内的毒品问题,而不是继续玩弄政治游戏,才能避免“禁毒战争”的失败。

根深蒂固的“毒瘾文化”

美国当前的芬太尼危机并不是独立突发的单一问题,与其由来已久的“毒瘾文化”有着密切的关系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有关数据,1999年至2016年,美国共有63万多人死于药物过量服用。

美国疾控中心将2013年以来芬太尼及其类似物引起过量用药致死,称为始于1990年代以来过量用药致死的第三次高峰。第一次高峰始于1990年代的类阿片处方的大量增加,第二次始于2010年的过量服用海洛因。

美国疾控中心资料称,医师滥开处方、病人滥用止痛药和过量服用类阿片,一直是美国不断加剧的一个严重问题。

资料称,自1990年代以来,随着类阿片处方的迅速增加,过量用药和导致死亡的情况也相应增加。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在2016年,约有4850万美国人或18%的12岁以上人员称在过去一年里使用过非法毒品或滥用过处方药。约220万人称他们在过去一年里接受过减少吸毒、戒毒或相关治疗。在2015年,约31690人因非致命性药物中毒住院,接受各种药物中毒治疗的约为55万人。

事实上,美国的“毒瘾文化”历史要早得多。有关资料显示,毒品用于医疗和娱乐早在美国建国之初就已经存在。在1890年代,美国当时家喻户晓的西尔斯(曾是世界最大的私人零售企业)的销售目录就包括小剂量的可卡因,售价1.5美元。当时,吸食可卡因是合法的。

而美国对毒品的态度也是从允许到逐渐管控的。美国国会在1890年通过了第一部对吗啡和鸦片征税的法律。

1909年,美国通过了首部禁止非医疗使用鸦片的联邦法律《吸食鸦片排除法案》。1914年,国会通过了《哈里森法案》,对鸦片和可卡因的生产、进口和销售进行管理和征税。1919年,随着《第18修正案》的通过,美国进入了“禁止时代”。该修正案禁止制造、运输或销售致人兴奋的酒精饮料。这一禁令一直持续到1933年被废止。

1937年,美国通过了《大麻收税法案》,对逃避大麻税予以惩罚,如最高可罚款2000美元,并判刑5年,但未将持有或使用大麻定为犯罪。

1970年,美国开始实施《受控物质法案》,根据医疗应用和可能被滥用的情况,对一些毒品进行分类管理。

尽管如此,美国的“毒瘾”并没有任何减退。1960年代的娱乐性毒品泛滥,成为时任总统尼克松于1971年正式发起“禁毒战争”的一个诱因。1969年的一份盖洛普民调显示,48%的美国人认为毒品是一个严重问题。

舆论认为,美国的“毒瘾危机”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芬太尼及其类似物的出现只是使这场危机进入了一个更为复杂的时代。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379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毛泽东思想与当代世界体系治理

毛泽东思想与当代世界体系治理
不知世界近现代史,我们就不能认识毛泽东思想;不知中国历史文化,我们也不能认识毛泽东思想。同样[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