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资本主义唯一的兴趣是在任何社会条件下将利润率最大化”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 马里奥·埃尔南德斯 魏文编译 时间:2019-04-14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本文是笔者对《资本主义的危机和虚拟资本》一书的作者阿尔伯托·维尼亚斯基的访谈录。

问:在开始谈你的书之前,我想知道你对委内瑞拉现实的看法,这个问题如今不仅包括拉丁美洲而且包括世界。

维尼亚斯基:正好在一年前出版的这本书里,我认为被人们好意地称作“进步的”政府的前途将在委内瑞拉取消。这样我以某种方式提前说了这件事。无论如何我的看法是不存在任何疑问的是帝国主义的攻击最近时期以来增加了,美国瞄准的目标是古巴和委内瑞拉,对此是不存在疑问的,尤其是对经济的和政治的攻击已经表明这一点。

我认为委内瑞拉的形势在许多方面是相当虚弱的,从经济上说是因为它基本上几乎只是依靠石油。这是一种相当复杂的形势。它主要的客户是美国。这样将成为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在社会方面,我觉得委内瑞拉正在遭受的供应不足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对劳动者阶级,这使我想起在智利对萨尔瓦多·阿连德发生的事情。我在圣地亚哥工作时在一次谈话中,一个年轻人对我说,在阿连德时代,当他很小的时候,母亲让他去买面包,要排两三个小时的队。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因为马杜罗政府想代表的阶层是受到这次危机打击最多的阶层。上层资产阶级没有这个问题。

问:这是一本在很短时间之内难以读懂的书,我们来谈主要的内容。从2008年以来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危机。资本主义制度危机的十年,作为开始我想问的是这场危机与其他的危机有什么相似和区别之处,我们总是记得1929年的危机。

维尼亚斯基:资本主义周期性地经历危机,但是不是所有的危机都是一样的。它们是周期性的,在一些危机中资本主义在短时间内恢复增长,另一方面存在结构性的危机。这次是资本主义历史上第三次结构性的危机,第一次发生在1873年,第二次发生在1929年,这一次从2008年前一点开始,更具体地说从70年代开始。

中心的问题是不论是1873年的危机还是1929年的危机结果是两次世界大战。在1929年危机的情况下,那场战争产生的破坏有助于重建制度,后来的25年增长直到70年代的中期。

至于资产阶级如何处理1929年的危机和现在危机有很大的区别。在1929年的危机中在美国有9000家银行破产,那个时代的政府为了拯救银行没有做任何事情。这是根本的区别,在这个时期发达国家的中央银行投入巨资拯救银行系统。这是区别的第一步。此事并不是想说这场危机已经解决了,因为虽然在70年代开始表现出来,在2008年由于美国次级抵押贷款的危机它的一次爆发令人印象深刻,后来转到欧盟。这样成为一个历时很多年的进程,我的感觉是还没有找到回转,如果能够找到的话。

问:如同你在书中指出的,在美国是金融的角色在操纵,其数额是实体经济的50倍。金融资产是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10倍。这个如何支撑?

维尼亚斯基:在长时间里是很难支撑的。在这个阶段发生的事情在本质上是生产性资本的利润的生产面对不可能转向新类型的产品的新的生产形式,而是转向了金融资本。

金融资本在实体的资本主义或者说在商品的生产中将得到的利润循环使用, 转向在所有的国家也在“财政的避风港”运作的金融资本,所有那些作为金融的利润产生的虚拟资本将留在“财政的避风港”,这些人逃避交税,是“黑资本”,数不清的问题将在这种避风港结束,它在美国的一个州(特拉华州)运作,当然也在瑞士、巴哈马、开曼等地运作。存在数额巨大的“财政避风港”,某些人称它为“税务天堂”,在那里使使这种经济活动产生的金融利润循环。

问:世界经济的中心问题之一是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对抗。

维尼亚斯基:从柏林墙倒塌和后来苏联解体起,美国确保建立了一个单极的世界秩序。或者说从操纵人类命运的视角来说它已经形成,没有对手。2008年的动荡打断了这个进程,出现了增长非常虚弱的十年,虽然美元的国际性质继续被承认作储备货币。但是这场危机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几乎是不寻常的增长提供了位置,在头几年每年增长10%,今天仍然每年增长6.5%。成为我们所说的“世界的工厂”,最初产品质量低,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生产质量第一的产品,这样在整个世界与西方主要的工厂竞争。

增长是巨大的,美国对中国的赤字每年达到3000亿美元。这正是特朗普企图减少或消灭这种赤字的原因之一。我认为这是很困难的事情,因为美国不仅与中国有赤字,而且与墨西哥有赤字,因为美国的企业转移到劳动力成本低的外围国家,这使美国的工业造成大量的失业者,他们投票给承诺将这些工业重新安排在美国领土内的特朗普;为此,特朗普降低税收,采取大量措施,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证实。

这样,中国是第一线的竞争者,我有印象,世界接受在2025年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超过美国,在生产和金融方面中国也将在第一线。

:一个强烈的现实问题与欧盟的危机有关,特别是在由于“脱欧”造成的形势的英国,在法国马克龙政府面对一场深刻的动员。

维尼亚斯基:是劳动者和中产阶级的抵抗。英国的问题是复杂的,这是一个工业严重过时的国家在世界范围的竞争力不是重要的。显然“脱欧”是在这个国家存在的内部分裂的结果,还没有解决,因为谁也不知道怎么办,注意到首相特雷莎·梅与欧盟签署的建议在国会遭到广泛的拒绝,由于工党一项审查的动议政府差点塔台。

这样这是一种复杂的形势,还没有解决,我看将是长期的事情,特别是注意到“脱欧”的时间是326日,5月将进行欧洲议会的选举。

关于法国,马克龙的保守政府采取异常的措施,不仅没有触碰最低工资,也没有触碰一般的工资,而是增加了劳动者的税,降低了大企业的税。这遭到了我们认识的“黄背心”的拒绝,从3个月以前他们在所有的星期六举行抗议,与政府严重对立,这导致破坏了大量很重要的商品,政府不可能控制。这不仅发生在巴黎,而且正在内地复制。我认为这是我们在书中所说的制度的全球危机的一部分,还没有从这场危机摆脱,我怀疑这会在短期内发生。

问:这是一本相对少而简单只有150页的书,对于我们了解世界经济危机的问题是值得推荐的。在这场危机中虚拟资本发挥什么作用?

维尼亚斯基:为了完整起见,我们可以说现在资本主义的特点包括社会排斥、经济剥削或政治压力、个人和集体的精神错乱;适合从属的阶层质疑资本主义剥削的关系,相反的情况是危机将继续,因此将会越来越严重。在这个意义上,最重要的是发展被雇佣的人批判的觉悟,加上增加政治的工具,这可能有助于开辟从属的阶层解放的可能性。

资本主义在这个它没有结构性的能力解决严重的矛盾的阶段,已经提供了足够的证据,比如发生了经济的和社会的冲突,能够保障世界的居民非常重要的阶层的生存和发展。

世界资本主义的扩张阶段通过公认的全球化似乎将走向无法改变的没落,超过复苏的某些部分和矛盾的征兆,特别是在美国的经济中。但是有一个因素我们没有谈到,这就是债务,包括公共的和私人的债务。美国的债务已经超过它的国内生产总值100%。在某些严重的情况下,比如日本债务超过国内生产总值240%,在西班牙超过110—115%。这个问题是极为严重的,将会让反对制度的阴谋的任何复苏。

问:我们将走这条路。

维尼亚斯基:阿根廷已经加入这个进程,因为最近几年负债最多的国家是土耳其、巴西和墨西哥;但是阿根廷已经加入。其债务水平正在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00%,另一方面,已经下降相当多了。这样虚拟资本的增加,对劳动力的超级剥削,还必须说的是国际劳工组织通报说2016年在世界上已经有12亿失业者。这意味着资本主义已经遇到局限,要克服将会付出很高的代价,因为现在继续存在一种生产过剩和商品的超额积累,这是资本超过生产的比例的后果。遭受这种限制的人们是全世界领取工资的人。

问:我们记得100年前被暗杀的罗萨·卢森堡那句有名的话:“社会主义或是野蛮”,但是也记得厄内斯特·曼德尔有一次曾说过“社会主义或死亡”。由虚拟资本引导的这个世界把什么摆到我们面前?

维尼亚斯基:唯一将会发生的事情和将会出现的事情是越来越多的贫困,更多的乱搞和不平等,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对此说得很少。

如同我开头说的制度似乎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但是我也不知道是否有兴趣找到解决办法。对于(资本主义)制度它唯一感兴趣的事情是是在任何前面存在的条件下将利润率最大化。这样如果在上面是在一种制度的危机中运作,随着这种形势没有扭转,前景更加严重和复杂。(作者注:阿尔伯托·维尼亚斯基是经济学家,《工具》杂志编辑委员会的成员,与《经济现实》合作。从青年时期就是左派的战士。1961年作为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法学学生中心的代表到乌拉圭的埃斯特角会晤来自古巴的埃内斯托·切·格瓦拉司令。70年代加入处于地下的工人社会主义党。在马尔维纳斯群岛战争之后,他加入使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合法化的班子,之后成为他的报纸的编辑。在《工具》杂志上发表了《在阿根廷的权力集团和通货膨胀的进程》以及《自由贸易条约》。在杂志的网页上发布了《资本主义的世界危机和虚拟资本》一书)。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310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1054.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雷雨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阿桑奇扯掉了美国版互联网自由神话的底裤

阿桑奇扯掉了美国版互联网自由神话的底裤
希拉里·克林顿发表了第二次互联网自由演说,一语双关地使用了Internet Rights and Wrongs作为[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