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道路”渐获前苏联国家认同

来源:参考消息 作者:连国辉 洪慕瑄 黎淑同 时间:2018-12-07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白俄罗斯人对中国改革开放的认识是有变化的。改革开放前20年,他们很不理解。后来,他们渐渐从不理解到理解,从不认同到认同。特别是新世纪以后,中国发展突飞猛进,他们就更加认同了。”回顾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历程,曾任中国驻土库曼斯坦大使和中国驻白俄罗斯大使的鲁桂成,对于前苏联国家对中国道路看法的转变,有着切身体会。

从全程参与中土天然气项目到推动中白工业园建立,鲁桂成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对外合作不断深化、扩大的历程,也履行了自己为国效命的铮铮誓言。

u=1203614805,3955286609&fm=173&app=49&f=JPEG.jpg

2008年9月,土库曼斯坦政府向鲁桂成大使授勋。图为鲁桂成在授勋仪式上致辞。(资料图片)

u=3586637410,3110678422&fm=173&app=49&f=JPEG.jpg

2007年8月,鲁桂成大使(前左)看望中石油土库曼斯坦公司员工。(资料图片)

力推中土天然气合作

《参考消息》:改革开放初期,您在外交工作中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鲁桂成:上世纪80年代初,我出国工作后的一个印象,就是我们与世界上比较发达的国家差距很大。打个比方,彩电、摄像机、收录机这类的家用电器在国外已经很普及了,但在国内还都属于紧俏物资。那时我们国内物资非常匮乏。当时我作为外交官感到很震撼。中国外交官在改革开放初期能做什么?就是把世界介绍给中国,而且不光是通过写文章,还要实事求是地调研,了解中国在世界上处于什么位置,然后通过媒体向国内介绍情况,激发大家支持、参与改革开放,迎头赶上。

40年前,改革开放的初期,我们当时感觉到的是落后、差距,要奋起直追。40年后,我们创造了人类的奇迹,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所以我们感到自豪,也要感谢我们党在当时果断地采取改革开放政策。

《参考消息》:中国引进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您当时作为驻土库曼斯坦大使,做了哪些工作?

鲁桂成:我曾在土库曼斯坦工作过五年。那是新世纪刚开始的几年,我们国家社会经济发展处于战略机遇期。我能够在这个时候出任大使,感到非常幸运。

作为一名外交官,我们要怎样才能为国家服务呢?首先就是要为国内分忧。当时我国经济发展最需要的是能源,特别是清洁能源。我国能源对外依赖度越来越高,进口能源的渠道却很单一。土库曼斯坦能源丰富,尤其是天然气,存储量非常大。所以,把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引进到中国来,为中国的建设服务,便成了我就任大使期间的一大任务。我当时给自己定的目标之一就是——把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引进到中国来。

土库曼斯坦的条件并不好,特别是气候,那里很热,有半年最高气温都在50摄氏度左右。2008年,在两国领导人的直接推动下,双方天然气合作成功达成。我从头到尾见证参与,在这个过程中起了一定作用,我感到非常高兴。后来外交部授予我奖章,以示对我的肯定。现在回忆起来,我在想,一个人的价值何在呢?一个人的价值就在于你所做的事有多大的受益面。受益面越大,你的价值就越高。我作为一个大使,最大的价值就是为国家服务。

当时关于天然气价格的谈判进行得十分艰难,双方都不肯让步。为了达成协议,2007年7月,我们邀请了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来到中国。在钓鱼台国宾馆,我和别尔德穆哈梅多夫两个人在房间一对一诚恳对谈,最终商定了天然气价格。我从中体会到,作为大使,就要管大事、抓大项目,在关键时刻要有担当。

谈判完成以后,我们的人员去土库曼斯坦工作又遇到签证问题。对方认为我们去那里开展项目,应该给当地提供就业机会,70%是当地人,30%是中国员工。但当地找不到那么多具有相关技能的人,我们必须派大批员工过去。签证谈不下来,企业非常着急。后来我和土库曼斯坦副总理谈,和外交部谈,工作做得非常艰难。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要为企业排忧解难。

促成中白工业园落地

《参考消息》:您在白俄罗斯担任大使期间推动了中白工业园的建立,请您谈谈具体过程。

鲁桂成:2008年底,我被调到白俄罗斯当大使。那时世界金融危机爆发,白俄罗斯经济十分困难,希望我们中方能够理解、支持和帮助他们。我作为一名外交官,认为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大家都有困难的时候,就要抱团取暖,各自发挥优势渡过难关。白俄罗斯表示他们需要资金来发展能源发电和工业。这个时候我得到了消息——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准备访问白俄罗斯。借助这个时机,我通过中国商务部动员、组织了上百家中国企业在访问前夕来到白俄罗斯,并通过白俄罗斯驻中国大使动员了很多白俄罗斯的企业到首都明斯克集合。我们两位大使共同主持了一次企业恳谈会。

当时我用俄语讲,白俄罗斯大使用汉语讲,让所有的企业家都听得懂。当时是以我为主,我用俄语讲了大概十分钟,白俄罗斯大使就用汉语喊一句口号“中国人民万岁”。然后我再讲十来分钟,白俄罗斯大使又喊道:“中白友谊万岁!”我大概讲了一个多小时,他喊了七个口号。他喊口号对我讲话有很大的鼓励。那天我们的恳谈会开得别开生面。

那时白俄罗斯有几位领导人多次询问我,中国是怎么发展起来的,诀窍在哪儿。我表示,我们先搞特区,然后逐渐打开局面。于是他们表示要在白俄罗斯也成立像深圳一样的特区。最后我们确定了采取工业园的形式进行合作。白俄罗斯政府拨了90平方公里的土地作为特区工业园。

这么多年过去,我们还只建设了第一期——3.8平方公里。刚开始建的时候,白俄罗斯人比较抗拒,我们遇到了很大阻力。因为机场旁边是森林,需要砍伐森林平整出一片土地。我们当时做了很多工作,和他们沟通交流,请他们理解。现在,那里开发得很好——路修好了,水电和煤气都通了。我们还在那里建学校和医院,并为当地几乎所有人都安排了工作。那里除了中国和当地的企业,还有美国、欧洲国家的企业。当地居民甚至还想让我们建设得再快一点。

《参考消息》:您认为中国企业走出去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鲁桂成:无论是在土库曼斯坦还是在白俄罗斯,作为大使,我认为要正确引导在海外发展的中国企业,要定好规矩,否则容易形成恶性竞争,特别是同行之间的恶性竞争。所以我认为,有关部门要对走出去的中资企业进行教育和培训,使其具有大局意识和国家意识,不能都只想到自己的利益。我们大使馆处在外交第一战线,要过问和引导这些事。

“一带一路”需诚意和耐心

《参考消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已经五周年,您认为它对深化改革开放的意义是什么?

鲁桂成:我的理解是,在某些时候“一带一路”就是外交。我是一个外交老兵,我认为“一带一路”对于内政和外交都有深刻含义。我们要统筹国内国外两个大局,利用国内国外两种资源,开拓国内国外两个市场。1978年开启的改革开放,我们主要是把大门打开,吸引外商外资到中国。现在我们发展到一定程度了,需要深化改革开放,鼓励我们的企业走出去。我们的经济发展需要更大的时空去完成,于是提出了“一带一路”。而建设“一带一路”的过程中产生的一些问题,又需要我们进一步深化改革,推出与现在形势相适应的新政策。

《参考消息》:在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过程中,我们需要做哪些方面的努力?

鲁桂成:“一带一路”是我国提出的一个重大倡议,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特别我们周边国家的一个热门话题。现在很多国家,特别是周边一些国家,不知道该如何往前发展。而我国作为一个发展比较快的发展中国家,已经得到很多国家的关注,我们的发展道路也得到了很多国家的认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实事求是地把几十年改革开放所取得的经验甚至是教训和大家分享,发挥我们的优势。

我认为,“一带一路”提出后,我们在与沿线国家,特别是周边国家领导人进行沟通交流的过程中,得到了他们的理解,甚至是共鸣和合作,并且已经建立了一大批项目。比如我曾经工作过的白俄罗斯,那里的中白工业园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可以成为“一带一路”建设工作的示范性项目。我认为,在世界经济发展处于低迷的时候,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是非常及时的。并且“一带一路”不是自私的,而是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是互利共赢的。我们之所以能够得到这么多国家的支持,能够开展这么积极的合作,我们坚持的这些原则功不可没。

当然,每个国家的国情不同,每个民族的文化不同,每个国家的利益不同,在商量、交流、合作中会产生矛盾和困难,因此我们不能急功近利。我认为,“一带一路”不是一两年就能完成的,而是需要大家的诚意和耐心来做好这件事。对此我十分有信心。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会遇到越来越复杂的挑战。有些人看到我们与周围一些朋友进行合作,认为我们居心叵测,这是天大的误会。我认为通过交流可以消除这种误会。但消除了旧的误会,还会有新的,因此我们也要有一颗平常心。

中国改革开放令人佩服

《参考消息》:您和土库曼斯坦、白俄罗斯等前苏联国家的领导人有非常密切的交往,他们如何看待中国的发展道路?

鲁桂成:由于工作关系,我和两国的领导人走得很近,不可避免要聊到中国的发展。对于他们来说,中国改革成功是一个奇迹。看到中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他们非常佩服,佩服中国的领导人,佩服中国走的这条路。比如说,土库曼斯坦认为在中国的改革开放中,稳定压倒一切是值得他们学习的。没有稳定,就谈不上改革。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他们还从中学到,改革就是要与世界联系起来,明确了今后要想发展,必须要吸引外国企业进行开发、建设。这两国领导人对于中国走的这条改革开放的道路十分认同。

但是,由于国情不同,他们对于改革也有自己的理解,认同并不等于全部学习。相对于开放,土库曼斯坦更加认同的是稳定。白俄罗斯也是从自身角度出发来学习。白俄罗斯作为独联体成员国,对我们改革开放的道路、成绩和前景,比其他国家更加理解和认同,但是他们更多的是想让我们在资金上帮助他们。

我在白俄罗斯的任期近四年。我感觉到,白俄罗斯人对中国改革开放的认识是有变化的。改革开放前20年,他们很不理解。他们渐渐从不理解到理解,从不认同到认同。特别是新世纪以后,中国发展突飞猛进,他们就更加认同了,更加愿意和中国来往,和中国合作。

外交官简介:

鲁桂成,1951年生,1975年进入外交部工作,先后在中国驻苏联大使馆、中国驻列宁格勒总领事馆、中国驻塔吉克斯坦大使馆、中国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馆和外交部欧亚司工作。2003年至2011年,先后出任中国驻土库曼斯坦大使、中国驻白俄罗斯大使。2012年至2017年,任外交部档案馆馆长。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8679.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美国,你的国内法,不是“国际法”

美国,你的国内法,不是“国际法”
这次扣留孟晚舟,再次向世界展示了美国赤裸裸的霸权主义本质,美国试图利用自己强大的同盟体系,将[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