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报:制造混乱和破坏反对人民成为美国侵略委内瑞拉新的“路线图”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阿拉姆·阿罗尼安 魏文编译 时间:2019-03-29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委内瑞拉当局怀疑从华盛顿散发和由大型媒体推动的“软化”美国在这个国家的侵略和干涉计划的论调成为一张新的“路线图”。但是,它包括针对能源结构的网络攻击,将黑暗扩散到整个国土,涉及城市和乡村。

这不仅是一次停电:它的后遗症是制造一种整体不安全和无助的气氛;使加油站断电,集体的和个人的交通停滞,水泵停止运转,通信中断,包括因特网和电视、空中管制……因为不能做手术和进行透析,住院的数十人死亡。这就是“人道主义援助”吗?

集体的想象没有忘记2016年,当时反对派要求赦免因为从事街头恐怖而被拘留的人,包括那些参加破坏能源和电力设施的人。反对派的任何领导人和所谓华盛顿和它利马集团的合谋者所说的“国际社会”并没有谴责这种破坏,当时和现在都没有谴责。

甚至由于停电,玻利瓦尔的战士们走上街头对这次新的罪恶攻击进行抗议,在大型的示威中与反对派角力。胡安·瓜伊多手持话筒从一辆卡车上重申准备使用一支外国军队的行动推翻马杜罗。他的追随者高喊“干涉!”对此,他们的“司令”唐纳德·特朗普用一句威胁的话回答:“所有的选择都在桌面上。”

马尔科·特鲁吉指出,在要求“干涉”的追随者中间,瓜伊多的效应在223日的行动(库库塔行动)失败之后被接受的。华盛顿的发言人表示,可以引用宪法的187条打开一次干涉的门。他说,“当时机到来的时候”。逃亡的和流亡的委内瑞拉民主行动党的领导人安东尼奥·莱德斯马在他的推特中说:“我们走吧,总统,瓜伊多正式要求人道主义的干涉”。

自称“临时总统”的胡安·瓜伊多在“库库塔行动”失败,回到国内以后,没有发生任何事情,被霸权主义的媒体贬称为“国民大会的主席”。连反对派老的领导人也没有接近他。与此同时一些拉丁美洲国家、欧洲的社会民主党和教会的阶层寻求委内瑞拉政府与反对派之间对话。为了实现对话加拉加斯提出了它的条件。

新的路线图的传播被认定为是“催眠术”,以便让政府放松警卫,美国宣布的制裁和外交的、金融的和政治的压力目的在于推翻委内瑞拉的宪法政府,坚持让其他的政府占有(盗取)委内瑞拉在它们国家的资金。美国的想法是长期破坏委内瑞拉。

制造黑暗

华盛顿对委内瑞拉的路线图表明实际上不仅想破坏政府,而是破坏这个国家。正是对古里水电站发电系统(汽轮机)的主干网进行网络攻击,几乎让整个委内瑞拉没有光明,没有电,顺便也涉及哥伦比亚和巴西的北部,那里依靠委内瑞拉的能源。

好战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已经指出,“一个国家能源供应的中断可以破坏一个国家的经济和社会结构,以一种类似于战争的方式,尽管没有放一枪”。

古里水电站的大坝打开/关闭水流供给发电的汽轮机向全国提供电力的阀门几乎100%是由机器人系统控制的,拥有安全的议定书,是世界上最现代的和最安全的。但是也存在高强度的网络攻击者,他们从自动化的控制中心进行遥控操纵。

新奇的是美国国务卿蓬迈克·佩奥在推特中说:马杜罗的政策不只带来黑暗,为了补充,他还说,“没有食品,没有药品,现在没有电力。下一步没有马杜罗”。瓜伊多在他的推特中说:“依靠停止篡权(指马杜罗下台),委内瑞拉当然将有光明到来”。

美国的战略是在在经济和金融上扼杀委内瑞拉,为此它要求自己的合谋者支持。俄罗斯和中国警告说这使得重新出现了1962年导弹危机的幽灵。没有得到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的支持,美国改变了路线图。

已有先例

华盛顿的这种行动委内瑞拉在20024月的政变之后已经遭受过,在所谓的政变石油罢工期间(200212月至20032月)。垄断着“头脑”的因特萨公司从迈阿密操纵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控制整个运行领域的系统,后被委内瑞拉的软件专家和黑客恢复。

英国广播公司提醒20101月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巡视员检查了伊朗纳坦斯的核发电厂时,发现用于浓缩铀的离心机已经失灵。5个月以后这种现象在伊朗再次出现,这次专家们能够确定原因:一种靠战争的头脑设计的叫“震网”的信息病毒控制了参加生产核材料的上千台机器,向它们发出了自我破坏的指令。

这是首次用网络的攻击实现对“现实世界”的基础设施的损害。但是,20151223日在乌克兰伊瓦诺弗兰克维斯克地区一半的家庭(140万居民)在数小时内没有电,原因是在一次黑客的攻击中使用了一种病毒(黑能)。

新的路线图

对电力系统进行网络攻击的意图是制造和推动一场混乱,为实施“需要保护的理论”进行辩解。对于这个新的路线图的策划者来说,在这场战争中委内瑞拉人将遭到“连带的损害”。面对一种社会混乱的模式,一项军事战略没有用处,而是一种社会的战略有用。

新的路线图意味着进行一场制造不稳定的复杂的战争,采用隐蔽的战争行动或实施心理战(被称为第四供和第五代战争),将制造暴力,甚至是一场国内的对抗成为一场外部的对抗的借口。这也意味着准备一个“巴尔干化”的进程,这可能导致一种领土的碎片化。

“库库塔行动”失败了,它由华盛顿领导和哥伦比亚政府支持,委内瑞拉职业的反对派团体、哥伦比亚的准军事人员和美国的特种部队参加,通信恐怖主义的庞大机构和通信与演出的大型企业提供协助。

它的失败是因为没有做到损害由玻利瓦尔国家武装力量的军人守卫的边界的安全,但是也由于民兵、农民、工人和人民守卫的边界的安全。它的失败是因为哥伦比亚和巴西的军人们不具备进行一场入侵和随后占领亚马孙的条件(也不赞同),担心委内瑞拉火力的实力。

新的路线图重新走破坏和内部恐怖主义的道路,增加居民中间的不满和恐惧(这里出现大停电),影响食品和药品的分配或提供服务(电和水),寻求针对马杜罗政府的一次军事政变。“点滴消耗”让军人走向反对派是美国造的反对派宣传的基础,这个也失败了。

在这个新的路线图中可能预见有选择的暗杀,寻求改变玻利瓦尔主义力量的内部力量对比。根据法国布隆伯格新闻社的消息,美国消耗瓜伊多是为了为战争打开通道。显然,在这个时候瓜伊多对他们来说作为殉难者更有用,而不是作为英雄更有用。

如果说耶和华派遣七种灾害到埃及是为了拯救犹太人民,似乎美国的推特总统自称是新的帝国的梅西亚,准备不惜一切代价不只是要打败委内瑞拉的宪法政府和取缔查韦斯主义的“病毒”,而是要破坏这个国家。(作者阿拉姆·阿罗尼安是乌拉圭记者和通信学家。一体化教师。南方电视台的创始人,主持拉丁美洲一体化基金会和拉丁美洲战略分析中心)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311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077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雷雨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新西兰清真寺屠杀:白人至上主义与西方战争的后果

新西兰清真寺屠杀:白人至上主义与西方战争的后果
3月15日在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发生的屠杀造成97名穆斯林死伤,它有深刻的政治的、意识形态的和[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