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报:美国的军事工业复合体处在全面的危机之中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德米特里·奥尔洛夫 魏文编译 时间:2019-08-12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在五角大楼已经延展的官僚机构中存在两个咨询机构负责监控军事工业复合体的一般状态和它履行国家的防务战略的条件和能力。这说的是INDPOL(采购办公室和工业办公室),是两个受委托的联邦办公室,负责为美国国会制定一份年度报告。

INDPOL的文件在一定的时间之后公布,任何有兴趣的人都可以分析它。该机构最新的报告让其他国家的军事专家们吃惊,包括俄罗斯的军事专家,他们通常仔细地检测这类文件。

不论怎么说,今天俄罗斯的统治者们希望和平(在这个国家的领土上遭受最后的两次世界大战中破坏性的后果)。但是美国似乎希望战争(它的领导人继续对一个很长名单的国家进行威胁,这些国家拒绝执行美国的命令或是简单地不分享美国的“普世价值”)。

但是现在的结果是威胁(和经济制裁)几乎是美国有能力做的唯一的事情,它的防务支出达到天文数字的水平。

在评论这份报告之前,重要的是注意到文件是一种审计,也就是说它没有就任何特定的计划说服议员们的目标。这个特点使它比五角大楼通常的报告更有价值,因为这些文件总是将得到资金作为目标,因此充满夸大的数据和透明度很低。

没有疑问在所有的国家的防务报告中机密和欺骗发挥一种重要的作用。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似乎咨询人员在分析形势和提出建议时,不想或不能隐藏在军事工业复合体中存在的问题的规模。

INDPOL的专家们评估美国的军事工业复合体,从居于市场的前景来说,引起俄罗斯的分析人士关注的第一个方面是美国军事工业复合体的效率的结果,以便评估它的收益。令人感到惊奇是由于在俄罗斯军事工业复合体是国家的,工作是专门为了保卫国家的利益,任何其他的事情被认为是背叛。

相反,在美国根据INGPOL军事工业不仅应当为五角大楼生产武器,而且也应当将它的利润最大化,以便为私人投资者提供利润。

根据这个标准,这项制度一直在正确的运行。2017年对于承包商来说利润的毛收入在15—17%之间,在某些情况下获得的利润在42%以上。

防务专家们认为,这是军事工业复合体的“问题”的关键:防务的承包商们得到合法的授权,因市场而得到加强,为他们的股东获取利润。事实上,五角大楼通过一个“私人承包商”提供的广泛环节完全供应,所有这些承包商都企图将其收入最大化。也就是说所有的人都在为利润而工作。

这个确实说明“能获利的战争”的观念,也应当被称为“制度的腐败”。

对于国库的“问题”成倍增加

28000多家公司参与武器的交易,但是第一级别的承包商只有六家:洛克希德·马丁、诺斯罗普·格鲁曼、雷神公司、通用动力、航空工程系统和波因公司。其余的公司组成一个分包商的金字塔,分成一些级别,每个级别做尽可能做的事情以便达到更高的级别。

 “问题”是市场它的基本条件是收益性结果是支出与防务的投资是互不相容的,为什么呢?因为防务的支出是周期性的,根据技术的研究和开发的成果和昂贵的间隙而定。

为了避开这个“支出的结构性困难”,六家大军火公司对军事研究进行重要的削减,以支持它们民用目的的生产扩张。由于在一个市场经济中公司发展或是被收购,这个制度已经提前进行了十多起兼并和收购。结果是在一个与其他高度专业化的部门有力地削弱了革新。

报告分析了17个大的军事领域,它的结论是令人担心的。五角大楼在这些领域的三分之一只有购买的一种选择。这种限制正在引起对产品质量的破坏,人为地提高价格,这特别影响到海军、地面部队、空军、电子部队、核武器和空间技术。

尽管五角大楼有特别的工业和金融实力,它遇到了不只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今天具体地说,美国只有一个造船厂有能力建造核航空母舰(位于弗吉尼亚,是格拉曼纽波特造船厂“纽波特新造船厂”的财产)。

在理论上我们可以让三个造船同时运行,但是有两个厂忙于航空母舰需要的维修。但这不是唯一的困难:有能力建造核潜艇、驱逐舰和其他类型的军舰的造船厂也只有一个。

关于飞机的制造情况稍好一点。现有的工厂能够每月生产40架飞机,在发生冲突的情况下每月可以生产130架。

美国从15年前没有建造一辆新的坦克

另一方面,坦克和火炮的情况是绝对阴暗的。根据报告,对于建造新一代坦克军事工业已经完全丧失了竞争力。最近 15年美国没有生产一辆新一代的坦克,尽管将原来的坦克现代化,但是没有一年超过100辆的指数。

在这种情况下不是说工厂。现在的军事工业复合体的工程师们从来没有设计过一辆坦克。也没有愿意学习设计的人。他们只是在电影上和视频游戏中了解现代的坦克。关于火炮,只有一个生产口径40毫米的火炮。

对于当局来说,在防务所有的领域情况都是类似的,尽管在民用来源的技术更好一些,但在军事领域的专业化方面情况明显更糟糕。

军用装备的单位成本逐年增加,与此同时由于预算的原因采购的装备越来越少。由于这种倾向,防务工业不仅正在丧失它有专长的人员,而且也正在丧失进行工作的能力。

INDPOL的专家们估计,机器工具的赤字在最后一个四分之一世纪期间已经达到27%。在这个时期美国已经不再生产广泛的各类装备。这些装备的一半只能从盟国或友好国家进口,其余的装备只有一个来源:中国。

分析600类重要武器的供应链条时,报告指出有三分之一相对来说是没有用的,同时另外三分之一已经证实是不能使用的。这种灾难的关键是在分包商的金字塔上,有竞争力的生产商几乎总是在更低的级别接受委托。

尽管这一切,美国在局部和低烈度的冲突中仍有能力制造武器(补偿丧失的武器)……但在一种严重冲突(和任何武装很好的国家)的情况下,五角大楼应当求助于它的火炮和零部件的储备。

战略军备也受到威胁

一种类似的情况在“稀土”和其他为了电子产品的其他材料的领域占主导地位。按现在美国消费的指数这些供应积累的储备(对于生产导弹和空间技术是必不可少的,包括卫星)只够今后五年使用。

报告特别指出在战略核武器领域的严重情况。几乎为了通信、目标、路径的计算、核弹头的组装的整个技术是在6070年代开发的。

直到今天数据是从5英寸驱动器装配的,它是15年前最后一次生产的。对于这些设施不存在替代品,设计它的人员已经退休。选择以荒唐的成本购买小型的生产量或是从零开发战略的“三合会”的所有部件之间,后者的成本是五角大楼年度预算的三倍。

在报告中提到的每个领域都存在许多特别的问题,但是主要的问题是技术人员和工程人员竞争力的丧失,这是由于订货的低水平和缺乏新的产品。

形势就是这样,五角大楼不能实现新的来自研究中心如国防部高级研究局的产品。为了一系列首要的专业化有能力和经验的专家不到30人。

人们等待的是这种情况继续受到破坏,因为在这个部门雇佣的人员的数量在下一个十年将减少11—16%,主要是由于缺少有专长能够替代已经退休的人员的青年人。

为了理解军事工业这种特殊的性质,这个例子可能是有用的:F-35几乎将要完成,在理论上到2035—2040年没有必要开发一种新的喷气式歼击机。从现在到2040年对于专业人员将发生什么呢?如果不安排他们到其他类似的领域,他们将不活动,从逻辑上说他们的竞争水平将受到破坏。哪个私人企业准备承受这种损失?没有任何企业承受。

尽管在这个时候美国防务的支出继续在世界上领先(占世界军事支出约36%),它的经济已经没有能力支持技术的增长。

在一个“相对和平”的时期,美国作为军事技术的领导者出现,但是没有任何疑问它的优势的基础已经受到严重侵蚀。结果可以看到:

美国用一次军事行动威胁朝鲜。后来被迫撤销,因为五角大楼提醒这个时候它没有能力进行一场反对朝鲜的战争;

美国用一次军事行动威胁伊朗。现在被迫撤销,正将赌注(沉默地)放在外交途径上;

美国在阿富汗已经输掉反对塔利班的战争。但是当在它的历史上时间最长的军事冲突已经结束的时候,阿富汗的政治形势回到战争之前的状态。塔利班已经控制国家的三分之二,肯定将再次掌权;

美国在波斯湾的附属国(其中有沙特阿拉伯)粗暴地侵略也门,制造一场人道主义的灾难。但是没有赢得战争,尽管有美国的武器和咨询;

美国在叙利亚的行动已经没有效果。最终叙利亚政府得到巩固,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在本地区的影响大幅度好转了;

土耳其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第二个军事实力最强的国家,它已经购买了俄罗斯的S--400航空防御系统。美国提供的选择是爱国者系统,价格是俄罗斯系统的两倍,实际上不起作用。

所有这一切指向一个事实:美国已经不是“统治的军事强国,没有竞争力”。

对于世界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至少因为如下的理由:

第一,美国是世界上交战最多的国家。它已经侵略数十个国家,继续占领一些国家。如果它的军事能力削弱,巩固和平的机会将会增加;

第二,五角大楼的地位只不过是一个充满公共资金和腐败的“厕所”,因此一个理性的政府迟早应当限制它的资金来源。

在这种情况下—— 假设的——美国的公民可能要求现在让腐败者和战争的投机者发财的资金应当用于建设公路、桥梁、学校和社会支出(当然这些资金更有可能用于支持美国欠中国的债务的巨额利息);

第三,并非次重要,如果发生前面所说的所有这些事情,美国的政治家们将丧失操纵一个长期保持渴望“国家安全”状态的居民的能力。

我认为,美国享有一种“自然的安全”(由两个大洋包围),不需要任何例外的防务。在北部加拿大人不会侵略我们。也许在南部需要某种监视,但是这个可以由联邦级别的机构覆盖。或是由某些“好心的青年”负责,他们总是对“非白人”容易扣动扳机。

一旦这个“国家防务”的显赫机构不再浪费在不必要的军事开支中巨额的1.7万亿美元,美国人可能工作更少,消遣更多,感受到的侵犯、焦虑、意志消沉和妄想狂更少。

最后看到战争的投机者们减少到蹭破他们的口袋以便得到几枚钱币。很长时间以来五角大楼生产的所有的东西就是贫困,它的技术词汇是“人道主义的灾难”。

让我们用不受媒体毒害的目光观察美国在塞尔维亚/科索沃、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和也门的战争的后果。我们只会看到贫困。对当地居民的贫困和对或美国人的贫困,他们失去自己的家人,或是看到他们回来没有四肢和受伤以后精神紧张的混乱。

让战争的鹰派们引起的可怕的和破坏性的贫困回来反对这些从战争中受益的人们可能是正义的事情。(作者德米特里·奥尔洛夫是信息工程师和作家,他出生在俄罗斯,现在居住在美国,已入美国籍)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83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321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雷雨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不挑事不怕事:毛泽东的对美斗争艺术

不挑事不怕事:毛泽东的对美斗争艺术
1964年6月,毛泽东在会见越南客人时又说:“还有一个怕不怕美国的问题。如果你怕了,美国就客气,那[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