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美国议员建立了“深层国家”

来源:青年参考 作者:编译 袁野 时间:2019-01-10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timg.jpg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看来,美国的敌人很多,而且有不少来自美国内部,“深层国家”(DeepState)就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深层国家和左翼,还有他们的工具假新闻媒体,真的是发疯了,而且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做。”2018年9月,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此前,他下令撤销了包括中央情报局前局长在内的一众高级情报官员的特别许可证。

“深层国家”包括但不限于美国国防部和国务院,以及中央情报局(CIA)、国家安全局(NSA)、联邦调查局(FBI)等实权机构。很多美国人认为,这是一股活跃于政府内外的势力,不受任何监督,将整个国家视作玩物。

这并不全是阴谋论者的呓语。历史上,对美国决策层产生重要影响的秘密结社和野心家的确存在过,其中就有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名噪一时的前国会议员拉里•麦克唐纳。此人亲手缔造了一个显赫的情报机构,该机构完全归他个人领导。

“山寨版麦卡锡”登场

1974年11月,“水门事件”后的首场美国国会选举产生了75名新的民主党议员。不论按照什么标准,来自佐治亚州的拉里•麦克唐纳都是最扎眼的那个。“他的声音代表极右派。”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学家凯文•克鲁斯解释说。

麦克唐纳是乔治•巴顿将军的远房亲戚,1972年以医师身份投身政坛,两年后成功进军华盛顿。他的观念之激进,连特朗普都会甘拜下风:大幅削减政府开支和对外援助,取消所得税,取消一切福利和国家监管。他公开反对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主张废除枪支管制,驱逐“非法外国人”,还在办公室里悬挂西班牙独裁者弗朗哥的画像。一位专栏作家嘲讽麦克唐纳,说他活像“山寨版约瑟夫•麦卡锡”。

身为民主党人,麦克唐纳却成了美国新右翼运动的旗帜人物。“新右翼”是激进右翼和宗教保守主义的大杂烩,麦克唐纳与这股运动的许多头面人物过从甚密,尤其是约翰•伯奇协会的成员。这个协会认为,“叛国者”一直在暗中协助苏联打击美国,甚至认为前总统艾森豪威尔是“共产党的代理人”。

麦克唐纳对此深信不疑。他的观念与影片《奇爱博士》里的美军将领杰克•瑞朋类似,主张“敌对势力已侵入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内部颠覆是美国的最大威胁”。他相信国家处于战争状态,总是身披防弹背心,囤积物资,还把资产兑换成金银首饰。《亚特兰大宪法报》称,由于认为“我们在打仗”,这位议员滴酒不沾。

约翰•伯奇协会为麦克唐纳提供了大笔金钱,1982年任命他为协会主席。麦克唐纳并未利用这份影响力推动立法议程,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既然美国处于战争状态,媒体和国会又阻碍政府揪出破坏分子,那就得靠真正的“爱国者”挺身而出了!

组织背景诡秘成员身份显赫

“山寨麦卡锡”起初打算在国会内部搞动作。他试图进入国内安全委员会(麦卡锡时期“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的继承者),却获悉该委员会准备解散。麦克唐纳索性将离职人员请进自己的办公室,在他亲自指导下继续监控国内威胁。

为避人耳目,麦克唐纳把部下安排在一间单独的办公室。其中的一名前军事情报官员吹嘘说,FBI特工和警察经常登门拜访,以获取该机构对左派人士的研究成果。

1979年,麦克唐纳启动了最雄心勃勃的项目:建立一个庞大的情报中心。很快,这个被命名为“西方目标”的组织在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市一座有200年历史的别墅里开张了。组织的日常工作是编写有关美国国内颠覆分子、恐怖主义和国外意识形态的出版物,分发给支持者。鼎盛时期,“西方目标”在德国和奥地利设有办事处。

玛丽乔•巴克兰曾在30多年前加入“西方目标”,对该机构的诡秘气氛印象深刻。“很多资金来自德国,”她回忆道,“很多德国人胸缀将星,腰缠万贯。”有趣的是,麦克唐纳一直呼吁释放纳粹战犯鲁道夫•赫斯,这位纳粹党副元首1941年逃亡至英国,被终身监禁。麦克唐纳甚至在国会辩论中提出,给赫斯颁发诺贝尔和平奖。

“西方目标”最关键的部分是一个计算机数据库,囊括美国左翼运动的个人和团体的各色信息。数据库的创立者叫约翰•里斯,他撰写了“西方目标”大部分公开发表的报告。《闯入、死亡威胁和FBI:反对中美洲革命运动的秘密战争》一书作者、《波士顿环球报》记者罗斯•盖尔斯潘表示,里斯在20世纪60年代做过FBI和警察的卧底,曾以天主教神父和反核活动家身份秘密打入学生团体。巴克兰还提到,即使在“西方目标”的同事们眼中,里斯也被视为“阴险之辈”。

在拉里•麦克唐纳的积极运作下,到20世纪80年代初,“西方目标”已经拥有广泛的支持者网络,年度预算在1983年上涨到近50万美元。麦克唐纳的“事业”还吸引了众多权势人物,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包括特朗普当时的导师罗伊•科恩,美国氢弹之父爱德华•泰勒,CIA创立者之一、后来因“伊朗门”丑闻闹得满城风雨的约翰•辛格劳,“保守主义教父”、纺织品大亨罗杰•美利肯,此外还有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前任主席、两名退役海军陆战队四星上将,外加三名国会议员在该机构挂名。

各种“黑材料”直达白宫

同样是在这个时期,“西方目标”的主张开始与美国最高决策层产生交集。1982年,该组织一份宣称苏联操纵反核武器运动的报告几乎一字不差地登上了《读者文摘》杂志,随后被里根总统在电视直播中引用,作为“红色阵营”咄咄逼人的证据。

白宫西翼的工作人员辩解说,里根不是看了本杂志就信口开河,而是“从多个来源获取了情报”,白宫方面专门向情报机构核实过,后者证实了杂志文章的准确性。可是,一份1983年解密的联邦调查局报告显示,这种说法毫无根据。

《闯入》一书指出,美国国务院在1982年使用未经核实的“西方目标”报告,将世界妇女和平与自由联盟(WILPF)认定为“莫斯科的传声筒”。WILPF怒不可遏,将美国政府告上法庭,迫使国务院承认自己的工作人员不加分辨地抄袭了“西方目标”关于苏联的报告。这场官司以国务院撤回相关文件收场。

“西方目标”不仅渗透进美国联邦政府,还在地方执法部门和情报机构中收获了大批拥趸。曾经效力于该组织的员工告诉《波士顿环球报》,20世纪80年代,来自亚历山大市的出版物几乎一页不差地呈送给全美各地的缉毒部门、烟草火器与爆炸物管理局、FBI分部和警察局。新近解密的一份中情局文件显示,1985年,CIA当时的一把手威廉•凯西向身边人推荐了“西方目标”关于苏联意识形态的一份报告。

一些政府机构甚至“洗白”该机构的报告,以便用作证据。问题在于,这些“证据”不仅真假混杂,获得手段也往往不合法。就此,“西方目标”想了个点子:向执法部门提供情报后,择机将其公开发表;随后,麦克唐纳把发表的内容提交给国会,美国法律中“议员免责”的相关规定确保他不会受到诽谤指控;接着,“西方目标”会在自己的公开报告中引用麦克唐纳的陈述。整个流程天衣无缝。

以一种无法预料的方式戛然而止

20世纪80年代,东西方冷战再度掀起高潮,“西方目标”随之平步青云,将触手伸向美国政界、军界、情报界的每个角落,越来越多的人将该组织的情报奉为圭臬,其观点能直接影响战略决策,麦克唐纳本人也越来越像“深层国家”的领袖。

然而,这一切却以一种无法预料的方式戛然而止。1983年9月1日清晨,韩国大韩航空007号航班在苏联远东地区被苏联战斗机击落,269人的遇难者名单中,拉里•麦克唐纳赫然在列。当时,他正要前往韩国参加一个防务会议。

“这件事太怪了,”麦克唐纳的遗孀凯西至今耿耿于怀,“‘美国头号反共分子’被苏联击落,是多么令人惊奇,多么难以置信。”麦克唐纳在国会的支持者相信,苏联完全是冲着他来的;“西方目标”一度要求苏联赔偿两亿美元,未获回应。

事实上,麦克唐纳是在错过原定航班后,在最后一刻改乘大韩航空007航班的。但这并没有阻碍支持者们把他的死渲染为“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数千人参加了麦克唐纳的葬礼,美国著名保守派人士几乎悉数到场并发表演说。极右翼组织在亚特兰大市中心游行,有韩裔示威者当街焚烧苏联国旗。

007航班事件几周后,“西方目标”的代理负责人就紧急飞往洛杉矶应付官司:该组织被控非法搜集机密,涉案文件达50万页之多。在或明或暗的袒护下,这个组织有惊无险,但失去主心骨的它从此走上下坡路。

1983年,美国国会禁止里根政府支持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后,“西方目标”开始为后者筹集资金,到1985年建起了一支2000人的队伍——“麦克唐纳特遣队”。昔日的私人情报机构,此时成了华盛顿干涉外国事务的“白手套”。1986年“伊朗门”事件爆发后,包括约翰•辛格劳在内的“西方目标”核心成员一夜间成为众矢之的,耗光了该组织最后一点儿活动能量。

故事至此仍未结束。麦克唐纳死后,他的副手约翰•里斯创立了马尔登研究所。直到21世纪初,马尔登研究所还在延续“西方目标”的使命。据《费城问询者报》报道,2000年费城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期间,宾州警方利用里斯提供的情报申请了逮捕证,突袭了一所据称是“极左派资助”的仓库并逮捕了75人。

“西方目标”或许已经谢幕,但也可能是被更庞大、更隐秘的“深层国家”取代了。当今美国的现实似乎正在印证前人那些最极端的寓言,偏执者如拉里•麦克唐纳相信美国处于战争中,即便交战双方与他设想的不同。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9318.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解放军中将:武力解决台湾日,"台独"战犯受惩时!

解放军中将:武力解决台湾日,
我们发自内心地希望海峡两岸不发生军事冲突,这是海峡两岸广大民众的共同愿望。造成军事冲突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