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尔斯海默:美西方国家才是乌克兰危机的罪魁祸首

来源:世界军事 作者:云帆 编译 时间:2019-04-16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3990095046,4121855411&fm=26&gp=0.jpg

美西方国家才是乌克兰危机的罪魁祸首——美学者米尔斯海默抨击自由主义危害

西方国家声称,俄罗斯的侵略行为引发了乌克兰危机,但美国著名国际关系学者、进攻性现实主义学派代表人物约翰.米尔斯海默在其新书《痴心妄想:自由主义梦与国际现实》中指出,美国及其欧洲盟友才是这场危机的制造者,危机的根源是北约东扩,本文将相关论述编译如下,仅供读者参考。

自由主义与现实主义碰撞

在当今的国际关系中,大多数国家在大多数时候都奉行现实主义,追求均势。如果某大国推行自由主义霸权,而其他国家推行现实政治,发生误判的风险就很高,就可能引发危机或战争。例如,某自由主义国家从心底认为,自己的政策是善意的,甚至是高尚的,但另外一国秉持现实主义原则,认为该政策具有威胁性。这就易引发矛盾和冲突。

与其他大国打交道时,自由主义大国通常遵循均势原则,但有时也会推行自由主义霸权,这会带来大麻烦。乌克兰危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西方国家普遍认为,乌克兰危机的主要根源是俄罗斯的侵略行为。其主要观点是:俄总统普京一心想要打造一个大俄罗斯地区,类似于苏联,要控制邻国政府,包括乌克兰和波罗的海国家,可能还包括其他东欧国家;2014年2月22日,乌克兰发生反对总统亚努科维奇的政变,普京以此为借口吞并了克里米亚,并在乌克兰东部发动了一场战争。

其实,上述观点是错误的。美国及其欧洲盟友应当为乌克兰危机负主要责任,而问题的根源是北约东扩,其战略目的是使所有东欧国家(包括乌克兰)摆脱俄罗斯的影响,加入西方世界。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是典型的威慑战略,旨在遏制可能发动侵略的俄罗斯。事实并非如此。这项战略主要是基于自由主义原则,目的是将乌克兰纳入“安全共同体”。冷战时期,西欧建立了一个“安全共同体”。冷战结束后,这一“安全共同体”持续东扩。该战略的主要设计师并不认为俄罗斯会将该战略视为威胁,但俄罗斯人手里拿的是现实主义的剧本。这一战略引发的危机,让很多西方领导人始料不及。

吸纳乌克兰的3步走举措

将乌克兰纳入西方的战略包括3个环节:北约东扩、欧盟东扩、“橙色革命”。其目的是,在乌克兰发展民主和西方价值观,以便培养亲西方的乌克兰领导人。在俄罗斯看来,该战略最具威胁的内容是北约东扩。冷战即将结束之际,苏联明确表示,支持美军继续留在欧洲,并保留北约组织。苏联领导人明白,二战后,这种安排阻止了德国再次发动战争。东、西德统一后,德国会变得更强大,但这种安排仍能阻止德国发动战争。不过,苏联强烈反对北约扩大。俄罗斯人觉得,西方领导人会理解俄罗斯的担忧,不会让北约东扩。但是,持不同想法的克林顿政府,在20世纪90年代大力推动北约东扩。

1 999年,北约首次扩大,波兰、匈牙利、捷克加入。第二次扩大发生在2004年,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斯洛伐克和波罗的海国家加入。俄领导人一开始就对此强烈不满。1 995年,北约轰炸波黑境内的塞族武装时,俄总统叶利钦表示.“北约扩大至俄罗斯联邦的边境时,就会发生此类情况,这是初步征兆……战火将遍及整个欧洲”。当时,俄国力虚弱,无法阻止这两轮北约扩大。此外,除了波罗的海小国,新加入北约的国家并不与俄接壤。

真正的麻烦始于2008年4月召开的北约布加勒斯特峰会。这场峰会研究了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加入北约的问题。法德担心接纳这两个国家会激怒俄罗斯,表示反对。但是,小布什政府致力于将两国纳入北约。由于意见不一致,北约最终并未启动接纳这两个国家的程序,但峰会的最终宣言表示,“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渴望成为北约成员国,北约对此表示欢迎。我们现在达成共识,认为这两个国家未来将成为北约成员国”。莫斯科迅速做出愤怒的回应。俄外交部副部长警告称,“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加入北约,是严重的战略错误,将会对欧洲总体安全产生最严重的后果”。普京称,北约接纳这两个国家,是对俄罗斯的“直接威胁”。据俄媒报道,普京直接与小布什通话,“非常明显地暗示,如果北约接纳了乌克兰,这个国家将不复存在”。

俄罗斯决心阻止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加入北约。如果还有人对此表示怀疑,2008年8月的俄格冲突,会令这一怀疑雪释冰消。时任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一心想要自己的国家加入北约,于是在布加勒斯特峰会后,决定收复2个试图独立的地区——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两者的面积约为格鲁吉亚国土的20%。格鲁吉亚要想加入北约,就必须解决这些悬而未决的领土争议,但普京不会让格鲁吉亚得偿所愿。他希望弱化、分化格鲁吉亚,并羞辱萨卡什维利。格鲁吉亚与南奥塞梯分裂势力之间的战斗爆发后,俄以“人道主义干预”为借口,进人格鲁吉亚,并控制了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对此,西方国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弃危难之中的萨卡什维利于不顾。此前,俄罗斯已经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但北约仍执意要让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加入北约,以致招来如此结果。

加入欧盟,是乌克兰另一件积极争取的事。与北约类似,欧盟在冷战结束后一直东扩。奥地利、芬兰和瑞典1 995年加入欧盟,捷克等8个中东欧国家及塞浦路斯、马耳他于2004年加入。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于2007年加入。 2009年5月,就在北约宣布乌克兰将成为成员国之后一年,欧盟宣布了“东欧伙伴关系”计划,声称此举标志着“欧盟与东部邻居的关系进入了伟大的新篇章”。其目的是促进东欧国家的繁荣与稳定,并使其“更加广泛地融人欧盟经济体”。但是,俄领导人表示,该计划损害了其国家利益。俄外长拉夫罗夫认为欧盟试图在东欧建立“势力范围”。事实上,莫斯科认为,欧盟扩大是在为北约扩大打掩护。欧盟领导人否认了俄罗斯的说法,表示俄罗斯同样能从“东欧伙伴关系”计划中受益。

使乌克兰摆脱俄罗斯影响的第三项举措,是煽动“颜色革命”。美国及其欧洲盟友致力于促成苏联国家的社会与政治变化。他们的目标是在这些国家传播西方价值观,支持亲西方的个人和组织,通过政府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向其提供资助。俄领导人当然会对美西方在乌克兰实施的“社会改造”感到担忧,因为这不仅可能会改变乌克兰,而且会把俄罗斯作为下一个目标。

北约扩大、欧盟扩大、推广民主是一套密切配合的举措,旨在将乌克兰纳入西方阵营,又避免引发俄罗斯的敌意。但这些举措事与愿违,结果是使莫斯科成为敌人,直接导致乌克兰危机。

乌克兰危机的直接原因

乌克兰危机始于201 3年1 1月末。当时,乌总统亚努科维奇放弃了与欧盟正在协商的一项重要经济协议,决定转而接受俄罗斯提出的一项协议。这导致乌克兰爆发反政府抗议,抗议在随后的3个月内不断升级。201 4年1月22日,2名示威者被打死,2月中旬,又有1 00多名示威者丧生。西方多国派遣特使前往基辅,试图解决危机。后来,2月21日达成了一项协议,使得亚努科维奇能继续掌权,直至年底前举行新的大选。但是,示威者要求亚努科维奇立即辞职。无奈之下,亚努科维奇第二天逃往俄罗斯。

新成立的乌克兰政府彻底亲西方、反俄。在这届政府高官中,有4个人显然是新法西斯分子。但这一点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美国政府支持乌克兰政变。美国负责欧洲和欧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纽兰和参议员麦凯恩,参与了乌克兰的反政府示威,而美国驻基辅大使在政变后宣称,“这一天将载人史册”。一份被泄露的电话记录表明,纽兰支持乌克兰政权更迭,并希望亲西方的亚采纽克成为乌克兰总理,这在后来成为现实。这就难怪俄各党派人士一致认为,是中情局等西方煽动者促成亚努科维奇的倒台。

在普京看来,是时候采取行动了。2月22日政变后不久,他就开始实施将克里米亚从乌克兰手中夺走,纳入俄罗斯版图的计划。这并不是太难,因为俄已在克里米亚半岛的塞瓦斯托波尔海军基地驻扎了数千兵力,还有很多不穿军装的俄部队前往增援。此外,克里米亚居民约有60%属于俄罗斯族,他们大多希望加入俄罗斯。

普京还对乌克兰政府施加了巨大压力,使其不与西方沆瀣一气对抗俄罗斯。普京明确指出,如果乌克兰成为西方设在俄家门口的要塞,他会废掉乌克兰,让它变成非正常国家。为此,普京支持乌东部的俄罗斯族分裂分子,为其提供武器和秘密部队,让乌克兰陷入内战。他还在俄乌边境部署了大量地面部队,并威胁,如果基辅镇压叛乱分子,就进军乌克兰。此外,普京还提高了向乌克兰出售天然气的价格,要求乌克兰立即支付拖欠的天然气款,并一度切断了对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普京打算像对待格鲁吉亚那样对待乌克兰,而且他有办法不断地干涉乌克兰,除非乌克兰放弃加入西方的计划。

自由主义“不经意”酿下大错

但凡对地缘政治有初步认识的人,都会预料到这种结局。西方正在进入俄罗斯的后院,威胁俄的核心战略利益。历史上,拿破仑统治的法国、德意志帝国、纳粹德国,都曾穿越乌克兰这片平原进攻俄罗斯,因而乌克兰是俄罗斯极其重要的战略缓冲区。没有哪位俄领导人会容忍曾经的敌人——北约吸纳乌克兰。当西方在乌克兰扶持了坚决要加入北约的新政府时,也没有哪位俄领导人会坐视不管。

华盛顿可能不喜欢莫斯科的立场,但应该理解莫斯科的逻辑。大国总是对靠近本土的威胁非常敏感。坚持“门罗主义”的美国,不会容忍域外大国在西半球任何地方部署军队,更不要说在靠近美国边境的地方。就算美国不懂这种逻辑,俄领导人已经多次告诉西方领导人,他们不会容忍北约东扩至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或者在这些国家扶植反俄政权——2008年俄格战争,已经非常清晰地传达了这种信息。

西方国家官员辩称,他们曾努力去化解俄罗斯的担忧,莫斯科应当明白北约对俄罗斯并无敌意。北约不仅声明其扩大的目的不是遏制俄罗斯,还做出了具体的安排,并未在任何新成员国的领土上永久性部署军队。2002年,为了促进与莫斯科的合作,北约甚至成立了“北约一俄罗斯理事会”。为了进一步安抚俄罗斯,美国在2009年宣布新增的导弹防御系统将部署在欧洲水域的军舰上,而非捷克或波兰的领土上。这些举措都未奏效,俄仍坚决反对北约扩大。归根结底,是俄罗斯人,而非西方,才能决定什么行为对其构成威胁。

乌克兰的事态发展让西方精英感到惊讶,这是因为他们对国际政治的理解存在缺陷。他们认为,在2 1世纪,现实主义和地缘政治已毫无意义,可以基于自由主义原则建立一个“完整而自由的欧洲”。这些原则包括法治、经济上的相互依赖和民主化。这些西方精英认为,美国非常适合担任新世界建设工作的领导者,因为美国是一个仁慈的霸主,不会威胁俄罗斯或任何其他国家。

这项宏大的计划旨在把欧洲建设为一个安全大家庭,却在乌克兰栽了跟头。其实,灾难的种子早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就已经撒下,当时克林顿政府开始力推北约扩大。各路专家和决策者争论是否应当扩大北约,莫衷一是。移居美国的大多数东欧人都强烈支持北约扩大,因为他们希望北约为波兰和匈牙利等国提供保护。一些现实主义者支持这项政策,因为他们认为仍有必要遏制俄罗斯。但大多数现实主义者都反对北约扩大,因为他们认为俄罗斯只是一个日渐衰落的大国,人口老化,经济结构单一,不必对其加以遏制,而且他们担心北约扩大,其结果很可能是俄罗斯不断制造麻烦。1 998年,在美国参议院批准第一轮北约扩大后不久,美国著名外交家、战略思想家乔治.凯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认为俄罗斯人会逐渐表示反对,政策也会发生改变。我认为这是一个战略错误。这么做毫无理由”。

大多数自由主义者,包括克林顿政府的许多重要官员,都赞成北约扩大。他们认为,冷战结束导致了国际政治的转型,在后民族国家的新秩序中,几百年来指导国家行为的现实主义逻辑已经不再适用。在这个全新的世界里,美国不仅是唯一的“不可或缺的国家”,而且是一支追求正义的力量,不应在任何理性决策者心中引发恐惧。“美国之音”的一位记者在2004年发表评论,“大多数分析家认为,北约和欧盟东扩不会对俄罗斯利益构成长期威胁。稳定而安全的邻国能促进俄罗斯的稳定和繁荣,并且有助于克服冷战时期的恐惧,鼓励苏联的卫星国以更加积极、合作的方式与俄罗斯交往”。

到20世纪90年代末期,克林顿政府内部的自由主义者赢得了关于北约扩大的论战,他们毫不吃力地说服了欧洲盟友支持北约扩大。鉴于欧盟在90年代取得的成就.西欧的精英更加笃信地缘政治已经失去意义,包容性的自由主义秩序可以维持欧洲的长期和平。在20世纪末期,美国及其欧洲自由主义盟友的共同目标是,在东欧国家倡导民主,加深各国经济的相互依赖,并将其纳入国际体制机制,最终目标是让整个大陆都像西欧一样。

在2 1世纪头10年,自由主义者彻底主导了关于欧洲安全的话语,北约的进一步扩大几乎没有遭到西方现实主义者的反对,北约甚至在会员资格问题上采取门户开放的政策。自由主义世界观主导了小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的思想。例如,20 14年3月,奥巴马总统就乌克兰危机发表演说时,反复提及是“这种理想”激励着欧洲的政策,而且这些理想“经常遭受陈旧、传统世界观的威胁”。时任国务卿克里对俄吞并克里米亚的回应也体现了同样的看法:“在21世纪,你不能像1 9世纪那样用纯属捏造的借口入侵另外一个国家。”

总而言之,俄罗斯和西方按照不同的剧本行事。普京及其爱国者采用现实主义的思维和行动,而西方领导人遵循教科书上的自由主义国际政治理论。结果是.美国及其盟友不经意地引发了一场重大危机,这场重大危机目前仍无结束的迹象。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110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美国一直是世界战争的最大策源地

美国一直是世界战争的最大策源地
如果把美国200多年的历史浓缩一下,清楚不过地看出血淋淋的两个字——战争。毫不夸张地说,一部[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