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全球升温的数据、警报和不确定性令人关注

作者: 伊格纳西奥·马蒂尔 魏文编译 时间:2019-05-16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对地球升温的关注不是为了增长,特别是今年我们以令人惊奇的高兴看到至今保持沉默的一个集体的示威成倍增加:我称之为“特别年轻的”集体,它受到一个瑞典女青年积极分子格雷塔·桑伯格的鼓励。她做到动员欧洲的青年进行大规模示威,用他们的话说,要求政治领导人“尽自己的义务”,我觉得这是一个奇迹。

从我作为从多年前关注这个问题的科学家的立场来说,我能够做出贡献,如同我在报纸上所写过的那样。在本文中我将提供我们现在掌握的数据,以便将这种威胁和可能的解决的道路量化,这与获取能源有联系。

全球的升温

我们称全球的升温是指大气层、地面和地球的海洋的温度逐渐上升的现象。这种现象年复一年以连续和不间断的方式从一个多世纪以前的观察开始,尽管 在最近三十年温度大幅度上升。

对于这种温度上升的原因仍然引起怀疑和争议(尽管越来越少)。大多数人认为存在有力的证据说明温度的上升是由于在大气层中被命名为温室效应气体(GEI)浓度的增加,它是由人类的某些活动产生的,特别是砍伐森林,主要是石化燃料的燃烧引起的,这被理解为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人类在他们的工业活动中释放的这种气体主要的有:

二氧化碳(CO 2)。在大气层中存在的比例很低(0.04%),但是它是人类造成的大部分温室效应气体的责任者,大约占温室效应气体的60%。一个二氧化碳的分子在大气层中可以保持50200年。

甲烷。在大气层中的成分不到0.0002%,但是它的升温的能力高出二氧化碳70倍。尽管它在大气层中保留的时间更短,在1015年之间。估计它的升温能力是二氧化碳的20倍。人们认为甲烷在人为造成的温室效应中占20%

氧化亚硝基。它在大气层中的存在比甲烷更低(约为甲烷的六分之一),尽管它的升温能力是二氧化碳的300倍,它对气候变化的影响为5%左右。

氟化物气体。从根本上说是全氟化碳、氢氟化碳和硫六氟化物,这是一些极强的温室效应气体(比二氧化碳高出7502.2万倍),尽管幸运的是都是残留的;这些气体是从90年代中期起取代负责破坏臭氧层的氯氟化碳。

所有这些气体吸收地球发出的辐射,通过被命名的“温室效应”使地球升温,从本质上说这就是本文所说的现象。

对温室效应简短的说明

太阳到达地球的大气层辐射的一部分力量很强,通过大气层渗透,到达地球表面,将其加热。在变热的时候,表面同时也发出辐射,但是力度不大。这种辐射在污染物的清洁大气层再次释放,做到白天与黑夜之间热的平衡,这种情况使长时间临时的平均温度介质稳定。但是当大气层保持大量温室效应气体的时候,辐射不能释放出来,因为一部分被这些悬浮气体再次吸收,以所有的方向再次发射,由此一个重要的部分再次回到大地,引起地表和空气的温度逐渐升高。

全球升温与温室效应气体之间的相互关系

最近 30年大部分升温的发生是由于这些温室效应气体目前在大气层中的浓度高于最近 80万年的任何时期。在大气层二氧化碳的浓度与1750年之前的情况相比高出约40%。在甲烷的情况下,自从工业革命以来其浓度增加了2.5倍。与此同时亚硝基氯化物在大气层中的存在同期增加了20%。在20世纪之前在大气层中氯化物的成分几乎不存在。

全球的升温大部分是由二氧化碳的增加引起的,以下数据证实这一点:1995年到2015之间大气层的二氧化碳从360ppm(百万分之一)增加到400ppm;因为石化燃料引起的这种气体的排放从1995年的6.5GT/年(1GT=10亿吨)增加到2015年的10GT/年。从1880年到2016年期间地球温度的升高和二氧化碳的增加之间存密切的相互关系,这表明全球温度的变化与地球二氧化碳的浓度变化有关。

温室效应气体的浓度的增加从1950年到2016年这个时期已经造成温度提高了0.5—1.2摄氏度。另一方面,估计自然因素的后果不会超过0.1摄氏度。如果考虑1880—2016年的时期则全球温度的上升就更高,达到1.1摄氏度。2018年是从有记载以来最热的一年,此前的三年也是最热的年份。

证据不是来自一种孤立的研究,也不是来自一个唯一学科的研究,这是独立的研究,利用不同的方法, 结果是固执的相似。根据关于气候变化政府间小组(IPCC)陆续发表的报告,存在多至11项全球升温不同的指数,除了地球表面和空气的温度,还有海平面,在两个半球雪覆盖的厚度,大气的湿度,北极冰的覆盖等。对本世纪下半叶的设计是真正令人震惊的,正如用来评估未来70年预期温度的上升不同的模式所表明的那样。

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今天我们面对的是由于人口的增加和绝大部分人口生活水平的提高能源需求空前地增加。廉价和丰富的能源对于经济的发展继续是关键;人均能源消费和联合国人文发展指数之间的关系是直接的。但是,在本世纪在世界范围内减少能源的消费是不大可能的,特别是像印度或中国这样的国家,它们集中了世界上40%的人口,正在飞快地发展。反对全球升温一个有效的行动要求可信的建立在证据的基础上的计划,以便一方面能源系统几乎完全避免石化燃料的来源的开发,另一方面到本世纪中期对于近90—100亿人口日益增加的能源需求在上升,到本世纪末世界人口也许增加到120亿人。

这个进程在逻辑上从逐步减少在用石化燃料(煤炭、天然气和石油)发电的基础上的技术,但是也应当扩展到在获取工业的热量、居住区的热量、个人的和商业的运输以及大多数与能源有联系的其他服务方面淘汰这些能源。

直到现在,很多国家的政府的努力大部分集中在发展多数致力于可更新的技术的能源舞台:水力发电、生物产量、风能、太阳光电、热力发电、潮汐发电和地热能等。但是今天由于可更新技术仍然“年轻”,关于100%可更新的电力的生产系统在地区一级或更高一级动作的可行性,几乎完全缺乏历史的证据。现在唯一拥有一个100%用可更新能源生产电力系统的发达国家是冰岛,由于它的地热含水带不深,有丰富的水力发电能源,只有30万人口。其他的欧洲国家因为它们努力实施可更新能源生产的来源受到赞扬的是丹麦或德国,它们在电力生产中排放的温室效应气体的速度类似于欧盟其他国家的平均水平。

我们也不应当忘记核能可能发挥的作用,注意到这是一个很少产生排放二氧化碳的能源。由于切尔诺贝利和福岛核事故产生的恐惧是明显的,它与放射的废物复杂的管理有联系,使它没有在平板之上。我认为不应当是这样的(我知道对我会有很多批评,但是如果不说这个,那是不诚实的)。

对于提供可更新的技术加入“混合的”能源在所有实施它的国家提供的好处没有任何疑问,主要是减少了温室效应气体的排放,但是有待证明的是一种100%的可更新能源的“混合”在本国范围是不可行的(也就是说建成数万兆瓦)。由于多方面的原因,依靠我们今天拥有的这项技术对于长期储存大量的能源存在的可能性不大,主要的方面是为了能够达到用可更新技术生产100%的电力的目标。问题是:一个系统能够这样运行吗?关于诸如利用的时间、成本、间歇、对环境的影响等,我们拥有这些技术的足够数据吗?不应当忘记这些能源的来源不适当的实证:能源的低密度、间歇、大规模储存的困难、不大成熟的技术的成本仍然很高等。

换句话说,进行严格的研究是必不可少的,这有助于表明长期的和大规模(国家的或超国家的)的能源范式变革的可行性,注意到在能源部门投资是非常昂贵的,期限很长,因而在“混合的”能源中的改变必然要拖很长的时间。比如改变西班牙“混合的”发电能源系统27000兆瓦结合周期的发电厂,大部分是90年代末安装的,已经运行不少于30--40年,这是这些投资预计的期限。

作为结论,我们处在一个决定性的时期,在这个期间现在做出的能源政策的决定对于未来几十年在我们的地球上发生的事情来说将是决定性的。看来清楚的是必须做出努力,不论是科学家还是经济学家,以便适当地处理威胁我们的社会的前途的问题。(作者伊格纳西奥·马蒂尔是马德里康普斯顿大学电子学教授,西班牙皇家物理学协会的成员)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48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链接一:西报:温室效应气体正在盗走海洋的氧气

       泛美新闻社  魏文编译

由于污染物的排放,海洋正在以日益增加的方式丧失它的氧气。

在深海常见的鱼类如金枪鱼和剑鱼可以在海洋的水面越来越多地看到。

原因是由于污染水和大气的排放的增加,海洋正在丧失氧气。甚至是在大海的深处,缺氧威胁海洋的生物多样性。

海洋吸收了大约30%的二氧化碳的排放,根据世界气象组织最新的报告,海洋吸收了90%以上由温室效应气体捕捉的能源。

据报道,去年记载了海洋700米和2000米深度的温度新的最高值。在海洋上温室效应气体的后果,如地面水平的臭氧和二氧化碳,没有受到像对塑料那样的关注,这是一个更加明显的问题。

但是氧对于海洋像对土地一样非常重要,虽然在不同的深度情况可能不同。海洋温度的上升已经造成在很深的海洋区域氧气少了,补充的氧气更少,改变水下生命的动物栖地。

联合国海洋特使彼得·汤姆森对联合国环境刊物说,“海洋正在升温,正在酸化,珊瑚死亡,海平面上升。对于以海洋为基础的生活方式来说,比如海贝的生存将越来越困难”。

汤姆森2017年从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手中接受推动海洋的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的委任状。他说,我们大家都应当关注发现,甚至如果我们不生活在一条海岸附近,“因为我们呼吸的所有的氧气的一半来自海洋生命产生的氧气”。

今年的世界环境日是65日,集中在为了清洁的空气和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能够进行的变革而努力,以便减少空气的污染,减少造成全球升温的排放。

温室效应气体是污染空气主要的根源,包括二氧化碳、甲烷、亚硝基氧化物和硫六氟化物。

虽然某些气体通过自然的过程产生,人类的活动比如石化燃料的燃烧,饲养牲畜和汽车的排放使这些气体成倍增加。

土地来源的污染对于海洋来说特别令人担心,这是由于氮反应的方式,比如亚氮的氧化物(一种很有力的温室效应气体)。

来自大气层和径流(与磷一起)释放的氮的储存能够引起有毒的海藻的扩散,这对海洋的生命是有害的,会造成海洋缺氧,这同时能够杀死鱼类、螃蟹、牡蛎和其他的水生动物。

联合国环境署关于海洋污染计划管理的官员克里斯托弗·科克斯说,“与塑料污染的问题相比,这个全球的问题通常是看不见的,但是并非不重要,因为由于废水的营养素的污染,使农业和其他工业径流日益恶化,影响到海洋的环境”。

联合国环境署管理海洋生态系统计划的官员加布里埃尔·格里斯迪奇提出,“海洋已经避免发生极端的气候变化。现在我们正在将它带到局限”。“海洋的升温、酸化和海平面的上升是一个世界污染的制度所有的结果,使地面和水下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联合国的海洋特使认为,针对塑料的斗争日益明显是“确实有用的”,以便推动海洋整体的健康,因为已经引起广大公众的参与支持蓝色的生态系统。但是如果想保持海洋的生命,必须加大努力以便减少污染物的排放,达到关于气候变化的巴黎协议确定的限制全球的升温到本世纪末2摄氏度的目标。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422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链接二:地球日:全球化的资本主义是全球升温的主要原因

             保罗·瓦尔德  魏文编译

422日是世界地球日,这是从1970年开始纪念的,获得越来越大的力量,不是因为它的仪式,也不是因为祝贺,而是因为阻止全球升温的进程和它对地球的后果明显的紧迫性。关于这种现象的原因整个科学界意见一致,全球的领导阶级关于这个进程和它的灾难性事件是充分了解的,地球的平均温度继续上升,气候变化已经不可逆转成为紧迫的危险。

在地球上气候的变化是由从工业革命以来石化燃料的燃烧造成的,开始是煤炭,现在是石油,表明这项活动今天是我们经历的悲剧的主要原因。在我们的生活方式和它对环境的后果之间存在直接的关系,这种关系使我们未来的生存有风险,比如在地球上从新石器时代以来经历的生存。

全球升温最关键的点是二氧化碳的排放,尽管自然资源不加区别地开发带来其他影响生态系统、动植物的种类的现象,确实影响到人类。对二氧化碳浓度进行的测定和记载表明从工业化以来持续增加,与经济增长的指数一起逐步增加。最近几十年来这种速度没有缓和,只有2009年例外,那是因为全球次级抵押贷款的危机引起衰退的一年。

对于气候的后果已经不可否认。全球的组织比如联合国的成员国从几十年前已经承认必须减少碳的排放。不然的话再过几年对于阻止升温就晚了。现在的温度升高几度将会引起的改变将使地球未来的生命更加困难。这是整个领导阶级从很久以来就认识和应当认识的情景。

从上个世纪末正是生态主义运动发出警报。但是它的行动还是不够的,或是错误的。今天当这种现象已经具有一种紧迫的性质时,可能以批评的方式看到这个运动的错误是没有直接面对它的原因:没有控制的资本主义的模式和今天已经全球化的模式。

传统的生态保护的运动避免与政治力量直接的对立,主要是避免与资本的主人的对立。这种躲避已经产生的后果是由政治阶级占有应对全球升温的措施,它们与大公司的计划和国际金融系统共处得很好。在这里比如投资者和投机家们享有的对碳债券的投资,他们对阻止碳排放做的事情很少。

最近几年事件发展的过程是灾难性的。不仅排放没有休战,而且我们也看到统治阶级在所有的意义上的堕落,今天表现为一种银行家、投机分子、获利的腐败者以至喜剧演员占有的权力。如果衰落的社会民主党人将目光瞄向另一边,当他们看到记载的严重性的时候,开始控制国家的和世界的政策,成为公司和大资本的发言人。最有意义的事情是唐纳德·特朗普和贾伊尔·波索纳罗(巴西总统),他们面对全球的升温选择了丧失理智、愚昧和否定。

特朗普和加入运动比如茶党的极端右派采取行动,好像作为排放最大的责任者不是地球的一部分。这个国家2017年退出巴黎协议在保守派的思想中可能是最有重大意义的事情,这标志着对环保主义的运动现在的时期,今天由新的几代人恢复,他们看到对于地球的表面将或多或少不会有安静的未来。美国退出巴黎协议成为大资本向世界和它的居民们宣战的时刻。我们应当以某种方式感谢特朗普透露出的计划:建立在石化燃料燃烧的基础上的资本主义的模式将不会休战。

资本主义在现阶段的行动如同一个宗教。一个宗教有信仰,抵抗任何可能改变这些信仰的证据。美国实施的生活方式依靠石化燃料,是作为地球上的“天堂”建立的。一个由经济和金融全球化的计划致力于出口的模式。作为结果是向同一个制度开放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市场和一体化,空前地增加排放,开发自然资源,将所有存在的东西商品化。在这个基础之上将保守主义与恐惧混在一起,建立了气候的交易,今天通过相近的媒体和社交网络传播谎言。

面对这些与大资本的利益明显的合并,面对失去他们与其他政治阶级的公司的联系的恐惧,任何对排放水平增加的变化不会被这个衰落的权力通过。阻止全球的升温将通过一种能源来源的急剧变革和取代全球化的新自由主义的模式,推动从数千个它们的土地受到推动这种不祥的全球化推动的影响的地方形成力量,这种全球化只是有利于精英们和他们不可思议的贪婪。

我们走的是一条不会回到最严重的变革的道路,地球从发现农业和最初的技术时起就遭受这种变革。如果社会运动不做到让它制约资本主义和对自然资源的浪费要求的发展具有力量的话,这一次就晚了。面对紧急情况,唯一的可能性是我们地球上所有的人站起来保卫地球,它是我们唯一的家园。(作者保罗·瓦尔德是智利记者和作家,与拉丁美洲战略分析中心合作的分析人士)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425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链接三:美国排放过多的二氧化碳让世界经济花费1万亿美元

                      迭戈·埃兰斯  魏文编译
    巴黎协议是为了让地球温度的上升在2025年不要超过2摄氏度,没有好走的道路。如果这还少的话,温室效应气体的最大的排放者--美国--已经宣布将不会参加9月举行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

石化燃料的燃烧是二氧化碳增加的主要原因

2016年在贝拉克·奥巴马总统的第二个任期的后期,只差几个月就知道他在白宫的继承人的时候,奥巴马签署了巴黎协议,他将协议定义为“历史上反对气候变化最有雄心的协议”。在草签协议之后,这个民主党的领导人称赞美国在这场斗争中将是世界的旗手。此外他还指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强国有条件在2025年将它的二氧化碳排放的水平削减26%以上。

这说的是巴黎条约的目标。但是白色的烟柱已经变成黑色。2018年在特朗普政府抛弃奥巴马起草的环境保护的准则之后,污染的水平再次提高。因为美国在这个领域的国际承诺从来没有实现过。

尽管白宫签署了4份重要的克制温室效应的议定书--1992年的里约热内卢峰会,1997年的京都峰会,2009年的哥本哈根峰会和2015年的巴黎峰会--美国失败了,像其他许多二氧化碳排放的大国一样,它们的意图是最低限度将它们污染的标签保持控制线。这是好的措施,因为它们没有能力补充自己的安排在这方面进行严格的控制。结果是范例,世界上最大的国内生产总值向空间排放了200亿吨二氧化碳,比它在1992年的国际承诺高出许多。

同时到2025年的预测表明将比在法国首都预测的限制另外超过5000吨。这个污染的顺差对于一个约20万亿美元的经济体似乎可能是个证明。但是不是这样,应当说这250亿吨增加的污染物超过了来自中国、印度和欧盟去年所有排放物的总量。更具体地说,根据美国联邦政府自己2016年的估计,以数学的计算为基础,排放的每吨二氧化碳所造成的损失为42美元,这样美国的过度排放对世界经济的成本未来几年将超过1万亿美元。

唐纳德·特朗普认为,对美国来说履行巴黎协议是“严厉的经济和金融的要求”,被确定为“不合理”。这是谎言。因为华盛顿总是做到在所有有关的生态协议中得到最少的份额。比如,在京都它的目标比其他的签字国的目标雄心更小。甚至美国的代表团做到将排放权的市场列入议定书,依靠这份议定书它想确保以更有效的成本实现自己环保的目标。

经济范式的变化

走向能源过渡的转向不仅是为了保持地球健康唯一的选择。也许是对走向稳定和繁荣是最清楚的经济战略。对于气候专家来说,在沿着可更新能源的道路前进的时候,美国没有障碍,不论技术的和金融的障碍。他们认为,在绿色经济的投资由工业本身进行支付,与进行投资有联系的成本和对社会广泛有利相比是最低的。根据关于经济和气候全球委员会(GCEC的估计,如果在2030年完成与保护环境有关的交易,全球的国内生产总会将增加26万亿美元。这个数字按现行市场价计算,相当于美国和日本(全球第一和第三大经济体)国内生产总值的总和。

污染指数最高的90家公司对从工业革命结束以来地球温度的上升的近50%负有责任。

一次繁荣的飞跃将会巩固,如同联合国要求的那样,如果签署巴黎协议的政府与有能力的私人部门结成合作的联盟加强生态经济的话。在被接受的指令之下,如投资太阳能和风能有效的成本比由煤炭产生的能源成本要求更低。但是,自从特朗普时代以来在美国国会提出的所有的立法建议结果都遭到在参议院占多数的共和党的坚决反对。尽管部分民主党人也反对;具体说,遭到有煤炭工业的州的代表们的反对。波士顿咨询集团的一项研究估计,美国的环境政策如果全部严格执行的话,其影响几乎有助于在2050年美国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11%。如果这还少,美国大型能源康采恩是污染最严重的。根据学术杂志《气候变化》的估计,90家污染指数最高的公司是自从工业革命结束以来地球的温度上升近50%负有责任。

1880—2010年的时期,这些公司中83%开采煤炭、石油或天然气。也就是说在或多或少的程度上致力于石化燃料的交易。同时其他的7家大公司生产水泥,它的巨头雪弗莱是主要的污染代理者,其次是沙特的阿美石油公司和俄罗斯的天然气股份公司。在这三个跨国公司之后,出现的是美国的三巨头:康菲石油公司、康寿能源公司和皮博迪能源公司。它们排在英国石油公司和英国煤炭公司、荷兰的皇家壳牌石油公司、法国托塔尔公司和澳大利亚的必和必拓公司之前。在中东和北非出现伊朗石油公司、科威特石油公司和阿尔及利亚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在前20家公司中还有中国石油公司、印度煤矿公司、墨西哥石油公司和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报告说,它们的排放表明石化燃料的生产者“对地球表面的温度正在产生最大的冲击”。

最近一次二氧化碳在大气层的排放现在是记载历史的标高,海平面比三百万年前长升高了18.6米,那时在南极存在乔木作物。

它们对温室效应的后果是“可以量化的和实质性的”,在它们坚持保持自己的交易时隐藏着“历史的、法律的限制,当然缺乏伦理”,阻止用来旨在减少损害、支持导致改变范式,走向可持续的和清洁的经济,补偿因过多的趋势分析造成的损害的资本和货币基金,反对气候变化。

更多木材……化石

但是特朗普政府无疑在走另外的道路。最新的官方数据过多地表明白宫将赌注下在在自己的土地上勘探天然气和石油。2018年联邦政府知出让210万英亩让能源公司继续它们的勘探工作和开采。在多数情况下,用于采用水力压裂法,通过水力破裂的有害技术,这在美国的能源部门已经成为通常的实践。2017年政府向石油工业出让了160万英亩。这是土地管理办公室的数字,它的数据已经由美国进步中心的智库进行分析。多数在内华达州、犹他州、怀俄明州、蒙塔纳州、亚利桑那州、科洛拉多州和新墨西哥州。在奥巴马总统时期政府出让了28.9万英亩土地。土地管事办公室主任艾伦·库斯廷说,“特朗普政府的行动表明西方的视角继续是向(能源)工业提供土地,以便保持它们开采的技术”。

这是反对制约反对气候变化的战略。尽管如此,最近一次向大气层排放的二氧化碳记录下历史的标签。2018年全球二氧化碳的排放达到了不可比较的数字:371亿吨。几乎所有的国家都远离它们控制的目标。印度超过了6.3%,中国超过了4.7%,美国超过了2.5%,这是“全球碳计划”刚透露的。尽管私人咨询机构如荣鼎咨询公司指出美国的排放超过3.4%。这是最近 8年超过最多的。更糟糕的事情是华盛顿刚证实美国将不参加于9月举行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特朗普不参加,也不期待保护环境的斗争。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430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160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雷雨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习近平:中国人民维护民族利益的决心坚如磐石

习近平:中国人民维护民族利益的决心坚如磐石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具有家国情怀,国是第一位的,没有国就没有家,没有国家的统一强盛就没有家庭的美[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