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的战争观念:面对军事弱点经济制裁成为战争的工具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阿尔伯托·克鲁斯 魏文编译 时间:2019-04-12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新的战争观念已经不是过去的战争观念。古典的战争是最后的工具,只在那些美国有绝对优势的地方进行。一段时间以来,俄罗斯特别中国在武器的质量方面高于美国。美国有所有的各种武器很多,但是过时了。今天俄罗斯在所有的方面均高于美国,对于美国的军国主义这刚以悲剧的方式在一些实质性的“战争博弈”中得到证实,俄罗斯和中国卷入了这种博弈,美国在两个博弈中都输了。

这里存在两种解释:或是“战争的博弈”是现实的,也就是说,预见到一场与两个地缘大国设想的战争,这两个大国正在取代美国的世界统治权;或是在五角大楼和承包商的舞台已经实施,以便实现为军事支出增加资金。无论如何,存在两件确实的事情:第一,美国尽管很难受,已经不得不承认俄罗斯的超音速武器可“打破任何防御”,不存在拦截用这些武器进行一次攻击的任何可能性,因为美国现在的武器是“简单地无效的”(霍华德·汤普森将军语);第二,由于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进步,“在网络空间的争夺正在进行中”。

你看3月份发生的这两件确实的事情,在这些“战争的博弈”背后,在美国兰德公司的监督报告中被称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在俄罗斯的情况下它以巴尔干作为舞台,在中国以台湾作为舞台。也就是说,当“敌人”(美国新的国家安全战略中收集的语言)新的武器能够轻易地打到它的领土的时候,美国再次让战争远离它的边界。即使这样,它还是失败了。为什么选择这些舞台还不清楚,除非是因为那是古典的和美国相对熟悉的舞台。但是,结果是令人失望的,尽管是为了加强军事--工业复合体的一种辩解。事情正是这样,它有助于表明美国为什么对制裁着迷。因为这是今天美国能够挥舞的唯一具有一定实力的武器,因为它通过美元还继续控制着世界的经济。

这就是事实,是美元的霸权。现在美元也处地严重的压力之下,不仅是这两个国家,而且还有别的国家如伊朗或委内瑞拉,还要提及在它们的经济中去美元化的更多的资产。

这样面对这一切,正如预期的那样,军事--工业复合体想要更多的资金,特朗普似乎将为它提供,针对 “敌人”的经济制裁成倍增加,企图造成损害,同时企图恢复对它们的军事拨款。这是一场“混合的战争”,在战争中制裁和进行“颜色革命”,以便实现一个在军事上不能实现的目标。从这里特朗普总统已经加速制裁,这是美国所有的政府的传统。

在几十年间,具体说从1950年起在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之后,当时开始普遍进行制裁,制裁成为美国钟爱的武器,目的是惩罚那些企图独立摆脱它的监护的国家。从那个十年开始,美国因为“恐怖主义、国际贩毒交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和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对外政策和经济的威胁”,对个人、企业和国家共实施6000次以上的制裁。

最后的原因是美国挥舞制裁反对俄罗斯和中国(现在反对委内瑞拉),同时其他的事例是反对伊朗或朝鲜,美国总是对古巴挥舞制裁。这里对针对个人或企业的制裁没有兴趣。但是从1960年以来古巴受到美国制裁,其后是伊朗(1984)、伊拉克(1990)、苏丹(1997)、阿富汗(2000)、塞尔维亚(2001)、津巴布韦(2003)、利比里亚(2004)、叙利亚(2004)、白俄罗斯(2006)、刚果(2006)、黎巴嫩(2007)、朝鲜(2008)、索马里(2010)、利比亚(2011)、也门(2012)、南苏丹(2013)、俄罗斯(2014)、顿涅斯克和卢甘斯克(2014)、中非共和国(2015)、委内瑞拉(2015)和布隆迪(2015)。对缅甸2012年强加制裁,2016年取消,当时实现了政府变更的目标。对利比里亚和阿富汗的制裁发生同样的情况。对伊拉克主要的制裁保持到2015年,尽管作为它与伊朗关系的后果,仍然遭到次要的制裁。在其他所有的情况下制裁继续有效,并越来越多。不是特别的制裁,必须包括去年美国发动的反对中国的关税的战争。

美国已经做到让联合国卷入某些制裁(伊拉克、伊朗和朝鲜),但是在多数情况下,因此根据国际法和对其他国家的影响这是单边的非法的制裁。必须重新记住委内瑞拉和伊朗的情况,因为美国施加压力让别国不购买委内瑞拉的石油,不与波斯国家(伊朗)进行贸易,这是最重要的事例。

国际法所说的事情

不存在控制制裁问题的任何准则,这个词没有出现在国际法的任何文件中,只能在联合国宪章第41章中找到,但是对这项“措施”说法委婉,总是与“保持和平和国际安全”相联系。在这个范围内规定由联合国安理会实施,比如在伊拉克、伊朗和朝鲜的情况,但是不包括其他任何情况。

在这里根据国际法单边的制裁(如同上面指出的多数情况,必须包括欧盟强加的制裁—对俄罗斯,没有走得更远)是非法的和不合法的,特别是那些次要的和治外法权(如对古巴时间久远的制裁,或是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制裁,甚至能够实施应美国的要求在加拿大逮捕中国华为公司的经理)的制裁)。在其他情况下,不仅表明它的非法性,而且违反它说的非常强调保卫和关注的人权,在其他的问题中也包括违反被联合国承认的发展权。

如果承认国际法,事实上没有被西方承认,就要履行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委员会总观察的第八条,这是联合国立法和法律的机构之一,总观察以清楚和干脆的方式规定“任何反对其他国家的对国家限制的措施企图破坏公民的经济和社会权利,应当被拒绝和中止”。

经济制裁可以采取许多方式,从冻结资产到对贸易和资本的限制和禁止。这个进程在任何民主的工具的范围以外开始,因为它唯一取决于美国的总统,他发布一项行政命令开始制裁,然后由众议院和参议院批准。几乎不存在否决制裁的情况,如刚发生的对朝鲜的情况,总统能够否决两院的建议。

这些国家当中在某些情况下,是在遭受重大的军事上的挫折之后强加制裁的(索马里和黎巴嫩,后者发生在面对真主党以色列的失败之后)。与此同时在其他的情况下,强加制裁为寻求变更政府(比如在叙利亚、朝鲜、也门、白俄罗斯或俄罗斯),但没有实现,尽管在津巴布韦和苏丹有某种结果,但是没有实现全部目标。现在我们在看对委内瑞拉发生的事情

制裁是双刃剑

但是在2008年西方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之后,西方和作为经济强国的美国开始衰落,制裁已经变成一件双刃剑的武器。制裁的有效性关键是制裁的规模和面对与接受制裁的国家的能力。结果在相当多的情况下变成反对美国和西方,反对支持和加入制裁的西方附属国。伊朗、中国和俄罗斯的事例就是范例。

这三个国家已经做到发展自己的机制,实际上使它们对制裁具有免疫力。无疑在强加制裁时受到打击,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制裁回到原地,收到与预期相反的后果:这些政府更多强了,正在给美国制造更大的困难,以至到了使美国的世界霸权受挫的地步。这个已经没有任何人讨论,甚至美国的附属国也不讨论了。

美国没有追求但是实现的后果之一是给全球化一次严重的打击。世界经济论坛,也就是最有名的富人的论坛(达沃斯论坛)在它2019年1月最后的会议上已经承认,“这种趋势(指制裁的双刃剑)正在演变,但是潜在地包括企业的去全球化”。也就是说,随着企业被迫考虑是否在某些市场投资(因为担心同时受到美国的制裁),在路线上改变对新的地缘政治站队的传统的对外贸易格局。换句话说,当存在这种担心的时候,许多国家和企业直接放弃这些西方的格局和实践,在俄罗斯特别是中国靠它新的丝绸之路推动的实践中避开那些格局。意大利最近的情况是最有意义的事情。

世界经济论坛关于制裁已经讨论了四年,它说得非常清楚:“有些时候制裁可能进行,这种行为(那些企图用制裁打败的政府的行为)是很有问题的”。它收集了一些事例,说明第三国如何从美国的制裁政策中受益:在对俄罗斯强加制裁时中国的情况;在对土耳其制裁时俄罗斯的情况;在俄罗斯坚持天然气管道通过乌克兰时土耳其的情况;在对伊朗强加制裁时中国和俄罗斯的情况……

可以考虑的是西方的资本主义已经从所有这一切得出某个结论,但是没有这样做。古巴的教训是几乎从60年前就受到美国的制裁和封锁,这是令人痛苦的范例,但是美国的制裁和封锁没有达到它的目标。现在西方对朝鲜也将不会实现它的目标(尽管这里有中国和俄罗斯的会意),美国对中国和俄罗斯或伊朗也不会达到它的目标。

今天战争意味着远远超过一场军事的斗争。此外,这种军事的斗争不是西方希望的任何东西,面对像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地缘大国,西方意识到它在质量上的劣势。美国将加速它对一场古典的战争的准备,尽管它知道结果可能是一场核冲突,但是意识到它的弱势,正在加剧对这些国家和其他国家的经济和外交的压力,这些国家每天都在破坏它的霸权。现在我们看西方其他的战争手段,具体地说看美国的其他战争手段:经济的、技术的、隐蔽的(总之“混合的战争”)的手段,以便实现它保持霸权的战略目标。

如果美国企图阻碍这些国家的增长,回应(华为的情况是最能说明问题的事例之一)和挫败或至少拖延它们的地缘政治的上升。2014年俄罗斯因为乌克兰的顿巴斯和克里米亚以公开的方式走在西方的道路上,中国因为它的新丝绸之路这样做了。这两个国家的讲法是同样的:“战争”。对关税问题特朗普以公开的方式说了这件事,但没有走得更远。在这两种情况下企图实现同样的战略目标,因为武器没有大用处,因此企图靠制裁,这是西方新的战争的观念,现在是混合的战争:破坏它们的经济,缩小它们与美国和西方竞争的能力。

这是一场新的规模的战争,同样被伪装成“第三次世界大战”,美国将痛苦地失败。(作者阿尔伯托·克鲁斯是记者、政治学家和作家)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3月6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103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雷雨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阿桑奇扯掉了美国版互联网自由神话的底裤

阿桑奇扯掉了美国版互联网自由神话的底裤
希拉里·克林顿发表了第二次互联网自由演说,一语双关地使用了Internet Rights and Wrongs作为[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