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宣布:美国将伊朗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

来源:新华社 时间:2019-04-09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新华社华盛顿4月8日电(记者刘晨 朱东阳)美国总统特朗普8日宣布,美国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这是美国首次将一国的国家武装力量列为恐怖组织。  

特朗普在白宫当天发表的声明中称,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为中东多国“恐怖组织”提供支持,与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任何生意往来或是支持伊斯兰革命卫队的行为都将面临风险。他表示,此举将加大美国对伊朗“极限施压”的范围和力度。  

根据白宫声明,美方同时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的“圣城旅”列为恐怖组织。  

根据美方相关规定,美国金融机构将冻结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美境内资产;美国境内任何个人将被禁止为伊斯兰革命卫队提供支持;美国还禁止伊斯兰革命卫队相关人员入境。  

根据美方相关流程,美国国务院将该决定通报国会,如国会7天内无反对意见,决定正式生效。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总司令贾法里7日发表声明说,若被美国列为恐怖组织,使伊朗国家安全受到威胁,伊斯兰革命卫队将展开报复。  

美国政府去年5月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并恢复对伊制裁,并于近期加大对伊制裁力度。伊朗方面对美方制裁表示强烈谴责,并否认美国的一切相关指责。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以后成立,与伊朗国防军共同组成伊朗正规武装力量。

早前报道:

在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一周年来临之际,美国政府又有大动作——消息人士称,特朗普最早将于4月8日宣布,指定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为“外国恐怖组织”。

伊朗自1984年起就被美国列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近年来也曾制裁革命卫队成员。但此举将是首次把主权国家的武装力量列为“恐怖组织”,并允许对相关公司及外国合作伙伴进行制裁。

但美国军方及情报界人士却对此持保留态度,认为制裁效果有限,且容易招致对美军的报复。

分析指出,伊朗问题已成为2020年美国大选不可回避的外交政策话题。数位民主党候选人表态,愿意有条件地重返伊核协议。而一旦特朗普落实该决定,日后再要移除将会面临不小阻力。

美国将认定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为外国恐怖组织

4月5日,《华尔街时报》引述美国政府官员称,特朗普政府经过数月讨论,最早将于下周一宣布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为“外国恐怖组织”(FTO)。

根据1965年的《移民与国际法》,美国国务院与财政部分别设有一份这样的名单,监控全球各地进行被美国视为“恐怖活动”的组织,从而施加制裁。自1997年以来,美国政府已列出61家“外国恐怖组织”,其中不乏“基地”组织、“索马里青年党”、“伊斯兰国”等,但并没有主权国家武装力量的分支。

曾在国务院担任制裁政策协调员的理查德·奈夫(Richard Nephew)表示,“相关法律本来是针对非政府组织的,老实说我不相信这种做法与法律的精神一致。”

“今日俄罗斯”(RT)注意到,以色列下周二即将举行大选,这个时间点公布这项决定“非常令人玩味”(especially interesting)。此前,特朗普已通过承认以色列拥有耶路撒冷首都、戈兰高地主权等表态,对总理内塔尼亚胡表达支持。

伊斯兰革命卫队:不仅仅是武装部队

伊斯兰革命卫队与伊朗军队同属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武装力量的一部分。

革命卫队成立于1979年推翻巴列维王朝的革命,建立初衷是为巩固政权、压制效忠前国王的伊朗政府军,直接听命于宗教领袖。

受西方武器禁运及战后重建的影响,革命卫队很早就开始涉足国防工业与经济领域,且在伊朗中央银行董事会拥有否决权。

据公开数据,伊朗革命卫队如今控制着该国南部60个边界通道、除石油外57%的进口与30%的出口,并把持着伊朗的制药、电信以及石油等支柱行业,在境外有接近600家下属贸易公司。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的建筑公司承建该国北方-南帕斯天然气田

2017年,时任中情局局长的蓬佩奥声称,革命卫队下属的公司可能掌控该国经济的20%。

外界估计,革命卫队目前约有12.5万名士兵,拥有独立的海、陆、空军。美媒称其还负责伊朗的弹道导弹研发项目。

1984年起,伊朗被美国列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因伊核问题,过去十多年来,美国财政部已将数十个与革命卫队相关的实体与个人列入制裁名单,包括其下属的“圣城旅”(Al-Quads Force),后者被控向叙利亚、伊拉克等地的亲伊朗武装提供援助。

强化对伊朗公司及商业伙伴制裁

相比财政部之前的部分制裁,该决定能极大拓展美国对相关伊朗公司、个人与国际商业伙伴的制裁能力。

《华尔街时报》介绍,该计划将禁止任何公司/个人向革命卫队下属公司与官员提供任何形式的支持与资源,如金融服务、训练设备、专家咨询、武器与交通工具等。一旦发现,相关公司均会面临民事甚至刑事指控。

接受采访的美方官员称,国安顾问博尔顿与国务卿蓬佩奥是其坚定推手。此举意在打击革命卫队在欧洲和其他地区的商业活动,中断国际公司与伊朗在革命卫队主导行业的商业合作。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伊朗学者穆罕默德·沙巴尼(Mohammad Ali Shabani)认为,蓬佩奥与博尔顿希望借此机会为美国未来对伊朗的决策套上“枷锁”,“尽可能限制特朗普商人交易式的直觉,为下一任总统处理伊朗问题时回归理性增加难度。”

华盛顿智库“美国保卫民主基金会”主席马克·杜博维茨(Mark Dubowitz)声称,“许多革命卫队官员会在世界各地旅行。不管是在与美国关系友好的国家,还是被引渡回美国,他们都可能面临起诉。”

共和党参议员本·萨斯(Ben Sasse)形容此举“是美国对伊朗‘极限施压’的重要手段”。但兰德智库的伊朗问题专家阿丽安·塔巴塔拜(Ariane Tabatabai)则持不同看法。

她认为,这届政府“混淆了目的与手段,把(给伊朗)制造损失作为政策成功的标志,但那样是不管用的……革命卫队已经习惯了在压力下发展”。

去年5月8日,特朗普宣布退出多国2015年签署的《伊核协议》,并于10月重启对伊朗制裁。伊朗政府则表示会暂时与其他5国留在协议中。

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 图源:视觉中国

五角大楼持保留态度:担心美军遭报复

但是五角大楼与中情局却在此事上持保留态度。美方官员透露,美军参联会主席邓福德就担心,此举并不会对伊朗经济造成预期的影响,反而会危及驻扎在中东地区的美军。

一方面,伊朗革命卫队会对相关公司所有权,公司难度较大。而美国的对手也可以此为例,给美军贴上同样的“标签”。

另一方面,革命卫队指挥官贾法里(Mohammad Ali Jafari)2017年就警告,若美国迈出这一步,“美军会在全世界范围内被视作‘伊斯兰国’加以对待”。

伊拉克就是明显的例子。截至去年8月,五角大楼确认该国尚驻有5200名美军士兵,而亲伊朗的什叶派民兵也在该国广泛活动。美军中央司令部已经计划对当地部队发出预警,防范遭到袭击。

美军担心会遭到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的报复图自:视觉中国

前美国副国务卿、伊朗首席谈判官温蒂·谢尔曼(Wendy Sherman)评价称,“如果这位总统无意制造冲突的话,看不出来这么做会对美国利益有任何帮助。”

伊朗成大选热门议题,理论上可撤回

《华尔街日报》表示,伊朗问题正日渐成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一项主要外交政策议程。已经有数位民主党候选人承诺,愿在一定条件下重返2015年的《伊核条约》。

“今日俄罗斯”也注意到,以色列下周二即将举行大选。此前,特朗普已通过承认以色列拥有耶路撒冷首都、戈兰高地主权等表态,对总理内塔尼亚胡表达支持。

而理论上来说,美国政府日后也能将伊朗革命卫队从“外国恐怖组织”名单中移除。在国务院的名单中,自1997年以来共有13个被移出名单。

但文章称此举可能会面临政治层面的挑战,因为“很难证明革命卫队与‘恐怖主义’或是资助中东民兵无关”。

美国国务院伊朗问题特别代表布赖恩∙胡克本周二表示,伊朗应对608名在伊拉克阵亡的美军官兵负责。

当地时间周五(5日)晚,伊朗驻联合国大使、五角大楼、白宫与国务院均未对有关报道做出回应。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095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美学者:"美帝国利用美元作为它主要的统治工具"

美学者:
美联储强迫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保持美元储备,包括欧洲的中央银行,第三世界、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中[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