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美国推翻委内瑞拉政府的战略失败后欲将拉美地区“海地化”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 阿拉姆·阿罗尼安 魏文编译 时间:2019-03-29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在从委内瑞拉右派最亲美的阶层中发出的声明中,胡利奥·博尔赫斯指出,“我们反对派的成员知道,在我们没有恢复古巴的自由的同时,我们向马杜罗理出的任何出路都将是行不通的”。美国想将冲突地区化,将拉美地区“海地化”,这就是华盛顿彻底想做的事情。

2017年博尔赫斯根所美国的命令在圣多明各(多米尼加共和国首都)拒绝签署一项反对派与委内瑞拉政府之间的协议。完全遵照华盛顿书写的脚本行事。

323日议员胡安·瓜伊多向委内瑞拉国民大会宣布自己是“临时总统”满两个月。面对由美国外交策划的博弈(将“人道主义援助”物资从哥伦比亚边界运入委内瑞拉)的失败,现在他的支持者寻求将其变成殉难者。四天之前,“人民志愿”(瓜伊多属于该组织)组织的领导人卡洛斯·维奇奥在强行占领(袭击)委内瑞拉在纽约的外交机构所在地期间声称,胡安·瓜伊多可能被逮捕可能产生“一种积极的影响”,“加速”玻利瓦尔共和国政府的变更。

与此同时,瓜伊多办公室的负责人、律师罗伯托·马雷罗321日凌晨被委内瑞拉情报机构逮捕,他被指控组成一个“恐怖主义的团伙”,计划在国内进行攻击以便“制造混乱”。

委内瑞拉内政部长内斯托·雷维罗尔指控马雷罗是这个犯罪团伙的直接负责人,没收了他的武器和外汇现金。雷维罗尔说,这个团伙已经聘用了哥伦比亚和中美洲的雇佣兵,目的是针对政治领导人、军人和法官的生命进行袭击,对公共服务进行破坏。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推特上谴责逮捕马雷罗,要求“立即释放”这个律师。他在对美国福克斯新闻电视网的声明中说,“我们将尽一切可能制裁那些领导和命令这次行动的人”。这是一种作为智力策划者自揽责任的方式吗?

显然,由于瓜伊多分裂委内瑞拉武装部队和制造一场军事政变的能力,一场他的邻国入侵或在委内瑞拉发动一次群众起义没有超过意愿的水平。根据折宪法一个“代理总统”只有在30天的期限之内召集选举的职能,瓜伊多从自我宣布为“临时总统”起已经过了60天。没有任何司令部或法庭承认他,他没有任何行政的职能,也没有内阁。

色彩各异不同的反对派阶层讨论旨在变更政府的战略。多数人认为为了制造一个“双重权力”的形象和对军人施加压力以便发生一场起义、一场反叛或一次政变而实施的意图已经失败了。他们的建议指向一个短期或中期的选择。

俄罗斯的陆军总司令瓦西里·顿科斯库罗夫率领一个99名军人随行成员抵达委内瑞拉马伊盖蒂亚机场。作为附加俄罗斯空军的另一架飞机AH-124-100为这个代表团运送的35吨物资同时抵达马伊盖蒂亚机场。这是对华盛顿鹰派的一个警告。

与此同时在承认瓜伊多作为“临时总统”的国家因控制使馆同时发生争执。美国确实是委内瑞拉使馆控制一幢领事大楼唯一的国家。在其他国家瓜伊多的使者不能执行比如发放一本护照的基本任务,因为委内瑞拉的民事登记机构继续在宪法当局的控制下。

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委内瑞拉足球队在马德里取得了对阿根廷队的历史性胜利,足球队的教练拉法埃尔·杜达梅尔宣布他的职务听众安排。他揭露说,“我们已经接受胡安·瓜伊多的一位‘大使’(安东尼奥·埃卡里·玻利瓦尔)的访问。他们用很可怜的方式进行这次访问,将它政治化”。

反对这个国家的压力继续是很大的,因为外国军队一次干涉的威胁和制裁已经提高到封锁石油并力求切断的程度,加上金融和银行的封锁,国家药品和食品的供应,为了它的运行剥夺原材料的生产装置。

反对派的集会参加的人越来越少。321日的集会要求“立即释放”他们的“右臂”(马雷诺),按照乌戈·查韦斯的说法,集会显得“苍白无力”。反对派号召全国罢工,它的意图是占领观花宫(总统府),它的号召能力没有借口,它的信誉继续下降。

问题是继续实施翻译成英文的坏剧本。在建议更多地制裁委内瑞拉人民和坚持一次美国的入侵或是它南部的邻国哥伦比亚的入侵的时候,这将他们引向自我破坏的道路。巴西害怕制造一场地区的混乱,拒绝让它的军人参加,利马集团在库库塔行动(运送“人道主义援助”物资进入委内瑞拉)失败之后,将目光瞄向另一边。

唐纳德·特朗普继续他的经济侵略的升级,占有、绑架、盗取委内瑞拉在美国的资产,对与加拉加斯做生意的银行和企业进行制裁。

在委内瑞拉强加一个“平行的政府”,推翻合法的国家元首的博弈没有出现预期的结果,由于库库塔的行动表明它引人轰动的失败,那次行动企图以武力引入美国的“人道主义援助”(没有任何人提出要求),那是一次与哥伦比亚总统府的联合行动,得到其他总统的赞同,比如智利的塞瓦斯蒂安·皮涅罗等。

但是,这次将一个平行的“国家元首”强加于人的图谋同时力主不承认官方的外交实践,违反国际法规定的合法的参数,没有产生结果,尽管瓜伊多吹嘘他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这个“国际社会”缩小到华盛顿政策的共犯。

这个“国际社会”的支持更多是政治上的承认而不是法律上的承认,只有43个政府承认他,其中有14个美洲国家,28个欧盟的国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同意官方的决定),在组成联合国的194个国家中这些国家只占22.16%

德国、法国和西班牙清楚地宣布瓜伊多的“领导地位”结果没有说服他的盟友。他任命的“大使们”没有被官方承认,几乎只是自我宣布的“临时总统”的代表。

由哥伦比亚的新自由主义者奥坎波主持的美洲开发银行宣布瓜伊多任命的代表、经济学家理卡多·豪斯曼将于下周在中国举行的该机构的年度大会上代表委内瑞拉。但是在北京拒绝向豪斯曼提供签证之后,他不得不中止这次年度大会。

尽管美洲开发银行曾有意采取异常的步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321日承认在它的成员国当中关于可能承认胡安·瓜伊多作为委内瑞拉的“总统”仍不清楚,指出在执行董事会关于这个问题不存在一种预料的投票。

与此同时,美国花旗集团宣布在美国的一个账号上将存入委内瑞拉的2亿多美元,这个数额代表2015年向这个国家的中央银行提供的一笔贷款的结余。

在日内瓦联合国的人权理事会以大多数通过由委内瑞拉以不结盟运动的名义提出的关于在人权上单边强制措施(制裁)的负面后果的决议。

大多数居民已经安顿下来,加强对仇恨、死亡和破坏的激情;一种强烈的激情已经渗入生活所有的领域,面对个人的、社会的和文化的被动。跨媒体的权力发挥首要的作用,这是“散漫的机器”的命运,有意提供这种政治上的主观性,发出恐惧、痛苦、不团结、仇恨、嫉妒、不满、复仇、残暴和死亡。

从这个主观的平台出发,瓜伊多和反对派发动了他们关于政治代价的鼓动演说,当时他认真强调“对我们来说这不是代价,是对未来的投资”。

借助忧伤的激情,他用一种威胁的运气最后表示:“我们准备为了自由做必要的事情。没有恐惧”。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打败战争的逻辑,我们如何脱离代表和参与的暴力的实践?如何重建社会的组织?如何打开对于共存、对话、连接的新目光?这是女社会学家马丽克伦·斯特林提出的问题。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325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077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雷雨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新西兰清真寺屠杀:白人至上主义与西方战争的后果

新西兰清真寺屠杀:白人至上主义与西方战争的后果
3月15日在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发生的屠杀造成97名穆斯林死伤,它有深刻的政治的、意识形态的和[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