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特朗普在对外政策中使用的帝国主义工具

作者:曼努埃尔·E.耶佩 魏文编译 时间:2019-08-12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唐纳德·特朗普的对外政策的基础在很大程度上是使用帝国拥有的工具:经济恐怖主义、战争的威胁、外交的压力、贸易战等等。但是在借助这些工具的时候在国际上自我孤立于他的传统盟国,使世界棋盘上的紧张增加到空前的水平。

这是费德里科·彼埃拉奇尼教授525日发表在《战略基金会》上的一篇论文提出的评估,文章的题目是“保护世界免于美国的混乱不是容易的任务”。

 美国对古巴的封锁已经保持了60年的时间,经历或多或少加剧紧张的阶段,加上反对委内瑞拉的战争的威胁,对朝鲜、叙利亚和伊朗的威胁每天都在重复,征收关税的经济制裁在很多意义上可以和战争的宣言相比,旨在针对美国的友好国家或盟国。

中国和俄罗斯通过外交、经济和有时是军事的手段推动出现一个多极的世界,向华盛顿的敌人提供某个类型的盾牌用来抵抗特朗普政府令人不能容忍的袭击。北京和莫斯科着眼于它们长期的目标设计自己的抵抗,因为在短期内它们面对华盛顿和它的走狗们不能缓和的敌视。

 新的多极世界秩序的前途取决于中国和俄罗斯能够避开华盛顿发动的风暴的实效。

对于华盛顿的欧洲盟国,美国因其进口伊朗的石油而制裁它们,它们不能参加叙利亚的重建,诱导它们放弃与俄罗斯的共同计划(北溪2号输气管道);要求它们减少从中国的技术进口,不要卷入世界上最大的有名的计划,即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所有这些要求都在唐纳德·特朗普继续破坏现行的全球秩序的时候提出来,而美国的盟国已经相信它以便保持现状。美国的盟国被迫履行华盛顿的要求,而这时华盛顿损害它们的贸易的利益,这在中长期内将产生严重的后果。这就是欧洲国家想将它们的贸易多样化和使它们的经济“去美元化”的主要原因。

由于美国政府破裂分成一些派别,经常变换战略和焦点,结果削弱了华盛顿的国际地位,五角大楼的军事策划师们害怕一场与伊朗或委内瑞拉公开的冲突,其他的事情只不过是纯粹的宣传而已。华盛顿强大的军事实力可能有能力战胜德黑兰或加拉加斯可能提供的任何防御,但是,会付出什么代价呢?美国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正在因为莫斯科部署在叙利亚和委内瑞拉的防御能力受到挑战。这种防御能力本身在华盛顿决定攻击这个波斯国家(伊朗)的情况下,对德黑兰来说是容易支配的。但是一场这种类型的战争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五角大楼的军事策划师们害怕对美国来说出现一种更加糟糕的场面,因为伊朗比伊拉克大三倍,为了长期地占领这个国家需要大约120万美国军队。

此外,伊朗是世界15个主要的大国之一,华盛顿可能第一次面对一个能力很强的反对者,这是几十年来美国人一直在试图避免的事情,害怕暴露它的武器系统的脆弱性,这是腐败和错误的战略决定的结果。五角大楼的策划师们没有在一场与伊朗的战争中暴露他们的军事脆弱性的意图。美国军事威信的丧失也表现在到现在在华盛顿控制下的国家,它们认为“这条狗叫的比咬的更多”。对于美国来说做起来更加困难的事情是在未来用军事力量威胁恐吓别的国家。似乎特朗普难以理解的事情是他的对外政策正在慢慢侵蚀美国超级大国的状态。由于特朗普实际上没有参与任何战争,而是将导致一种羞辱的倒退。

不再进行更多的战争的承诺可能是特朗普最后的选举承诺之一,他想对此保持忠诚。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726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链接:美国总统特朗普没有履行的承诺和威胁

       阿兰萨·蒂拉多  魏文编译

在特朗普的思维中矛盾可能不是令人担忧的,如果他不是世界上最大的强国的总统的话。他的错误决定对第三国的经济和国际制度的政治稳定产生冲击。尽管特朗普是易变的和难以预测,但也可以观察到在最近的委内瑞拉危机中没有停止受到他的顾问中最好战的阶层的影响。

20196月唐纳德·特朗普在奥兰多用一个充满承认的演说开始了他的连选运动。在“让我们保持美国伟大”的座右铭之下,特朗普宣布了他在一个新任期的某些目标。媒体突出某些荒诞的想法,比如治疗癌症和艾滋病,以及让一名美国的宇航员到达火星。

美国总统发表令人吃惊的讲话这并不是第一次。在选举运动的框架内或在纯粹的总统行使职权当中,一些承诺和威胁发生在特朗普的例子上。不论是在他的演说或是他的推特中,这位美国总统的特点是无拘无束、直截了当,“他的头发就在舌头上”。但是,除了语调和阐明的挑衅的事情,值得关注的是证实他说的东西有多少变成了事实。

特朗普:没有履行的承诺?

尽管美国的制度是总统制,给总统的形象提供的是一种广泛的尊重其他议会类型的制度,不能忘记在做出决定时存在其他的角色核实与平衡的制度,企图平衡他的统治。从这里可以看到特朗普没有能够完成他所宣布的许多建议。

根据《政治真相》网页的报道,唐纳德·特朗普在他为了成为总统的运动中提出的五个重要的承诺是:废除奥巴马医改方案,与墨西哥建设一道隔离墙并让墨西哥付款,中止倾向于恐怖主义的地方的移民,为所有的人削减税收,减少交易税。

在这些领域中的任何一个特朗普政府都没有取得重要的进展,能够让人想到他履行了自己选举的讲话,这表明这位总统与其他任职的政治家没有区别,尽管他们在玩牌时作为与先前的政策“破裂者”或是制度的“局外人”出现。

该网页列举了特朗普没有履行的其他承诺,其中有:对宪法进行修订以便颁布对国会限制的法令,建立一个关于激进的伊斯兰的委员会,帮助个人减少税收的医疗保险的缴费,提出一项禁令以便阻止穆斯林进入美国,驱赶在美国的叙利亚难民,迅速平衡联邦的预算,或是改变奥巴马改名为德纳里峰的山的名称,用它原来的名称麦金莱峰。这些建议中没有任何一项由特朗普付诸实践,哪怕是改变山的名称。某些建议被国会封锁,另外一些比如13769号行政命令(临时关闭边界不让某些穆斯林国家的难民入境)遭到最高法院的法官拒绝。

同样在特朗普第一次选举运动中另一个重要的承诺是恢复由于第三国劳动力的竞争已经丧失的就业岗位。他的目标是制止美国工业的下滑以恢复密歇根州的就业为例--但没有成功,因为20171月到201812月美国制造业的就业岗位几乎丧失了9%。这是特朗普重要的承诺之一。有助于支撑他的竞选运动的座右铭(“让美国再次伟大”),从理论上说这有利于国家被抛弃的劳动者。但是在这个领域的冲击并非是人们所料到的,尽管竞选运动新的座右铭也是这样(“让我们保持美国伟大”)。对此像在其他事情上一样,保护主义的说辞没疏远新自由主义的政策,其作用是为了美国企业家的利益,而不是为了劳动阶级的利益。

威胁……

特朗普风格的另外一个特点是在国内政策和对外政策的议程中为了将问题定位而使用威胁。没有履行的威胁可以说明他离题的转换,以及在说过或威胁要做的事情与最后不准备做(或能够做)的事情之间的分离。

具体地说,唐纳德·特朗普有关美国发表的矛盾的讲话主要问题之一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贸易战问题。特朗普颁布法令对从中国的进口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指控中国是“工业间谍”和坏的贸易的线路,或是禁止美国的企业向中国的华为公司提供原来的零部件指控这家公司在争取成为5G技术的斗争中可能进行间谍活动—6月份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谈判一项协议。谈判与先前讲话嘶哑的声调完全不同。事实上,特朗普曾经宣布他将指示财政部宣布中国为“货币操纵国”。

特朗普暴风雨般的风格在威胁削减预算时可以看到。20194月特朗普宣布减少对中美洲发展的援助,这项决定受到美国建制派自己的智库的尖锐批评。特朗普最后不得不遭到国会拒绝他在2019年预算中的某些削减,尽管对于2020年预计削减意味着将比2016年减少30%。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宣布对国务院预算的削减,后来没有像原来宣布的削减那么多。

此外,成为明星的问题集中在最近几个月对委内瑞拉威胁的问题,对此这位总统已经反复多次以干涉的方式发表讲话,然后无视他的安全顾问们好战的劝告。最近几天特朗普已经宣布他对委内瑞拉有五项战略,可以在任何时候改变。这表明面对最后以胡安·瓜伊多为主角的政变战略失败以后美国做出的重新安排以及在外交政策的领域的即兴做法,这是特朗普国际政策的另一个特点。在美国的外交关系中这种波动性以至明显的矛盾也在朝鲜、俄罗斯联邦或伊朗问题上看到。一个总统有时以敌视的方式对这些国家的政策或领导人发布声明,然后又对他们架起桥梁用他鲜明的推特的方式说话或举行双边会议。

最后的思考

正如在其他的报道中所强调的,特朗普的风格无疑正在创造流派,但是可能 不只如此,这是一种挑衅的风格,是历史的人物特有的风格,陪伴着某个时候出现的表演者,但是在面对美国“深沉国家”的时候手无寸铁,政府在阴暗处,以及受到国会的限制,在过去的年代里没有支持它的整体政策。

另一方面,在特朗普的思维当中如果不涉及世界上最大的强国的总统,不会令人担心。他的错误的决定对第三国的经济和国际制度的政治稳定产生冲击。尽管特朗普是易变的和难以预测,这在最近的委内瑞拉危机中可以看到,他没有停止受到他的顾问们最好战的阶层的影响,如同从《华盛顿邮报》的透露推断的那样。因此,强调美国总统的个性矛盾和复杂的特性,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这个国家的政治,但是应当是被调了色,因为面对任可能让特朗普垮台的推动,美国建制派的结构因素可以用来制约或阻止它。

无疑对总统来说面对2020年的选举年不宜作为一个讲话很少的男人出现。现在的民意调查特朗普的支持率为44%,位置在一个民主党可能的候选人后面。从这里看为了实现连选履行承诺和威胁的重要性。(作者阿兰查·蒂拉多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国际关系和欧洲一体化博士)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7月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321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雷雨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不挑事不怕事:毛泽东的对美斗争艺术

不挑事不怕事:毛泽东的对美斗争艺术
1964年6月,毛泽东在会见越南客人时又说:“还有一个怕不怕美国的问题。如果你怕了,美国就客气,那[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