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狗一样的班农”,还在影响华盛顿?

来源:补壹刀(ID:buyidao2016) 作者:补刀客 时间:2019-06-06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现在邋遢鬼班农(Sloppy Steve)已经像一条狗一样,被所有人都抛弃了,真惨!”

这是班农在被白宫扫地出门几个月之后,他的前雇主特朗普扔给他的一句话。

有媒体这样描述这一景象:这是一个可悲的小人物沦落到卑躬屈膝地乞求特朗普的原谅

timg.jpg

不甘于寂寞的班农在离开白宫后,把攻击中国作为一个重要目标。尤其是进入2019年,他对中国的攻击明显加大了火力:

“封杀华为比达成贸易协议重要十倍”;

“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敌人”;

“对我来说,和中国的经济战争就是一切”;

……

在进入白宫前,班农只是一个边缘的无名之辈;进入白宫后,大权在握的他推着特朗普政府“向右走”。

那么现在,已经“卑躬屈膝”的班农,是华盛顿眼下这股反华暗流的始作俑者吗?他有能量把它掀成一股滔天大浪吗?

“骗子艺术家”

“他们往往来自边缘家庭,感到被排斥,得不到充分的认可,甚至被人瞧不起。他们相信,现在轮到他们来统治国家了,他们要为自己在升迁过程中受到的所有轻视进行报复。”

英国《每日邮报》在一篇分析班农激进主张的评论文章中这样写道。

在美国社会,对班农有好感的人并不多,在很长的时间里,他身处美国政治光谱的最边缘位置。

timg.jpg

“说话粗鲁、不修边幅、自我吹嘘”几乎成为外界对他的速写画像,而班农则不遗余力地“为被遗忘的白人工人阶级而战”,把目标对准全球化和中国,四处宣扬这才是美国中下层白人生活艰辛的原因。

干掉中国,白人兄弟就有好日子过了。

但他似乎经常对自己所的攻击对象并没有太多研究。

在一次布拉格的演说中,班农猛烈抨击外国利用自身廉价劳动力实施“不公平竞争”,现场气氛突然变得尴尬,听众面面相觑。

众所周知,捷克的大部分GDP来自于出口,而便宜劳动力正是背后原因。很显然,班农对此一无所知。

timg.jpg

在特朗普的第一年任期里,班农自诩为“战略大师”的名声“也被证明是假的

2017年8月,弗吉尼亚州发生夏洛茨维尔骚乱。班农向特朗普支招:种族主义是必胜之选,总统不应与白人至上主义者保持距离。

班农严重低估了夏洛茨维尔事件后人们对他的反感程度。由于特朗普迟迟没有明确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招来舆论和共和党内批评,这令特朗普感到恼火。外界则持续施压,要求特朗普开掉班农。几天后,班农被踢出白宫。

不久之后,班农在沃尔夫新书《火与怒》中的夸夸其谈,终于让特朗普与他彻底决裂。

人事布局

timg.jpg

与班农集中火力攻击中国这一时间几乎同步的是,中美关系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一个自然而然的问题是:“不入流”的班农,又如何能在华盛顿掀起这股“反华”妖风?

一方面,班农虽然被踢出局,但他在白宫的人事部署依然在发挥作用。

在进入白宫后,原本不起眼的班农突然间得以以“国师”自居。特朗普上任后的一系列政策都有他的影子:为特朗普撰写就职演说稿,促使特朗普提名保守派法官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引发强烈争议的“禁穆令”也被普遍认为是他的主意。

《时代》周刊这样写道:“突然之间,他的指纹变得无处不在。”

更让外界震惊的是,班农借美国“国安会”改组之际,跻身成为其中一员。“国安会”多年来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不为有鲜明政治立场的官员设立常务席位。班农不仅政治观点极为激进,而且并没有什么外交和国家安全决策经验。

这一跃让他的影响力超过其他绝大多数内阁官员。他趁着大权在握,提拔了一大批跟他信奉相似价值观的右翼中层官员在白宫担任职务。

如今,虽然班农早已被特朗普“打入冷宫”,但这批官员仍然大多留在各个岗位上,为他们共同的激进想法添砖加瓦。

今年5月,美国国务院一名非洲裔女性官员斯金纳谈到中国问题时公开宣称,“这是我们第一次面临一个非白人的强大竞争对手”。这一带有明显种族色彩的言论令外界哗然,也也显示出她基本全盘接受了班农的极端保守主义右翼观念。

圈子交际

离开白宫的班农也并没有闲着,他积极利用自己的媒体社交圈,与美国右翼保守派代言人福克斯电视的众多主持人保持密切往来,还参与各种极右翼组织,频频发文亮相。

就在一个星期前,CGTN主持人刘欣和福克斯商业频道的翠西•里根的一场“约架”备受关注。

timg.jpg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场辩论的背后也有班农的影子。

5月22日,刘欣在一期评论短视频中有力驳斥了翠西宣扬对华“经济战”的言论。次日,翠西在其节目中用了11分钟对其进行回应,紧接着,她邀请班农在节目中亮相。

班农说,中国对他的“人身攻击处于歇斯底里状态”,“他们(中国)明白,特朗普总统已经完全看透了他们对工业民主国家已经发动了20年的经济战争,尤其是针对美国”。班农洋洋洒洒,极力描述中国有多么“紧张不安”。

在这期节目之后,按捺不住的翠西主动提出和刘欣来一场辩论。

这场辩论没有预想中激烈,有消息说这是因为福克斯在辩论前做过一次民调,观众大多认为翠西“情绪化且缺少论据”,因此在辩论当天,面对镜头的翠西“始终保持了微笑”。

除了紧盯福克斯的中国话题,在私底下,班农与多名主持人私交极为密切,定期与他们聚会,不遗余力地向他们推销“中国威胁论”,利用媒体这个扩音器,把自己的声音传出去。

此外,班农还伙同其他对华鹰派拉反华小圈子。最近的一个例子是今年3月,他和其他一些反华人士在华盛顿重新启动了“当前危险委员会”的工作,目的是“应对中国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威胁”,并进行相关政策性研究和宣传。

这是美国一个外交政策游说团体,它在历史上一共启动过三次:冷战时期的1950年和1976年,还有美国反恐战争时期的2004年。

班农的时机

那么,华盛顿的对华政策正在被班农牵着鼻子走?

如果这样认为,恐怕太高估班农了。

可能班农唯一幸运的,是他碰巧遇到的时机。

一是特朗普意外胜选。不少政治分析人士认为,班农能得到特朗普的器重,并非因为多么出众的才能或者多么有说服力的观点,而是因为他和特朗普有着诸多共同点:他们都口若悬河,都与精英群体格格不入,在贸易、移民、公共安全等许多问题上的立场相近。

假如没有特朗普,班农依然什么都不是。

当《华盛顿邮报》悲观地认为没有人可以阻止班农在白宫胡作非为的时候,没有人想到,班农的政治生涯正是栽在他的自我吹嘘和夸夸其谈上。

更重要的是,班农遇上了两党都希望调整对华战略的阶段,他趁着这一时机,营造出一种富有感染力的反华氛围,把美国社会的诸多问题怪罪到中国头上,让中国成为美国社会发展症结的替罪羊。

班农恰巧在这个阶段,在对华认识上与现在华盛顿步调相近,却不是一种本质意义上的因果关系。

但是班农吹出的这个反华肥皂泡能维持多久,谁也说不清。

他对特朗普的影响可以说已经微乎其微——虽然曾经得到重用,但现在两人私交已经十分糟糕,特朗普甚至直指班农“失心疯”了。众所周知的是,特朗普在很多问题上更加相信自己的直觉。

2016年特朗普大选胜出后,班农吹嘘自己是英国都铎王朝的托马斯•克伦威尔,得意洋洋地暗示自己对特朗普有着强大的影响力。然而这个比喻是讽刺的,曾经为国王出谋划策的克伦威尔,最终没有逃过被国王斩首的命运。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2018.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美国用三十年离间中俄,结果……

美国用三十年离间中俄,结果……
反观美国的《外交政策》杂志,它选择刊登一篇标题浅显直白的文章——《俄中伙伴关系是美国利益[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