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成为联合国第二大会费国之后

来源:世界知识 作者:张怿丹 时间:2019-08-15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9dd69f9f5f784e13.jpg

2018年9月28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出席第73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发表题为《坚持多边主义 共谋和平发展》的演讲。

20181222日,第73届联合国大会通过A/RES/73/271号决议,决定20192021年中国的会费比额升至12.005%。自此,中国超过日本成为联合国仅次于美国(22%)的第二大会费国。

2016年,中国的维和预算比额首次超越日本,跃居联合国第二大维和摊款国。此次,中国在成为第二大会费国的同时,维和预算比额进一步提高,继续稳居第二大维和摊款国地位。

联合国会费是怎么算出来的 

联合国秘书处的费用主要包括会费和维和摊款两部分,其中会费是联合国秘书处开展各项活动的主要费用来源,维和摊款专门用于联合国各项国际维和行动。

会费比额指每个会员国应该承担联合国会费的比例。中国的会费比额为12.005%。联合国2018年至2019年两年期预算为53.97亿美元,这意味着两年内中国需缴纳6.48亿美元会费。

联合国会费比额每三年确定一次。根据《联合国宪章》,会费比额的计算遵循支付能力原则,计算基础是各国的国民总收入(GNI)。此外,联合国依据国家的支付能力进行分类,对低收入国家进行调整和宽减,并且通过设定最高限额和最低限额兼顾公平与效率。根据2000年联合国通过的现行会费比额计算方法,会费比额和会员国的经济规模高度相关。

具体而言,对人均收入低于世界银行确定的高收入国家门槛值的会员国,对其GNI按未清偿公私长期外债的12.5%进行减免,得出债务调整后的GNI数据。对人均收入低于世界人均收入平均值的会员国,其GNI按照80%的宽减率计算具体宽减幅度后,再进行宽减。按会费比额最高不超过22%、最不发达国家会费比额最高不超过0.01%、所有会员国会费比额最低不少于0.001%的标准,将高于或低于这个标准的会员国调整到最高或最低比额。

程序上讲,联合国的会费比额由联合国大会第五委員会(负责财务行政等问题,简称联大五委)决定。联合国会费委员会(COC)根据上述计算方法,得出各会员国的会费比额,提交给联大五委,由联大五委对会费比额进行审议。联大五委于2018年10月至12月召开第73届联大常会,根据COC提交的报告,对会费比额进行审议。12月22日,五委通过关于会费比额的决议草案(A/C.5/73/L.8)。随后决议草案提交联合国大会批准。同日,联大通过决议,正式确定2019年至2021年的会费比额。

中国成为第二大会费国的进程 

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1972年起,中国开始缴纳联合国会费。从1972年到2019年,中国的会费比额经历了一个先增后减、再迅速增长的过程。1972年至1979年,中国重返联合国之初,会费比额从4%增加到5.5%。当时,中国经济并不发达,但仍承担了明显高于自己经济发展水平的会费,体现了对联合国的积极支持。1980年中国的会费比额降至1.62%,1983年进一步降低到0.88%。直到2000年,中国的会费比额一直低于1%。2001年开始至今,中国的会费比额一路增长,2001年上升到1.541%,到2019年达到12.005%,增长了7.79倍。

1945年以来,在中国之前的联合国第二大会费国依次是英国(1946~1952年)、苏联(1953~1985年)、日本(1986~2018年)。1953年,苏联和英国的会费比额分别为12.28%和10.30%,苏联的比额约相当于英国的120%。1986年,日本和苏联的会费比额分别为10.84%和10.20%,日本的比额相当于苏联的106%。2019年,中国和日本的会费比额分别为12.005%和8.564%,中国的比额相当于日本的140%。中国超越日本成为第二大会费国幅度之大前所未有。这个过程,是中国经济腾飞的真实写照,也反映了国际格局深入调整的时代背景。

第二大会费国需承担什么责任 

联合国是最具普遍性、代表性和权威性的政府间国际组织,是多边主义的重要象征和成功实践。对中国来说,成为联合国第二大会费国,意味着责任,也意味着压力。责任在于,中国有资源、有能力在联合国框架内发挥更多主动性,从机制的跟随者进一步转向引领者。压力在于,联合国的制度设计、人员管理、话语体系等长期由美西方把持,中国在财、物、人、制度等维度上的影响力、塑造力仍有待加强。

“财”是联合国开展活动的前提,如果得不到预算,业务就无法开展。很长时间以来,联合国的财政状况都非常严峻。截至2018年9月30日,联合国会费的现金缺口达3.65亿美元。造成缺口的主要原因是会员国拖欠会费。截至2018年9月30日,有141个会员国足额缴纳了会费,还有52个会员国欠款,拖欠总额10.88亿美元。主要欠款国是美国、巴西、阿根廷、伊朗、沙特。其中,美国欠8.42亿美元(占联合国会费欠款总额的77.39%),巴西9300万美元,阿根廷3900万美元,伊朗3000万美元,沙特2700万美元。中国一向及时足额缴纳联合国会费,成为联合国第二大会费国后,来自中国的会费有助于缓解联合国财政危机。

然而,中国对联合国预算的影响力和做出的财政贡献还不成正比。联合国的预算制定过程取决于秘书处和联合国大会。秘书处的角色类似于政府,向联大提出预算请求。联大五委的角色类似于议会,对秘书处的预算需求进行审议。中国要加强对联合国预算的引导,需要在秘书处层面提前介入。目前,预算制定过程中的三个关键职位,管理战略、政策和合规部的副秘书长是新西兰人,主计长(助理秘书长级)是印度人,管理战略、政策和合规部的预算司司长是美国人。这三个职位中,最重要的是管理战略、政策和合规部的副秘书长,该职位还负责联合国的人事工作。根据目前可查的资料,1946年至今,该部除1954年至1967年撤销外,60年间有41年被会费大国占据,美国23年、德国8年、日本6年、英国4年,剩下的19年也几乎完全被发达国家把持。下一步,中国有必要竞争管理、战略和合规部副秘书长的职位。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329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港媒:帮助暴徒的"香港记者",证件就是这么来的

港媒:帮助暴徒的
每当香港警察要对这些暴徒执法的时候,总会有一群身穿黄色荧光马甲、上面还写着“记者”二字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