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权神授特朗普!美粉们又跟不上形势了

来源:后沙 作者:后沙月光 时间:2019-02-01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白宫发言人桑德斯1月30日在白宫办公室接受CBN新闻首席时政评论员布罗迪(David Brody)和资深记者维森(Jennifer Wishon)采访时,说了一段令人吃惊的话。

20190201082523601.jpg

她说:“上帝感召我们所有人在不同的时间担任不同的角色,我相信是上帝希望特朗普成为总统,于是事情就这样成了,这就是为什么他会在这个位置(总统)……“

然后按惯例,她对民主党和主流媒体对特朗普”丰功伟绩“视而不见的”双重标准“做法,进行了批评。

两年多来,西方分析师都在研究为什么特朗普会战胜希拉里成为美国总统?现在好了,原因找到了--上帝的旨意。

君权神授,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决定2016年轰轰烈烈的美国大选结果的不是选民,而是上帝。

桑德斯的说法(马屁)又让”美式民主“达到了新高峰,不是美国舆论接受不了,也不是欧洲媒体接受不了,它们只是嘲弄一番。

真正接受不了,感到痛苦焦虑的是网上美粉,当采访视频出现后,它们完全跟不上形势,不知道如何去解释?于是,又对中国冷嘲热讽,有的还硬夸桑德斯回答得体,因为这是基督教广播网(CBN)的采访。

20190201082523995.jpg

上帝会选择特朗普领牧美利坚子民们?他是个虔诚的教徒吗?

如果让特朗普在《圣经》和《花花公子》中挑一本书当睡前读物,他一定会选《花花公子》。

这位 “多次离婚、外遇不断,言行粗鄙、从不忏悔,唯利是图的纽约房产商人”,为什么会得到以虔诚保守著称的美国福音派基督徒的支持?

美国畅销书作家,历史和宗教专家,斯蒂芬·曼斯菲尔德在其新书中作了一番解释,他认为与其说特朗普得到了福音派支持,不说缘于福音派对奥巴马的痛恨,进而迁怒到希拉里身上。

特朗普的种种激进言论,如承诺废除限制宗教的《约翰逊法案》(1954年通过),提名保守派大法官,反同,重商主义等都让福音派领袖看到了对他们有利的一面。

本质上,这是政治与宗教利益勾连结果,尽管美国自开国以来在宪法上确定了政教分离原则,但两百多年来,宗教始终在影响着政治,或隐性,或显现。

桑德斯说特朗普是上帝指派的总统,作为白宫发言人,如果不是”王的旨意“,她不可能说得如此露骨。

特朗普当选以来,各种“神谶”时有出现, 2016年圣诞节,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给特朗普贺词中就用了“新王来临”一词,把特朗普比作了耶稣基督。

大选中,特朗普律师科恩也搞过这一套,用白云形状来喻意上天对总统大选的态度。

20190201082523612.jpg

科恩在推文上说,“如果还有人不确定谁是美利坚合众国的下一任总统?上帝已经给了美国人民人选”。

搞封建迷信,用“神谶”惑乱人心的肯定不是好人,科恩现在被抓了,打算出卖特朗普,被称为叛徒人渣。

关键是老头爱吃这一套,以示自己英明神武。

20190201082523371.jpg

特朗普是一百年多来第一位建立“白宫圣经学习小组”的总统,不但他要参加,内阁要员都要参加。 

2017年3月起,每周三,这些美国最有“权势”的人物就会齐聚在一间神秘的会议室,一起深入学习领悟探讨上帝的“精神”和“旨意”。

当你觉得可笑和滑稽时,马上有美粉过来严肃地反驳你:你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不配谈论这些。

无论美国作了何种荒谬之事,总有洗上一洗。”君权神授“出来后,有的美粉却还是跟不上形势,拿着拖布发呆中……

昨天, 美国前国务卿约翰•克里写信给民主党中央,强烈抨击了特朗普所作所为。他写道: "这位总统对外交的完全无知让我们国家在国际舞台蒙受羞耻,他在破坏我们的民主根基。他在国内离间我们,在国际上孤立美国,让我们倒退,从而使美国历届领导人自二战以来建立起的制度和联盟受到威胁。"

他还说: 在我担任公职的几十年里,从未见过像特朗普这样如此搞分裂而危险的领导人。

翻译一下:我当官几十年,从没见过这种SB。

他写这封信背景是委内瑞拉与美国断交,而特朗普指定了一个委内瑞拉总统。

无论民主党大佬们如何评论特朗普的对外政策,都会被理解为民主党在为2020争取选票。

这些攻击,影响不了特朗普,他既然是神指派的,那么自然有一套”神逻辑“:

2017年10月15日, 特朗普在出席“价值取向选民峰会” 讲话中称“我们不信奉政府,我们信奉神。”

宗教因素,使其政策充满了 “神逻辑“。特朗普反复强调的“美国优先”理论源头是当年清教徒政客的 “美国例外论”。

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新教徒是上帝的选民,美国是上帝指选的国度,是“山巅之城”,美国的使命在于贯彻上帝在人间的旨意。

《圣经》把居鲁士称作“上帝的工具”,蒙主恩召他完成在耶路撒冷重建圣殿的大业,而他甚至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基督徒。

因此,在大选时,美国福音派教会精神领袖,历届共和党国师葛培理牧师 (1918年11月7日-2018年2月21日)把特朗普比作居鲁士大帝。

特朗普言行尽管不符合教义,但他是可以原谅的,他会通过手中的权力对福音派投桃报李,葛培理号召全美福音派基督徒投特朗普一票。

美国信教民众占71%,其中三分之一是福音派基督徒,它们中的白人选票有81%投给了特朗普。福音派基督徒把特朗普视为他们的捍卫者,代言人。

王尔德说过:”罪人有他的未来,圣人有他的过去。“

选民不必在意特朗普的过去,原谅他,要看重他的未来。所以,唯利是图,贪财好色,自大自恋都不是问题。

福音派保守势力在美国几经沉浮,一般都是站在共和党一边,但又对共和党失望。像里根这样的共和党建制派,选前往往嘴上说一套,选后就过河拆桥。

而特朗普既不是民主党人,也不是传统建制派,他的政治路线与福音派保守教义恰好是王八看绿豆,越看越顺眼,双方结合,是水到渠成之事。

不过,宗教对美国政治影响越深,危害就会越大,最终会让民主死亡,如果美国有民主的话。

1954年,参议员林登·约翰逊(后来的总统)提出《约翰逊修正案》,正是出于对战后美国宗教势力过度抬头的警惕,修正案规定:

教会等免税团体,如果参与政治活动,将被取消减免税收待遇,无论是直接或间接干预任何政治活动,支持或反对竞选公职候选人,提供政治竞选经费或对其立场发表公开声明等等。

这个法案将充满政治野心的宗教势力关进了笼子里,但是,特朗普让这些势力看到了希望,2017年5月4日他签署《促进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的总统令》,打响了使用行政权力废除《约翰逊修正案》第一枪。

美粉们再用什么”民主,自由,人权“一厢情愿去美化美国政策,只能是自欺欺人,这不是特朗普要考虑的问题,他连遮羞布都不想要。

既然桑德斯都说总统是上帝指派的,那么,特朗普所做的一切只是在贯彻神的旨意,而上帝是不谬的。

2020大选,重要的是不是政策对错,也不是美国利益得失,重要的是选票在哪里?

再下去,2020大选,共和党可能会放出这些大招:

密西西比河老船工麦克,某天深夜挖出个石碑,上写“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纽约天下反“。

密执安湖的老渔夫安德鲁,钓上一条鲤鱼,鱼肚子里有张纸条,上写”川普王,大美兴“

狐狸们晚上在佛州树林里叫,依稀可辨:特朗普,冻蒜,特朗普,冻蒜!

周边产业将被带动,商业社会的必然规律,有制帝冠龙袍、有写丹书铁券 ,还有承办怒斩白蛇、黑龙出水、虹光贯日、甘露普降,立禅让坛、扫黄金台、打庆功楼、等高科技专业公司,有解读谶言,天像,异状等各种专业人才纷纷出现……

现在美国零下52度极端天气,肯定是对他退出《巴黎气候协议》的神秘支持。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蒂勒森,马蒂斯,塞申斯,连黑莉都走了,英国媒体说白宫内阁已经没有成年人。

20190201082523301.jpg

宗教无理性,特朗普同样无理性,世界将如何面对一个无理性的美国?

白宫妖气冲天,古人云:国之将亡必有妖!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9799.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黄智贤:这是21世纪的帝国主义

黄智贤:这是21世纪的帝国主义
中国只有一条罪。一切只因为中国的復兴,威胁了美国和盟邦的利益。中国的科技,怎配进展如此迅速[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