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学招生除了“后门”还有“旁门”

来源:法治周末 作者:尹超 时间:2019-03-29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好莱坞女星路格林(左)和霍夫曼(右)也因这次招生舞弊案被起诉。

美国大学学生录取存在捐款、继承、学生运动员等潜规则。

3月12日,美国司法部曝光了一桩高校招生舞弊案件。该案件波及美国6个州,总涉案额高达2500万美元,涉及耶鲁、斯坦福、乔治敦、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等多所大学,包括涉案的招生顾问、大学体育教练和家长等共50人遭到起诉,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经起诉的最大的一桩招生舞弊案。

说来有趣,这桩招生舞弊案之所以能够被挖掘,缘起于美国直播“网红”奥莉薇亚·杰德在网络上和粉丝的抱怨。

事情发生在2017年9月,南加州大学开学,身为该校新生的奥莉薇亚·杰德却对上大学不感兴趣,她在网上向粉丝抱怨说:“开学?开学又怎么样?耽误我去斐济岛拍视频!到了南加大后我才不要上课,我要一天24小时一周7天做直播。”

招生舞弊案频发

几个月后,接到线报的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开启了一项名为“校园蓝调”的调查行动。经过一年时间,原本完全不相关的案件调查,出人意料地牵出一桩高校招生舞弊大案。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通告显示,这桩舞弊案件的中心人物是加利福尼亚男子威廉·辛格,他以非营利机构“关键全球基金会”为幌子,以筹集善款名义打通家长与高校人员之间的贿赂通道,通过行贿的方式使“客户”的子女进入知名高校。

从2011年至2018年,威廉·辛格通过这种途径,先后向“客户”收取2500万美元“捐款”用于行贿;而涉案“客户”大多身处“权贵阶层”,都是具有一定身份和地位的社会名流,包括企业高级主管、律师行业翘楚、时尚设计师甚至好莱坞明星等。据悉,威廉·辛格操作该项“业务”的手法主要有两种:一是帮助学生在学术能力评估测试等考试中作弊。一般来说,威廉·辛格会在考试中安排“枪手”代替学生参加考试,或者让“枪手”为考生提供答案,甚至直接买通考试中心的工作人员为学生篡改考试成绩。

二是收买贿赂大学的体育教练,帮助“客户”的孩子伪造运动员资质入学。大学体育教练虽然不能直接决定学生的录取,但可以向招生办公室推荐运动队看上的体育特长生。因此,威廉·辛格通过行贿让“客户”的孩子以运动员身份进入大学,甚至为这些孩子伪造运动员资质,即使这些孩子根本不具备相关资格或能力。这次卷入招生丑闻的名校所涉及的,就有足球、帆船、网球、水球和排球等运动队伍。

然而,这种突破规则底线的招生舞弊丑闻在美国并不罕见。作为美国常青藤大学之一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就曾在2018年8月被曝出:有人通过贿赂体育教练,抢用体育生名额破格录取。这同样是一桩大学招生腐败案。

佛罗里达商人菲利普·艾西弗穆西,为了能让他儿子被宾夕法尼亚大学录取,对该校篮球队的一位教练进行了巨额贿赂,使得这名教练将他儿子纳入“新招募篮球队员”的名单中,借此大大增加了他儿子被宾夕法尼亚大学录取的机会。后来,菲利普·艾西弗穆西的儿子莫里斯的确顺利进入了宾夕法尼亚大学就读,而且在大学期间从没有参加过学校篮球队的比赛。结果,艾西弗穆西的行贿行为遭到了美国联邦政府的指控。

虽然艾西弗穆西的律师辩称,艾西弗穆西向篮球队教练支付相关款项,只是希望教练能够在篮球训练上对他儿子给予更多指导,但不得不说,艾西弗穆西和篮球队教练的行为已经违反了美国大学体育协会的相关规定,因为协会明文禁止任何金钱因素影响录取结果。而且,根据宾夕法尼亚大学和美国招生咨询协会的有关规定,教练为即将招募的运动员提供私人有偿训练是被禁止的。显然,艾西弗穆西为了能让他儿子到宾夕法尼亚大学读书,不惜采用欺诈手段甚至践踏规则,在美国社会各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导致公众对顶尖学校的录取流程产生质疑。

更为震惊的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绝非美国唯一出现过这类招生丑闻的顶尖高校。2009年5月29日,《芝加哥论坛报》曾经推出一篇重磅文章——《影响力进入大学》,指责伊利诺伊大学在招生过程中存在“影子名单”,大量官员、富豪和关系户子女的名字赫然在列,进入这个名单的学生往往能够被大学破格录取。这则报道在校内外引起很大震动,很多人对这种有悖于公平招录原则的“出身照顾”政策提出抗议。伊利诺伊州州长帕特·奎恩专门委任了一个由前联邦法官、律师、记者等7人组成的招生审查委员会工作小组调查此事,还特地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伊利诺伊大学全面配合调查。调查结果表明,伊利诺伊大学这些年确实存在以不正当手段招收不合格学生的情况,其中最为有力的证据是校长约瑟夫·怀特和校监理查德·赫尔曼的邮件对话记录,二人的邮件对话曾不止一次地显示他们曾违反规定招收成绩很差的学生。这桩招生丑闻直接导致怀特和赫尔曼下台,另有9名校董接连主动或被动辞职。

特权,在美国常青藤招生中屡见不鲜

美国大学招生存在大量“潜规则”现象,这也是不争的事实。2004年,时任《华尔街日报》教育记者的丹尼尔·金,曾历时三年对哈佛、耶鲁、普林斯顿、斯坦福、杜克、康奈尔等美国100多所高校的深入调查和追踪报道,出版了一本旨在揭露美国顶尖大学招生潜规则的书——《大学潜规则:谁能优先进入美国顶尖大学》,引起美国社会的巨大震动,他也因此获得2004年的普利策新闻奖。

丹尼尔·金的调查让人深深感受到,如果你想进入哈佛、耶鲁、普林斯顿、斯坦福、哥伦比亚等光环耀眼的名校,你必须面对一些在那里普遍奉行的规则,而这些规则往往是“潜规则”。在这些“潜规则”中,特权优先似乎是永远颠扑不破的“真理”。

首先,美国高校会为权贵子女大开方便之门。丹尼尔·金的调查可谓触目惊心,他发现美国许多高校存在“偏向权贵家庭学生的招生双重标准”“在录取过程中,权贵家庭的学生乘坐的是‘头等舱’”。一般来说,美国高等学府在招生录取工作中会为权贵阶层的子女“预留”部分名额,并通过降低入学考试重要性、抬高素质和社会关系等门槛,将成绩优秀的申请者和普通阶层的子女拒之门外。

而这恰恰是贫困学生的短处,富裕家庭子女可以自费飞到肯尼亚去从事志愿活动,可以到十几个不同的国家游历,而贫困或中产子女却往往要用课外时间打工赚取零花钱或生活费。

丹尼尔·金的调查显示,“在全美顶尖的院校里,只有3%至11%的学生来自最低收入层的家庭”。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长罗伯特·伯金诺也曾披露,在某一所常青藤大学,没有任何背景的学生所要争取的录取名额,仅占全部名额的40%。丹尼尔·金甚至指出,“如果你能给哈佛大学捐款至少100万美元,你就能获得哈佛学校资源委员会(主要捐款者组成的筹款组织)会员资格”;一般来说,哈佛的本科录取率不到一成,大概有超过一半的SAT满分入学申请者会被哈佛拒绝,但据推算,424位COUR会员的子弟中有至少336人被哈佛录取。

所谓的“发展项目”也被视为为权贵子女入学提供便利,因为这些项目往往是专门为筹集资金而设立的。为此,有的大学可能会以学生的多样性为由,招录划艇、马术、击剑、马球等贵族运动的体育特长学生,而这些运动自始至终基本与贫困甚至中产阶层的子女无缘。

其次,校友与教师子女也是美国高校照顾的对象。在美国名校,对校友和本校教师子女优先录取,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有数据显示,在一流美国大学的学生中,校友子弟大约占10%到25%,教师子女有1%到3%。美国大学一般把校友的子女称之为“传承生”,在两个势均力敌的候选学生中,“传承生”一般是在大学招生中得到眷顾的一方。《洛杉矶时报》曾经报道:2010年至2015年,哈佛“传承生”录取比例高达34%,而“非传承生”录取率仅为6%。换句话说,只要父母中有一人毕业于哈佛,子女的胜算比其他人就高5倍多;如果父母为双校友,子女申请优势更为突出。

美国大学招生中眷顾校友子女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从表面上看固然有学校文化传承的因素,更根本的却在于校友群体是大学社会捐款的主要来源。美国的大学招生还涉嫌存在种族歧视。从2014年开始,非营利组织“大学生公平录取”就曾指控哈佛大学在制度上歧视亚裔美国人,认为哈佛大学在录取学生时倾向于录取白人、非裔和拉丁裔学生,学业成绩好、更符合条件的亚裔学生被拒之门外,而这种基于种族的录取政策违反了民权法。

在过去的4年间,负责审理本案的波士顿联邦地区法院多次举行听证会。而且,美国司法部也于2017年11月开始对哈佛大学在招生过程中涉嫌歧视亚裔学生的指控展开调查。2018年10月15日,“哈佛招生歧视亚裔”案在波士顿联邦地区法院开审,这起备受瞩目的诉讼案件获得270个团体组织以及美国司法部的支持。目前,该案件还处于法庭审理过程之中。当然不只是哈佛大学,其他美国名校也被质疑在大学录取中存在种族歧视。比如,2016年5月,亚裔团体联盟就曾向美国教育部和司法部申诉,抗议耶鲁大学、布朗大学和达特茅斯学院在招生过程中歧视亚裔申请者。

财富、世袭,扰乱教育公平

众所周知,与中国所采取的大学考试录取制度不同,美国的大学招生采取申请录取制度。由于美国的高等教育体系庞杂,各州都有自己独立的教育法律政策体系,而且各个大学也都强调自身的特色和个性,因此大学招生过程也表现得错综复杂、令人困惑。

但是,综合分析一下就会发现,进入美国大学(尤其是名校)大抵有三种入口,分别是“正门”“后门”和“旁门”。对于“正门”,这无需多加解释,就是学生凭真本事、好成绩被名校录取,这些学生一般是这所大学学术竞争力和吸引力的基本担当。

对于“后门”,我们通常所说的“走后门”走的即是此“门”,应该就是学生利用各种“潜规则”进入大学,其中包括巨额资金捐赠和所谓的“传承生”优待,他们往往依靠权贵父母的“加持”和作为校友子弟的“光环”,延续家族名校传统的“荣耀”。

所谓“旁门”,则是家长为了达到让孩子进入名校的目的,不惜采取贿赂等不正当手段,甚至不惜突破或践踏规则,以攫取子女进入名校学习的机会。因此,如果说走“后门”是权贵阶层“世袭”优质教育资源的一种“暗文化”,那么走“旁门”就可能意味着赤裸裸的犯罪,是财富与腐败在教育领域的丑恶合体。

的确,教育是一项富有魅力的事业,不同阶层的人都可能对其厚爱有加。阶层低的人想通过教育来改变未来的生活处境,阶层高的人则想通过教育来维护或提升已有的社会地位。既然教育对每一个阶层的人都如此重要,那么就更应该最大限度地维护教育公平,让每个阶层的人都拥有逆袭的机会和未来的希望。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0778.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习近平: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强大科技支撑

习近平: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强大科技支撑
重大传染病和生物安全风险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发展、事关社会大局稳定的重大风险挑战。要把生物[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