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暴徒如果在英美等西方国家,结局如何?

来源:察网 作者:杨远 时间:2019-07-07
0 香港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一、从一名在港居住35年的英国人说起

据环球网报道,7月2日,美联社在香港立法会大楼附近采访香港市民时,遇到了在香港生活了35年的英国人彼得·本特利,面对美媒的镜头,彼得说道:

【我看到了昨晚的这些暴力行为,他们破坏公物,造成现在这副令人厌恶的局面。看到这些,我哭了,我大半辈子都生活在香港,我爱香港,我爱中国……如果昨晚的这些示威者面对西方民主国家的防暴警察,比如英国、美国、法国、德国,他们会使用真正的子弹,而不是橡胶子弹,几十人甚至几百人将会被杀或受伤。】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这个视频在网络上流传很广,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这名英国人在接受美媒的采访时,非但没有像某些西方政客那样,对中国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各种非难,对极端暴力分子加以声援支持,而是对极端分子的各种暴行给予了强烈的谴责,更重要的是以一个英国人的身份,直接揭露了西方国家在对待民众运动时的真实面目。

无独有偶,在极端分子冲击立法会的当天,英国前国会议员乔治·加洛韦在接受“今日俄罗斯”采访时表示:

【我们(英国)从来都不是把香港“交给”中国,而是把香港“归还”中国……我确信,一定有外国势力插手了这场暴力事件,事实上我确定英国政府也参与了,他们也有可能是代表另一个外国势力参与的。所做的的任何一切就是为了给中国找麻烦,制造分裂……没有人会容忍本国立法机关遭冲击、并在里面举起外国国旗。假如今天下午有人冲进英国议会,砸烂大楼,然后举起中国国旗或者俄罗斯国旗,国际社会都会对此进行谴责。】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而7月2日,针对美国、英国、欧盟等方面分别就7月1日香港发生的示威游行以及不法分子暴力冲击立法会大楼所做表态,驻港公署负责人发表谈话,他在谈话中说道:

【你们国家发生大规模示威活动时,警察毫不犹豫出动防爆车,高压水龙、警棍、催泪弹、橡皮子弹一起上阵,大规模拘捕抗议者,却为何对香港的暴力犯罪分子如此宽容?对他们肆无忌惮的暴力罪行“选择性失明”?你们口口声声标榜希望香港保持繁荣稳定,但世人看得清清楚楚,你们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这种“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双重标准把戏已被看穿,以自由和人权为幌子干预他国内政的虚伪面纱必须揭下。】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由以上可以看出,无论是一些普通外国平民,还是一些国内外公职人员,都对西方国家的假民主有着十分清醒的认识,尤其是彼得·本特利,他的话无疑与某些英美政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些人中这两天较为人所知的就是英国外交大臣亨特。

据“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消息,在7月3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耿爽对记者的有关提问做了回答。有记者列举了英国外交大臣亨特的一系列涉港言论,其中对于亨特“香港特区政府不得将抗议中的破坏行为作为镇压的借口”的言论,耿爽回应道:

【7月1日在香港特区发生的暴力冲击立法会事件,是践踏法治、危害社会秩序的严重违法行为。亨特先生罔顾事实,居然称特区政府是在“镇压”,这完全是颠倒黑白。我想问问亨特先生,如果英国议会被围攻、被闯入、被破坏,英政府会听之任之、坐视不管吗?如果像亨特先生说的那样,这就是民主,他是否认为严密把守英国议会的警察应该撤走,让那些常年站在议会对面的示威者进入议会?他是否也认为英国警方处理2011年8月发生在伦敦的骚乱事件是镇压呢?】

值得注意的是,在耿爽的整篇回应中,“不思悔改”、“信口雌黄”、“自作多情,痴心妄想”、“厚颜无耻”“颠倒黑白”“不自量力”这样的严厉词汇频繁出现,指向一国外交大臣,也算是不多见的了。如果暂且抛开耿爽的激烈言辞不谈,而单单关注上文所引用的那段回应,也算是中国官方捅破了一层窗户纸,戳穿了英国等西方国家“严以律人,宽以待己”的双重标准和虚伪面目。的确,西方国家高举“自由民主人权”大棒,整天对他国政府处理社会骚乱指手画脚,而当这些骚乱降临到自己国家时,他们又何曾心慈手软过?

二、西方国家是如何镇压“骚乱”的

1.“为香港争得自由”的英国

既然耿爽的回应是针对英国外交大臣的,那我们就不妨把目光首先放在这个以香港自由的保护者自居、不断寻衅的英国头上,看看耿爽所说的“2011年8月发生在伦敦的骚乱事件”究竟是什么,而这个满口仁义道德、自称“支持香港居民捍卫自由”的英国又是如何“支持”他们本国居民捍卫自由的。

从事件的导火索上来说,伦敦骚乱的爆发比不上本次香港的这么复杂,不外乎是与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警察枪杀平民”这种在西方早已司空见惯的事情相关的。2011年8月4日,29岁的马克·达根乘坐出租车时,在伦敦街头遭到警方拦截,双方发生枪战冲突,达根被警察当场开枪打死。6日晚,约300名民众聚集在当地警察局门口抗议,要求伸张正义,随后抗议演变成一场骚乱。据中国新闻网报道,事件发生当天,示威者向警车投掷汽油弹,3辆警车被焚,一辆公共汽车和一座楼房起火,英国广播公司一辆采访车也遭到攻击,车上的转播设备被毁坏。此外,还有哄抢商店和打砸等行为持续发生。

那么在这场骚乱的一开始,伦敦方面是如何评论的呢?事件的导火索是警察枪杀平民事件,之后民众起来抗议,按照他们平日里的那一套口径,这是多么正义、多么自由、多么人权的事。然而8日,英国首相府发言人表示,此起骚乱事件“绝对无法令人接受”,任何人都没有理由如此破坏财物以及对警察和公众施暴。而因为骚乱事件提前结束假期回国的时任首相卡梅伦在9日发表声明,声明对参加骚乱的青年发出强硬信号:

【你们将会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你们既然在这个年龄就有这种犯罪行为,就要面对应有的惩罚。你们不仅仅在毁坏他人的生活,也是在毁坏你们自己的社区,更是在毁坏你们自己的人生。】

话至于此,英国政府对伦敦骚乱的态度也就一目了然了,我们再来看看英国当局在第一时间又是如何处理骚乱的。据中国新闻网,骚乱于6日晚爆发,仅仅过了几个小时,在7日上午英国警方便已逮捕40多名肇事者。

不要忘了现在香港是什么情况,时至今日香港已经乱了一个月了,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香港警方一直处于弱势的状态,乃至6月30日,16.5万人香港各界市民走上街头参与“6.30撑警察,保法治,护安宁”和平集会,支持警方执法工作,梁家辉、谭咏麟等老牌明星也到场支持。而7月1日暴乱分子变本加厉,暴力极端分子冲击立法会大楼,大肆打砸破坏。直到7月4日,我们才看到相关报道,称警方已拘捕16男2女共18人。

再回头看伦敦,根据中国新闻网的消息,到2011年8月7日上午,40多名肇事者被逮捕;到8月9日警方已逮捕239人,45人因攻击罪遭起诉,此外还公布了部分录像,对录像中的骚乱分子进行通缉。而据中广网8月11日报道,8月10日卡梅伦再次召开紧急会议,指出继续暴力活动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必须停止,警方将使用一切必要手段控制事态的发展,包括使用防暴弹和高压水枪。时任内政大臣特雷莎·梅同时也要求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所有警察取消休假,采取更加严厉、积极的方式应对骚乱。截至11日,已有超过1000人被捕。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而在大量逮捕参与者的同时,伦敦警方在处理骚乱时的附加手段也是中国警察所不能比的。在骚乱现场,防暴警方手持盾牌列队行进,反推游行者,发挥震慑作用。此外,警方还动用直升机在骚乱核心地区托特纳姆区上空盘旋,随时监控地面状况。而且,伦敦警方一度增派1700警力全城戒备,在骚乱高峰期,首相卡梅伦曾下令警方全力应付,在整个伦敦布防1.6万警力。不仅如此,警方强化了监控摄像系统,对伦敦全城进行盯防,通过面部识别,警方快速抓取嫌疑人特征并作出身份判断。甚至部署高压水枪的建议也得到居民的支持,首相卡梅伦随后批准高压水枪上街,使英国警方历史上第一次在英格兰地区使用了这一防暴武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我们看到,伦敦警方的强硬态度已经得到基本的表现,但是卡梅伦依然觉得不够。据《京华时报》,在骚乱发生几天后,也就是说已经有几百人被逮捕之后,卡梅伦批评英国警方的手段太过温和,决定聘请美国高级警官威廉·布拉顿为顾问,以学习美式执法镇压骚乱。对于卡梅伦的批评,伦敦警方认为受到了巨大的侮辱。

试问,伦敦警方用得着十万伦敦市民上街去支持他们执法吗?比起伦敦警方,香港警方不仅在速率上滞后几十天,而且在效率上只及伦敦警方的百分之一。我们是该赞叹伦敦警察的“雷厉风行”,还是该感叹香港警察的容忍克制呢?因此,不知那位英国外交大臣亨特有什么资本来指责香港警察的正当执法,把中国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为维护香港秩序、捍卫国家统一的符合香港民心的举措污蔑为“镇压”,难道他已经忘了当年英国怎样镇压骚乱的了吗?

2. 灯塔国的那些事

英国在前台打头阵,全世界自由民主的灯塔国自然也不甘寂寞,比如美国众议长佩洛西,宣扬香港示威者“激励了全世界”,表现出了“不应该被忽略的勇气”。同亨特一样,佩洛西也是“乌鸦站在煤堆上——光瞧见别人黑瞧不见自己黑”,正如精神病看别人都是精神病,自己的那点破事已经完全忘光了。如果说伦敦骚乱中出现了大规模的打砸抢烧事件,伦敦警方采取措施还情有可原,美国的事就完全不是一个性质的了。在美国,那些“激励了全世界”的人可能确实激励了全世界,准确说是狠狠地刺激了美国政府和华尔街的大佬巨头们,至于他们那“不应该被忽略的勇气”当然没有被忽略,如果真的被忽略了他们就不可能或是身陷囹圄,或是非死即伤。

从几个事件中可以看出美国政府是如何对待那些“激励了全世界”“不应该被忽略”的人的。

灯塔国如何面对退伍军人示威

一直以来在网上随处可见所谓“抗战老兵”受到新中国政府不公正待遇的帖子,这样的帖子一经发出,很多时候都能激起一大群人的“义愤”。其实很多人都已经指出,所谓“抗战老兵”不过是一个伪概念,是被某些人故意炒作出来为国民党军招魂的。当然,这里不谈这个话题,而是想谈一谈美国是如何对待老兵的。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士兵大量退伍,他们中的许多人生活贫困。1924年美国国会通过法案,许诺给参加过一战的退伍老兵们每人一笔退伍金,但考虑到预算成本,规定这笔钱要到1945年才能兑现。随着1929年经济危机的爆发,许多退伍军人生活更加困难,为了改变穷困潦倒的现状,他们热切希望能提前支取退伍金。1932年5月29日,两万名左右退伍军人拖家带口,聚集在华盛顿国会大厦附近,像政府发起请愿活动。众议院通过了提前发放退伍金的提案,但参议院予以否决,尽管有部分老兵拿了参议院发的回家路费被遣散,大部分老兵仍因未达到目的而继续示威。

在这期间,陆军参谋长麦克阿瑟像向美国总统胡佛报告,称共产党已经渗入退伍军人组织,并从不知情的组织领导人手中取得了领导权。7月27日,退伍军人和警察发生武力冲突,两名警察被打伤,警察开枪射击,打死两名退伍军人。警民冲突激烈化,请愿者开始攻击警方,打伤12名警察。胡佛指示麦克阿瑟率领美国军队立即赶赴示威者营地,清理现场,麦克阿瑟指挥军队包围营地,使用催泪瓦斯和刺刀强行遣散示威者,然后放火烧毁营地。在这个过程中,1名婴儿因吸入过多瓦斯,不治身亡;1名儿童被瓦斯所害,双目半失明;此外,退伍军人、妇女、儿童、记者等超过1000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整个过程中,美国当局出动了大量军警甚至坦克对示威者进行镇压驱离,尽管只有三人死亡,但仍有大量的人员受伤,此事亦成为美国历史上一个经典的镇压事件。值得一提的是,因为这件事,胡佛的人气大跌,反而从某种程度上给罗斯福创造了机会,这也成为胡佛败北1933年总统大选的一个因素。在这场镇压中,美国政府充分显示了它在对待民众示威游行时——哪怕这些人是曾经为国家浴血奋战的老兵,是如何的不择手段和不惜流血的。

举世闻名的“占领华尔街”

发生在1932年的“华盛顿惨案”已经让美国政府在面对民众时露出了凶恶嘴脸,当然这桩镇压并没有在当时及时地为广大人民所知,而80年之后的“占领华尔街”则将美国政府的本性暴露无遗。

“占领华尔街”是中国民众耳熟能详的一个名词。2011年9月17日,为反对美国政治的权钱交易、两党政争及社会不公正,1000多名示威者在华尔街举行集会,抗议华尔街的金融势力给美国经济带来了破坏,使得42.8万人失业。在示威当天,纽约警察便早早将华尔街完全封锁,内外均有众多警察镇守,警车和警用摩托更是遍布华尔街周围。不少示威者选择到华尔街的街角静坐,并带来了帐篷和铺盖卷,意欲打“持久战”。其后运动蔓延,10月5日,示威者再次举行大规模集会,之后相继扩大为“占领华盛顿”、“占领百老汇”。“占领华尔街”抗议活动呈现升级趋势,逐渐成为席卷全美的群众性社会运动。11月15日起,美国警方开始清场。美国纽约警方15日凌晨展开突击行动,对“占领华尔街”活动的大本营曼哈顿祖科蒂公园进行彻底清场,在清场过程中,约200名抗议者被警方逮捕。

从主流媒体的有关报道来看,我们能知道的无非就这么多,示威,占领,扩散,清场,逮捕等等。但一些具体的细节,比如警方如何清场,我们从官方报道中不容易看到,而在官媒报道之外,我们可以从网络上看到大量有关方面的消息。

如以脱口秀风靡美加的崔宝印(网名“北美崔哥”),2014年10月3日在其博客“北美崔哥”上更新了一篇博文《香港占街,美国警察实在看不下去!》,其时正值香港爆发非法“占中”。文中描述了崔哥在纽约第五大道采访一名美国警察的情形,以对话的形式再现了“占领华尔街”时美国警察的暴力执法。博文写道:

【崔哥:Officer (警察先生),问您个事。如果有上万人在美国占街,一占好几天,堵塞交通,你们怎么办?

警察:Remove them by force, period! (武力清除,甭废话!) 还记得2011年占领华尔街吗?

崔哥:当然记得,那会儿我在纽约。我记得纽约警局从八个城市调来警力,有防爆车,防爆队,狙击手,骑警马队,使用的武器有警棍,电棍,泰撒电枪。

警察:别忘了,还有真枪。如果拒捕,我们有权使用武力;如果用任何凶器威胁警员生命,那必须shoot to kill. (开枪击毙)。

……

崔哥:可是,你看香港的年轻人占街这么久,不觉得违法,反认为有理。

警察:这是欺负中国警察软弱。当初英国人管辖的时候,香港人怎么不敢占街呢?我告诉你英国警察可不是你想象的绅士,他们照样会抡圆了警棍打得你头破血流的。

——《北美崔哥:香港占街,美国警察实在看不下去!》

http://beimeicuige.blogchina.com/2648415.html】

另据《青年参考》2013年1月9日第6版刊文《FBI曾监控“占领华尔街”示威者?》,文章提到2012年5月英国《卫报》报道和2012年5月美国《滚石》杂志文章,指出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占领华尔街”运动中对参与者进行渗透活动,插入“卧底线人”。2012年12月21日,FBI被迫披露内部文件,承认一些官方机构在“占领华尔街”运动中对示威者进行“监测、跟踪”及向各大银行“通报情报”的行为。此外,文章还描述了2011年11月15日,纽约警方对驻扎在纽约祖科蒂公园的示威者根据地进行突袭清场的具体细节。凌晨1点,一些示威者已经钻进了睡袋,一些仍然在交谈。

【这时,600名全副武装的纽约警察包围了这个“根据地”,并将示威者赶出睡袋,逐出公园。 祖科蒂公园于是陷入一片混乱,叫骂声、哭喊声不绝于耳。有的示威者默默卷起睡袋,拿上个人用品退出了纷争。更多的人坐在地上不肯离去。警察不由分说,拉着示威者的胳膊,甚至提着他们的头发把他们丢到了公园外。】

实际上,与2014年的香港非法“占中”和这一次的香港暴乱不同的是,“占领华尔街”运动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和平示威运动。

【“占领”运动只是和平示威,甚至更像一次有政治主题的嘉年华。除了游行示威喊口号的人之外,穿着小丑服的抗议者拿着红布去斗华尔街标志性的铜牛,即使被赶来的警察按倒在地,也不忘表演对公牛的蔑视。还有人打扮成“嗜钱僵尸”,跌跌撞撞地走在华尔街上,让拎着办公包的金融才俊大惊失色。一些父母甚至会带着年幼的孩童参加示威,可见在人们心中,这只是一次表达意见的机会,安全可以信赖,和平可以保证。他们的标语上写着“我们是那99%”,“政府为银行买单,我们被政府出卖”。】

比起这一次香港暴徒的打砸抢烧,“占领华尔街”的示威者究竟做了些什么不得了的事?然而,FBI暗中称“占领华尔街”和平运动是“恐怖主义”行动,并用对付“恐怖分子”的方式对付参加者。美国警察、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和国内安全联盟委员会通力合作,尽全力配合银行,用攻击和逮捕行动,以及政府的高压政策,制造暴力冲突,来瓦解美国民众和平占领运动。FBI通过其在示威者内部安插的“卧底线人”,获取了有关运动趋势以及民众和平请愿、和平抗议的各种情报,从而对运动的走向了如指掌。

而面对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美国当局将其老奸巨猾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FBI一方面口头上宣称示威活动是合法的和平运动,一方面又早早地就已为其贴上了“潜在犯罪”和“恐怖主义威胁”的标签。美国政府方面,上至美国总统奥巴马、财政部长盖特纳,下至纽约市长、纽约州州长,无不对示威活动表现出他们能够有的“理解”和“同情”,仿佛就差放下身段支持他们甚至他们一起参与了。然而,正如马克思所说,一步行动胜过一打纲领,口头上的话说得再漂亮,也丝毫禁不起现实中镇压血腥的冲刷。一边是给示威者灌迷魂药、吃定心丸,麻醉着这些天真的民众;一边是暗地里摩拳擦掌,随时准备投入一场恐怖的镇压之中。

【“肉食者”信誓旦旦的保证言犹在耳,不到两个月,位于华尔街附近的祖科蒂公园的“占领”大本营,就被纽约警方强制“占领”,美国各地也随之掀起了对“占领”活动的镇压。 联邦警察使出了催泪瓦斯、辣椒水等各类手段驱散人群,将营地夷为平地,威吓、推搡更是常见。】

除了对示威群众的进行监视,FBI还随时监视着校园的一举一动,学校里面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学生们马上就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2011年11月18日,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学生在校园内举行示威,声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占领”运动。这时,校警出现在游行队伍前方,要求学生们立刻解散。为了表示抗议,几十名学生手拉着手坐在原地没动。在驱赶无效后,这名校警居然在“上级”的授命下,向学生喷洒辣椒水。被喷中面部的学生有的摔倒在地,被辣椒水呛得涕泪齐流;有的跌跌撞撞地后退,趴在路边呕吐;更多的学生则互相用瓶装水清洗面部,场面十分混乱。一些气愤的围观者当即加入了游行,大声对校警喊道“真羞耻”。这时,当地警察“恰好”“及时”出现,逮捕了10名学生。】

前面曾经提到,在11月15日凌晨对祖科蒂公园的清场过程中,共有约200名抗议者被捕,实际上,这200人也只是一时一地之被捕人数。据《青年参考》文指出,仅仅2011年10月1日发生在纽约布鲁克林大桥的抗议事件,就有超过700人被捕,在“占领”运动声势较高的4个月中,有超过7000名抗议群众被捕,这些因抗议而住进监牢的人中,有学生、普通市民、老年人、艺术家、记者,还有法律观察家。

【大学生瑞恩·赖斯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占领”运动中,他先后在奥克兰和洛杉矶因为示威游行被捕,而逮捕的过程总伴随着暴力。“我看到过示威者被毒打,被喷辣椒水,被投掷催泪弹,被用橡皮子弹射击。”他说。

……

“警察利用一切机会恐吓我们”,瑞恩说,“我们悽惨地呆在监狱里,手上的手铐非常紧,有些人甚至因此留下了伤疤。”据他说,在被捕的过程中,很多人都受了伤。他亲眼看到一名从伊拉克退伍归来的士兵萨贝基被警察虐待:“他受了内伤,躺在监狱的地上大声尖叫,希望得到医疗救护。但我看到看守脸上挂着得意的笑,毫不理睬。”

在被捕前,萨贝基遭到过警察的殴打,这段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站成一排、武装到牙齿的警察面对萨贝基一个人,一名警察用力推搡他,使他节节后退。他试图逃开,但警察用手中的警棍追打他,直到他跌倒在地。】

最后,一些有关图片和视频或许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灯塔国是如何捍卫它的人民的民主、自由和人权的。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布伦丹·瓦特头部被警方打伤,鲜血直流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纽约警察警告占领华尔街的学生撤离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警察朝学生喷辣椒水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在“民主之都”爆发的“民主之春”

长期以来,美利坚被无数“民族良心”捧为世界民主国家的典范,然而就是在这个典范民主国家的首都,爆发了要求民主的大规模民众运动。

2016年4月2日,150个美国人从费城自由钟出发,历时10天,徒步跋涉140英里到达首府华盛顿特区。4月11日,美国国会大厦前的草坪上聚集了600多位美国人,他们用非暴力的方式高呼民主,抨击美国的民主制度。从4月11日到18日,数千民众在美国国会大厦前的台阶上,采取了大规模非暴力行动。这个声势浩大的运动目的很明确:立即采取行动,结束政治上的金钱腐败,确保公民的选举权。

毫无疑问,即使生活在一个自诩为“民主”的国家,一个能够“终结历史”的国家,一个无数公知和公知粉心向往之的国家,美国民众也并不知福。相反,他们已经看破美国民主的虚伪,这个民主是金钱操纵下的民主,是没有人民群众一点政治地位的民主,是不能容忍人民群众染指一丝一毫的民主。他们因认识到美国民主的虚伪而起,又因美国民主确实虚伪而走向失败,一场争取民主权利的运动在所谓民主的镇压和漠视下而悄然失败。

4月18日,美国国会大厦广场前反对“金钱政治”的示威静坐进入一个小“高潮”。有300多个组织参加了最后的抗议,其中包括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绿色和平组织等美国全国性的组织。美国《国家》杂志网站称,这些都是拥有众多成员的全国性组织,之前他们很少站在同一立场。这表明,反对“金钱政治”、保障平等政治参与权利是民众“共同寻求的优先方向”。

当日,示威人群比原计划提前了至少1小时聚集在国会大厦前的台阶上。警察早就准备好了警戒线,不断向人群发出口头警告,将多数抗议者转移到警戒线之外,并通过“人墙”对坚持留在国会大厦台阶前静坐并高呼口号的民众形成包围之势。

警方又逮捕了约300名抗议“金钱政治”的示威者。根据华盛顿警方的声明,自4月11日这项和平抗议运动开始至今共逮捕了1420人次的示威者,创下了华盛顿当地抓捕人数的历史纪录。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对香港说三道四的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需要注意的是,“民主之春”运动11日的示威静坐造成400人被捕,美国媒体一致保持沉默,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没有报道,微软全国有线电视广播公司和福克斯电视台的报道时间分别只有12秒和17秒。不仅在报道时间上,在内容上两家媒体都称抗议者关注“选举权利议题”,而没有提到“反对系统性政治腐败”“反对金钱政治”这两个抗议者突出提出的口号。与此相对照,在2015年5月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发生反穆斯林的示威时,CNN做了长时间现场直播。在国会大厦的抗议现场,示威者不时喊出“CNN在哪里?”美国主流媒体对“民主之春”的选择性漠视是导致运动很快归于沉寂的原因之一。一方面是美国当局的大规模逮捕,一方面却是主流媒体的集体失声,平日里对他国指指点点的媒体一下子全都变哑巴了。抗议者得不到应有的媒体关注,也就很难掀起什么大风大浪。

2017年3月,“民主之春”被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2016年美国的人权纪录》,纪录写道:

【18日 《今日美国》网站报道,“民主之春”团体4月11日发起了一个步行140英里到国会大厦的行动,要求“国会立即采取行动结束政治生活中的金钱腐败,并确保建立自由、平等的选举制度以保障每个美国公民可以平等享有发言权”。“民主的觉醒”团体4月16日加入了这次抗议行动,抗议如《选民证件法案》这样的歧视性法律。警方在华盛顿特区逮捕了900多名示威者。】

从“民主之春”运动可以看出,其规模不可谓不大,其口号不可谓不响,其出师不可谓无名,然而运动从爆发到结束,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一方面美国当局对抗议者采取了及其强硬的措施,乃至短短一周时间逮捕1420人次;而另一方面,在本来就操纵政治的资本力量的操纵下,主流媒体对运动表现出极端的无视,使得运动参与者无法在舆论中获得任何支持。运动参与者既要面对当局的抓捕,又处于孤立无援的十分不利境地。如果说在“华盛顿惨案”和“占领华尔街”中,美国政府是以暴力镇压为主,那么到了“民主之春”的时候,美国政府就是暴力镇压和舆论镇压两手一起抓,意味着其在应对抗议示威时愈加表现出其阴险狡诈。

三、哪国的国家机器才在镇压民众时毫不手软?

众所周知,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无一不是国家统治的暴力机器,有什么样的国家,就有什么样的国家机器。巴黎公社在凡尔赛临时政府和普鲁士的双重镇压下失败之后,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写道:

【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天生就是为巩固资产阶级专政、镇压人民革命而设立的,无论其以怎样冠冕堂皇的词汇作为自己的价值观,终究也改变不了反动的本性,这在凡尔赛临时政府军血腥屠杀公社战士中就已经得到了实证。

如前所述,无论是英国的“8·6伦敦骚乱”,还是美国的“华盛顿惨案”“占领华尔街”“民主之春”,英美当局在面对民众大大规模集会示威抗议时,往往都采用催泪弹、辣椒水、暴力清场等极其严厉的措施进行处理,而且警方总是能在第一时间集结到位,并在很短的时间内逮捕几十上百乃至上千的抗议者,其间殴打、强拖更是十分寻常,大规模流血事件已成常态。那些触目惊心的照片和视频,以及当事人的描述,无不令人不寒而栗。

实际上,对香港暴乱和以上发生在英美等国的所谓“骚乱”作一个简单的对比,就可以看出两者实际上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例如英国的“8·6伦敦骚乱”,导火索是警察枪杀平民引发了大规模的民众抗议,逐渐演变为伴随着打砸抢的社会秩序破坏;而美国的“华盛顿惨案”、“占领华尔街”、“民主之春”等运动,无一不是民众自发抗议垄断资本集团侵犯盘剥自己利益的结果。一战退伍军人要求提前支取退伍金的示威,被美国政府出动军队强力镇压;美国民众不满美国政治的肮脏交易,认识到了自己是被1%的华尔街金融寡头剥削压榨统治的99%,因而希望以和平示威的方式稍微改变一下现状,过火的行为非常少,然而美国政府驱动大批军警使用各种暴力手段将觉醒的民众又打回了沉寂;至于“民主之春”,为什么发生在号称世界民主灯塔的美国,不是很清楚的事吗?这一切的一切,都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发生在英美的许多号称“骚乱”的民众运动,其本质是民众对资本主义的不满和反抗,而对于这样的反抗,英美的资产阶级政府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心慈手软的。

而香港的情况则完全不一样。被英国统治了150多年的香港,在回归祖国后,并没有实现主权的完全回归。另一方面,去殖民化的工作做得不是太到位,总是有那么一小撮人迷恋已经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港英当局。他们十几年如一日地反华反共,却对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欣羡不已。这些人所要求的,根本不是像“占领华尔街”“民主之春”中的示威群众那样,相反,他们妄图使已经回归祖国的香港重新回到殖民地的状态,妄图把英美式的资本主义再次请回到香港。一小撮仇视中国的港独分子,利用香港普通民众对生活中这样那样的不满,欺骗、煽动民众起来做为实现他们阴谋的马前卒。他们把香港人民的不满归咎于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让香港人民去反对之,却把历史上的港英当局和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和垄断集团描述得无比美好。实际上,造成香港人民不满的源头,不仅不是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而正是这些港独分子所心向往之的垄断集团。一句话,“占领华尔街”的美国民众所强烈反对的,恰恰正是他们所热切希望的。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曾经对美国抗议民众仇恨入骨的某些英美政客,才会对这些无恶不作的港独分子表现出令人作呕的所谓“同情”和“激励”。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些英美政客已经不是在执行双重标准,而是彻底的“单重标准”,这个标准,就是看你是否符合他们的利益。

实际上,在这方面英美等国实行双重标准,在全世界都是十分普遍的。比如1967年5月,因劳资纠纷,香港工人自发组织起来抗议示威,“反英抗暴”的口号喊遍香港。同样是在香港,而当年的港英当局报以这些工人的,却是警棍、催泪弹和手铐。那时英国人反对过港英当局的暴行了吗?没有。同样地,英美等国在利比亚、叙利亚、委内瑞拉出现反政府武装后,第一时间起来反对卡扎菲、阿萨德和马杜罗政府,甚至是直接出兵干涉,积极支持反对派。而当2011年,沙特人民要求改革的示威被沙特当局武力镇压时,他们反倒就跟没看见一样。这充分说明,英美等国从来都是把自己当作标杆去面对世界的,不管你具体做了什么,只要在他们看来是有损自身利益的,就拼命反对抹黑;而如果与他们的利益无关或有助于他们获取利益,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积极参与支持。总而言之,为了维护他们的统治集团,巩固自己的霸权,他们可以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在他们那里,双重标准从来都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英美等国的伎俩,早已为许多人看穿,只有那些仇视中国的政客在摇唇鼓舌、搬弄是非,而英美等国的所谓“自由民主人权”大旗也早已被他们曾经对民众喷过无数次的辣椒水腐蚀,被他们曾经对民众丢过无数次的催泪瓦斯熏黑,被他们曾经无数次砸向民众头上的警棍砸得千疮百孔。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么说其实也不准确,因为他们的那杆所谓的大旗从一开始就是腐朽的、破烂的、漆黑的,这早在几百年前的圈地运动、三角贸易、西进运动中就已经得到了最好的证明。正如马克思在《资本论》里所说的,“资本来到人间,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255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香港暴徒如果在英美等西方国家,结局如何?

香港暴徒如果在英美等西方国家,结局如何?
美联社在香港立法会大楼附近采访香港市民时,遇到了在香港生活了35年的英国人彼得·本特利,面对[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